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6的文章

[電影筆記]人間的殺戮不會因此停止—盧安達飯店

在歷史上我們總會看到不斷的殺戮事件,起因往往只是個人之間的小仇恨,最後演變成群體間的屠殺。1994年發生的大屠殺,對白種人而言那是黑人部族間的內亂,對黃種人而言只是一個未知的炎熱國度。電影裡沒有太多可怖的屠殺鏡頭,利用兒童天真的舞蹈、歌唱與震撼的畫面讓人忍不住哭泣。邊看著這部電影,我想到了台灣長久以來被政客操縱的種族歧見,想到了瑪歌皇后裡聖巴赫特雷米之夜,在所有的事件裡民眾總是扮演被?牲的角色。這部電影是根據1994年盧安達胡圖族與圖西族之間的種族屠殺的真實事件所改編,電影中除了看到種族之間的仇恨外,也看到聯合國、白種人世界的冷漠,如果有天,台灣也發生了這種事情,誰能對我們伸出援手?為了各種理由,我們屠殺所謂的異己,甚至趕盡殺絕,這在原始世界裡是司空見慣的事,但這種獸性並沒有隨著所謂的「文明」而消失-因為宗教信仰不同而屠殺、因為觸犯皇室一家要被誅九族、在西方國家還會將領主的領地上的農作物或樹林砍到一個高度、因為欠了一個人的工資而使整個世界發生混亂…有時,這些藉文明之手所發生的種族屠殺更令人心寒,誰知道袖手旁觀的白種人是否看著有色人種之間的殺戮使另一人種消失?可悲的是,人的獸性依舊存在著,我們只是披上文化的外衣,有天災難來臨了,人類依舊還是野獸,文化、美學、所有的價值觀都被毀損。不禁問自己,如果有能力救人,能救哪些人呢?片中那位八面玲瓏的胡圖族客房經理儘管關係良好,卻只能搭救自己圖西族的妻子與孩子,甚至差點被自己的員工所殘害,雖然在片尾這一家人安穩的到達比利時生活著,但事情並沒有因為這群人的離開而結束,血依然繼續流著,盧安達飯店前的血跡至今仍無法洗刷乾淨。在電影裡出現許多諷刺的對話,也許暗指其他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助長了這場屠殺事件:當客房經理與民兵首領購買貨品時,看到整箱翻倒在地的屠刀,民兵首領說:「這是向中國購買來的,一把十分,在外面至少可以賣到五十分。」客房經理當時心中已有所警剔;對於盧安達人,國外的記者根本無法分辨誰是胡圖族人誰是圖西族人,對記者們而言都是一樣的,記者在問過兩個不同種族的女子後,說:「還是雙胞胎」,就像台灣人、中國人、日本人,在白種人眼裡分不出來,而亞洲人也分不清哪國的白種人該長什麼樣子。這很重要嗎?也許吧!西方王室為了維持血統之間的純正,王室只與王室通婚,去除掉所謂的血統、文化,不過就是原始世界裡的生存問題,為了讓「自己」及「與自己利益相關…

不想看新聞

連著好多天,這幾天的新聞內容似乎要把台灣搞到國破家亡才甘心。 國破指的是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新聞記者和棒打落水狗心態的政客,在因為總統的女婿道德操上出了問題後,在那裡看熱鬧,煽風點火。 家亡指的是總統女婿一家,新聞記者動不動就離婚、分居、家暴…最無聊的是那些「路人甲」對記者們說什麼打老婆啦!大男人主義啦!未曾感受台灣的民眾有熱心到像美國影集中總是有鄰居拿著望遠鏡對著人家的後院看。 昨天我在吃晚餐時,小吃店裡播放著三立新聞台,從記者的口中說出這段話:「刷卡公司的小妹看到有百萬金額的刷卡消費…」記者把焦點導向駙馬爺出手闊綽,但我的焦點卻在:「哪家公司的員工這麼沒有道德?嘴巴這麼大?」 如果是檢調單位去搜索資料,由該公司提供資料再由檢調單位流出這樣的消息,那我覺得是這個單位的人嘴巴該縫上拉鍊,而對公司企業來說,有這麼樣的一個員工代表著消費者是沒有隱私權的,也就是今天可能你刷了上萬元的卡消費了鑲鑽的貼身衣物送給情婦這件事,會被該刷卡銀行的員工洩露出去,更有可能是人家茶餘飯後的娛樂新聞。 也許這位員工也只不過是個「路人乙」但是今天放出這樣的消息可能會對該公司造成形象的毀損,使客戶懷疑該公司為自己的客戶資料保密程度,這個路人乙也許該多受幾次員工道德訓練。 昨天同事問我對炒股案有什麼感想?我覺得如果今天換個政黨當家,而檢調單位還是有同樣魄力去抓人、搜查的話,那是一件好事,要是像前一任政黨執政時一樣不聞不問,那才麻煩。 另外,請記者們不要模糊焦點,也不要把人家的家庭搞到四分五裂才爽快,設身處地的想,今天如果一群跟你沒關係的路人甲乙丙天天傳話叫你和你的另一半分手、叫你離婚,你有什麼感受?人家的家務事少管,沒讀過書嗎?「清官難斷家務事」還輪不到記者們去斷,煩死了。

