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5的文章

【隨手記】窒息

突然,一片陰影襲來,捲入窒息的漩渦裡,我需要離開台北。

【隨手記】樹葉的眼淚

不知道犯了什麼錯 你要這麼懲罰我?剝了我的皮,還打了一劑殺蟲劑在秋天的早晨裡同伴們還在和風兒快樂的打情罵俏我的眼淚只能隨著西風落了滿地每當風聲一過,在房內的我總是聽見窗外枯葉的落地聲。四周的樹木都長得很茂盛,只有它在一夜間就落了滿地的葉,不是告訴人們秋天已到,而是在哭訴有人毒害它。我就住在它旁邊,聽到落葉聲的同時,似乎可以感受到它的哀傷。

【隨手記】秋天快到了

我一直都很喜歡秋天,也只有秋天的下午才會有漂亮的夕陽和鑲上金邊的雲,回家時還可以清楚的看到剛升起的月亮,快到中秋節了。昨天下午我到E61喝兩杯冰濃縮來清醒我的頭腦,又是一個沒法睡覺的夜晚。兩張照片是之前拍的,最近沒力氣帶相機出門了。
本 著作 係採用 Creative Commons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 (中華民國) 授權條款授權. 或來信告知。

CC授權條款是個好東西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或是注意到最近有許多Blog都掛上了一個小小的標章,同時宣告著作權人的權利及使用方式。先在解釋一下在這裡及Flickr、Pixnet相簿我所使用的標章及授權條款顯示了: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0台灣(中華民國)授權條款權。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在2001年在美國「公共領域中心(Center for the Public Domain)」支持下創建,在台灣則由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主持。上星期六,用牙籤撐著眼皮到台大資訊館參加了「Creative Commons Workshop」,這其實一直都是我有興趣的話題,對於現今的著作權法,一直覺得有所不足的地方,聽完一整天的內容後,才能明顯的想出來,其實現今的著作權法對於創作者的保障並不是非常的完善,特別是以目前網路科技發達的現在,現今的著作權法相對下顯得不足。曾經在「理想中的電子書(2)」裡,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創作人不能保有對自己創作物的著作權,為什麼當出版社或是唱片公司在出錢向創作人買下創作物後,這份創作物的著作權就屬於那個公司,例如那間公司直接明白的告訴我,希望以電子書型式出版了我的作品後,希望作品的「電子型式」版權都屬於他們的,舉凡網站上陳列的、BBS裡流傳的,都希望作者能夠將這些文章刪除,於是當我反問:「如果我的文字以電子書出版了,該公司會以什麼樣的行銷手法來做宣傳?」對方反而馬上撇清了自己不是出版商,不需要負責行銷。這其實是很矛盾的,但畢竟人家的手上擁有資源,在資本主義橫行下,相對的,我的力量就較為薄弱許多,於是我並沒有再給他們進一步的回應。那天在「Creative Commons Workshop」的主要話題都圍繞在音樂,除了與談人之一的朱約信先生是音樂人之外,當然也因為星期五的那條大消息-Kuro敗訴。我坐在會場裡,覺得現場除了工作人員外,大家對於音樂創作是很踴躍的;很可惜的,一整天下來卻沒聽到任何有關「文字出版品」的相關訊息,也許就像雨漣說的,影音作品裡就包含了音樂、文字、影像。可是若要將這些作品都放在同一個框框裡,這個框框似乎又太小了。不斷的在會場聽到:「Creative Commons並不是要主張反對著作權法,而是基於當地著作權法來補足著作權法的不足。」這個理念很好,而且也能保有創作人對其創作物的所有權,可惜「在地化」的課題將會成為推廣的最大問題-要怎麼讓…

