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5的文章

【遊記】大風吹的墾丁行 11/22

※11月22日今天是由我開門拿早餐,天氣好到讓我心裡不平衡。沒有排什麼特定的行程,於是又拿著相機,準備去看羊咩咩和追鵝。在前面說過我是台北俗,只在動物園裡看過牛羊,過年時鄉下的殺雞宰羊,我總是逃到很遠的角落偷看。當我走到羊圈時,有些羊靠了過來,讓人覺得很可愛,但當牠們走進圍籬發現你手上沒飼料時,就會走開,有三隻小黑羊頭低低的吃著圍籬旁的草,偉展還跟牠說:「好『羊』不吃窩邊草,你們怎麼盡吃窩邊草呢?」小羊的毛摸起來有點濕熱,第一次這麼靠近羊才發現羊的瞳孔這麼特別。離開了羊圈,走向另一邊,有一群不知道是什麼鵝被住我們隔壁的兩個女生追著跑,她們拍完照後就離開了,而我們也從一旁靠近鵝群。看著鵝扭著屁股跑來跑去,追在後面的我們笑翻了,之後又看到蹲在一旁樹下的紅面番鴨和飛進羊圈裡的雞,其實蠻有趣的。在台北看到鳥應該都會先護住頭吧?這個農場真的不大,一下子就走玩了,不過還是很有趣的。到了中午,我們去還機車,順便去街上吃午餐,依舊是泰式料理。去了那麼多次墾丁,其實很少會好好吃一餐,如果沒記錯,大多都是吃速食或是宵夜,街上有些東西吃得不是很習慣,這次算是有好好吃東西,不過兩個人不好點菜,而且不便宜。在街上晃了一下,決定回台北去,因為回去的車票是早買好的了,心理上有壓力,為了怕又遇到塞車,我們在墾丁回來時已補票的方式坐走快速道路的車回來,平均一個人要再補五十七元。到了高雄火車站,我們把車票的時間提前,原本是計畫搭晚上六點的火車回來,不過怕回來時沒捷運可以坐,所以提前坐五點半的車,還來得及到E61喝咖啡。在我早上拍羊兒時,相機螢幕出現了「CF卡錯誤」的字樣,簡單的說就是所有相片都沒有了,當我放進另一張CF卡後是無法開啟相機的。這次的相片全都沒有了,我試著用軟體救回CF卡裡的資料卻使電腦遭到空前浩劫,不得不重灌系統。後來我想了想,以後出門旅行前一定要去拜拜,去花蓮前雖然也有颱風,不過我們還是在戶外玩得很愉快;去澎湖前沒有拜拜,遇到颱風,卻遇到了好客的黃阿姨;這次在墾丁,沒遇到颱風,但那裡的大風也和颱風沒兩樣了,還下起了雨,被關在農場裡除了早餐或前天有買儲備糧食,不然真是什麼也沒得吃。相機送修,CF卡資料也沒了,以後出門前一定要拜拜。其實墾丁的觀光業和民宿已經發展算不錯了,不用地圖也不會迷路(大概也是因為只有那條路的關係),民宿的選擇很多,大灣的民宿在這種淡季一個晚上只要八百元。這次在選住…