為什麼沒有電話?

今天看完Taiwan.CNET Blog裡這篇文章「入口網站隱蔽的客服電話」讓我不禁微笑了。的確,很多入口網站或是商業網站是找不到客服電話的,原因在於使用者習慣和公司的態度問題。先從使用者習慣開始說好了,當各種IM軟體固定出現在使用者的電腦上時,大家都變成了不會說話的啞巴,有很多具時效性或是急迫的事情反而都不願意撥打客服電話,也認為反正有提供客服信箱、留言板,應該會有人24小時照顧在上面,會立即回覆。就像之前海泙告訴我,她在專案網站有留下連絡電話,可是沒有任何一個接案者會主動打電話跟她連絡,但卻有如浪潮般的信件把她的信箱淹沒,而她在閱讀螢幕文字上其實是吃力的,也許直接打電話給她會比較好。也許因為使用者很害羞又也許是其他任何原因,現代人好像不太愛打電話,明明三言兩語就可以直接解決的事情,怎麼不直接電話聯絡呢?我聽見了使用者們的回應:「找不到電話啊!怎麼打?」的確,很多地方是找不到電話的,這些公司不提供客服電話有幾個原因,一一分析如下:客服專線人員的流動性高,往往來不及訓練就得需要馬上應戰。如果讓他們直接面對客戶反而容易顯露這些客服人員的專業性不足。然而客服人員又是公司的第一線,可以說是代表了公司的形象,如果讓使用者覺得專業性不足,直接影響了公司的門面。
避免搔擾。就像有些討論區或是BBS,一個人可以假扮成美少男也可以假扮成美少女,有些不喜歡打字的人會用電話去「搔擾」客服人員。曾經聽過一個實例,某公司在網頁上寫明客服時間是在早上九點至下午五點,而有位消費者則在早上八點就開始打電話,當員工在九點進辦公室接起電話時,對方說:「響了一個小時,終於有人來接聽了。」這要怎麼說呢?說消費者是「怪喀」嗎?通常客服人員的工作不會只有接電話而已,往往客服電話可能會有來自消費者非理性的抱怨、競爭者的惡意搔擾又或是網站上已提供的訊息被迫不斷的重覆,很有可能使這些客服人員的工作效率低落或是延誤了他們應該要做的事,這反而對公司的運作有所影響,所以公司不會主動提供客服電話。也許有人會反應為什麼不直接請一個專門接電話的工讀生?相信我,現在沒有人想做專門接客服電話的工讀生。
網頁所提供的資訊太多,使用者找不到能滿足自己的需求。這點其實很難用文字說明,有的時候不是網站動線設計不佳,而是使用者的使用習慣問題,要簡單的說,其實就是「人只會看到自己所願意看到的事」。平常用入口網站,使用者們會因為自己的使用需求而…

