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4的文章

【隨手記】一種無法言喻的苦悶

最近,突然有一種苦悶,都發生在我醒來時。那是一個年幼時的夢想,曾經以為會實現,卻在不知不覺中養成了另一項技能,甚至是我可以拿來維生的技能,然而我卻離這個夢想愈來愈遠,當我想起時總是把這種苦悶往肚裡吞。很難想像自己走在一條原本不會走的路上,就像是我去花蓮的第一天,在火車上,望著窗外,心裡出現了:「我居然踏到東部來了。」但至少那是計畫中的,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有能力讓自己能實現夢想而不會被現實所拘束。也許我真的自由自在慣了,卻把心給困住了。前天看到小黛夫人在她的IS.LIFE Blog寫的【幸福行事曆│心識】,讀到這一段,心有同感。最近身邊很多人的內心也很折磨,或許是找不到工作,或許是對工作感到挫折,或許是不知道未來的方向,有的是為人際關係感到焦慮,或是處境尷尬,大家都不快樂,心裡不快樂,是不是這個時代面臨攸關生死的問題太少,人們已經很自然的對擁有身體健康是種福分的事情遺忘,很容易很容易就內在充滿苦難,對身子健全這件事情漫不經心,所有的時間只放在自己的感覺上。我自己也是,為何身體失去平衡時才會去意識到這些,那過去種種又是如何的不知足。這幾天,其實身體一直很不舒服,頭痛、手也因為打字姿勢不正確而造成了一定的傷害、腰酸背痛,whyou笑說Sex and The City是年紀較大的人愛看的,我有了以上的症頭,還真是年紀大。都不記得小時候那健健康康的幸福,也許我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大概是我那顆一直想往外跑的心。其實我知道自己並不適合坐在辦公室裡,也曾經親口對大哥和二哥說過,也許是因為小時候和父親東跑西跑習慣了,所以我喜歡一直看新的,不同的東西,邊走邊看,而不是只坐在電腦前看。現在我不敢騎車,只能等有空再去學開車吧!

【隨手記】M世代

這個名詞是起於逛到一個網站,網站的主人在吃摩斯漢堡時,看到了摩斯漢堡的Logo,讓他聯想到Macromedia的Logo,這兩者是多麼的像啊!想著想著,發現,我們是屬於M世代的族群。怎麼說?在我們牙牙學語時,那口齒不清的「ㄇ、ㄇ」代表了所有,「媽媽」應該是所有小孩第一個會叫的。 接著,有些小小孩還在搖籃中,小孩不會數1、2、3,但是都認得McDonald’s的「M」、Microsoft、Macromedia、Amazon(也有個M)、Madonna、Michael、Media、Movie、Music、Mook (Magazine + Book)…等,我剛看到我的杯子上印著一個「W」,反過來也是「M」。林林總總,生活裡與「M」這個字的發音〔m〕都脫不了關係,不信?嘴巴的英文也是「Mouth」,大概是因為像之前所言的,在嬰兒時囈語的發音都是「ㄇ、ㄇ」吧?我不是學語言的,所以以上的舉例可能有些牽強,但是「M世代」這個詞一直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因為-我就是個被Microsoft和Macromedia兩個M所荼毒的小孩。還有什麼東西是以「M」為主?大家留個言吧!

