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6的文章

【隨手記】30歲前的焦慮

看到小野家族新聞台放了小野伯伯在水果日報的專欄文章「30歲前還想做的事」和「差1歲就滿30的危險」讓我想了很久。對上一代的人而言,三十歲就該成家立業,如果一個女人到了我這個歲數還沒結婚,家長就會擔心女兒變成老姑婆嫁不掉。這是上一代的觀念。

有一個午後,我坐在E61的吧台旁邊,大哥突然問我哪個年次的,希洛聽了我的回答笑著說:「那我還有幾年可以玩。」這個「幾年」是他距三十歲的時間。在我十歲的時候,希望自己不要活超過二十歲,二十歲對自己而言應該就是該結束的時候。當我二十歲時的確遇到了一件事讓我覺得人生很乏味,那時還是學生,突然覺得二十歲一下子就到了,好像什麼事也沒做,什麼事也沒看到,真是不可思議。二十歲到三十歲的中間,這十年間,卻不知道要說漫長還是短暫。九年國民教育加上五年專科,大學讀三年,進大學前玩了一年,不含幼稚園的時間,想一想在「讀書」這件事情上就花了十八年,有些在求學路程上比較不順利的人國中畢業後可能又待了個國四班,高中畢業後進了大學重考班(或是專科因為學分數問題延畢了一年或兩年,兩年是極限了),大學畢業後順利點進了研究所兩年畢業,不順利點大學讀了五六七年,研究所讀了三年,博士班讀了好幾年…還有個博士後學位!想一想,我們花在「汲取知識」的這條路上花了這麼多時間,讀了這麼多書,最後還是要進入社會。記得去年看SMART,裡面談到了現代人的三十焦慮症,其實現在很多人,三十歲才開始,已經不能用古時的三十而立去規劃人生了。以一個剛畢業無社會經驗的商管科大學畢業的上班族而言,每個月穩定的收入約兩萬六到兩萬八,扣除勞健保、固定生活開支(水電、車馬費),想要做一個小小的儲蓄理財似乎有點拮据得勒緊褲帶不能有額外的娛樂支出,千萬千萬不能生病。假設這個上班族和有工作或退休金的父母同住,在不回饋家庭的情況也許還可以省一點錢,但如果必須離鄉背景,那還要再扣除房租、三餐支出,而且,一個上班族前三個月的薪水很多都會投資在治裝費上,真正要有所謂的儲蓄不知道何時才開始,搬出家裡買房子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於是有些人不敢結婚更遑論養育小孩,有些人沒日沒夜的先預支自己未來的健康來兼差,少數人選擇繼續留在學校裡觀望或是選擇到國外培養世界觀。上上個月我聽到鄰居在吼小孩:「你每天躲在房間裡打電腦做什麼?為什麼不讀書?你不讀書將來只能做現在外勞做的事,你說啊!不讀書你能做什麼?」後來那個孩子有沒有乖乖讀書我不知…

【reading】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書名:《愛在瘟疫蔓延時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作者:Gabriel Garcia Marquez重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英文的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還沒讀完,就先把《愛在瘟疫蔓延時》給讀完了。似乎讀馬奎斯的小說,對於拉丁美洲的歷史都需要一點了解,因為我不了解,所以只能把它當小說看,從書中的導讀、前言、或譯序裡都強調了最後結局的意喻,而我只能從《愛在瘟疫蔓延時》、《百年孤寂》、《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及電影「沒人寫信給上校」裡看到主人翁裡對「愛情」的執著。<
《愛在瘟疫蔓延時》是很平實的愛情小說,講的是一段橫越半世紀的愛情,也是我們很常見三角戀愛,也許夾雜了婆媳問題、社會地位的認同與因為堅持著愛情卻將這份愛情移轉到其他女人身上的縱慾,還有不可避免的婚外情、戰爭、霍亂,這份愛情到後來就像小孩子在賭氣一樣,阿里薩等了五十年,直到費爾米納的丈夫過世後,第二次再向費爾米納表白,帶著她離開居住的城市。

