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4的文章

【隨手記】「名媛」這種稱呼

不知道為什麼,電視上出現了很多的「時尚名媛」,也許這是上流社會對氣質美女們的另一種稱呼?不過比起自稱上流的人來說,這些女人們的確多了一種氣質。當我在電視機前看到「時尚名媛」XXX時,腦海裡就浮現普魯斯特這麼說著:「後來我才明白,這種無所事事卻又努力用心的女人,其動人之處就在於貢獻出她們的慷慨與才能,以富感情的美貌、營造出的夢想,以及垂手可得的財富,為男人粗糙、缺乏文雅的生活增添珍貴的嵌飾。」 趕稿時,轉頭看到電視上的「時尚名媛」,一時興起。好想出去玩啊!

【影像記錄】覺軒

覺軒是在大二下那年完成的,我覺得是校園裡匠氣最重的地方。就外觀看起來,很美麗沒錯,但感覺得出來這種美麗是人工所創造出來的美麗,不是天然的美麗。天氣好時可以在覺軒眺望觀音山,夜晚時也可以看到對岸八里的點點燈火。拍這張照片時的天氣實在不怎麼好。您可以在這裡看到較大的照片。

【隨手記】畢業花束

拍得不是很好,我的左手掛了,拍起來都會不穩。放個腳架我還得先把腳架拿出來,麻煩死了。雖然沒能參加畢業典禮(就算去了也要等到七月一日才拿得到畢業證書),阿喵還是從淡水帶了一束粉紅色的桔梗回來給我,還有一杯E61的愛心巧克力:9~很讚哦!下星期就可以拆線了,也可以專心把第二本書寫完,再開始好好找一份工作。因為這次受傷,我損失了一個行銷企劃助理的面試機會。要好好照顧自己啊!我實在不敢算因為這次的車禍我們損失了多少的機會和金錢(還不敢算時間成本)。期末考還是要考的,就剩兩科了,考完就可以專心的面對未來了,因為這次車禍,我再也不敢騎車了。我要去學開車,很肯定的這麼想。將花束與大家一起分享畢業的喜悅。

【隨手記】畢業快樂

今天是畢業典禮呢!畢業快樂!剛打了個電話給去參加畢業典禮的阿喵,他正在和同學們拍照。真好。

【隨手記】變態的台北人

台北人有點變態,該說是欺善怕惡還是說有虐待狂?總之在受了傷後,特別有這樣的感觸。當然,不是全部的台北人都這麼變態。事情從今天早上出門要往捷運站的路上開始。出門前阿喵幫我在腳踝上貼了一塊OK繃以減輕小傷口與涼鞋帶子的摩擦,順手就把OK繃的小碎屑放在口袋裡。我們兩個腳都受了傷,一跛一跛的走往捷運站,就快到了的時候,自身後傳來了一句標準國語:「年輕人。」(請想像那種用鼻孔看人的女人的口氣)我們驚訝的回頭一看,是一位體態豐盈的歐巴桑,用著她字正腔圓的國語說著:「年輕人,你們剛才掉了小紙條,就在後頭那個便利商店那。」我們很驚訝,因為我們沒什麼小紙條啊!東西都放在我的卡拉貓小袋子裡。愣了一愣,那個歐巴桑繼續了:「我看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大概是垃圾吧!你們要不要去撿起來?」我們又愣了一愣,大概是OK繃的小紙條飄出去了吧!和阿喵兩個人撐著傘又一跛一跛的走回去,那個歐巴桑繼續得理不饒人的在我們身後念:「我看那是垃圾啊…」我正在想:「妳要不要乾脆說我們是垃圾?」一跛一跛的走回便利商店,正是OK繃的小紙條,沒收好是我們的錯,只好彎下腰撿這些小紙條。好痛!我們兩個一個腳腫起來,一個膝蓋被包起來,兩個人左手都受傷,不能碰水,還要撐傘,我的腰部還受了傷,請想像我們有多痛!在我們撿起紙條時,瞄到那個歐巴桑就站在不遠處監督著我們,看到我們起來了,又趕忙過馬路,在過馬路後,又在馬路對面看我們有沒有隨手丟垃圾。我真的很生氣,今天如果我手腳都沒事,我再回去撿起來丟垃圾桶裡就算了,問題是:歐巴桑,妳的道德心再高,也高不過妳的同情心,最好是妳看到兩個受傷的人還可以這麼折磨他們。還在馬路對面監督咧!進到捷運站,我們兩個忍著病痛,忍著人來人往好奇的眼光,想等一班人少一點的捷運,有位子可以坐,因為左膝很痛啊!不幸該時段是上班時間,人潮正多,為了趕早上的掛號,我們只好忍著好奇的眼光上了車,進了擁擠的車廂,並沒有人看到我手腳包紮而讓座或是讓開一個空間,就連殘障專用的位子也站了個媽媽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的報紙。我用著較不痛的右手緊抓著中間的扶桿,阿喵很怕有人會撞到他左手的擦傷,所以隨時都很緊張。到了古亭站換車,我都還看得到原本車廂裡的人用一種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我們,還有人直接盯著我的臉:「今天到辦公室有新鮮事可以說了,居然會傷成這樣…」、「騎車跌倒是吧!年輕人哦!自作自受」…我轉過身去,忍著眼淚,阿喵在我一旁:「喵兒…