[遊記]大風吹的墾丁行 11/21

※11月21日當我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因為前天車程把我折磨的腰酸背痛,七點半時醒來一次,因為我記得牧場會把早餐掛在門把上,不過我掀開窗簾只看到外面的樹被吹得歪了一邊,夜裡下的雨似乎一直下到隔天,所以又跑回去睡。醒來時,偉展告訴我外面的雨還沒停,還笑我走到哪風雨就颳到哪,我無奈的梳洗後,吃完早餐,開始轉起搖控器。農場提供的早餐很簡單:每人一份橘子、水煮蛋、瓶裝牛奶、三明治,很清淡,我覺得水煮蛋很香,而且小小的很可愛,住在那的兩天裡我最懷念的大概就是水煮蛋了。下午三點,雨似乎停了,風還是很大,我們跑出木屋外,拿著相機東拍西拍,不過我覺得餓了,我們騎著車去覓食。這次吃的是貴族世家,不是街上的那間。服務很好,東西也很新鮮,我正計劃著要和偉展騎車去看燈塔時,居然又下起了雨。我呆坐在椅子上,偉展拍拍我的頭說:「小呆不要再想要去哪裡了,妳想去哪裡都會下雨。」下雨是吧?那我只好繼續坐在椅子上吃我的東西,連晚餐的份量都吃下肚子裡。等到地面乾了,從貴族世家離開時天已經變成灰紫色的,我們依舊騎著車四處晃,晃到福華前面,我跟偉展說離鵝鑾鼻還有六公里,不妨騎去看一看。我們邊騎車邊看,光看沿途的民宿就很有趣,經過船帆石,看到有一段路是沒有路燈的,心裡的不安感讓我沒有勇氣再往前走,就跟偉展說還是白天再去吧!於是我們又繞回墾丁街上玩,一家一家店逛。星期一夜晚的墾丁街更冷清了,不知道是大風吹得街上冷清還是因為街上冷清讓人感覺風變大了?連路旁賣炸鮮奶的阿伯都說這種天氣,兩枝炸鮮奶賣三十元就好。有點懷念星期日晚上戴著藍色蝙蝠俠面罩,站在PUB門口的猛男,辣妹與猛男似乎成了墾丁街上的一種活力的象徵?這似乎不太好。老是逛街實在讓人覺得乏味,於是我們騎著車又往「出火」去。中間經過南灣,南灣的民宿蓋得比墾丁街上來得有特色,也似乎還留著一絲夏天的熱情。在往出火的路上,我們討論著墾丁、花蓮、澎湖的民宿與相關建設和行銷手法,看著路標,我們到了出火。停車時有一台休旅車正要離開,望了望四周,看來只有我們兩個旅客,連小販都不見了,真是神奇。摸黑走下樓梯,這大概是我有始以來第一次看到出火這麼安靜,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沒有其他遊客、沒有小販、沒有吵死人的露天咖啡,只有靜靜燃燒的火、風聲,還有兩個冷到縮成一團的台北俗。離開時發現剛才那台休旅車停在另一個停車場,偉展說那應該是車床族。買了宵夜後,回到牧場,在木屋前停車時,隔壁新住…

[遊記]大風吹的墾丁行 11/20

日期:2005/11/20至22住宿:石牛溪農場(三天兩夜專案,1500/夜,含早餐)交通:捷運→自強號列車→中南客運行程:第一天:高雄火車站與同學午餐→墾丁大街第二天:被關在木屋裡看著風雨大半天→墾丁大街→出火第三天:騎車四處晃晃→還車→逛街→回家→E61在訂房前看到新聞上說菲律賓那有個颱風形成,心裡又是七上八下的,什麼時候了還會有颱風?訂房時對方也告訴我們這種季節也不會遇到颱風了。不知道我們兩個是不是只要湊在一起就沒有出去玩的命,繼澎湖的颱風行後,在墾丁可以玩的唯一一天又被關在木屋裡。※11月20日我們從台北火車站搭八點三十二分的自強號火車,由於是長途旅行,所以會坐好一點的火車,這樣比較不會折磨自己的腰和腿。不過,因為沒有調整椅子,所以我還是腰酸背痛了一整路。旁邊坐了一位應該是某大的學生,上車沒多久就拿出原文書閱讀,那本原文書看起來就是課本的樣子;相較於她的用功,我們兩個就比較皮,一上車就拿出科學麵,偉展搖著裡面的胡椒粉,讓旁邊的學生和坐在後面的阿伯打起了噴嚏。很喜歡坐火車旅行,可以看每個車站的樣子,台北和台南給我的完全不同,延途經過鶯歌,偉展說:「下次回來我們去鶯歌走走吧!」到高雄火車站時已經快一點了,奇怪的是一向好天氣的高雄卻下起了雨。在確定行程後就和小蔣同學約好在高雄火車站。很久沒見面的同學,熱心的找了一間氣氛很好的餐廳請我們吃午餐。好久不見的小蔣,講話有詩意的小蔣,看起來比淡水時的小蔣陽光許多,也長高了(為什麼我就長不高)。聊了一下子,吃過午餐,小蔣陪我們找客運站坐車。就像台北火車站周邊也會有很多客運站,而高雄這的特色就是有家店在門口養了一隻「豬」來吸引路人的眼光。我看到時嚇了一跳,怎麼會有「豬」在人行道上?小蔣也笑說前面路段還有一隻豬,不過這隻豬比較「花俏」。牠身上有三個顏色:粉紅、黑、淺灰,真的挺花俏的。找到了中南客運,買了車票後就在騎樓下等車。小蔣同學先回家,看著他纖細的背影消失在不是很細的雨中還有車站的人潮中,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往墾丁的車大致可分為走快速道路(88)和一般客運兩種車,我們買了一般客運的來回票,想說就坐車四處看看也好。在恆春遇到了某間王爺府建廟三百週年遊行,長長的遊行車陣,還看到八家將,這麼大陣仗在台北大概看不到吧!從高雄到墾丁,如果搭乘較快的車約花兩個半小時,到石牛溪牧場要先跟司機說一下,請司機在過石牛溪橋前讓我們下車。…

