跳到主要內容

[遊記]2003年02月01日大年初一一日遊

明新書院涼亭

  • 路線:家→濁水車站→集集車站→明新書院→武昌宮→鎮國寺→攔河堰→目仔窯→集集燈會夜市→回家
  • 交通工具:小巴士、變速腳踏車
  • 人物:我、弟弟、三個堂妹

由於爺爺過世的緣故,除夕夜不能圍爐,所以我的除夕夜是和堂妹們聊過十二點後就陸續回房睡覺(拜九二一之賜,我們的三合院倒的不能住人,只能睡在以前蓋在雞寮給工人睡的房間,但自家裡不再養雞後,我們已把原先兩間簡陋的房間改成四間漂亮的通鋪,又蓋了一間廚房和加蓋一間浴室)。

初一一大早我就醒來準備要去拜祖先,看到我的阿媽和三嬸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今天怎麼這麼早起?」當我自寮仔走回三合院時,比我早起的叔叔們還沒開口我就站在曬穀場大喊:「不要問我怎麼這麼早起來!」逗得他們哈哈大笑。全家人都知道我是個日夜顛倒的夜貓族,所以當我看到他們的反應時也見怪不怪。俗諺裡不是說了嗎?「初一早、初二早、初三睡到飽」我早起也是很正常的啊!

吃過早餐打電話向住在台北的姑姑道聲新年快樂和生日快樂後,三叔便載著我們五個二十歲以上的年青人到濁水車站,開始了我們大年初一的集集一日遊。

三叔把我們載到濁水車站後便回家了。重建的濁水車站真是美麗,但我們只看到了建造中的車站,售票口裡空無一人,但月台上卻站滿了人。懷著一肚子疑問走進車站卻遍尋不著火車時刻表。左手邊涼亭裡一群當地人正架著卡拉OK的設備準備大展歌喉,而我們則沒頭沒腦的在車站裡衝來衝去。當我們找到火車時刻表且用心的找尋資訊時,一位準備唱歌的阿桑告訴我們小火車的時刻表在月台的柱子上。說時遲那時快,一班有著鮮豔的小火車進站了,我們急忙衝向月台,但卻因車廂裡擁擠的乘客而傻眼。看著列車長努力的把月台上的乘客塞進車廂裡,我拿起相機拍下這有趣的畫面。

看看時刻表,下一班到集集的火車要十二點半才到達,當時才十點半,我們都不願意在車站裡枯等兩個小時,且下班車應該也是人滿為患,於是花二十五元搭小巴士到集集車站。

拜小巴士的司機們的互助合作,我們很快的就進入了綠色隧道,司機老大應該蠻喜歡看TAXI的,車速相當快,坐在車上的我不禁為此捏一把冷汗,小巴士的重心較為不穩,但司機老大不愧是司機老大,在綠色隧道這樣的山路上,他都能四平八穩的載送乘客。由於車速快,所以綠色隧道中的幾個景點只能大略瞄過,而我也看到了新聞報導出現過的綠光咖啡,可惜沒機會去品嚐。在集集車站不遠處司機便把我們放下車,因為車潮不斷的湧入集集,我們走路會比坐車還快。我們在車站對面的大順租車行租了五台變速自行車,看了地圖後便前往第一站:明新書院。

也許你會問我為什麼不租電動(自行)車?到現在我們都很慶幸當初租的是腳踏車而不是電動車,就繼續看下去吧!

◎第一站:明新書院

距離集集車站約一點七公里。我們到達書院時,我很驚訝怎麼會有這麼多小販在路邊叫賣「香菇香腸」,甚至還有一家人在書院旁的國小裡野餐煮火鍋,進了書院後更被眼前的景象嚇到。記憶裡的書院是十分清幽的,然而眼前的書院香火鼎盛,也有廟公在一旁幫人安太歲、光明燈。我拍下惜字亭和幾張照片,在書院裡休息一陣子後便循著地圖前往武昌宮。

◎第二站:武昌宮

在去武昌宮之前已近中午了,因為初一依習俗早餐要吃清粥和素菜,所以我們幾個肚子咕嚕咕嚕的唱起歌來。騎至不遠處看見一家7-11,且還有座位可以休息,所以我們就免費幫7-11打廣告:吃便當、關東煮、三明治。五個人坐在路邊,心裡唱著:「有7-11真好」。路過的行人用訝異的眼光看我們,一台又一台電動車從我們身邊經過,忘了是誰問的:「怎麼當初不租電動車呢?」我回答:「你不覺得『站』在上面的人看起來很蠢嗎?」

騎沒多久就看到了武昌宮。以前的武昌宮只剩下眼前金碧輝煌的屋頂在地上告訴我們九二一強震的恐怖,就在瓦礫堆前,臨時搭蓋的廟仍然香火興旺,我們在經過時被燒金紙的煙、旁邊烤香腸販子的煙薰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第三站:鎮國寺看佛指舍利

