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5的文章

Music (2)

寫了那麼多篇無聊的個案分析,我想對這個部落格感興趣的人應該還是比較喜歡看我不務正業。其實這幾天也不算不務正業,還是在做一點事的,大多在花時間找音樂和找一本雜誌。雜誌是今年的Intelligent Life,結果天下雜誌強迫必需訂他們的雜誌才送這本的中文版,去年我在水準書局花了三百多大洋才買回來,今年居然要訂雜誌才送,實在太…。在拍賣找到了二手書,不過看起來受了點創傷,我對書有一點潔癖,比較希望買到看起來沒有受過太多折磨的。當然我也可以直接到國外買原文的,不過3.95英磅加上運費8.78,換算為台幣約765元,知識果然無價。看來只好先看網站上開放閱讀的內容,等最近手上的事做完後去二手書店找找看。另外就如之前一篇關於音樂的,這應該是第三篇,第一篇我是寫電影配樂記事,第二篇是說我最近聽一些流行樂,這一篇算是電影配樂嗎?大學時看Girl, Interrupted,在近結尾時,Daisy上吊自殺一幕的配樂是The End of The World,我曾經找了好一陣子沒找到,結果在博客來的推銷專案裡找到由西班牙歌手Rita Calypso演唱的版本,她的聲音聽起來很甜,不像我在電影裡聽到的那麼震撼,問了一下Google大神,原唱者是Skeeter Davis。為什麼說震撼呢?其實整部電影裡讓我感受最痛苦的就是Daisy的房間裡放著這首曲子,而她卻在浴室裡上吊及割腕自殺,Susanna在浴室門口癱瘓,而Lisa把Daisy的錢放在Susanna的口袋裡後揚長而去。其實我也不確定是什麼原因讓我那麼難過,看完電影後,這首曲子和Susanna摀住嘴克制自己崩潰的那一幕在我腦海裡不斷的出現,也許是Skeeter Davis的聲音太滄桑了,把痛苦都唱出來了,歌詞如下: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 Why does the sea rush to shor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Cause you don't love me any more?Why do the birds go on singing? Why do the stars glow abov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

[Music]音樂

聽音樂的範圍很廣,但對音樂一向都沒什麼研究,如果要問我爵士樂要聽什麼、古典樂要聽誰指揮哪個樂團,我一律傻笑回答「不知道」。翻一翻我現有的CD,古典樂偏多,大多都是先試聽再買,也有很多古典樂單純是因為喜歡作曲家買的,但實際聽過後可能就冰一陣子了。爵士樂也沒幾張,都是大家常聽到的曲子,A Girl From Ipanema,很耳熟吧!百聽不膩,收集了三個版本。之前拿了一張Rosemary Cloney的Forever Girl Singer到E61去,家中就沒什麼爵士樂了,大概那張Stan Getz / Getz & Gilberto還算不錯的吧?之後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居然沒有拉丁情歌和義大利情歌,這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我有Edith Piaf的L’IMMORTELLE,不過除了La Vie En Rose之外,其他的法文歌聽到快抓狂,沒有從收音機裡或是小時候聽Julio Iglesias的歌得到同樣的感動。也許最近會想辦法添購一些情歌,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上個月夜裡看電視都會看到帕吉歐(Patrizio Buanne)的廣告,A Man Without Love其實還蠻動聽的,結果去博客來試聽後,覺得只有那麼一首歌會讓我想一聽再聽,真是糟糕,最討厭為一首歌而買一整張CD。這首歌的原唱及作詞作曲者是Engelbert Humperdinck,英國人,歌詞如下:I can remember when we walked together Sharing a love I thought would last forever Moonlight to show the way so we can follow Waiting inside her eyes was my tomorrow Then somethin' changed her mind, her kisses told me I had no lovin' arms to hold me Every day I wake up, then I start to break up Lonely is a man without love Every day I start out, then I cry my heart out Lonely is a man without lo…