【隨手記】自虐狂

多數時候會覺得自己是個自虐狂,不是那種接很多工作把自己忙死的那種自虐,我還不到那種等級。我的自虐比較病態,總是拿「回憶」來折磨自己。看完了貓玲玲的決戰星期五系列六篇文章,我想起了一些事情,這些事情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也許有人透過某種IM軟體又或是在我的硬碟裡放了什麼什麼把資料全毀了,可惜我有保留事物的好習慣,該留的還是留著,這是一種強迫症。因為這些事情,我認識了一群人,也許我該謝謝他,要不是他那麼可惡,我沒機會認識這麼可愛的一群人。對於可惡的人,只能用普魯斯特的話來安慰自己:「罪人們往往說出他們的無辜將大白於天下,然而出於神秘的原因,這一天永遠不會是他們受審的那天。」反正他們也看不到。前天小倩驚訝於雨漣和我是網友的關係。我仔細想想,我認識了一群人也都是透過網路認識的,算我運氣還不錯,認識的人多數是無害的,至於有害的我就當作老鼠屎好了。圖片裡的人群是我在準備轉學考前最常一起出去玩的朋友,一群人在一起吃喝玩樂,各自讀各自的書,要玩就玩得很瘋,例如突然一時念起就找去北投泡溫泉或是前幾天晚上決定星期六爬七星山、跨年、九份茶壺山、聚餐、烏來烤肉、基隆夜市、在研究室裡煮火鍋、烤肉…在五專生活裡沒玩到的,反而在畢業後的那年都玩到了。較讓人難以想像的是,這一群人大多都是透過BBS的某個聊天板而認識,我們討論過這麼一群人倒底算不算「網友」?結論是,我們的確是透過網路而認識,但是已經不只是網路上的朋友而已,這算是一群可以直話直說的朋友,可以堅持自己想法,也可以明說的朋友。我還記得剛接觸Apache時,只是一個語系設定的問題就和朋友討論了很久,最後是自己耍笨,忘了修改config(現在的架站機一次完成,根本不用去改什麼config),還有學微積分時可以聽他們討論limit,或是在墾丁的夜晚聽他們討論力學,又或是在溫泉餐廳裡看他們拿著塑膠杯討論射出成形…。還記得有次逛特力和樂時,一群人在那裡發著白日夢,設計著「我們的民宿」,誰負責什麼工作,床要哪一種、浴室要什麼樣子、房間該怎麼設計…我看著一個烤箱隨口說了一句:「這烤箱應裝得下一個小孩。」讓幾個人覺得毛骨悚然。每當我看到新聞上有人因為與網友相約慘遭毒手時,其實很難想像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常覺得那幾年簡直就像夢一樣,其實很多事情從專四那年後,就無法記得事情的先後順序,拍照、寫遊記成了能幫助我記憶的方式。幾乎每次出去玩都會寫遊記,寫的遊記…

【隨手記】每年一算

會說每年一算是因為去年也玩過類似的遊戲,而且同樣也是由「為什麼你」的Blog知道這類的遊戲。在熬夜的夜晚,只能對著電腦螢幕榨取自己腦裡的東西時,這種遊戲最能讓人放鬆。網址如下:
http://www.kindheart.com.tw/cgi-bin/element1.pl至於準不準?見人見智吧!我的結果如下:你是一個很會規劃的人,經常會編織一些未來的理想,計劃未來人生的藍圖,有時會沉浸在追逐理想的想像中,只有在現實環境遇到一些狀況而改變的時候,你才會乖乖回到實際層面,好好經營自己的生活。你一定知道諾亞方舟的故事,上帝命令洪水之神要把整個世界淹沒掉,因為人類都很壞,想要把人類淹死,可是牠選定一個叫諾亞的人留下來,諾亞藉由神的助力,背負著神聖的使命,乘坐方舟,將世界僅存的動物安全帶到高山,世界才免於被洪水淹沒。你的命運形態就像諾亞一般,一生背負著某種使命,比如在健康方面、家庭或經濟方面的問題,因此你的內心承受著強烈的孤獨與無力感,那是沒有人能夠了解的。你很有自己的想法,擁有異於常人的才能與魅力,卻又難以讓周遭的人理解,因此必需付出很多,並忍受著眾人的不理解,才能換來最後的成功。你的生命目標是高層次的特殊感,所以你是一個特殊型態的人,出身就跟一般人不同,可能是上流家庭的小孩,或者家人是特殊的名流、藝術家,因此你的想法跟別人很不一樣。精神上受到高階層的影響很深,因此你會學習一些藝術,比如小提琴、黑管演奏等,來提高自己的精神層次,同時你也喜歡用獨具一格的方式去體驗你的感情世界,建議你要學習在高遠的理想與實際的現實世界中找到平衡點,並且多多與家人、朋友分享你的想法。你的個性特徵是熱情,重感情,尤其是很重視藝術生活,有藝術細胞,喜歡很浪漫的事物,對崇高的理想總是熱情洋溢。你的優點是有很高的理想和勇氣,由於你的精神層面很高,因此對未來充滿著美好的理想,即使你對現實抱有些許的懷疑,還是會以無比的勇氣去跨越心中的疑慮,而且往往會在心靈的帶領下,進入更高的理想境界。你的缺點是有點不切實際,常常會在自己的感情裡打轉,或是情緒裡打轉,有時會為取悅他人而活,如果自己的表達受到阻礙時,則會挑剔自己也會挑剔別人,提醒你要多注意喔!(OS:缺點真是準到翻)你的人生運勢變化很大很多,如果有家庭或朋友的支持,讓你能夠發揮出才能,便能夠達成理想,但是一旦沒有支持,你的理想很容易流於空談,一切可能都只是自己…