第三站是此次行程中最高潮的地方,也是我們最得意的段行程-五隻飼料雞騎著腳踏車爬上鎮國寺。

在我們自武昌宮騎了十五分鐘時便已自山腳看到了鎮國寺和平塔的金色塔頂,沿途也看到了全台灣最簡單的警局和災後的組合屋。當我們看到塔頂時以為很快就到了,之後再計劃去集集瀑布。誰知道我們牽著腳踏車走了快一個小時的山路,要不是弟弟一鼓作氣衝第一個讓我們在後面追,相信我很快就求堂妹們別再往上爬了。

有兩個騎電動腳踏車的女生在山腳看到接下來蜿蜒的山路後便回頭不再前進,而我們四個女生在後頭追著弟弟。我的腳騎沒多久就無法再踩踏板了,只好和湘君開始牽車,兩個女生氣喘噓噓,要不是之前在山下已吃過午餐,我想我們大概會倒在路中間吧!而自一台又一台經過的汽機車裡射出的眼光更讓我們覺得自不量力。

好不容易看到弟弟了,他把腳踏車停在路旁的竹林中,剩下的四個女生也把車子停好,五個人開始討論倒底應不應該繼續往上爬。最後我們以丟銅板來決定是否要繼續往上走(正面:繼續;反面:回頭),蓉怡將銅板往上一丟後,我轉過頭去不敢看結果,我們得到了正面,也就是大家要繼續牽車爬山。我提出將車停在竹林裡再攔車請人把我們載上去的意見,最後還是覺得不妥,此時一台車子正要下山,我們鼓起勇氣攔車詢問倒底是上山遠還是下山遠,車內的人回答沿著山路大約再二十分鐘就到鎮國寺了,下山反而比較遠。累到無法思考的我們忘了他們是開車的,且下山比上山輕鬆,便認命的牽起腳踏車繼續往上爬。

一路上我們互相鼓勵:「聽到鐘聲了,看來就快到了」、「看到金色的塔頂了」、「聽到廣播了,快到了啦!」好不容易看到鎮國寺的門山,我們鬆了一口氣:「終於到了!」腳也有力繼續踩了起來,一陣涼風吹過,彷彿是佛祖賜給我們的禮物。

我們在弘法樓前的涼亭吃了些免費提供的長壽麵和水,稍做休息時,寺裡的師父很親切的告訴我們還有湯圓可以吃,在另一座涼亭裡還有提供泡茶的器具,如果需要茶葉,他們也會免費提供。不知是不是因為心理因素,在進入鎮國寺的門山後,覺得心理相當的平靜與一種和樂。

休息過後,我們來到了佛陀舍利和平塔,依師父的指示順時鐘向四位菩薩上香後進入和平塔內禮佛、看佛指舍利。我們能親眼看到佛指舍利實在是很幸運的一件事,聽寺裡的廣播,這次是因為逢建廟四週年,所以將佛指舍利請於大廳中供信眾瞻仰。平常對宗教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態度的我可能想都沒想到要來鎮國寺,更不會為了佛指舍利跑來。當我在殿裡望著佛祖,心裡有種悸動,於是雙手合十求菩薩能保祐我們全家身體健康。此時蓉怡問我:「姐姐,妳覺得佛祖的眼睛在看哪裡?」我想了一下回答:「望向眾生吧!」而她說:「妳不覺得祂望入妳心底了嗎?」我沉默不語。如果要問我佛指舍利長什麼樣子,我看到的舍利子是兩粒白色體、兩粒淺楬色和兩粒紅楬色,共六粒圓形物體。

在大殿我們點了蠟燭後我們又上二樓塔頂轉108個經輪,然後又去敲和平鐘,拍幾張照片又休息了一陣子後,已是三點多了,準備下山回集集車站與較晚到的另外三位堂姐妹們會合。

下山的路當然是十分快速,但因為山路又小又陡加上腳踏車沒有後照鏡看不見後方來車,我們必須集中注意力,一路上按緊煞車,握穩龍頭,不然很有可能直接掉到山谷裡。我就在其中一段路上差點被一輛要往右卻沒打方向燈或給其他警示的轎車擦撞掉到山谷裡,就差那麼五公分的距離,我把腳放下來寧可腳被輾到也不要摔成重傷。還好佛祖保祐,我沒被撞到山谷裡,腳也沒被輾到,騎在後方的堂妹替我捏了一把冷汗,而我也被嚇的呆在那忘了抄下車號,但心中的不滿讓我在回家後想找一台同顏色型號的車來踹上幾腳。

