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6的文章

[電影筆記]之後,RENT

那天很匆促的寫了一篇電影筆記,其實也沒什麼認真的去寫,在連聽了幾天的音樂和詳細的去了解音樂劇的背景後,漸漸了解為什麼這部電影能讓自己這麼感動,就像當初看完「The Big Blue」後,自己的情緒也沉淪了好多天一樣。看到討論區裡有個人批評這部電影把這些邊緣人給「英雄化」,其實他沒有仔細的去看,劇中的每個主角並不是沒有工作,Collins原本是在MIT教電腦世代哲學,不過在他說了實話後,他被學校開除了,也就是說,他表明自己是AIDS病患後,學校開除了他;Mimi是脫衣舞孃;Roger原本是樂團的主唱,但因為女友的死加上AIDS的陰影,可能加上了憂鬱症而無法走出過去…我想這部電影並沒有把這些人給英雄化,而是要突顯一種生活方式,英年早逝的劇作家也許想透過這部音樂劇要人珍惜生命,也許想告訴觀眾,現實生活是痛苦的,但生活裡總是有其他值得我們珍惜的,像是親情、友情與愛情。由於受限於電影的時間,我們大概只能體會到友情與愛情,像是Life Support這個團體和主角之間的友情,而愛情則是可以看到同性戀、異性戀及雙性戀,在親情上,像是Mark父母的留言、Joanne與Maureen的訂婚典禮上雙方父母的認同與接受…等,這些小地方都可以看得出來。Mark所擔任的是「記錄者」的角色,這個角色在社會上都可以看得到,在每一個小團體裡都會有一個所謂的「記錄者」。Jonathan Larson對這個角色很仁慈,沒有給他生理上的病痛,但給他的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對一個「記錄者」最痛苦的,是他必須看著自己所愛的人事物一一離他而去及改變,像是Benny在結婚後的轉變、Angel及其他朋友們隨時有一天都會因為AIDS的緣故而去世、而他們共同的夢想會因為「現實生活」而一點一滴的被摧毀。記錄者的工作是記錄一切的事情,而創作者則是運用天份來創作理想中的一切,Mark兩者兼具,他用他創作的天份去記錄周遭的一切,而其他人所擔任的是「創作者」。Mark、Angel、Roger都是創作者,但是要他們迎合自己不喜歡的主流市場來創作時,是很痛苦的。不知道這麼寫是否會引起人不滿,該怎麼說呢?有些人認為利用上天所賜予的天份來賺錢維生是再好不過的事,這也許是件很美好的事,如果有一天,你必須幫不認同的市場主流來服務時,就像畫家必須為自己所厭惡的人畫肖像時,畫得下去嗎?也許會有人說,那就是工作,為了生活,要吃飯就要做;但對這群…

[電影筆記]RENT--吉屋出租

「No Day But Today」是我對劇中人物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很久沒到電影院去看電影,今天自己一個人到外面的小電影院去看Rent的電影版,居然是自己一個人獨占一間放映廳,這樣也好,因為電影結束還來得及擦眼淚,沒人看到。如市面上看到的宣傳,在敘述一群窮困的藝術家,居住在紐約東區,堅持自己理想的同時,還要面對著貧窮、過去的回憶、AIDS…搜尋一下都能找到電影大綱。沒看過音樂劇,也沒看過普契尼的波希米亞人,今年音樂劇在台灣演出時,忘了去訂票,所以不像其他有看過音樂劇的人能討論何者好看,只是單純覺得,舞台的場景擴大到現實生活裡似乎更逼真了些。很多人被Seasons of Love和One Song Glory兩首曲子所吸引著,這兩首曲子的確很好聽,但最讓我感動的一幕是Angel和Collins兩個人對唱I'll Cover You。這兩個人大概是整部電影裡唯一真正找到真愛且堅持下去的,當Angel與Collins在暗巷裡時,Angel說:「I'm Angel.」那種感覺,就像是一盞光一樣,而『她』的確在整部電影裡扮演著那道光,讓所有的人更懂得珍惜著生命和愛。雖然無可避免的,這道光仍不敵AIDS的侵襲離開了所有人,就像Woolf說的,要有人去世才有人懂得珍惜。裡面的幾段愛情,只有Angel和Collins之間的感情最讓我感動,如果仔細觀察,Angel一個人時的場景是黑暗的,但當『她』與Collins在一起後,幾乎都是充滿光亮的場景,像當他們倆從地鐵裡出來互相表白時,那一種喜悅的情緒,他們互相坦白,而四周的也都亮了起來,之前的眉來眼去,在Collins與Angel兩人初出現在Roger和Mark的公寓時,就像是在地鐵裡,暗不見光的情況,直到出了地鐵,他們兩人的感情公開了,是如此甜美,讓我忍不住跟著他們唱了起來-反正只有我一個人。相對於Angel和Collins,Mimi和Roger之間的相遇似乎充滿黑暗、毒品、死亡與過去的包袱。有人錯誤的認為同性、雙性戀傾向或是憂鬱症、AIDS彷彿冠上了「藝術家」的光環,實在為之氣絕。我相信是這些人,他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撐多久,誰知道哪一天,他們失效的免疫系統無法再保護他們,只能任病毒摧殘,於是他們把每一天都當做最後一天,因為沒有明天,所以努力的把自己的才華展現出來,他們是很認真的在過每一天,每天都在與病魔對抗,而不是頂…

