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薄酒萊日

十一月是好月份。即使在國外,十一月被稱作屠殺月、灰色的月份,甚至依據統計數據所得到的結果,十一月是自殺率最高的月份。
可是,仔細想想,十一月其實還算不錯:十一月有獅子座流星雨(今年大概是看不到,也沒聽到電視新聞在炒作)、十一月的第三個星期四是薄酒萊日、十一月底大家要準備過十二月的耶誕節。有這幾件事,我就覺得很美妙了,怎麼會灰色呢?不過,說來說去好像都是阿豆仔的玩意。
今年的十一月很特別,因為今年的獅子座流星雨極大值在十七日下午四點,台北在下雨、陰天也看不到,不過已經不如2002年的盛況了,現在只有中等的流星群可以看,大概每小時可看到約十五至二十顆。難怪今年的新聞沒炒作,這樣也好,那些山上的植物可以多喘息個一年,讓真正愛好星空的人去觀賞,而不被新聞模糊焦點。相關訊息
另一件好玩的事就是薄酒萊日,這個行銷活動做的非常好的日子,讓全球在每年十一月的第三個星期日暢飲薄酒萊新酒。今年我沒收到邀請函,因為以往收到了我也沒有去,去年是在E61和大哥、二哥、阿喵、其他一些客人一起喝薄酒萊,大哥還很豪邁的拿起瓶子就著口喝。
其實第一次喝薄酒萊是在大三,那天和今天一樣又濕又冷,我們還得留在淡水的宮燈教室裡上無趣的作業研究實習課。好不容易下課了,阿絢帶了一瓶薄酒萊和阿喵、還有一些同學就拿了紙杯和冰塊一起喝。那時我和阿喵還不熟,他說從那天起,他就對一個咕嚕咕嚕喝了三杯薄酒萊的女生有印象了。(還一直笑我是酒國女英雄,其實我只覺得加了冰塊後很好喝,就多喝了幾杯)
其實薄酒萊一點也不好喝,我一直都這麼覺得。由於它是直接發酵,不能久放,放久了反而難喝,所以只有最新鮮的酒才好喝。我並不愛喝紅酒,大概是沒喝過好喝的紅酒,總覺得喝起來很澀,很難吞下去,唯一讓我喝的下去的是白酒,最喜歡煮蛤蜊義大利麵時把一整瓶廉價的夏多內倒下去煮蛤蜊湯。
大概有不少人有疑問,既然我不喜歡喝紅酒,也覺得薄酒萊難喝,那為什麼在MSN上的暱稱會覺得喝不到薄酒萊很可惜呢?那是因為我是個喜歡過節的動物,對於不能參與薄酒萊這種開瓶的快樂氣氛,會覺得很可惜,更何況薄酒萊對我有一種特別的意義-去年我在喝下第一杯薄酒萊後,我的人生都改變了。
它的行銷手法的確很特別,今年在亞洲地區就進了幾十萬瓶,不過對於每年都說「果香特別濃郁」這點我有意見,去年的薄酒萊我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香味,我也只喝了一杯,阿喵後來有再買一瓶,不過,我也不會很想再喝,因為喝起來會刮胃的感覺。所以囉!對於能參與開瓶的氣氛,我覺得會很快樂,今年因為大哥不打算向酒商訂,二哥也不打算買,所以我們也無法向他買。阿喵說:「大不了,我們去買別的紅酒來喝吧!」
不過,撇開酒商利用行銷手法愚弄消費者的心態,管它是參與式行銷還是事件行銷,我們還是以過節的快樂氣氛來慶祝這麼難喝的酒大賣吧!也許今年真的很好喝也不一定。

圖片是去年我們喝完的薄酒萊空瓶。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