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小野家族聚會-後續

那天幾乎每個人上台都會說:「我是在…的時候開始看小野伯伯的書……」坐在台下的我開始在回想:「我什麼時候開始看小野伯伯的書?」
如果沒記錯,應該也是國小的暑假,那年我把家裡的世界童話故事、台灣民間故事都翻過了,看到都能背起來了,開始延伸閱讀領域,準備侵略爸媽的書本。炎炎夏日,媽媽不准我去戲弄賣豆花的老伯伯,也不准我站在陽台上又唱又跳丟人現眼,就拿了本書皮快掉下來的「蛹之生」叫我沒事就翻完它,前面是幾篇短篇小說,最後一篇才是長篇小說「蛹之生」,看完「蛹之生」,下一本是兒童不宜的「塔裡的女人」,幾年後又因為家裡整修找到一本「天地一沙鷗」,本想翻翻「未央歌」不知是作者用辭太高深還是我文學造詣太低,每個中文字我都認識,但湊在一起就全都不認識了。以上的書本,全都在妹妹出生的那年,家裡整修時塞到儲藏室的某個箱子裡了。
記得泛黃的書皮上以書法體寫著「蛹之生」三個大字,旁邊用稍小的字體寫著「小野」,有著藍色的大海和橘色的夕陽。我的房間是西曬的,也就是當太陽要下山時,陽光直接射進房裡,整個房間會變成金黃色的。我常在吃過午餐的午後,邊聞著遠處咖啡工廠炒豆子的焦黃色香氣,在金黃色的房間裡讀著一頁頁泛黃的小說和螞蟻字。哦!泛黃的書頁裡並沒有黃色的情節。
許多年後,已經忘記書裡的情節了,直到五專畢業後的那年冬天,為了準備轉學考而在家裡演算微積分練習題,算著算著脖子酸了,一抬起頭來,一段蛹之生裡,一位男學生算著微積分突然抬頭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雙眼血絲遍佈的情節,這畫面(我在看書時都把文字變成畫面來看)一下子就鑽進我的腦海裡,我忍不住的跨過一堆又一堆的講義和計算紙,站在房門口的那面陪著我長大的鏡子前:「嗯,沒有血絲遍佈。」那時,遠處的炒豆子工廠已經歇業十幾年了,而我的房間因為拉下百葉窗而泛著詭異的墨綠色,房裡的濕氣都要滲到骨頭裡,桌上的微積分講義因為白亮亮的檯燈而反射著刺眼的白光。另外記得的就是「梅庭過」這三個字,因為那是年紀小小的我第一次接觸到有人這麼玩文字遊戲。對了!還記得裡面有一句話:「愛情像是大海…」好像是在講幾個男孩的愛情觀?卻也在幾次近似幼稚的戀情過後就會飄過我的思緒。也記得自己在看完蛹之生後就跟爸媽說:「我以後要當作家。」他們笑一笑說我對任何事都只有三分鐘熱度而已。從小,我就是大人眼中的三分鐘小孩。
現在想起來,小時候讀完這本小說,就像小馬塞爾讀貝戈特的文字後對作者的崇拜一樣。因為我還沒讀完追憶似水年華所以我也無法得知到底貝戈特是什麼樣的人,長大後的馬塞爾對他又有什麼想法。當我可以近距離的接觸到小野伯伯時,其實是很難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對我而言只出現在電視和報紙上的人,居然也會實體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而且不會拿頂鴨舌帽把臉遮起來又或是姿態高高的站在那散發著刺眼的光,他的家人們也是,都是一道道溫柔的橘色光。
那天在同學會的現場,小野伯伯和叫獸都散發著溫暖的光,橘紅色的,大家都很熱情,在台下的我看到沒有很多機會和叫獸說到話,也不敢和小野伯伯說:「我小時候也有看過你的書哦!」不過還是有和叫獸說到話的,光是幾句話就讓人覺得很溫馨,像是一道溫暖的風融化了心裡的一塊冰。還記得和雨漣在離開前和小野伯伯道再見,本想也跟叫獸說聲再見的,不過帽總裁正在和叫獸交談,也不好意思打斷。
那天小野伯伯在講「阿羊墊著石頭往窗戶裡看時」,我覺得很熟悉,是不是小野伯伯也把這寫在小說裡了?

留言

  1. 當我很高興地跟研究所同學說我去參加小野家族的網聚時
    老一輩的說"是寫蛹之生的那個小野嗎?"
    年輕的說"是寫那個企鵝寶貝的那個嗎?"
    haha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