【隨手記】戀物癖

戀物癖應算是強迫症的一種。◎材質很喜歡木頭製品的東西,有一種厚實溫暖的質感,這是塑膠或玻璃或其他材質無可比擬的。木製品會因為材質不同而散發不同的氣味,最明顯的就是樟木和檜木,常有香精油是做這兩種樹木的味道,當然,合成者居多。陶瓷也是一種會讓人感到溫暖的材質,但缺點就是成品較重,還得經過窯燒,透過釉料、溫度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成色,也有不經過上釉的,那有另一種厚實的感覺。國中時的工藝課有上過一學期的陶土,當我們排隊進入位於地下室的工藝教室時,可以聞到陰涼的地下室裡有一種泥土的氣息。我沒上過木工課,不過逛傢俱行時總是喜歡木製傢俱所散發的氣味,多數都混合了漆的味道。◎店偏好逛一些奇特的店,以購買水晶和蜜蠟來說,我常去的店家其實讓人看不出來裡面有什麼寶藏,甚至有些人會因為他們不怎麼裝潢而不敢踏進店裡。今年六月燙頭髮時,設計師彷彿是鼓足了勇氣問我:「妳脖子上的項鍊是琉璃嗎?」如果是琉璃,那我的脖子早斷了,那是藍精靈,當初店裡進了六顆還是八顆,約莫十元大小的藍精靈,我們到時已剩下四顆,買走其中兩粒完整的。另外最常被問的是我手上那古老的手串,它們的等級不如脖子上四色的藍精靈好,但是它非常的老,據說它們來自尼泊爾,裡面有一個我自己加的,據說來自越南的手工,製作的師傅已經在過去戰亂中離開人間。是真是假也不想去考證,這種東西就是喜歡就好。另一家店是賣印度傢飾的店,店主人說他們店裡的存貨應該是最完整的。他們在搬到現在的位置前,我就常在店裡逛來逛去,可以說是一個只看不買的,澳洲來的客人。搬到現在的位置後,店面擴大了許多,進的貨品又更多了,每次經過他們的店都很想進去逛逛。店的前方是一個綠意的小庭院,不像很多店家豎立高高的圍牆,算是半開放式的院子,會吸引人多看一眼,還有一個落地窗,每個禮拜都有不同的展示品,另一邊則是髮形設計。◎箱子箱子所能裝載的不只是裡面的物品,還裝著許多故事。有一次在那家店的落地窗外看到一個箱子,六個角包著的是有花紋的銅,除了底部那一面外,都有一些金屬紋飾,站在那落地窗外站了許久,幻想著那箱子的故事,曾經搭載過什麼樣的內容,有人說印度的土王總有許多寶物,於是我幻想著那曾經是某個落難印度貴族的衣箱,裝過什麼樣的衣物。箱子的有趣之處就是在於不止裝載過什麼樣的物品,它們還裝載了許多的故事。鼓起勇氣進到店裡,當然我是買不起那樣的箱子,當然也沒地方可以放那只大箱子。店主人跟我說,很快的…

【隨手記】氣味

◎人的氣味那天送偉展去機場後公車回家。從松山機場到我家這裡所花的時間和偉展從機場到澎湖的時間是差不多的。耳機裡傳來帕爾曼油油的小提琴聲,看有一些高中生上車,當他們上車時,車上會有一種味道,不是很好聞的味道,但我想那是青春的氣味。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過,年紀大的人身上也有一種氣味,也許年紀大了,新陳代謝減緩了,所以這些老廢的細胞與空氣接觸後就會產生味道,有人稱之為棺材的味道,因為這些髮蒼蒼眼茫茫齒動搖的老人們的確已經有一隻腳是踏進了冥府。不同年齡的人似乎會散發著不同的氣味,嬰幼兒的身上有種香甜的牛奶味,青少年身上的味道是帶著油脂的汗水味,當人踏出了二十五歲的那個方框,身上就會有種膩膩的味道,有些女人的身上會有種甜到發膩的味道,而過了四十歲,其實死神已悄悄的把鐮刀架在脖子上,隨著時間的增加,那股腐敗的味道也愈濃郁。這種味道是用香水或其他東西遮蓋不住的氣味。知道有些人很討厭青少年身上的那股味道,常聽到他們說:「真是討厭死那些國中生了…」或是「真是討厭死那些小孩了…」刪節號的部份是他們討厭的理由,泰半是嫌他們吵、嫌他們身上的氣味難聞,沒說出來的,應該是對歲月逝去的那份恐懼與嫉妒。年輕的日子就這麼過了,再也沒有機會像那些國高中生一樣分泌出帶有活力與歡笑的汗水,也沒有機會像那些孩子一樣擁有特權大聲喧嘩,即使在球場上大聲吆喝、汗水淋漓,只會感受到新陳代謝減緩後在人體上加注的負擔。◎咖啡的氣味總笑自己從小到大的生活是離不開咖啡的。從國小二年級起,爸媽就在我們的牛奶裡加入即溶咖啡調味,因為我不愛喝牛奶,特別是以前的牛奶有種奶油的腥味,加熱後尤甚。有一個週六,上課來不及了,爸爸把熱騰騰的咖啡牛奶倒入保溫水壺裡讓我們帶到學校喝,在教室裡打開保溫瓶時,整間教室充滿了咖啡香,還記得當時有個男同學喊著:「好香啊!」在家的不遠處,有一間廢置已久的小型的咖啡烘焙工廠。很久以前,烘焙工廠還在經營時,屬於二樓的住戶,那是我的幼稚園老師,二樓的陽台上種植著幾株咖啡樹。每當西下的陽光直接照射進我房內時,就會傳來烘培咖啡的香氣。小時候不覺得特別,只覺得那是一種很香的味道,媽媽說那是咖啡烘焙的氣味。夏天時,房間很熱,不會待在房裡;在秋冬有陽光的午後,我就會躺在床上曬著太陽,聞著遠處傳來的咖啡味。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就沒再聞到咖啡香,也已忘記那間工廠在我讀幼稚園時是什麼樣子,只是偶爾在E61的下午,大哥炒豆子時,就…