【隨手記】離奇的一天

到現在我都不能了解我怎麼會摔得這麼嚴重咧?六月二日,真的是離奇的一天。我們早上騎車到學校報告,為的是想在畢業前去吃一下傳說中的「文化阿給」,下課後騎車去吃阿給(我們是超級愛吃鬼)。到了真理街(是嗎?)我們從第一家找到最後一家,才確定最後一家是傳說中的阿給店。點了兩份阿給和一碗魚丸湯,阿喵和我吃得津津有味,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買一包包子回家早上可以做早餐吃。兩個人有說有笑,看到店家蒸籠裡的阿給會QQ的彈動著,我們兩個覺得很有趣,此時外面有個男性員工生氣的對我們叫罵(就像我家外面那隻老愛對我鬼叫的大麥町狗一樣),叫的我們一臉莫名其妙,這就算了,還拿著兩條木棍敲打鐵門威脅要打我們,要不是一旁賣包子的老闆把他攔下來,我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不過,這件事實在讓我倒盡胃口,連包子也不想買了,傳說中的阿給有多美味?我也記不起來了。阿喵騎車時,我還很怕那傢伙會衝出來給我們一棍,說真的,我真的不懂我們哪裡惹他不爽了。之後我們騎車去緣道觀音廟。阿喵沒去過,我們邊看路旁的指示,加上問路才到的。我們四處看看,接著走到廟後,我順手摸了香的煙,阿喵說這個舉動不禮貌,我就和阿喵離開後面。事情發生在回家時,我突然想要騎車車,以前就有練習過了,我想,應該沒問題吧!和阿喵交換了座位,我騎著車子,阿喵還說我騎得很穩,可以去考駕照了。我最大的困難在左轉,這也是我一直沒去考照的原因,我在左轉時會非常的緊張,而板橋監理站的U字型好像是左轉的?就在一個下坡,要左轉時,我右手按太急,碟煞鎖死,兩個人就飛出去了。我眼前一黑,一陣天旋地轉,眼睛睜開時,人已經倒在地上,腦袋很痛,對阿喵大叫:「不要!不要動我!」我在地上躺了一陣子,覺得頭不會很痛,不再嗡嗡響了才爬起來檢視傷口:左右手擦傷、左膝擦傷、腰部見到肉(我想不透怎麼會傷到這裡)、下巴被安全帽的帶子刮傷流血、咬合怪怪的。幸好有載著安全帽,加上阿喵有抱著我的頭,不然我的臉就完了吧!因為人在山上,只好忍著痛騎車車去醫院,但是在路上,我實在是痛的受不了,眼淚吧啦吧啦的一直掉,阿喵把車車停在學校附近,再搭計程車到淡水馬偕。司機說:「這一定要送急診」,車子送到急診室門口,阿喵忍著痛,一跛一跛的走到急診室掛號,再把我抱到擔架上。在我之前,還有一個光武的學生騎車受傷,我就躺在他的腳旁。此時我聞到陣陣鹹魚味,我以為是他的腳臭,原來是我躺的這張擔架的這個位置,之前可能有人的腳在這裡吧…

【隨手記】要畢業了

不知不覺,從入學到現在,三年就過去了。第一學年,我與當時大三的同學互動較多,因為我先到他們班上去修課,其餘時間都窩在圖書館裡讀書。不是我愛耍孤僻,只是覺得淡江的圖書館很棒,什麼資料都有,裡面有冷氣又很安靜,所以很喜歡窩在圖書館裡抄筆記。阿喵說他常在圖書館裡看到我,這真神奇,因為我在圖書館裡只遇過阿絢同學,阿喵倒是都沒看過,他很神秘的說:「被妳看到就不神秘了。」第二學年,我和班上同學的互動開始多一點了,偶爾和同學出去吃吃下午茶,坐同學的車去漁人碼頭散步或是到白沙灣被風狂吹。在第二學年裡,我認識了阿喵,暑假我們一起去聽演講,交換心得。後來介紹他去E61,我們的話題大多圍著E61打轉。很奇怪,大哥和二哥都對他比較熟,對我都沒印象(我在吧台工作後才知道其實二哥對我有印象-那個只外帶飲料的女生)。第三個學年,有苦有甜,推甄失策,讓我沮喪了很久,也耗損了動力和自信心,而在這個學年末,阿喵和我才在一起。據八卦謠言,我們在一起讓班上的同學都很吃驚。有什麼好吃驚的。下半個學年,我才開始比較積極的投稿到淡江時報,不過並不是很受青睞,這張照片是我在宮燈教室旁拍的,準備參加學校的攝影比賽,畢業前,拍拍幾張學校吧!其實淡江對我而言不算陌生,不過那是另一段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