【隨手記】悶得難過

很多事情基於職業道德,不宜多說些什麼。 我們家的家庭教育是較溫和的,也就是說,所有的事情都是不要和人爭吵,也基於宗教上的理念,「儘量」不抱著惡念、不去害人或是預設立場的把別人都認為是惡的,直到忍無可忍時,我才會破口大罵,這破口大罵通常也都只是在部落格裡發發牢騷而已。 但在某種程度上,我應該是無信仰的人。 很多事情,像老爸往往都是吃悶虧,像是有些沒道德的藥房老闆無預警的倒店關門倒帳,對很多跟該藥房往來的廠商及員工造成傷害,而這些老闆們都沒想過這樣會不會影響到其他人的家庭生活。做子女的勸老爸循法律途徑解決,但善良的老爸認為對方可能是因為自己也不好過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既然當事人都表示算了,我們也不好多說什麼。 很多事情都變成自己要看得開,但在看不開旳時候,心裡的怨氣大概只能折磨自己。像是被人拖了很久才給付的結案款,在自己悶了很久之後,只好找讀法律的美少男幫忙審合約找相關法律途徑及資源去解決。對方看我一個女生,沒有人撐腰,所以表示要陪我玩到底。我?抖的打著法律諮詢電話,和美少男兩個人找相關的處理方式,事情解決了,也不想再多說什麼,但的確,很多人往往認為一個女生是很容易欺負的。 也許是當學生的時候太愛講話,長愈大愈不愛說話,特別是當所處的環境裡已經讓我感覺「氣氛不佳」時,就更不願多說什麼,一切都是多說無益了。國中最痛苦的,就是班上有個同學本來跟我很要好,後來才知道她喜歡在人背後論人不是,這是我最難忘的一次挫折,也愈來愈不願意對任何人付出關心。何必呢?對於喜歡拿人家八卦做文章、論人長短的人實在沒有交往下去的必要。當我看著蒼白瘦弱的她獨自站在走廊上面對升學與家長寄望的壓力時,我已經不討厭她了,但當時的她已經沒有朋友了。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很微妙。我可以很信任一個人,但如果這個人做出了傷害我心裡的事情,我只能說這緣分大概是因為上輩子沒修好變成了惡緣。不是說信任一個人在工作上就不應該要有合約,公私要分明是一個基本的經營理念,也是一個表示願意負責的動作。「關係文化」行之千百年,這也是中國/台灣始終無法進步的原因。 至於職場上的辦公室文化及小人文化,那些口蜜腹劍的人,我無法以唇槍舌劍對抗,有些事情光是有理念卻窒礙難行的原因在於我已不願意對於已經放棄、迷失、自以為是、固執己見的人,再給予任何意見。通常話只說一次,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有理想化的結果,我們都得承受失敗所帶來的苦…

【隨手記】逛PPAPER SHOP

昨天晚上,我們兩個人從承德路走到中山北路二段,本是想騎車去,但中途到偉展日後的公司處理一下事情又遇上陣雨,想想很久沒有走路了,反正也不會很遠,兩個人邊走邊聊天的經過衣蝶、新光三越、光點,然後走到位於中山北路二段26巷2號B1的PPAPER SHOP。

如果不是特別要過去,還沒注意到他們的打烊時間在晚上八點,比一般店面休息的時間要早兩至三個小時。當我們走下旋轉階梯時,我看到了上方很特別的裝潢,與樓下的感覺一致,後來才知道一樓是辦公室。

下樓梯時我想到了那台Segway。拉開店門,店裡很安靜,只有一個小孩,櫃台後有一個年輕人、一位女士,這樣的店藏在地底似乎有點可惜,但若是像永康街的店一樣似乎又不特別。

店裡的東西,在雜誌上都可以看到,感覺也是一模一樣沒有走調,我們站在Georg Jesen的Koppel時鐘前討論了一下,是什麼原因讓這個鐘的價錢特別多了許多零?偉展開玩笑的說:「除了因為它是Georg Jesen外,也很少看到有哪個鐘會特別做一個底座給它的。」在進店時有遇到包先生來帶女兒離開。