[隨手記]品味廣告生活

星期二去E61,希洛跟我說晚上Travel & Living頻道九點有一個談咖啡的節目,三點會重播。這是十月份的節目「生活咖啡美學」,分為四集,主持人是2003年世界咖啡大師冠軍Paul Bassett。第一集已經錯過了,看到的是第二集,下星期二的主要內容是有關E61咖啡機,每集半個小時。在第二集裡看到2004年的世界咖啡大師比賽,冠軍是一個挪威人,今年要辦在西雅圖,據說台灣會有人去參賽,蠻期待的。咖啡器具的介紹是illy的拉Bar機,不過因為之前廣告時我轉到Discovery看精神病的鑑定所以只看到一杯espresso,主持人的聲音說:「漂亮的Creama」。看完這一集和今天凌晨看到兩集的Queer eye,除了節目很有趣外,Travel & Living這個頻道裡的置入性行銷愈來愈多了。Paul Bassett本身是BMW的代言人,所以在咖啡生活節目開始時,BMW的標幟至少有十秒鐘,節目裡他和James Morrison喝咖啡的法式濾壓壺、杯子,示範飲料作品裡的伏特加、金莎巧克力…全都是廣告,至於Queer eye裡的廣告就更多了,舉凡服飾、傢俱、男性保養品(成份、功效、用法)全都是廣告,特別是當節目最後,Carson脫下他的牛仔褲時,攝影機竟在他身上那件底褲的品牌上停留約五秒鐘,這廣告意圖也未免太明顯了。不過廣告歸廣告,反正知道那是廣告就好,我也在電視機前足足笑了五秒。台灣不是沒有這樣的節目哦!看看晚上的幾個女性節目,再看看幾個購物網站,還會拿節目名稱來做為產品尋找篩選的條件,我看到時快笑瘋了。不過實在不喜歡把咖啡和生活品味劃上等號。喝咖啡要開BMW?要喝頂極的咖啡就要喝藍山咖啡?喝咖啡一定要配什麼什麼樂?喝咖啡要看難懂的書?喝咖啡聊天時一定要夾雜著幾個英文字?這些等於生活有品味?好啦!我承認這麼說是有點偏激,不過為什麼生活一定要那麼複雜呢?如果真得這樣的話,那,活得那麼辛苦要幹嘛?也許,講究品味是一種人在心理上的滿足,就像馬斯洛需求金字塔(Maslow Pyramids)裡,當人能滿足基本需求後,會需要對自身所處的地位有一種自我肯定的需求(Self-Esteem)。很多人就會藉著從物質上的消費來滿足這樣的需求,例如名牌,這類型的人最容易陷入行銷者的手段裡,他們可能會以拿到VIP的邀請卡為榮、拿限量版的產品炫耀…等,我們在社會版及演藝版裡看到…