【隨手記】對於婚姻和孩子

個人覺得現在人的婚姻制度與觀念只保障兩個個體在這段婚姻關係中的財產及權利完整並強迫規範他們的義務,而非保障兩個個體之間的愛情與他們的關係,甚至是在以分開為前提下所做出的承諾。既然是這樣,何必結婚?至於孩子,以現在的環境來說,孩子的出生對父母、子女、周遭親朋好友都是一種負擔,而非是生命的延續,如果用「生孩子」這件事來保障一段婚姻甚至企圖延續兩人之間情愛的孩子,那和養寵物有什麼差別?而在未來,現在出生的孩子要負擔更大的苦難。既然對雙方都是種折磨,那何必讓他們出生?所以我不信任婚姻制度,更不信任孩子的出生是生命或愛情的延續。

【隨手記】來喝一杯

據說,每年十一月的第三個星期四是薄酒來的開瓶日,今年有些賣場特別延長營業時間與消費者們一起來慶祝這麼難喝但行銷又做得很好的酒上市。不喜歡有黑醋栗味道的酒,會讓我全身不舒服,所有的味道裡,我對這種味道最過敏,只要聞到臉就會變色。有次買了白酒來做白酒蛤蜊麵,大概酒沒挑好加上沒料理好,那種黑醋栗的味道讓我吃得很痛苦。現在是凌晨三點五十八分,我放著最愛的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剛才用簡單的牛奶、Hershey's巧克力粉、糖和奶精做了一杯打了泡的巧克力牛奶,還不錯喝,可惜沾了巧克力的抹布很難洗,還要用力的搓好幾次。雖然我在留言板不希望人家對我說生日快樂,不過還是對自己說一下也好,下午要去買瓶好喝的紅酒送給老媽,謝謝她把我生下來。聽媽媽說,我出生的那天就像現在一樣又濕又冷的,她一個人努力的把我生下來,而且在我生下來之前,羊水已經流光了,所以老媽真的是很辛苦、受了很多折磨的把我生到這個世界上。老媽不會用電腦,所以在這裡說再多也沒用。音樂來到了最感性的部份,聽得我眼淚都快掉下來,喂!麻煩又矛盾的傢伙,生日快樂。

【隨手記】男女大不同

特別是在價值觀上。我今天聽到兩個女人的對話:A女:「沒事買什麼配件,花個幾萬元。要是我,我寧可花個幾萬元買個名牌包包。」B女一臉贊同的樣子。如果我沒看錯,她點頭如搗蒜。大概知道所謂的配件是重型機車的一些配備,不過我卻想起之前在BBS看到有個男生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女人願意花兩千元買一瓶30ml的精華液卻不願意讓男友多花兩千元買個相機鏡頭或是功能好一點的數位相機。其實蠻想笑的。單就金錢來說,如果男人花的是自己賺的錢,女人花的是自己工作的所得,個人認為沒什麼好計較的;不過據了解當一個女人在婚前不小心花太多錢,即使是她自己的工作所得也容易引起男人的反感,不曉得為什麼。所以一旦感情扯到「金錢」糾紛還真的蠻難看的。在聽到那樣的對話後,我開始在想,如果突然掉下幾萬元給我,我會做什麼?扣除買一台新相機和零件、買一磅最喜歡的耶加雪啡與坦尚尼亞的混合豆,剩下的錢可能會存起來以渡過沒有工作時的生活,如果這個幾萬元數目不小的話,投資個基金買個保險。大概是這樣子吧!至於其他的價值觀問題,懶得說了,反正就是不一樣,也沒什麼好說的。

