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6的文章

【reading】五個作家

當我在小野家族看到近人薯叔點名時,就努力的在想:「我看過哪些作家的書?」比起其他人,像是同被點名的雨漣,我的書就讀得很少,而且也沒看過很多作家的書,我努力的思考,同時努力的找尋唱片的同時,勉強列出了下列書單。
因為書讀得不多,所以我無法像近人薯叔一樣可以分別列出五個最喜歡的美國及台灣作家,也沒有那種誰出了書就非跑去買的那種衝動,真是汗顏。更汗顏的是,我讀的翻譯書比中文作家的書還多…
◎中文作家(依姓氏、筆名首字注音符號順序):
白先勇:最早接觸他的著作是《台北人》裡面的每一篇文章都讓我想到住在附近那些因為戰亂而退來台灣的老爺爺、老奶奶們。每一篇故事都可以感受到那種不得以的、世代交替、時空背景不同的衝擊,裡面的孤戀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尹雪豔,這些苦命女子的故事更是讓我印象深刻。倪匡:大概很少人知道我也愛看科幻小說,不過倪匡的科幻小說寫到後來比較像諷刺小說。雖然他已經封筆了,可是他的衛斯理系列真的很具有想像力(電影都拍得很瞎)。我喜歡《第二種人》和《蠱》,都是一種想像和對未知事物的幻想。我常會想像,這個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所謂的,吸二氧化碳吐氧氣的「人」?近人:出了《D男E女》和《溫柔爸爸 酷教授》的近人薯叔,我和偉展都很喜歡他的文字風格,我們常在想,一個人要經歷多少事情才能寫得出那樣的文字?才能有那麼豁達的人生觀?裡面的文字總是讓人覺得溫暖又忍不住想流淚。《溫柔爸爸 酷教授》的讀後心得。琦君:喜歡琦君是因為國中課本的那課《桂花雨》,雖然不像電影「戀戀三季」裡紅花滿天的影像,但透過她的文字卻也「看」到了桂花滿天和家人相處的感情,雖然在她其他的著作裡看到更多大家庭的無奈與紛爭或是像《橘子紅了》裡男女情感的糾葛,我還是喜歡她細膩的筆觸和對人、對情的描述,幾年前看到《桂花雨》的圖文書,卻沒有買下來,現在想想有點後悔。小野:其實我必需承實的說,小野伯伯的書我只讀過《蛹之生》,但也是我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對於這本從小陪我到大的書來說,其實意義是很大的。先前寫的「一枚未羽化的蛹」其實就是我最想對小野伯伯說的話。 寫出了五個寫中文的作家,突然覺得這五位作家算是一部歷史年表,琦君寫得多是親人在大陸時期的小說或回憶;白先勇的文章是在寫那些老兵們來台灣後的心靈衝擊;小野伯伯寫的是政府遷來台灣後,第二代們的生活情況;近人薯叔寫的就比較現代、生活一些;而倪匡先生則寫一些未知的、不可測的幻想。
◎翻譯書…

【隨手記】Salena Jones

借了一張上面只寫了「Selena Jones」的CD,裡面有十八首曲子,我用博客來和Amazon找了老半天,後來透過Google大神才知道歌手的藝名曾經是是「Joan Temple」後來才改為「Salena Jones」,原名是Joan Shaw。可是我一直不知道專輯的名稱,找過了,不是Ballad with Luv也不是Romance,台灣馬雅代理的那張也不是,更不用說那些合輯,好可惜...(有些在Amazon沒有提供試聽)另一個記事,我被近人薯叔點到了要寫五個最喜歡的作家...等我醒來再寫(其實是我看的書不夠多,不知怎麼寫)。找到了,應該是這張專輯:Let it be,翻唱很多歌,但人家日版的只有十二首歌,我借來的這張居然有18首?台灣應該是找不到了,網拍有找到,但價格也不便宜。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一張非常好聽的專輯,特別是裡面的「NORWEGIAN WOOD」真的很好聽。◎關於Salena Jones和她的音樂