【隨手記】好想遠離電腦

終於,可以偷懶一下寫一點點東西。每天在發生的事,每天都在做的事,每件事都可以扯到商業行為,走出門就是得花錢,不花錢是少之又少,不走出門,錢也是很有可能在彈指之間就不見了。每天都在看那麼多女人為自己的臉煩惱,我真不知道她們可不可以多挪一點點煩惱的時間讀看點書?多挪一點點時間看場電影?多挪一點點時間去聽場音樂劇?我被這些女人的煩惱,拖在電腦前沒時間走去E61喝杯咖啡,沒時間把剩下的一百頁追憶似水年華II看完,沒時間把收集的資料整理一下,沒時間把這張快垮掉的電腦桌換掉,忘了去訂Andy Williams的演唱會的票,連「吉屋出租」的音樂劇都在「女人的煩惱中」錯過了,而向雨漣借來的兩部電影也只看完「紅色小提琴」。之前說要寫Vatel和Orlando的電影筆記,電影演什麼都忘光了。有張美麗的臉,不長智慧,腦袋是空的,有個用?每次和偉展去西門町去接受刺激時,看到那些做「新奇打扮」的青少年們,全都長得一個樣子,好像同一個髮型師剪出來的頭,腳上一定要穿雙毛絨絨的靴子,真是沒創意到這種程度?過年回南投,看到和我相差近十歲,正在讀高中將要大學學測的堂妹的打扮就差點沒暈倒-腳上那雙毛絨絨的靴子,唉!我問她:「下這麼大的雨,妳回去要洗鞋子很累吧?」問完當場覺得自己是笨蛋,對一個手機通話費費可以打到六千元的小女生來說,這雙靴子根本直接送進垃圾堆裡,不用煩惱要不要洗;而我每天都要煩惱雨天會毀了我僅有的兩雙鞋。最近還有一件令我耿耿於懷的事。部份人在學時期應該都有做過這樣的一件事,透過FTP做「學術交流」,舉凡軟體、音樂、電影、圖片、情色教學動作片、軟體都透過學術網路的大水管,學校與學校之間交流著,屬於公開的秘密。通常這些FTP僅對好友開放,沒有人大喇喇的放在台面上講,也不會有人自以為了不起的四處宣揚自己看的片子都是這麼來的。那天我就看到了有個人,在BBS的某個討論區上公開寫著要別人快上傳「豔光四射歌舞團」到FTP上,因為她想看。想看的念頭是好的,但執行的方法是錯的。我傻在電腦前,一來是該片製作之一的李志薔先生,有幾面之緣,他很努力的在拍攝國片,也看著他新聞台上努力的支持國片。曾經有次在錄影帶出租店裡看到出售的「豔光四射歌舞團」二手片,本想買回家卻因為已經沒有多餘的空間再放電影,同時也是生活經費沒有多餘的預算,只好作罷。坐在電腦前想了很久,想自己在氣什麼?是氣她那種自以為看盜版片的行為很了不起還…

【隨手記】最近只想嘆氣

最近這幾天的熱門新聞除了國際書展外,不知道還有什麼?這幾天很想出去走走,可是都得在家裡做事,也因為工作性質不得不去讀「垃圾書」,因為我個人過濾有效資訊的功能不是很強大,所以腦袋裡裝滿了垃圾。感謝台灣的出版業!看著報紙一篇篇社論在抨擊大型連鎖書店的商業手法又或是抨擊台灣讀者閱讀水準降低,還有編輯抱怨寫手們的水準素質低落,找不到好作品,這些我都不免感到難過。這幾天我遇到一件事,有個出版社的編輯又或是記者,希望由受訪公司主動提供報導的內容,也就是由記者提供類似的文章再請受訪公司或受訪者依據這個格式填入內容,就這麼簡單的把一篇報導完成了,而我就是必須依照這個格式寫入這些內容,再寄給記者,我寫完了,也罵了很多天,台灣的記者們這麼亂搞,也難怪出版書籍的品質低落,誰要讀爛書?怎麼負責該書的編輯不盯牢一些?要是我是出版商,一定會後悔雇用對自己的工作如此「敬業」之人員。於是,台灣閱讀市場上的惡性循環就這麼出現,爛書或廣告書愈來愈多,讀者也不愛花錢買這種書,台灣的書商說台灣人不愛閱讀,沒有閱讀水準;讀者說出版商盡出爛書。這該怪誰?悶了好多天,讓我抱怨一下。這幾天很想寫Blog,可是因為工作沒做好,心理壓力也大,就不多寫了。至於爛書的定義,去年八月的講義雜誌裡有一篇「爛書的標準」在閱讀後便能深深認同!

【隨手記】網.惘

人生,不過就是一張網。人就像蜘蛛一樣努力的織網,破了又補,補了又因為原因扯破。原始圖檔(1600*1200)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