【Reading】溫柔爸爸 酷教授

近人薯叔出了兩本書,一本是「D男E女」,另一本就是「溫柔爸爸 酷教授」。在第二本書上市前,就已先在網路上看到他寫的猜謎,其中一題是這樣的:「有位同鞋愛拍照,同鞋會我派她當密探去偷拍。當初她還是學生,所以我才寫了一些和學生互動文章給她參考。」看完後躲在螢幕前面臉紅,那次是我第一次去參加小野家族的聚會,還因為忘了把電池充飽,所以拍沒幾張照片。那時應該是2003年初,參加第一次同學會之前就常常去小野家族的留言板撒野。在讀大學的時候最怕幾門課:高等統計學、管理數學、作業研究、抽樣方法、多變量分析,這幾門課的共通特點除了是數理課程外,還是同一個老師上的課;另外幾門必修數理課:迴歸分析、多變量分析、微積分雖然成績不是頂漂亮,但也不致於難看到哪去,而且還在大四時選修了所謂進階的迴歸分析課程。我這種人比較失敗,遇到磁場合的老師通常上課也比較認真,另外,凡不用用到太多數學公式的課程通常其分數可以拿來彌補這些數理課程的不足,所以我大學讀得尚算輕鬆。畢業前,總是跑到小野家族跟工管叫獸吐苦水,因為這些課程的理論在工管也用得到,而且,我們的課程和工管很類似,也要修品質管理、專案管理(雖然後來沒開成)、生產管理,教這類課程的是我們的班導師,他上課非常認真,每次都準備非常多的資料給學生,因為要教的東西太多,還主動為學生加課(雖然大家都不怎麼領情),但是缺少了一種趣味,可是只要遇到上課很賣力的老師,我通常也會賣力的做筆記和準備考試及報告以回報其熱情(讀書讀成這樣也真是很失敗)。哦!突然想起一位老師,我永遠不會忘記有位學姐告訴我該位老師是系上著名的「笑面虎」,有次他跟我說對現在學生的學習態度很失望,所以他(和其他老師們)會把教學重心放在研究所而不會放在大學部。在畢業後,不覺得那位令我害怕的老師不好,因為他也是有認真上課,還是有不少學生是喜歡修他的課。只是我比較笨,和他100%磁場不合,他說的話我聽不懂,就是這樣而已,不過他的課是必修課,而且從大一到大四都有他的課,轉學生有些課程是不能抵掉的,還記得曾經有一整天都是他的課,稱之為「LKR日」。我不敢說當叫獸的學生就一定會學得更好,不過那時的我常在想,如果我們上品管的老師願意跟學生接近些,不見得要講笑話、搞笑,但偶爾閒話家常一下放鬆情緒也好,或是那位讓我畏懼的教授不要每學期初拿著教師評鑑結果對著全班咆哮怎麼可以給他那麼低的成績後放話要讓同學這學期上課「…

【Reading】Peter F. Drucker逝世

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於這個月十一日在家中過世了,享年九十五歲,願他安息。現階段學商管的學生應該都知道這位大師,報告或論文裡總會有「彼得杜拉克說…」之類的字眼,我有一份不可思議知識管理的報告,為了作那份報告讀了他很多的文章。接到這則訊息是在Jas9 Taipei Blog看到,剛才又收到McKinsey寄來的訊息。麥肯鍚季刊(The McKinsey Quarterly)網站特別做了一份關於知識管理(Knowledge Management)方面文章的特輯,開放一般會員們可以觀看以下幾篇白金級會員(也就是付費會員)可閱讀的文章直到11/21,有興趣的人不妨下載回來慢慢看。Special collection: Peter Drucker and the "knowledge manager"The influential management theorist Peter F. Drucker died on November 11th. He leaves behind a remarkable body of work, developed over more than 50 years, that not only addressed the major themes in modern thinking on management from marketing to organization but also often anticipated them by decades. The great and growing collection of outside work that Drucker's thinking has generated testifies to the seminal place of his ideas on the role of knowledge in companies. These articles from the McKinsey Quarterly archive look at how companies can maximize the benefits from their in-house knowledge.Limited-time special access: Norm…