◎休息:Miss咖啡廣場

回集集車站的路上,在我們經過的同時有個皮小孩往馬路上丟了一個水鴛鴦,「碰!」我的右耳在瞬間聽不到聲音,我大叫了一聲,摀著右耳蹲在腳踏車車旁邊。在我前後的堂妹們馬上停了下來,我也起身準備找那個欠揍的小孩,他家裡沒告訴他不能往馬路上丟炮嗎?後來恢復了聽力,小孩也躲到家裡,想必他也沒想到會嚇到人吧!所以我們繼續向車站前進。

到了車站前不得不以牽車的方式,因為人山人海的讓騎車的我們寸步難行只能牽車步行。遍尋不著另外三個堂姐妹,也受不了擁擠的人潮,決定找一間人少又可以喝飲料的地方休息等她們。於是找到了一間露天的Miss咖啡廣場,坐在路旁的咖啡座喝飲料。

當時已是下午四點多了,透過電話得知她們三人因為時間緣故要回台北,便不來和我們會合。在我們休息的時間裡,熱心的老闆建議我們再往目仔窯的方向前進,大約二十分鐘可以到達攔河堰和開闢鴻荒,都蠻值得去看看的。於是在體力稍恢復後便往攔河堰出發。

◎第四站:集集攔河堰

我們在經過綠色隧道時看著對方車道正湧入大量的車子,想必是要去看集集燈會的,突然傳來一聲「湘君!」原來是四叔載著未滿二十歲的三個小朋友們要去看燈會而被塞在綠色隧道裡,我們向他揮揮手,經過目仔窯,繼續往攔河堰前進。

到了寫著「集集攔河堰」五個大字的碑前,透過夕陽的餘暉看到了遠方的攔河堰,我想盡辦法將鏡頭拉近以拍到攔河堰,之後又幫其他們拍合照及碑的照片。

堂妹叫我和他們一樣爬上去,說是可以看到集集大山,但我實在很不想再浪費體力爬上去,更何況天色實在是愈來愈暗,實在是看不到什麼。快鐵腿的我們又加上下午喝的咖啡發生了作用讓每個人都想上廁所,於是我們決定往回走,到目仔窯找廁所順便逛逛。

◎第五站:目仔窯

現在的目仔窯是重建過後的,原始的目仔窯在九二一時被震的剩下一枝煙囪在那供人懷念。重建並沒有不好,不過我總覺得這裡的規劃很糟糕,任小販在路邊擺攤,而遊客也很沒公德心的隨手將垃圾丟在地上,連想拍個重建紀念碑都還要找個老半天,原來是有個小販將它當做攤位的倚靠,公廁收費十元是很合理,但我們無法確定這個人會不會只是隨便擺一個牌子在那斂財?目仔窯周邊只能用一團亂來形容,但窯裡面都規劃了整齊的店面,不過有一家很詭異的卡拉OK店在那就是了。

心情很差的我們在逛過目仔窯後決定去加油站上廁所,並要趕在六點前將車子還給車行。

◎第六站:燈會夜市

六點準時將車子還至租車行,老闆還請我們每人一枝霜淇淋,吃完霜淇淋,再去集集車站前拍照。集集車站前都是人,閃光燈此起彼落,人多總是讓我心煩意亂,隨便拍幾張照片後準備閃人回家。

買了車票,由於燈會塞車,小巴士不會開進車站前的路,所以我們得穿過萬頭鑽動的夜市到下個路口等車。拖著快僵硬的雙腿在人山人海裡穿梭,又餓又累的我們只想趕快回家,一點也不想在這裡多停留一會,更不用說燈會了,根本擠不進去。

◎終點:家

回到家後得意的向大人們臭屁我們牽車爬山上鎮國事的事蹟,還有抱怨那台很過份的車子及欠揍的小孩,在那時,我們五個似乎建立了一種患難與共的情感,不過很快的就因為肚子餓而忘了這種情感啦!

洗過澡後我們每個都倒在房裡呼呼大睡,累死啦!


在騎過這一遭後,總覺得集集鎮的道路規劃可能還要再改善,建議人車分離,並規劃一個完整的腳踏車道,不要讓腳踏車和行人爭道,甚至在車陣裡穿梭,那實在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就有聽到一位行人在抱怨:「被這些腳踏車撞到不是『ㄍㄟ』衰ㄟ?」不止他這麼想,在車陣穿梭的我也因為自己不注意而和堂妹的車擦撞,小腿被卡在兩台車的輪子中間,蠻痛的哩!

至於會不會後悔讓自己這麼累騎腳踏車爬山,我覺得一點也不會,而且還很高興自己有堅持到最後,更慶幸的是我們沒有租電動車,不然從早上十點多到晚上六點,怎麼可能還有電?

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不妨也請各位也騎腳踏車體驗一下哦!?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不妨也請各位也騎腳踏車體驗一下哦!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