【cosmetic】皮膚科診療記

在我很小的時候,經過外頭掛著「皮膚科」三個大字的診所或醫院,裡面總是昏暗的燈光,那招牌旁還寫著專治X花、性X、疣、割X皮。有次逛中和廟口的夜市經過一間皮膚科診所,我放大聲響的問爸媽:「媽,什麼是X皮?」深咖啡色的玻璃似乎告訴了我們門後的另一個不為所知的世界。在當時的年代,去看皮膚科都是在「不得不」的情況下,我從沒看過哪個人在大白天的抬頭挺胸推開皮膚科診所的深色玻璃門,「去皮膚科」這件事也不是那麼好說出口的。現在的皮膚科,呵呵,我每次在比較時,總是覺得,現在的皮膚科,簡直和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一樣,沒什麼不同。好啦!多一張「應該尊敬」的醫生執照、藥師執照,多幾張美容師執照。我懷疑,現在有哪個皮膚科醫生還在幫人看X病?這件事發生在昨天。在忍受了二個星期皮膚的不適後,總於走進了一間這附近唯一的皮膚科診所:光亮的大門、美麗的護士小姐、旁邊一整排熟到不能再熟的醫學美容產品,當時是晚上六點二十分,晚上的診療時間還沒開始,在場已有四位婦女坐在那,我前往櫃台掛號,小姐說:「妳是二十號。」「二十號?」我看了看手上的錶,才六點二十分。要不要去吃個晚餐再去?看診的人陸陸續續的進入皮膚科診所,已經掛到第三十三號。掛到第三十三號的女士問:「這樣九點半輪得到我嗎?」櫃台的小姐:「我們有『醫美(醫學美容)』的部份,所以中間的叫號很快,現在已經快二十號了。」約七點十分或十五分時,那個電子叫號燈顯示了我的號碼。不等小姐們唱名(反正老是叫錯)就推門走進診療間。「有什麼問題嗎?」美麗的女醫師問。「我的臉很癢,已經癢二個星期了。」「這麼能撐。」女醫師一貫的拿起了那盞被我稱之為手電筒的燈在我臉上晃啊晃的。「額頭、耳朵、眉心和臉頰都會覺得癢,還有點紅疹…」我指著臉上會癢的部位。「開藥給妳擦,吃個藥吧?會比較快好。」「呃…」我話還沒說完,在那盞「燈」還在晃時,我很想對她說,我有化妝,妳要怎麼看?看著她寫字時,我心裡有上百個問題-為什麼會癢?吃的是什麼藥?有什麼要注意的?最後我問了:「為什麼會癢?」「這是脂漏性皮膚炎,平常不要化妝,保濕多上一道。」對,這個症狀是脂漏性皮膚炎的標準症狀,妳不說我也猜得到。可是,不出門可以不要化妝,但我如果要去聽演講要和顧客談事情,不要化妝嚇死客戶?「什麼是保濕多上一道?」化妝水、保濕精華液、乳液,該做的都做了,什麼叫「保濕多上一道」?「就是保濕多上一道。」女醫生冷冷的面對著站在一…