【隨手記】因為「再見」所以「思念」可貴

最近常在電視上看到遠傳的一支廣告,主要目的是在推廣3G,不知道怎麼的,我對他們的廣告方式並不是很贊同。現代的生活實在有很多便捷的事物,走出門就有咖啡可以喝、有捷運可以坐,透過電腦可以買到東西,但因為這些便利性,似乎少了「珍惜」的心態。簡單的兩個字「再見」說出口後,將伴著一種思念,人的記憶很有趣,雖然會記得不好的事物,但時間愈長,卻只會記住美好的事物。還記得小時候回南投與堂妹們過年的片段,最難忘的就是在回台北前,我坐在車內與她們揮手說再見的時刻,管他大人們是不是鬆了一口氣說客人們走了,回台北後就會在想:「下次回南投的時候…」、「這次又騎腳踏車去哪裡哪裡」、「四叔公請的生日蛋糕還不錯吃」這些記憶可以保留很久很久,一直到下次見面時,大家又有很多話題可以聊,如果天天見面,還真不知道有啥可以在過年聚頭時聊到凌晨不睡覺,有什麼話題可以令人捧腹大笑。有點像是天天吃山珍海味也會膩的,天天見面,反而會忘記珍惜兩人聚首的時刻,忘記「思念」的可貴。也許廣告訴求是「因為『思念』,所以『再見』可貴」,但我卻覺得「因為『再見』,所以『思念』可貴」。歪理一則,哈哈。

【隨手記】海泙-聽海的女子

許久以前,我曾經因為一些事看過海泙的網站,當時我所認識的海泙是個廣播節目主持人、作家、是馬凡氏症候群、網頁做得很棒,其他的我就忘了。一個因緣之下,我在接案時遇到了海泙,她是發案人,我是接案人。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她是海泙,是從她給我的回信裡突然想到以前看過有個網站的主人叫海泙,於是用Google查了一下網址,再問她那是不是她的網站,很巧的,我又遇見她了。從那個時候起才開始認識所謂的馬凡氏症,這個症狀在前幾天的CSI裡有出現過,較明顯的症狀是長得又高又瘦、手長腳長、近視度數很深,約在三十歲後容易有心臟疾病的產生。當我們約出來談案子內容時,其實很好奇,像她近視度數這麼深,怎麼還可以做那麼多網站呢?網頁設計其實是一種謀殺眼力和健康的工作,之前我去看眼睛,醫生知道我的工作內容時只有嘆氣搖頭。讓我吃驚的是,海泙是自己看書學做網站的。要她看書其實我覺得是件很辛苦的事,因為書本的字都做得很小,可是她做到了,平時她去電台錄音也是需要看稿子,她也自己看書學習做網站,自己接案子。從一般傳媒上,我以為罕見疾病患者大概都是要等著別人援助的,就是那種新聞報出來,下面還打上一行捐款專線之類的。海泙是主動的伸出雙手,去援助別人。第一次見面,我帶她去E61(因為景安站附近沒地方可以坐著),在去E61的路上,她跟我說她很討厭媒體在報導罕見疾病時,總要把馬凡氏症患者寫得可憐兮兮的,配樂弄得很悲情,所以都會提醒記者不要把她寫得太悲情,要多些正面、陽光一點的報導。在一旁看她看文件,幾乎是臉貼著文件在看的,我問她為什麼不戴眼鏡或是去做雷射手術矯症?她說戴上眼鏡後反而不習慣,這句話讓我想起五專時的傅老師,她跟我說:「看那麼清楚不見得是件好事。」前一陣子她去做雷射手術,我以為她去做矯正,但她只是讓自己的視網膜更穩定,她的水晶體已經移位,所以看東西時散光,不會模糊,但就是有好多個影子。到現在我們僅合作兩個案子,一個是苗栗縣消防局,另一個就是最近快結案的花蓮林區管理處。她常跟我說,在交給客戶前的東西一定要在自己的心中有七十五分以上才能拿出去給人家看,我覺得她的七十五分大概是一般客戶心裡的九十分。在合作的過程裡,我曾經被她抓過很多小瑕疵,例如:網頁文字沒對齊好、框線的背景色差一個色號(那真的很難看得出來)、兩張圖裡的icon大小好像差了一點(估計約一公厘)、文章裡好像有哪些字不對勁…當她找出這些小瑕疵時,還真是令我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