[童年回憶]颱風天

外面風大雨大和照片裡風光明媚的東海岸成了對比。小時候最喜歡颱風天,倒不是因為學校會放假不用上課而在開心,而是因為我們家旁的大水溝會淹大水,會看到各種不可思議的情況發生,印象最深的是有個小朋友趴在那種浮在游泳池裡的塑膠筏上玩著黃黃的泥水。小時候不懂事,長大後才知道水溝對岸是一家染色工廠,常常把沒處理過的顏料水直接排放到水溝裡,水溝上游是菜市場,不時可見牲畜的腸肚等內臟在水面上載浮載沉。在那個不怎麼注重環保的年代裡,對岸還有人養豬養雞,餿水和屎尿都直接排放到那條大水溝裡。當淹大水時,樓下的鄰居全家都會跑來樓上避難,不過他們很客氣,都是在忍無可忍時才跑上來,像之前可怕的娜莉颱風,把他們一家子逼得只能跑來我家,因為水淹得比人還高,住在樓上的我們也因為樓梯間淹水而無法自由出入,更是時時向外張望,要是再淹上來就得再往上爬。當環保意識漸漸抬頭後,對岸的市長和里長開始整治那條大水溝,我們這邊的里長只會動腦筋在水溝旁建個全無環保概念的停車場來收取停車費,那些水泥和鋼筋把冬天會浮出水面曬太陽的大烏龜一家子給活生生埋了,而對岸則是保留了林地,把那個污染水溝的大工廠給拆了蓋了讓我看不到美麗夕陽的大樓。每到春季凌晨三點,就會有鳥兒開始高歌,趕稿時我一定會在五點前跑回房間睡,不然過了五點,百鳥齊鳴,就別睡了。某一年的颱風,忘了叫什麼名字的,只記得那年的颱風把瓦窯溝旁的住戶都淹得很誇張,政府把我家旁邊原本封閉的道路給打開了,所有的水溝旁的違建都拆了,而那條回家的路突然的出現,接著捷運就出現了。印象最深的颱風是在進入大學的那一年秋天,娜莉颱風把捷運變成大排水溝,我只能從民權西路站上車再坐到淡水。由於才大二,學校都會在一大早安排二節所謂的「實習課」,只得五點半起來,爸爸再騎著野狼載我去搭車。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學校不停課,爸爸的野狼因為進了雨水加上年歲太久了,一直熄火,只好找了輛計程車載我到民權西路站。上車後,不免被司機虧說這麼大了還要讓老爸載。我紅著眼眶,不是因為司機無聊的玩笑,而是因為老爸得淋著雨牽著那台破破的野狼回家。到了民權西路站,這名司機找錢時,卻因為現鈔不夠而找了我四個五十元銅板,但當中午午餐時才發覺,那個不老實的司機找了我四個「二十元」的銅板,他居然賺了一百二十元的小費。只能怪自己為了趕上課而匆忙的連錢都沒看清楚,又氣那司機怎麼這麼沒良心。一個學生能有多少錢?一百二十元我可以吃兩餐不錯的…

【隨手記】情人節

現在寫情人節好像很晚了,只是,好不容易有颱風假,趁放假時,就熬夜寫一下。這是我們的第二個情人節,第一個情人節是在E61渡過的,還記得那天幫忙洗了好多杯子,有好多好多的客人,晚上阿喵帶我去吃大餐,我因為吃的太飽而打嗝打個不停。今年,因為工作的原因,阿喵帶我提早過情人節,早在8月6日那天,我們就已經先去過情人節了。我們是很喜歡吃東西的人,而我又對義大利菜情有獨鐘,常常在家裡試著煮好吃的義大利麵,上次還在家裡做義式的麵疙瘩。所以那天晚上阿喵帶我去天母的「隨意鳥地方」吃義大利餐點,我們點了煙燻鮭魚,在服務生的甜美笑容下,多點了一道蟹肉泡芙濃湯沾著餐廳送的麵包吃,又點了青醬羊肉和海鮮三色義大利麵。鮭魚真是新鮮啊!麵包沾蟹肉濃湯也很美味,他們的義大利麵應該不是那種包裝的麵條,口感很Q,青醬裡的松子也很多,味道很濃很協調,不會像有些店只是稀稀的油加大蒜加九層塔來打混,羊肉很多汁、很嫩,每一口麵裡都有羊肉,不過因為青醬很濃,所以覺得我的嘴巴被青醬給黏住了。阿喵點的海鮮三色麵也是寬麵,是墨魚寬麵、紅色(應該是紅甜菜泥)和一般的寬麵,有很多很多的海鮮,是奶油口味的,味道很鮮美。晚餐吃過,我們在座位上休息,我笑說平常喝著純義式作法的咖啡,今天吃的是純義式作法的義大利麵。這張相片是阿喵從我們的位置往下拍的,裡面的服務生身材應該都有要求過,而笑容也都是相當的甜,在她們的服務下,會有不忍心向她們說不,不過,我們還是拒絕了再多點其他飲料或食物,因為我們不會很餓啊!開始工作的第一個星期天,就是情人節。星期五中午下著大雷雨,阿喵來找我一起吃午餐,從背包裡拿出一朵很大很大的紫色玫瑰花,我愣在樓梯前不知如何是好,由於雨下得很大,為了不傷害嬌弱的花兒,我紅著臉把玫瑰花拿進公司,同事們都開著玩笑:「哇!好甜蜜哦!」阿喵說,其實我們每天都是情人節,何必侷限在哪一天呢?