讀《在少女們的身旁》

終於,快讀完追憶似水年華第二冊了。在這本裡面,有許多詞句是我非常喜愛的,總是非常同意普魯斯特所說的這些話,在我閱讀的同時也忍不住的抄寫下來。雖然第二冊還未讀完,卻忍不住分享這些我很喜歡的句子,在剛開始的地方因為我忘了抄是在那幾頁,也記不太清楚是第一冊還是第二冊了:「罪人們往往說出他們的無辜將大白於天下,然而,出於神秘的原因,這一天永遠不會是他們受審的那天」「為了使現實可以忍受,我們往往不得不保留某個小小的荒唐念頭」「所以,最能喚起我們對某個人的記憶的,正是我們早已遺忘的事情(因為那是無足輕重的事,我們反而使它保留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旅行特有的快樂並不在於能夠順路而下,疲勞時便停下,而是使動身與到達地點之間的差異不是盡量使用感覺不到,而是使人盡可能深刻感受到;在於完全地、完整感受這種差異,正如我們的想像一個跳躍便把我們從自己生活的地方帶到了一個嚮往地點的中心時,我們心中所設想的二者之間的差異那樣…」很拗口,不知是翻譯問題還是普氏本人的風格就是這樣。「…對於相貌和思想上具有某些特點的人,似乎有一種磁現象,將他們彼此吸引到一起,緊緊抓住分不開,以至於大自然這樣將一個人引進一個新的機體時,並不會使這個人受到過份的損傷…」其實說簡單點,就是我們常說的「物以類聚」。「因為牡蠣的活肉叫我討厭,更甚於黏糊糊的海蜇,這兩樣使我覺得巴爾貝克海灘然失色」我不討厭海蜇,因為醃海蜇皮是很好吃的台灣小菜,可是我真的不敢吃牡蠣。這生物對我而言就像異形一樣,隨時會伸出一條黏糊糊的消化管把整個人都消化掉。埃爾斯蒂爾對到家拜訪的馬塞爾說:「一個人的頭腦已經傾向於幻想的時候不應該讓它離開夢幻,不應對它進行限制。一百你叫自己的頭腦離開夢幻,你的頭腦就再也不理解自己的夢幻了。你將為千百種表象所欺,因為你沒有了解表象的本質…」「在社會階層上,越往下,時髦玩藝越抓住一些雞毛蒜皮不放。」就像是金球獎那些走紅地毯的明星們穿什麼?有沒有穿幫?哪個立委嫁女兒?哪個人在什麼時間生小孩?怎麼生?穿什麼衣服出席party?副總統有沒有去做整型?干我什麼事?無聊。「你尋找的東西在哪裡,你並不知道而且長時期迴避由於別的原因每個人都請我們去的地方。」這是馬塞爾發現自己如果早點去拜訪埃爾斯蒂爾就能見到或認識阿爾貝蒂娜,有點像我們常說的「驀然回首,伊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當馬塞爾發現埃爾斯蒂爾是以前在維爾迪蘭家被取笑的比施(公鹿…

【inemkt】總是有灰心的時候

事先說明,這是一篇我對電子商務及網路環境的抱怨文,內容很長也很偏激,沒興趣者快閃。從專科接觸電子商務到現在已經快十年了,也寫了一堆不三不四對電子商務前景看好的文章。但總是有令我灰心的時候,只是我努力的在當這個念頭出現時提醒自己,台灣的電子商務和網路使用族群一定會隨著教育水準的提高和硬體設備的提升達到質與量的整體提升。可是,實際情況呢?那天在小憩的聚會和雨漣在控制室裡談到了目前網路使用者的習性,我們的結論是:「隨著網路的普及化,上網愈來愈方便,上網的族群也從最當初可以使用網路的軍方、教育單位擴展到一般的民眾,使用網路的『量』增加了,可是『質』卻下降了。」動不動就看到利用網路匿名性在討論區、留言板漫罵的文章,又或是抵毀的文章,很多人愛用網路就是覺得人家找不到他,就算要找也要費時費力。這種人通常在網路上只會看到自己,自以為是加上自以為了不起,反正這種人,說難聽一點,只是「手賤」,喜歡在網路上罵東罵西,但離開了網路的世界就什麼都不是。還有一種人,大概是連在現實生活都會去找人麻煩的人。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他,稍有不順眼就找樓層管理員去找小姐麻煩,找了麻煩後再去討論區炫耀今天自己在哪個專櫃受氣於是找了樓層管理員整那個小姐一頓,又或是,在網路上公開哪個服務員的姓名、哪個專櫃…這種人,在網路購物時也是一樣,一點點小trouble就要人家商店倒閉,人家提供的好的服務都沒看到,專門看人家的缺點,並把缺點放大的連優點都看不見。你們能寫得出更好、100%所有人用了都沒有問題的程式,你來寫啊!今天如果換作你是服務人員,在一整天下來所有顧客都來扯扯衣服、翻翻衣服、試穿衣服都不買時,一天站櫃站下來,腳很酸又沒有業績,這個月的quota沒做到可能就危害到生計,不會灰心嗎?服務人員也是人,台灣的服務業教育水準的確沒有日本好,可是我們可以互相體諒一下啊!大家都是在工作,而且,說實在話,每個行業都是服務業。有很多使用,我會灰心,有些人根本不會「用」電腦,覺得電腦開了就好、東西隨便亂下載、舊的資料也不清一清、session值過了就怪別人的網站程式設計有問題…blah blah blah,最討厭者就是「都是你的錯,我沒有錯」和「付錢的是老大」那種人。在此特別說明我使用的是聯集,不是交集。今天在E61裡跟雨漣說,有太多教課書只教育教消費者付錢就可以要求相當的服務品質,卻沒有教消費者如何適當的要求、沒有教消費者…