【蛹之生與我】徵文活動開跑

徵文收件時間即日起至2005年12月10日晚上11:59止點選上面圖形可以連結至活動頁。記得泛黃的書皮上以書法體寫著「蛹之生」三個大字,旁邊用稍小的字體寫著「小野」,有著藍色的大海和橘色的夕陽。我的房間是西曬的,也就是當太陽要下山時,陽光直接射進房裡,整個房間會變成金黃色的。我常在吃過午餐的午後,邊聞著遠處咖啡工廠炒豆子的焦黃色香氣,在金黃色的房間裡讀著一頁頁泛黃的小說和螞蟻字。哦!泛黃的書頁裡並沒有黃色的情節。許多年後,已經忘記書裡的情節了,直到五專畢業後的那年冬天,為了準備轉學考而在家裡演算微積分練習題,算著算著脖子酸了,一抬起頭來,一段蛹之生裡,一位男學生算著微積分突然抬頭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雙眼血絲遍佈的情節,這畫面(我在看書時都把文字變成畫面來看)一下子就鑽進我的腦海裡,我忍不住的跨過一堆又一堆的講義和計算紙,站在房門口的那面陪著我長大的鏡子前:「嗯,沒有血絲遍佈。」那時,遠處的炒豆子工廠已經歇業十幾年了,而我的房間因為拉下百葉窗而泛著詭異的墨綠色,房裡的濕氣都要滲到骨頭裡,桌上的微積分講義因為白亮亮的檯燈而反射著刺眼的白光。上面兩段文字是我之前寫的,也是我印象裡最深的情況,會不會參加呢?當然會。目前的經濟狀況只允許我買平裝版...

【隨手記】雨過總會天晴

我沒有憂鬱症,醫生說我只是情緒的起伏較大且往往把自己困在谷底而已。每個人的情緒都是週期性的,週期的長短也因人而異,我可以很開心的又笑又跳,但在開心的同時也會害怕開心過後總要面對不開心的情緒。有次,忘了在哪裡聽到有人說:「現在人得了憂鬱症好像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一樣。有什麼好了不起的?得了憂鬱症的人就已經沒用了。」那陣子情緒其實處在谷底,回家後大哭一場,這幾句話卻怎麼也無法被眼淚給沖刷掉。這幾天的情緒又好很多了,大概跟體內咖啡因的含量有關吧?相信有些人的情緒調適能力較好,很快的就能從不快樂的情緒裡走出來,快樂且樂觀的面對每一件事物,我很羨慕這種人;另一些人,也許是內分泌或是其他林林總總的問題,使他們無法立即走出那種氛圍,就一直沉淪下去。憂鬱症的患者應該沒有想像中的多,感覺上大多數都像是邊緣性人格障礙:衝動、在人際關係、自我概念及情緒三方面的表現不穩定。這類型的人可能有自我傷害的行為,對個人的看法轉變非常快速,對人事物的看法採取「非黑即白」的觀點,自尊較低。但這些也很有可能是造成憂鬱的原因,所以還需要由醫生的診斷才能確定,不過很多醫生遇到問題就是開藥給你吃,他們認為這都是內分泌的問題,利用藥物來抑制某種激素或是刺激某種激素來讓你的情緒穩定。記得在服藥的那一陣子,醫生跟我保證不是憂鬱症也不是躁鬱症,不過他還是開了幾種藥給我,還有一種他說是較安全的安眠藥,後來我離開職場,情緒似乎也穩定一點,便自己把藥停了,只留下可以好睡的藥,其他就全丟了,因為只要是「藥」就會對身體造成傷害。現在,藥快吃完了,失眠的症狀依舊,大概是長久以來生活日夜顛倒的後遺症。有些研究會說,日夜顛倒、飲食不正常會導致憂鬱症的發生,不過很好奇做這些研究的人有無遇過明明就覺得很想睡卻睡不著的情況?有遇過明明就是想笑卻是眼淚流不停的狀態嗎?有經歷過明明沒什麼事情發生但就是想哭的情緒嗎?有經歷過心裡有個聲音叫你別再活著了卻還要努力活下來的情況嗎?對那些EQ高的人來說大概是無法體會的。要不斷的與沮喪對抗,努力告訴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未經歷、還有許多責任未完,那種如大海嘯般的沮喪感隨時都能摧毀一個人的精神狀態,那些自戕的人是已無力對抗,隨著海嘯沉入海底,還有很多人處於將繳械投降的邊緣。憂鬱像是一陣濃霧,總是把人困在濃霧裡,走不出去也不知道該往哪裡去,霧什麼時候會散去也沒人知道。不過我相信我還是能快樂起來…