還有很多東西引發我們的興趣,昨晚我們都在討論那個精緻小巧的花瓣是什麼東西?既然掛上「情趣」二字,那應該也是增添「情趣」的用品,我問了google大神,可能記錯了名字,找不到這項東西。因為走馬看花,所以很多東西沒仔細看,我很想聽聽看「全世界最好聽的鋼琴演奏」是什麼樣的音樂,但沒有試聽,所以看了看後又放回去。店裡有沙發、有洗手間,很貼心,也許來個吧台?還是不要好了。

最近迷上「喝水」,想要喝看看不同的水,凡是聖泉薇(StGervais)、雅漾(Avene)、優麗雅(Uriage)、理膚寶水(La Rochy-Posay)、薇姿(Vichy)等常被拿來當化妝品護膚用的「活泉水」都被拿來嚐一嚐(反正這本來就是用來喝的水),之後跑去中和的Jusco買了Contrex和難喝的沛綠雅,還有一些品牌是沒試過的。在櫃台旁看到了「Ice Age」號稱對身體無負擔的「軟水」,當然門口前那張長桌上的VOSS Spring Water和另一瓶水都讓我很好奇。

在歐洲地區喝到的水大多屬於「硬水」,也就是成份中含的礦物質較高,Google是這麼顯示的:一般在水中溶酸式碳酸鈣[Ca(HCO3)2] 、酸式碳酸鎂[Mg(HCO3)2]、硫酸鈣(CaSO4)、硫酸鎂(MgSO4)…等鹽類的水就稱為硬水。
簡單的說,我們平時喝的水…

[童年回憶]也無風雨也無晴

如果曾經讀過「福和女中(現在的福和國中)」一定有這個印象,每個星期的某一天早晨的升旗典禮特別的漫長,因為那天全校都要上「詩詞吟唱」,由一位國文老師站在中庭的中央拿著麥克風,而我們得拿著一本專用的詩詞吟唱課本隨著擴音器裡吟唱,最特別的地方在於,那是要用「唱」的,而且是唱古曲。不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也不知道去哪收集了那麼古老的曲子,那些曲子在現代應該是不容易聽見的,但就是有那麼一本課本,而且,早晨的「詩詞吟唱」成了我國中三年在放牛斑日子裡,除了不斷掃廁所、中午不能睡覺得去操場拔草、每天輪流被校長或訓導主任罵的日子裡,算是少數有氣質的回憶之一。突然想起來,那本課本上還寫著校長的名字「XXX」,這真是古老的年代,如果不仔細想,我只記得他的外號叫PP--Pink Pig,校長先生長得挺健壯,加上每天都看到他穿粉紅色襯衫、打粉紅色領帶,校長辦公室的窗簾也是粉紅色的,故全校都知道個綽號。印象最深最深的是蘇軾的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國中時的成績只有國文、英文、數學勉強過得去,在上宋詞的時候,覺得這真是很動人的寫作,透過聲調和簡短的詞句要表達出作者的情感和思想,這並不簡單,還能讓人一讀再讀也讀不膩。那時上了一些宋詞都上得很開心,但這定風波,卻是讓我只想罵髒話。如果沒記錯,當時國文課本裡是沒有上定風波的,這是在早晨的詩詞吟唱課所唱的。那是個即將轉入夏天的季節,全校的學生站在走廊上,那時我們已經是國三,也是該校的末代女校生,所以還是有一、二年級(相當於現在的七、八年級)學生裡有男生。唉!這不是重點。三年級的學生不用去中庭,站在走廊上唱就好,所以不用直接曬到太陽,當時每班平均四十幾個人,好幾班學生擠在走廊上,唱著古曲,似乎很詩情畫意,春天早晨的微風輕輕吹拂,還有悠揚的國樂伴奏,在聯考壓力大的當時,唱詩詞吟唱似乎是一種可以抒解壓力的優雅方式。這都是在中庭教唱的國文老師、訓導主任和校長說的。對於在廁所和擴音器旁邊的我們而言,那才是人間煉獄。不否認那位老師真的很用心在教唱,可是,古曲難唱就算了,隨著教唱時間的延長,氣溫也不斷的升高,那早晨微風吹來的是一陣又一陣廁所的味道,擴音器就在頭頂上,國文老師尖銳的聲音不斷傳來,誰受得了啊!於是比較「敢」的同學紛紛鑽回…