【隨手記】心靈小憩的聚會

很久沒參加網聚了,除了小野家族之外,幾乎也沒有了。第一次參加心靈小憩所辦的活動,這次活動的主題也很特殊,以觀賞C.S Lewis的自傳電影「影子大地」為主,讓小憩的網友們藉此機會見面。自己算是裡面最不常逛小憩的人,但說到「電影」我就蠢蠢欲動。地點辦在公館校園書房二樓的會議室,我提早了半個小時到公館,因為想去茉莉找找有沒有我要的書,後來時間不夠就急急忙忙的走回校園書房。當我用著緊張的心情打開那扇門時,其實還是很害怕的,除了比較常見到雨漣和上次見過面的毛球外,幾乎沒有認識的人,就連在小憩,我也很少發言。總覺得自己一個人坐立難安,想要和人說上幾句話,卻總覺得哪都不對勁。後來大家開始聽起音樂,我也試聽了「紅色小提琴」的電影原聲帶,小憩的psycho老師問我有沒有覺得喇叭有沒有什麼不同,真不好意思,我不但聽不太出來,而且,那天我的耳朵一直都處在聽不清楚的狀態。開始播放電影,大家都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我則從原本的坐位席裡走到後方的角落,因為耳朵所聽到的聲音愈來愈模糊,而且,講解電影的月童把電影的情節講得很清楚,有一些不容易體會的地方經過她的解說會更容易了解為什麼導演要這麼拍、劇本要這麼寫,有些地方,因為她的解說反而讓我很想流下眼淚,可是又不想把自己弄得和鬼一樣,也不樣擤鼻子的聲音打壞每個人的心情,只好在當我想哭時就想想電車男的劇情。中間psycho老師很熱心的過來問我怎麼不和大家一起看,其實是怕自己太感動哭出來嚇到人所以才躲在後面。電影結束,每個人都要做自我介紹和對電影的感想,我試著躲起來,因為我已不愛拿著麥克風在大家面前說話,也不想說太多自己的事,有很多事多說無益。而且,說的太多反而什麼都聽不到也看不到。自我介紹結束後,很自然的大家都分成一落一落的聚集在一起,我本來是走來走去,記得可愛的goes對我說,並不是每個人都是上網抄作業,而是有太多人無法感受電影中的情節,只好藉由網路的文章來做觸發。這句話提醒了我,這世界並不全都是壞人,也有很多有趣的事,即使有些人講話的方式讓我悶了很久,但那也是他們率直表達意見的一種方式,比暗地裡刺一刀還來得光明正大。後來我實在受不了耳內不斷傳來的嗡嗡聲讓我無法好好聽別人說話或是和人談話,於是躲到後面的控制室。中間陸陸續續有人進來聊天,像是雨漣也進來休息一下,或月童、毛球、天福、psycho也會進來聊聊。印象最深的是月童的眼神,似乎能溫柔的把一個人看…

【隨手記】崇高的文藝青年

我的手是拿筆、打電腦的,怎麼可以叫我拿掃把、拖把? 我的腦是來構思文學、音樂、詩歌的,怎麼可以和我談論菜價、股價和經濟? 文學的殿堂是如此聖潔,怎麼可以用銅臭和現實的塵埃來污衊祂? 繆思女神是如此眷顧我,怎麼可以污衊我寫出來的東西一文不值? 我應與文字為伍,不屑那世間之銅臭, 世人之苦難與我何干? 我是值得尊敬的文藝青年, 看到我應該和我談論聖潔的文學、高深的藝術, 怎麼可以要我討論政治、影視八卦? 你應該稱讚我的作品, 應該羨慕繆思女神是如此眷顧著我, 我便覺此生以足矣。 如有上述症狀,請向大頭醫院大頭症排隊掛號領藥。以上不成文字句,送給手不動三寶、整日空談的文藝青年。