【隨手記】皮相

前幾天和五專同學閒聊,我問了她一直纏繞在心中的問題:「為什麼有些人要為了一點點痘痘,把自己搞的像個強迫症患者一樣?外表真的那麼重要嗎?難道腦袋真的寧可空空也要有張漂亮的外表?」 她的回答暫時解決了我的疑問,她說:「這跟1+1=2一樣是鐵律。你怎麼會去探討這個根本就是既定答案的問題呢?長的漂亮可以沒大腦,大家因為你漂亮而原諒你;長的不漂亮一定要有腦,這樣還是可以很OK。長的不漂亮又沒腦,你就糗定了。」 她又說:「這跟男生會問怎樣才能性能力比較強是相同的呀!外表的東西是比內涵更容易建造的,當一個人沒有能力或是不想花費太多精神的時候,她會選擇最快的途徑呀!」 快要腦神筋衰弱的我看到她的回覆,在電腦桌前笑翻了,原來如此。同學又送了我一句:「妳現在才參透,這樣我不禁要跟妳說:快醒醒吧!」雖然同學的開釋讓我對於這些近愛美強迫症患者的行為感到釋懷,卻也讓我關了兩天的電腦和妹妹及偉展去看了達文西密碼放鬆心情並好好沉澱思緒。 今天在網路瀏覽時,看到business2blog: B2Day今天的文章:Average is Beautiful,來自於Marginal RevolutionBeautiful People are Mean,其實就是當時的審美觀決定了當代的美醜之差別,而這個審美觀的來源則是「多數人的外貌」,當大家都長得「差不多時」那就是所謂的美,而是這所謂的「差不多」代表了當時的審美觀。所以大眾臉並不代表醜的、不好的,而表示符合了當時的審美觀念。 於是我理解為什麼總是有人要花錢把自己的臉做的像別人的臉一樣,因為當一個人的長相和周圍人的長相都差不多時,較容易被同儕接受也比較不容易被排擠,對於人格的成長也較為健全,當媽媽能接受自己寶寶的長相時,這個寶寶是在愛的環境下所成長的,人格可能會較為健全一點。到了青春期則更注意同儕的接受,希望能被團隊接納,所以長得胖一點的大個子就會遭受到瘦子們的排擠,甚至會出現激烈的驅逐動作。我想起了國中和國小時遇到的兩位個子較高壯的男/女同學,總是被另外的同學欺負的坐在地上無力的哭泣。 老人之所以容易被排擠,大概也是因為表示即將踏入一個未知的世界,人對於未知是恐懼的,所以害怕變老,喜歡小孩子的面孔讓他們覺得自己似乎還很年輕,離死亡還很遙遠。 於是我告訴自己,也許這些人不是希望自己長的特別美麗,而是希望自己的長相能符合當時的審美觀,也就…

【隨手記】在其位要做其事

不管是千里馬、萬里馬又或是伯樂,當一個人負責一個PM的職位又做得亂七八糟又或是延遲、不負責,再怎麼會跑,能力再怎麼好,不知道什麼時候該跑、什麼時候該停,不過只是一匹駑馬。在其位要做其事,要懂得負責。千里馬自恃自己能日跑千里而悠閒不做事,最後事情做不完還會連累整個團體的績效,X的,這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多不懂得負責的人。 說直接一點,不過是一匹馬。

