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台北人

上個星期和阿光在e61的吧台裡談到了改編自台北人的孤戀花,間接的,我們談起了心中各自對「台北人」的感想。
先來說說我自己吧!就中南部的親戚們而言,我是個道地的台北人,不會說台語,到了陽光燦爛的中南部只懂得塗防曬油,到了鄉間還放不下耳機和隨身聽,說話小小聲的。小時,大人們都叫我們是「台北來的飼料雞」-白嫩嫩的,手不動三寶,不會跑不會跳,體力差得很;而中南部親戚們的小孩則是大家都愛吃的「土雞」-生命力強,肉質又香,沒有那種飼料雞的怪味道。「飼料雞」三個字一直陪伴著我長大,被叫溫室裡的花朵還算好聽,飼料雞則是中南部親戚們對我們的稱呼。
阿光是台中人,她說在高中時,同學們都希望大學能到外地去讀書,希望能看看不一樣的世界,但當她到台北後,她發現台北長大的小孩們不論讀書或就業都只希望留在台北,不願到其他地方,可笑的是,有不少台北長大的孩子們,把台北之外的縣市都通稱為「南部」,更有甚者,南投是台灣唯一不靠海的縣,彰化、雲林、嘉義、台南自北到南順序不分。我有些同年齡的堂姐妹們來台北念書或工作,她們都覺得台北人最大的特質就是冷漠,對非切身相關的事都漠不關心、自私。
台北的生活步調很快,台北的天空很灰暗。在中南部時,不知道因為自己是「觀光客」身份所致還是真的中南部的天空比較蔚藍?回到台北後總覺得自己的靈魂都留在中南部,不論是中部的南投還是南部的台南、屏東或是東部花蓮的天空,總覺得那兒的天空都是晴朗的如剛洗淨一般,不似台北,走到哪都只有一線天可看,那僅剩一線的天空總是莫名的灰,即使是路旁的行道樹,也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煙塵,一點也不輸給上班族心中那沉重的生活壓力。
在整個對話裡,褒貶不一,阿光說,台北的藝文活動多,參與人的也多,像是年初,台北買不到票的ART,她在台中很順利的就買到票了,進場觀看時,人都沒坐滿的呢!她也覺得台北有很多藝文活動並不會下到中南部去,讓她覺得城鄉發展不一。是啊!台北的藝文活動多,但台北卻是最缺乏人文的城市,不論是什麼活動,都帶著點商業色彩和假道學,懂得操縱行銷手法就能生存的很好,像是兩部紀錄片:「生命」和「無米樂」都是由智邦來宣傳,這宣傳手法也相當輕鬆,透過Blogger們的傳遞,幾個知名的部落格寫手們稍微提一下,號召一下,就很容易擁有不錯的票房成績。記得在職時,曾與智邦的行銷企劃洽公時,他們很自豪成功的宣傳了「生命」這部紀錄片,也很自豪的告訴我們在試映當日號召了多少的網路寫手參與,所以當「無米樂」這部紀錄片出現時,我也注意了一下,智邦的員工們也的確以同樣的手法來操作這部電影。當然,這些電影值得也應得他們應有的票房,而不是單純只靠行銷操作來換取票房成績。相反的,另一部同樣也是紀錄漁民生活的紀錄片因為宣傳手法不張,即使得了獎,卻無法獲得亮眼的票房成績。這告訴我們,東西品質好是一定的,但行銷也是必然的。在台北,不論什麼都是現實的,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在校時大家看起來前途無量,如果不懂得如何行銷自己,也只是前途無亮,並不是每匹千里馬都能遇到伯樂的。
似乎離題了,不過台北的確是個商業化的都市,但確定是個缺乏人文味的城市,也許就因為其商業化,不少好東西才能夠在生活周遭出現,才能夠有現在大家所謂的資訊流通快速、交通便捷(唉!不盡然),讓許多台北小孩不敢往外地踏的好處吧?
台北也因為生活緊促,所以台北人的步調都很快,只要你到中南部看到有人急急忙忙的買早餐,急急忙忙的離開,這個定點還沒停留多久又趕著到別的地方去,這個人八成可以推斷是從台北來的。
最近,我常在想離開台北,想著想著,我又在想,如果離開了台北,最思念台北的會是什麼?除了我的家人和遠在澎湖的阿喵外,我想最令我思念的大概就是E61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