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蜘蛛記

昨晚死在蒼蠅拍下的蜘蛛,不知是我在驚蟄後打的第幾隻爬蟲類了。大概是因為住家附近有條大水溝吧!蚊蟲類特別多,也因為如此,每至清晨時總會聽見百鳥齊鳴放聲高歌,似乎在對失眠的我說:「快睡吧!」我是很怕爬蟲類的,即使敢以兩指挾著蝴蝶的雙翼,只要看到那掙扎的肢體,心底就忍不住一陣疙瘩。
小時候在家午睡時,迷濛中見到一隻身體連腳約一個人頭大的蜘蛛攀在我右方的牆上,我失聲大叫,揮舞著雙手睜開雙眼,果然牆上就有那麼一隻,不過約一個幼兒的指尖大小。家中的大人連忙把那黑體蜘蛛撲滅,但那隻夢中的蜘蛛在年幼的腦海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還有一次是夜晚睡覺時,覺得臉上一陣搔癢,也是迷迷糊糊中撥開臉上的異物後才驚覺異樣,當我躲入父母房內大喊有蜘蛛後,打死蜘蛛的父親說那是隻巴掌大的土蜘蛛,家人說我膽子真大,居然敢把蜘蛛撥開。我則慶幸睡覺時嘴巴沒張開,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蜘蛛有八隻腳,所結的蛛網彷若八卦,於是民間傳說裡,若是睡榻上方有著蛛網又或是如八卦形的紋飾,便會造成人在睡眠時的不安穩,彷彿有重物壓置在胸口上,鬱悶難眠。八卦是中國宗教裡的法器又或是一種符號,而蜘蛛在民間裡又稱「喜蛛」,在古代的一些裝飾裡,有人會在玉飾、瓷器、雕刻等藝術品上繪(刻)以蜘蛛自網上懸吊而下,喻為「喜從天降」之意。然而蜘蛛又因為其多腳,且腳上有著剛毛又或因為軀體上的花紋豔麗豐富有時似人的面容,而被小說家妖化待之。西遊記裡的盤絲洞裡幻化成美女的蜘蛛精誘拐男性或是日本的民間傳說或漫畫裡會有人頭蛛身的妖怪出現,在西方的電影工業裡,也將蜘蛛化為侵略人的害蟲,在某些電影裡也總是將大型的蜘蛛將蛛網纏繞在演員的身上或是為繁殖後代寄生在人體上,也許因為父權主義久遠影響,這些妖化的蜘蛛們多是以雌性為主,而在影片、小說中受害者大多為雄性。
法國短篇小說大師莫泊桑的傳記中,在他風流歲月裡的每個女人:母親、初戀情人、情婦們,就像是織網狩獵的蜘蛛,對莫泊桑張開了一張又一張溫柔的情網,想包圍著他,而莫泊桑自己彷彿是隻在不同情網中掙脫的昆蟲,極欲逃脫蜘蛛的獵殺,卻又享受著在蛛網中騷動、挑逗她們的快感。
昨晚當我以蒼蠅拍拍死了兩隻蜘蛛後,看著地上和牆上蜷曲卻還在緩緩抖動的蜘蛛屍體,想起了莫泊桑心力交瘁的最後時光裡,除了與病魔對抗外,似乎總是在與蜘蛛纏鬥著,他忠心的僕人法蘭索瓦,看著主人拿塊黑布躲在牆壁的凹處低聲吟唱以誘補蜘蛛,最後從黑布後拎著兩隻沒了命的蜘蛛叫僕人拿去餵魚。
拿起先前擦抹蚊子血的面紙,拾起了這兩具尚在抖動的蜘蛛屍體,不打死是怕它肢離破碎更難處理。我的魚兒早已因為去年年底寒流凍死了,忍住自心底翻起的一陣噁心,把它們丟入垃圾桶裡。那蜷曲的身形在腦裡無法消去,讓我想起長期臥病在床的病人們的手-枯萎細長,了無生氣,卻彷彿要抓住生命最後一絲氣息。

圖片是去年夏天在花蓮路邊拍到的蜘蛛百合,又名海水仙、螯蟹花、蜘蛛蘭。鱗莖有毒,花朵具芳香味。比蜘蛛這種昆蟲美多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