【隨手記】從閱讀說到知識管理

昨天有個大姐告訴我,她兒子的同學出生在經濟狀況較優渥的家庭,也只有一個小孩,爸媽把他送到一個月一萬元的全美語教學安親班補習;她的兒子才一年級,不喜歡去安親班,她也希望兒子能有個快樂的童年,也不逼著他去,而且家裡有兩個小孩,都送安親班是個龐大的負擔。言談間,大姐對孩子的教育還是憂心的,她提到有些家長會送小孩去補作文,她在遲疑要不要把孩子送去作文補習班,我跟她說:「別逼他,多讓他閱讀、多寫寫日記、讀後心得培養興趣再說。」 想起有個親戚,她也算是沒童年的孩子,雖說雙薪家庭讓她有優渥的經濟,但是她也得面對補不完的習。有年吃完年夜飯,我們幾個大孩子在那打牌、瞎扯得屋頂都要掀了,她媽媽對著她吼一句:「妳不是有帶福爾摩斯來看嗎?就坐在沙發上好好讀吧!」瞬間喧鬧的氣氛冷了下來,我們便到外面晃,留著她一個人坐在滿是嗆人煙味的客廳裡。 沒興趣寫作、閱讀的孩子,拿刀架在脖子上也讀不了多少。但是閱讀是必要的,在成長的過程中閱讀會幫助我們吸收無法親身體驗的事項,那是一種經驗或說是知識的移轉,透過作者的文字將自身內在的的知識與經驗外化,再由讀者吸收內化為自己的知識。我一直覺得知識管理中「外化」的過程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管道,因為這關係到知識傳遞者自身的表達功力與他的道德是否能讓知識接收者接收到正確無誤的訊息而不被扭曲,而知識接收者本身可能也會是傳遞者,而表達的方式除了上台演講或錄影外,「文件化」是最古老的方式,最開始可能會有一些手冊,像是以前有所謂的員工訓練手冊現在多電子化資料庫存檔可以減少對實體空間需求的壓力,同時也方便找尋。但很多知識傳遞者在「外化」的工作上簡直就是草率,不肯認真的去做,一來嫌麻煩,二來說公務太多…我相信對於某些不常接觸電腦的長輩來說,要他們打字簡直是生不如死,所以知識管理這件事好像一直都很難做起來,當然這也與傳統民族性有關,做什麼事都愛「留一手」或是裝神弄鬼,於是這裡缺字那裡意思模糊一點,長篇大論一篇不知所云。 轉了這麼大一圈,回到主題。為什麼「閱讀」很重要?因為在讀的過程中除了吸收到作者文章欲傳達的知識外,還會吸收到作者如何去撰寫與組織一篇文章,也就是讀者內化作者所外化的知識,當讀者可以表達或運用表現出來後,也才是一個知識移轉過程的段落。 當然這個外化的過程,如果不是天生的大文豪,靠著後天不斷的練習也能有一定的程度,所以「練習」很重要,寫不好也才會有進步的空間,多…

再見光華 再見過去

「光華商場」應該是對八德路一段與市民大道那帶,台北科技大學周邊商圈的統稱。以前的光華商場周邊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因為曾經有幾年的時間都在那出沒所以很自然的有些回憶都與那有關,像是在研究室裡煮火鍋或是空地上烤肉之類的事。記得之前光華橋拆掉很多人寫了相關的文章或是跑去拍照留個紀念,我只從電視螢幕上看到那座橋拆掉了,原本的光華商場搬到別的地方。本來我就很少進去橋底下的商場買東西,既悶又熱,而且裡面都是男生-很難忍受長時間在密閉空間裡與全身臭汗味的男生同處,裡面除了汗水與人體油脂分泌的腥臊味外,還有很多舊書的灰塵味。舊書的味道其實不難聞,但是這麼多種氣味混在一起會讓人頭疼,當然,一進入橋下我總是分不清楚東西南北。有不少人去那裡只是單純的買電子商品、組裝電腦,以前總是去TVBS大樓樓下的地下商場買零件組裝,我會在一旁看看那些賣數位相機的店家,四處繞繞看看,不知道是因為那時的北科大才剛招收女孩子,總覺得逛來逛去除了看到機器就是男性,還有,站櫃台的小姐通常打扮都還算豔麗。那個地下商場給我的感覺是光亮還飄著電子儀器會出現的味道,不同於橋下那個五味雜陳的商場。我記得那附近一間很好吃的豆花店,老闆娘很有個性,還會教你怎麼向她點豆花,夏天時吃黑豆花加自製的粉粿,很難在別處吃到同樣的味道;在以前,從小池塘出去,據說那附近正在蓋要出租為商業用的大樓,那裡的小巷子裡有個麵攤,一群人去吃飯時,老闆會多切點小菜…那附近對我而言愈來愈模糊了,大概只記得研究室裡煮火鍋的日子和在學校空地裡烤肉的部份,哦!還有一次去進很冷很冷的機房、電算中心、有幾個晚上在圖書館的閱覽室讀書、找相關資料、還有那棟紅樓和空空的某系學會辦公室和堆滿獎盃的系學會辦公室…總之那段日子可以說是妙不可言。一個朋友寫給我的信裡,是這麼寫的:「…自從我們要畢業那年,Chat的運勢(人氣)大概就看得出端倪了,不過每個人每個階都有不同的事該做,而Chat後繼無人(或說我們後繼無人),會打回原形也是可以預料的,而所謂的原形就是CF成型前,任何人都可搜上一腳…那我們呢?到了我們這個階段似乎有更重要的事該做(當然耍廢也很重要)…提到Chat,那是更久更久的事了,偉展說我轉學考只考到淡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我幾乎天天在玩,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專科畢業前到考上淡江的這幾年,對我自己來說,是一段「玩樂」的歷史,也是很重要的回憶:唱歌、爬七星山、…

【隨手記】網路掛點

靠網路吃飯的人沒有網路時該怎麼辦?這件事已經發生,無法灑脫的說:「那就停工吧!」現在可不是停工休息的好時機,反而是要辛勤工作的時間,沒了網路,工作進來了,該怎麼辦?我還要過生活啊!