【隨手記】Canon S80入手

在我第一次買數位相機時就很喜歡Canon S系列的產品,那個時候最紅的好像是S40還是S45吧?礙於預算只有學校的獎學金和省吃斂用的零用錢,夠買一台Nikon CoolPix2500,於是這台2500陪了我約四年,這四年間數位產品的變化很大,不斷的可是推陳出新,幾次想更換相機,都礙於預算加上家裡還有台Canon G2,始終都沒有換相機。直到去年六月小野家族聚會,李中拿我的小2500拍團體照時,雨漣居然無法入鏡,幸好當時幼婷的相機有廣角鏡頭才拍得到雨漣。後來蛹之生三十茶聚,小妹的G2電池可能已經撐不住了,還得向弟弟再借電池,而且實在是太大台了,我去澎湖時帶著它,都得靠偉展幫我背包包,不然肩膀實在承受不了重量。最後在借去墾丁時,她的G2終於受不了我的摧殘壞掉了(為什麼讀卡的針腳會歪呢?我真的不知道,人不是我殺的),在送修後,她再也不借我相機,而我也不好意思再借了。在許多的考量下,我開始找尋相機的資料,我要找一台小、方便攜帶、操作介面是我熟悉的相機,所以Canon和Nikon是我的主要選擇品牌,加上用CF卡的相機已經少之又少,又考量到我的讀卡機和NB本身就可以支援SD,中間也曾考慮過Ricoh和Fuji,不過因為操作介面的問題加上我一些數位週邊要能相容,所以SONY、Olympus是完全不考量的。在功能上,因為玩過G2,覺得接下來的相機一定要有手動功能,至於其他相機提供一些有的沒的模式對我而言不是很必要,什麼油畫模式,我用photoshop去做就好了,還要什麼油畫模式,提供五十多種預設的模式對我來說,雞肋,於是CASIO也出局,而Nikon接下來出的相機感覺起來比較像消費型機種,都沒有手動模式,所以Nikon出局。至於DSLR則根本買不起,如果勉強擴充預算至二萬,買支鏡頭好像夠吧?何況我不是專業攝影師,拍攝的內容大多是生活裡的大小事,最重要的,是我在E61裡借了客人的D70拿在手上後發現,出去玩要我背這台時在太重了,我根本背不動,更不要說再加上鏡頭、遮光罩…臉都綠了,平時還要放防潮箱,還要再買鏡頭,我好不容易才存這麼一筆錢夠買相機,再買鏡頭真的不行,於是Nikon完全出局。Canon在去年八月推出了幾種消費型相機:A610、A620、IXUS 750和S80,太輕的相機我手拿了會晃(自承認龜毛),所以IXUS 750出局,A610和A620由於A610的質感沒有A620…

【隨手記】來點有趣的

網路這種東西就是看來看去,以好玩為主。從去年年底就沒什麼專心在blogging,2006年第一篇,來點輕鬆愉快的來玩玩:Your Blog Should Be Blue Your blog is a peaceful, calming force in the blogosphere. You tend to avoid conflict - you're more likely to share than rant. From your social causes to cute pet photos, your life is a (mostly) open book.What Color Should Your Blog or Journal Be? Your Life Path Number is 9 Your purpose in life is to make the world better You are very socially conscious and a total idealist. You think there are many things wrong with the world, and you want to fix them. You have a big idea of how to world could be, and you'll sacrifice almost anything to work towards this dream. In love, you can easily see the beauty in someone else. And you never cling too tightly. You are capable of great love, but it's hard for you to focus your love on one person or relationship. You have a lot of outward focus, and you tend to blame the world for your failures. You are often disappointed by the realities of life -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