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倒楣的老百姓

九份海灣

最近在整理兩份資料,所以沒什麼時間寫部落格,就連看了三次HBO每天播的「監獄淌血」,想要好好的寫個電影筆記和寫「緩慢」的閱讀筆記也沒什麼時間。但是昨晚在吃飯時,又聽到那些政客互咬,再聽到一家三口燒炭自殺,我真的覺得,當老百姓真倒楣。

從最先爆發台開案以來,每天的新聞不是搞軌案、趙建銘,已經快三個月了吧?搞軌案結束後,每天都在挖人家的家務事,從女婿開始挖再挖到岳母再挖到女兒,再搞什麼禮券案,然後叫人家不可以當美國人的阿公,現在又要倒扁,又去挖帶頭倒扁者的家務事。突然覺得如果說記者是扒糞者,是哪些個逐臭之夫在操縱這些扒糞者?告訴他們哪裡有糞可挖?

要挖家務事?大家都去挖啊!哪個政客有雙重國籍?哪個政客是美國人的家長?哪個政客的什麼什麼,這些挖了大概只有無所謂的娛樂性,只會降低生活品質,對實質生活一點助益也沒有。

好不容易好像有個喜氣一點的新聞,某立委取兒媳婦,席開百桌,下一則新聞卻是窮爸爸為了滿足兒女吃青菜的願望去偷菜,卻被打個半死;前一則新聞是倒扁捐款帳戶破億、倒扁運動如何進行,下幾則新聞是一家三口燒炭自殺、有名學生借樓梯間的燈光苦讀上建中…社會的對比是如此明顯。

有一天我帶弟弟去買衣服,店裡的老闆娘對我說:「我剛去郵局,去捐倒扁100元的人真多,你們有沒有去啊?」我笑了笑沒有回答,那天上午我才去家附近的郵局繳勞健保費,裡面只有我一個閒人和一個蹣跚的老人。最重要的,如果我要捐那一百元給這個帳戶,我寧可捐給世界展望會,讓這些公益團體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也許不少人對於「貧富差距」大沒什麼感覺,也許有些人就像電影天才雷普利裡,富家女美樂蒂站在前往匯兌處的樓梯上,邊揮舞著她的披肩,邊對假扮成迪克的雷普利說:「我們這種人只有和同類在一起才會開心。」不過,當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是在金錢上富有時,其實已貧富與否已經沒有意義。

那天看到新聞上播報該捐款帳戶已破億時,我心裡在想,如果這些錢可以捐給窮人,那有多好?一百元可以吃奢侈的一餐,節省一點可以吃到兩餐或三餐,一億元可以救多少人?多少家庭;我也在想,為什麼政客要搞政治運動都是拿別人的錢而不拿自己的錢?就好像賭神在賭博總是拿別人的錢去賭,賭到輸光光才拿自己的家當,也很像美國總是在別人家的土地上打仗,打完了拍拍屁股就走。

就是有人喜歡隨之起舞、喜歡鼓動群眾、寧可把錢浪費在無意義的政治鬥爭也不願意去救濟窮人,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坐在電視端的觀眾永遠得到的是最後一手的消息,也永遠不會是真相。老百姓是如此無辜,就這麼的被政客們玩弄著,除了說倒楣之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也許請各位在新聞時段關掉電視、不要看新聞台、多去戶外走走,看看台灣美麗的海岸線和山色被財團如何破壞而該如何補救,看看有多少人需要幫助並伸出援手至少也要給幫忙的人一個支持的微笑,而不是頂個大太陽和高溫去參與政客們的鬥爭,那真的沒有意義。

如果您願意,少買一瓶保養品、少支援政客無意義的鬥爭,請捐款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及幫助人的團體:

  1. 世界展望會
  2. 台灣世界展望會
  3. American Red Cross
  4.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全球資訊網
  5. 台灣慈濟基金會
少買一瓶精華液可以養活兩個非洲小孩,可以救活兩條人命,不是比參加政治鬥爭來的有意義多了嗎?

我不喜歡和別人吵政治,所以本篇文章不開放回應,也不回答有關政治的留言(必砍)。

Tag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