【隨手記】交集

阿喵:「只要是與『人』有關的事物就會有交集。」08月14日,從行天宮往老爸咖啡的途中,我們遇到了大雨。到了老爸,看到了很久沒見到面的小欣,好久沒看到她在E61幫忙了。很想多和她聊幾句,可是家裡等我帶東西回去,只好匆匆的又趕回家。小欣是我去E61後第一個認識的,在吧檯裡幫忙的女生,我還記得大哥說店裡的機器就是跟她們買的,二哥也曾經開玩笑的說小欣是來顧機器的,呵!小欣則常開玩笑說E61一天的工作量抵得過她們店裡的生意。後來知道她在善導寺站附近的老爸咖啡工作,我們就跟她說有空就會過去找她聊聊。但在這麼長的時間裡,我們一直都沒過去,不是回台北的時間太晚,就是沒有要到台北去。今天突然想到了,就跑去了,帶了午餐給她,聽她說說話,可惜不能聊太久,下星期再去找她吧!

【隨手記】秋天還很遠

秋天還很遠啊!可是我卻開始期待秋天的來臨。台灣沒有所謂的秋天,只是想起去年的九、十月的天氣,突然又特別想念。去年的風、夕陽,改變的一年,值得去想念的季節。

【隨手記】胡說八道

生活裡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鎖事,因人而異。什麼樣的人是討人喜歡或是惹人嫌棄,也因人而異。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也很複雜,談得來則已,談不來就很難說,與咖啡豆比起來,我想,咖啡豆還是比人簡單多了-總不會有一顆咖啡豆一直跑出來跟你說:「別忘了我」或是哪來一顆豆子跟你說:「沒有我,你的飲料就沒有味道。」煮咖啡的是人,味道還是操縱在人的手藝上,味覺還是得靠客人舌上的味蕾來分辨,氛圍還是要靠人心來維持,人很複雜,有時複雜的令人喜愛,有時又讓人討厭。有時候不知道是自己過敏還是就像人家說的想太多,有些人的言語令我不自在,甚至不自覺得想離得遠些,我不喜歡那些太虛偽的「言語」,太過客套,讓人穿上了道德的虛偽皮衣,反而更像是穿了衣服的獸。這大概是我一直沒什麼特別要好朋友的原因。

【隨手記】踏出第一步

陽光、空氣和水是生命的三大元素。我在工作了兩天後,發現自己與那樣的環境實在是格格不入,這個環境裡我看不到天空、呼吸困難、坐立難安,儘管他們有龐大的資源、悠久的歷史。每當我醒來睜開雙眼時,面對的是無止盡的沮喪,儘管我安慰自己是部門裡的第一個員工,我卻看見許多老公司容易出現的問題-鬥爭(即使才兩天);下班後,阿喵總會靜靜的抱著我,讓我哭兩個小時。當我離職的那天,我的主管竟然在電話裡這麼跟我說:「這件事妳處理的不好,世界是很小的,人家來問我妳的...」我想他想說的是:「我們會遇到的,妳小心一點。以後人家來問我,我不會說好話。」這種感覺很糟糕,而他還是位大學講師,居然說出這樣的話,我不知道他在校內是否受學生愛戴,但是他說出這樣的話,我可以將他列入惡魔老師一名。我承認自己處理方式不當且不負責任,只是他這麼威脅,實在是吞不下這口氣,所以到自家台上一吐鳥氣。我的工作是e化,在上工的第一天,我沒有座位,剛好有位員工身體不適請假,所以我可以用他的電腦。然而,我可能不會有我自己的電腦,原因是再上頭的人覺得不需要,有可能要去搶別人的電腦來用,而我的前上司認為(帶著輕視的語意)有些員工的工作根本不需要電腦。整間辦公室的工作氛圍不佳,因為有一群人等著看笑話,這群人是在網路經濟泡沫化時一起泡沫而留在公司的員工,但這次公司要重新開始時,他們卻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甚至認為不該由才來一年的前上司來帶領他們。而我的前上司呢?他不敢專心投入,甚至只投入七成左右的專注力在原本的領域,而剩下的三成多,才放在這裡。他們的MIS只有一個人,我覺得他好強,一個人要負責全公司的資訊管理系統,當有人操作出問題時就會找他。我這麼聽到A同事對B同事說:「你就試試看嘛!反正用壞了,就找MIS啊!」難怪我看到MIS時覺得他像一把被醃了又醃,壓在缸子底部不見天日的酸菜。在家裡強迫腦筋運轉一個星期,覺得天空離自己好遠,幸運的是我還看得見天空,只要我願意踏出那一步。也許我不是那種適合坐辦公室的人,但現在的情況並不適合我自由自在的四處奔走。到了一間新的公司,覺得它有一種自由的空氣,工作內容其實是很接近的,阿喵說我很幸運,因為我做的都是與自己所學有相關的,而不用從AE或是行政助理做起。只要抬頭就望得見天空,只要踏得出第一步就能呼吸到空氣。我希望自己能有個新的開始,也希望這是個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