[電影筆記]愛情的詩篇--郵差

導演:Michael Radford演員:菲利普.諾依葉、馬摩斯.特洛西原著:安東尼歐.斯卡米達(Skarmeta Antonio)譯者:張慧英出版社:皇冠,已絕版終於如願以償看到這部電影。詩人因為政治迫害流亡到義大利海邊的村莊;無所事事的村民在找尋工作時意外成了詩人的信差。這部電影主要是在敘述一段少見的友誼,中間有許多有趣的過程讓人不住微笑,但也許因為這些有趣的片段反而使結局更顯得悲傷。影片中的詩人就是1917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聶魯達(Pablo Neruda),電影是依照小說「聶魯達的信差」所改編,不知道是書翻譯的不恰當或是電影裡的演員們詮釋的好,電影較小說來得清新一些。相信馬力歐最初對詩人的崇拜起於一個很基本的理由:「寫詩受女人歡迎」,當他無意間成為聶魯達的信差時,他也是基於這樣的一個原因才請詩人教他寫詩的,但當他墜入愛河時,愛情成了激勵他寫詩的動力,而詩人也成為了他的朋友。我想,在文藝創作上「愛情」的確是很容易激發人詩意的元素之一,許多作品都是創作者在飽受愛情的煎熬後有所體會的創作,因愛情而創作出來的詩句一向又美又甜,就像四月黃昏的夕陽溫柔不灼熱又或像是空氣中不經意帶著醉人及幸福氣息的玫瑰花香。缺乏想像力的馬力歐最後以詩人寫給妻子的詩奪取了漁村裡最美麗女孩的芳心,在婚禮進行時,詩人也宣佈流亡結束將要回國的消息,然而詩人與馬利歐之間的友情激發了馬力歐創作的天份。單純的馬力歐相信詩人還記得他這位鄉下信差,每則新聞報導、來信都是全家聚集著聆聽郵局總監(姑且這麼稱之吧!)念著剪報,期望自己在詩人的語句中出現,他相信詩人不會忘了他位朋友。有天詩人的秘書來信請馬力歐回到他在義大利的舊居將未帶走的行李寄回智利,馬力歐看到桌上的錄音機,想起了過去與詩人在房子裡的種種回憶,便開始了另一項創作:錄下海的聲音、風的聲音、樹葉的聲音…及自己未出世孩子的聲音,因為這份對詩人的愛,也為他創作了一首詩篇。馬力歐本將在一場遊行裡上台朗誦為詩人撰寫的詩,卻因為暴動而喪命。看著影片中馬力歐手上的紙隨風飄落,當詩人再度挽著妻子的手回到村子裡的小店時,只看到以他為命的小男孩、面容美麗而神情哀怨的少婦和一只小球,他們聽著馬力歐的錄音,相信就是那篇為詩人而作的詩。也許馬力歐之於詩人就像是片中的小球彈跳著,也許在湖面上激起了幾道漣漪但最後也會沉落於湖底。對於詩人的生平及著作我並不了解,也不知道是不是…