【隨手記】颱風天聽音樂Damien Rice

應該有很多人在看完偷情(closer)後對於片尾曲有很深的印象,那時曾經去查了一下,主題曲是「The Blower’s Daughter」但主唱是誰,沒有很注意。後來在E61裡,聽到了「The Blower’s Daughter」才知道這是愛爾蘭的一個樂團Damien Rice,但也是拖到現在才買這張專輯。

對樂團的了解不多,我也只先聽了「O」這張專輯,除了「The Blower’s Daughter」還有很多很好聽的歌,有些歌讓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在某些電影或是某段音樂?像是專輯裡的Eskimo和amie,後來看了CD裡的小冊子底頁寫著:「translation of the opera on ‘eskimo’ into finish…」原來是裡面插入了一段歌劇,很常聽到,可是我想不起來是哪一部,這再度證明我的記憶力嚴重衰退。後來看了雨漣寫的大衛的旅程才知道還有一首cold water也出現在電影I am David裡。

現在買不到單張的「O」,華納唱片把「O」和「B-SIDES」兩張專輯bundle在一起賣,不過卻取了個很不搭軋的名字「偷情特別盤」,這裡面除了「The Blower’s Daughter」這首歌和Closer有關係之外,其他好像沒什麼關聯。

兩張專輯加起來有18首曲子,B-SIDES多數是現場錄音的版本,值得一聽。

專輯圖片取自Amazon。Damien Rice的網站:http://www.damienrice.com/The blower's daughter的MV可以在博客來買到這張偷情特別盤,包裝只是多黏了一張Closer四位主角的臉,是可以撕掉且不傷唱片原包裝。其他包裝沒有改變,應該和國外是一樣的。對了,CD上多了「made in Taiwan by waner music Taiwan ltd.」有些人好像不太喜歡這行字。另一張專輯也是在E61聽到的,Best Audiophile Voices,由十五位爵士女歌手所唱的,大家耳熟能詳的曲子。在店裡聽了兩三次後,特別喜歡這首It wouldn’t Have Made A Difference,主唱是Alison Krauss,我想是被曲子和主唱甜美的聲音所吸引的。

接下來要碎碎念兩件事:

外頭下著大雨,在台東無法回來的媽媽很氣餒的說:「這裡天氣很好啊!」難得從網路上買了一個行程讓很少…

【inemkt】大手筆廣告

在轟隆轟隆的雷雨聲裡,打開電腦看到的是7-11大手筆在雅虎奇摩所做的首頁廣告,其他台灣的搜尋引擎就沒看到。真是大手筆。

抓張圖紀念一下,還沒看過這麼大手筆的廣告。

【隨手記】M$ adCenter關鍵字報告

Jas9 Taipei.看到可以利用Microsoft adCenter Labs Demonstration預測出網站瀏覽者的性向及年齡層,這大概是Google SitemapAnalytics及目前我在blog中使用的計數器所測不出來的?我好奇的試了一下得到上圖有趣的結果。

不知道它是用什麼來判斷年齡層及性別,但挺訝異的,看起來男性好像多於女性。adCenter Labs Demonstration也可以用關鍵字去分析,查詢這些關鍵字的族群,於是試了幾個造訪到這裡的關鍵字,除了保養品的成份,如左旋C之外,其他的keywords,像是:澎湖、海上鋼琴師等大多都是男性居多,在「防曬」這兩個字上,也是男性多於女性且年齡層多處於35至49歲;但如果我用的是「sunblock」去查詢,會查詢這個字的女性遠多於男性且年齡層位於25至34歲之間。

這表示,宅男增加了?呵!開個玩笑。但這幾年我一直以為女性瀏覽者是多於男性的,不論是在這個Blog或是其他網站,也許我該試試看其他幾個購物網站,也許能得到一個認知裡的答案?


電腦灌好了,缺一個螢幕的驅動程式,終於可以正常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