【隨手記】集體無腦症

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一回事? 除了自己是人,其他人都不是人?怎麼做事情之前都不會為別人想想?基本的體貼和尊重都不會嗎?誰有義務要去理你啊!做服務業的人都應該沒有尊嚴的為你服務嗎?你當全世界的人都是你爸媽要忍受你的無理取鬧嗎?你有沒有腦袋啊? 昨天和同事聊天,她不斷的在招考新的工讀生,她也在懷疑,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一回事?來投履歷表,相談之下好像對這麼工作都很有熱情,結果請對方正式工作時,對方就拿一堆有的沒的理由去塘塞拒絕這份工作-年輕人,你可不可以對自己負責?我的同事和我都很想把你們掐死,你爸媽怎麼在你們出生之時沒把你們掐死?那怎麼也不好好教一下?可見你們的爸媽也不太對自己負責,才會有這樣的兒女。有的同事常常接到這種電話:「我有什麼什麼問題?妳可不可以幫我解決?」我的同事很忙,她每天接這種電話接到煩,她說:「誰沒有這種問題?我也有啊!每個人都有啊!」-年輕人,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如果你不多長點腦袋讓自己特別一點,光是外表,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不要以為你/妳有什麼特別之處。昨天我回家得知某沒公德心的路人把煙盒亂丟在家人機車的菜籃裡。莫名其妙,你不許人家把垃圾丟在你家門口,為什麼要把你家的垃圾丟在我家車上?這些年輕人是怎麼樣?前幾天我才看到一個高中生,順手就把吸管紙套丟在7-11前的地上,很順手是吧?我丟在你家門口看你有什麼感想。有個朋友告訴我,他在捷運裡看到旁邊的年輕人,耳機裡的音樂,一公尺外都聽得到。我就想到住我家後面的年輕人,大概是在玩音樂的,隔音設備沒做好,每次在彈電吉他或是放搖滾樂時,逼得我不得不把耳機拿出來塞住耳朵或是逃出家門,拜託一下,要玩音樂,週邊設備要做好,不要擾人清淨。還有,年紀小小就重聽成那樣,等你老了,是不是要拿個豬嘴巴麥克風在你耳邊才聽得到?密閉的捷運車廂裡,兩個高中女生在裡頭大肆喧嘩,彷彿周遭的人都不存在,有個伯伯過去請他們小聲一點,還被罵白目多事。要比粗魯一點是嗎?你媽沒教你要敬老尊賢嗎?怎麼這麼沒教養啊?朋友說現在的年輕人沒有未來感,我在想,那要是2008年又或是哪一年,不得不統一了,現在的年輕人哪有競爭力啊?今天的MSN暱稱叫「現在的年輕人腦袋裡裝大便」,朋友說現代的年輕人患了「集體無腦症」。 本文歡迎25歲以下年輕人反駁、25歲以上的熟齡人士或社會人士抱怨或為年輕人說說好話,氣死了,更氣的是那些心智年齡不成熟的混蛋。

【隨手記】雨後

昨夜下了一晚的暴雨,我走在公園裡期待呼吸清新的水氣與芬多精,卻只吸進厚重的二氧化碳及令人窒息的壓力。於是和所有人一樣,讓自己的雙眼只看到願意看的事物,摒住呼吸,連耳朵都以自己喜歡的音樂封閉。 然而眼淚卻逃出了柵欄般的睫毛,流進尚未完全閉合的嘴裡,味蕾傳來的不是愉悅,而是人生的澀味與無奈的鹹味。 影像透過味覺不斷的出現在腦海裡,而人生正是由耳語及八卦所組成。 隨手記,05月02日午後,在E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