[遊記]平溪線一日遊|Nov.05th

自強號來回車票:單程有座位是80元,因為是買來回票,還有其他的折扣,平均一個人約150左右。平溪線一日遊全票:54元,當日無限次數進出沿線車站。菁桐太子賓館門票50元,僅於六、日開放。十分瀑布:全票180元、學生軍警票120元,使用平溪線一日週遊券需再付100元購買鐵路周遊券入園。午餐:如果不吃合菜,平溪線也吃得到九份芋圓哦!(唉)2005年11月05日平溪一日遊相簿這趟行程是和家人同行,最主要是因為妹妹要交一個一日遊的作業。在出發前一個星期就透過網路訂票先訂自強號的座位,在去程的路上沒訂到座位,據車長的說法是那班車多是屬於團體票,所以像我們只有幾個人就不容易買到票。站了一個小時到達瑞芳車站再購買平溪線一日遊的車票,我們坐著改裝的小火車先從菁桐開始往回玩,行程大約是:菁桐→平溪→十分→回家。由於是一日遊再加上回程車票時間已定的壓力,所以行程很匆促。從台北車站一路站到瑞芳,當我們到菁桐的時間約是十點,先在當地的路邊攤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再開始逛。以菁桐火車站為出發點,我們先從礦業博物館開始看,當時有講解人員在解說,不過我嫌人太多而走開,基本上還是要聽解說人員的解說會比較好,也比較能了解當地的礦業發展狀況。在進入博物館前先在門口蓋台灣319的章,不過有對情侶很認真的在蓋章,同時因為他們很珍惜手上的本子加上在那卿卿我我,所以等了很久,等到想開罵。在出博物館前看到可以蓋鋼印的小屋(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便也在筆記本上蓋了兩頁鋼印,解說人員笑著問我有沒有搜集完全部的章?原以為他是問我有無像那對情侶一樣在搜集台灣319的章,後來才知道他在問只有在平溪線有的鋼印,他也告訴我還可以在哪些地方可以找到其他的鋼印。出了礦業博物館再過去一段路會看到菁桐國小,很喜歡這種地方小學校,大概是因為國小的學校沒操場再加上人多,看到這種小小的學校都會很喜歡。他們的學校不但有操場,還看的到天空,每棟樓不超過三層。離開前遇到為附設幼稚園準備點心的婦人,她正要去整理她們家開設在太子賓館旁的民宿,順便也熱心的推銷了她們民宿的優點。回到菁桐車站往老街的地方走去,經過菜市場時順便買了頂帽子戴著,太久沒曬太陽,才曬了五分鐘,我的臉就開始痛了。走到太子賓館(台陽俱樂部),需購票進入。從門口管理阿桑的語氣聽起來,他們似乎不太喜歡小朋友,也許是怕小朋友在裡面又跑又跳的,家長管不住。太子賓館內部是禁止攝影的,大概怕閃光燈會破壞…

[Music]Ave Maria

不知道以前有沒有寫過,印象裡是有,不過不記得放哪去了。「Ave Maria」中文譯為「聖母頌」,總覺得這是巴哈的G弦之歌(Air on the G String)外另一首能撫慰人心的歌曲,不過,這有好多個版本。第一次聽到「Ave Maria」是在Christmas in Vienna III中的錄音,那年的三位主唱:Placido Domingo、Sissel Kyrkjebo、Charles Aznavour,由Domingo主唱,不過我比較喜歡裡面兒童合唱團的聲音,也很可惜這首不是由Sissel來唱,但這首曲子是不是一向都由男性來唱呢?幾乎我所收集的耶誕音樂會錄音裡都會有Ave Maria,版本的不同而已。大三時有一門課,上課的老師為了舉例網路的便利性,便說他很喜歡Ave Maria,而他的兒子便一個晚上幫他找齊各版本的Ave Maria並燒錄在一張CD裡讓他開車時聽得好快樂。很久沒有好好聽音樂,最近買了三張CD:一張是國中時聽過的,Julio Iglesias的Crazy、在Amazon試聽覺得還不錯的Mario Frangoulis的Follow Your Heart(2002)、Patrizio Buanne的Italian,前兩張當然是買二手的。這三張都很不錯,各有各的特色,其中的Follow Your Heart裡就有一首Ave Maria。人聲似乎都具有撫慰人心的功能。如果唱片上不要出現他們的臉更好,一直很受不了這點。由於這個Blog是設定為Big 5,所以有些歐系字元無法正確顯示,也無法直接更改設定為Utf-8,會讓之前的文章變成亂碼,唉!照片是10月13日在公園拍到的,獨腳的鴿子,少了一隻腳也跳不快,牠只能很無奈的任我站在牠面前拍照。Tags: , 隨選歷史閱讀:Powered by Stuff-a-Blog

【隨手記】星光一直都在

陽光燦爛時,看不見星光,它一直都在燈光明亮的地方看不見它一直都在當燈光熄滅,月亮也沉睡,大地一片漆黑點點繁星就會出現撫慰滿是傷痕的心,悄悄的說「我一直都在」這個世界已經太多苦難,痛苦的事放在心裡就好,星光一直都在,在沒有希望時,星光就是希望的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