[童年回憶]墾丁

以前讀Peter Mayle的書(忘了是山居歲月還是戀戀山城),裡頭寫到了:「只要每逢夏季,普羅旺斯就會湧入大量僻暑、渡假的人潮」。台灣也有這麼一個地方,而且只要是北部的學生有安排畢業旅行或是情侶、好友、家庭,舉凡北部人的團體(環島)旅遊,通常都會安排到這麼一個渡假勝地-墾丁,若說陽明山是台北人的後花園,那麼墾丁應該算是台北人離開公務塵囂的好地方。忘了是在哪看到的,有人這麼寫道:「墾丁雖然去過好多次了,甚至熟到像我家後院一樣」。對我而言不至於那麼誇張,但從小到大去墾丁的次數,四次應該是跑不掉的。第一次去墾丁是爸爸帶我們去的。那年我剛升上國小三年級,外婆住院,由台南轉院到高雄。高雄天氣炎熱,記得爸媽去醫院時就把我們托放在大舅舅家,開美容院的大舅媽每天都會給我和弟弟五十元,讓我們去外面的7-11買思樂冰(也是第一次吃到思樂冰)。印象裡,我和弟弟兩個人總是一前一後走到轉角處時討論今天要吃哪種口味的,然後我常捧著一大杯冰在大舅媽的店裡玩那些綁頭髮的彩帶,或是對一罐黏呼呼的髮膠研究個老半天。中午時老爸就會來帶我們去吃飯,再去醫院看外婆。那年暑假幾乎都待在高雄,不過並沒有單純的待在高雄研究彩帶和髮膠或是整天拿蒼蠅拍打蒼蠅而已。老媽每天在醫院裡照顧外婆,老爸怕一直把我們放在大舅舅家會造成他們的不便,所以每天都會帶我們出去逛逛,例如帶我們去澄清湖,因為又叫大貝湖,我和弟弟都開玩笑叫它大便湖。也許老爸決定的吧!就開始帶著我們往南走,很隨興的看到景點就停下來拍照,像是屏東的東門,老爸會問我們要不要停下來拍個照,我們都會說好,所以那幾天不是坐車就是下車拍照,晚上則是找一間看起來「還算安全」的旅館。那個年紀的我就知道有所謂的「雙面鏡」,記得要出發時,老媽還會提醒我們小心旅館裡的鏡子,所以我在旅館裡洗澡前都會把旅館提供的浴巾拿去擋在鏡子前面才會安心。剛才查了一下那個時候住過的旅館,有的還存在著呢!詳細的行程隨著年紀數字的增加而遺忘,只記得去了墾丁森林遊樂區看了一線天、板根、鐘乳石洞,雖然有照片留下影像,但和最近去的那次感覺差了很多。根據那時拍攝的照片,我們還去了佳樂水、鵝鑾鼻、龍磐公園,印象裡好像是在鵝鑾鼻時剛好是正午時分,我們三個人都受不了那炙熱的太陽,臨時找了一間有大花園的汽車旅館(應該是吧?)休息。爸爸躺在床上午睡,我和弟弟兩個人在裡面看電視,節目不好看就很皮的把人家的床鋪、床單都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