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6的文章

【隨手記】際遇

有些時候,事情真的無法如我們的意,不論是計劃中的還是已進行的。這幾天來,有這樣的感想。 下午聽到家庭友人的女兒進了某外商公司工作,月薪不到一萬元。有天從日本來了一位主管,全公司的人不會說日文,很巧的,這個女孩子因為家庭環境因素,從小就說一口流利的日文,自然當天就擔當大任,之後,公司決定要送她去日本受訓。聽到這件事,心裡很是羨慕,也給予祝福。 畢業到現在兩年了,出版了兩本自己覺得沒有什麼特別的工具書和刊登在雜誌裡的文章,之後又幫人家寫一些美容專文,想要把自己一些經驗寫在網路上,又遇到專門抄襲的,不認真工作的記者。 不去找一份能穩定收入的工作是因為自己無法認同外面的工作環境也討厭職場上會遇到的人事鬥爭,曾經踏入一半,正萌起想要去做正職工作時就已經出現小人在四處找麻煩,挖洞給人跳的情況,我討厭這個變態的社會。真的討厭,因為我所遇到的情況是認真工作時別人看不到,投機者就會趁機占為己有或是挑撥離間,雇主會認為你多做的是應當的並不會因此考慮再多給員工一些獎勵。也曾經在職場中工作,小小的公司裡就出現人事鬥爭的情況或是團隊的leader只會畫大餅,組員不支持甚至看笑話的情況。 昨天在E61和大哥聊現在的職場狀況,我們都同意,就算一個新職員,學習能力快速也有學習的動力,但是,只要有一個人,運用所有資源去打壓你,不讓你去學習,你一樣沒有學習的機會,只能做個悲哀的上班族。有個大學時期的同學,畢業後就在知名的外商公司工作,但在試用期三個月後因為沒有跨過一個所謂的人格特質測驗,於是只能成為所謂的約聘員工,不能像正職員工一樣享有公司配股及福利,雖然這位同學很獲上司賞識,但畢竟公司制度與測驗成果就是明擺在那,在沒有升遷機會的情況下,只好選擇離開。 現在的工作環境變得很畸形,因為每個人的替代性都太高,除非能像上面說的那個女孩子一樣,在當時的環境裡,她具有不可替代性才有機會出頭。 前一陣子我在這裡寫了三篇左旋C的文章後就不寫了,有許多原因,最主要的是偉展勸我不要再把自己的知識「免費」的放在網路上讓投機者獲利。我說接下來要寫的是包裝和行銷通路,因為有太多的使用心得放在網路上了,隨便一找就是一大堆,這不是我要寫的,偉展卻覺得要是再寫下去,那真是便宜那些投機者了。想一想,的確不適合,所以也不寫在這裡了,要放也只是放我以前幫那些公司寫的文章,但也不給放連結。 我是不精明也討厭耍心機,這是否代…

【soundtrack】我所喜愛的配樂大師(1)

我喜歡的配樂大師主要有五位:Gabriel Yared、John Berry、久石讓(Joe Hisaishi)、阪本龍一(Ryuichi Sakamoto)和這篇裡的Ennio Morricone都是我搜集的配樂大師名單。Ennio Morricone製作的配樂很多,像是大家很熟悉的海上鋼琴師、新天堂樂園,而這位配樂大師在這幾年將自己的作品透過不同風格來表現,像是在2004年6月發行的的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馬友友的電影琴緣)、同年12月所發行的Focus、2006年6月與荷蘭著名手風琴大師Carel Kraayenhof合作的Guardians Of The Clouds,這些專輯裡的曲子有很多都是重覆的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樂曲,透過不同型式表演出來,喜歡Ennio Morricone的樂迷可能會因此荷包扁平。專輯名稱與封面出現的電影海上鋼琴師、新天堂樂園、真愛伴我行、幽國車站、四海兄弟、狂沙十萬里、黃昏三鏢客、越戰創傷、鐵面無私、摩西傳、馬可波羅、嘉莉琺夫人、教會。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新天堂樂園、教會、摩西傳、狂沙十萬里,有其他新譜的曲子。Focus教會、歡喜城有其他新譜的曲子。Guardians Of The Clouds如果有人覺得買曲目較多的專輯就是賺到的話,要多考慮一下,如果你是非常喜歡馬友友的話無妨,只是我自己買了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和Focus兩張專輯,也曾經買過其他馬友友的專輯,總覺得他在演奏這張電影配樂的曲子時似乎沒有讓我很感動,至於他的專輯已經讓我在拍賣市場賣掉兩張。回到主題Ennio Morricone,大家比較熟悉由他配樂的電影應該是教會、狂沙十萬里、海上鋼琴師和新天堂樂園。有一次我在家裡播放「Once Upon A Time In The Cinema」和「Very Best of Ennio Morricone」這兩張專輯,裡面除了收錄The Mission的主題曲之外也有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四海兄弟)和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黃昏三鏢客)…等的配樂,這是我所不熟悉的,但吃飯中的老爸居然跟著哼了起來,我家美少男訝異的問老爸怎麼知道?老爸毫不遲疑…

【隨手記】淡水

七月時小蔣同學到台北經濟部實習,和偉展三個人在E61聊天,我講了一句:「很久沒去淡水了。」之後和幾個大學比較有往來的同學在人性空間聚會,忘了是什麼原因,又講了一次:「很久沒回去淡水了。」相較於待了五年的板橋,待了三年的淡水,好景色讓人難忘,總是吹壞傘骨的大風、冬天刺骨的濕氣,還有婁老的數統課都是讓我難忘的。 星期一是好天氣,原本和放假的偉展約好要去逛逛從沒踩進去的五分舖,不過我看到秋天午後的陽光和聞到偏冷的空氣,我對他說:「去淡水看夕陽吧!」於是我們便出發了。 淡水有很多地方改變了,一個接一個新建案沿續了整條馬路。大學時曾想過,以後就來淡水定居吧!其實要在淡水居住,除了遠離塵囂,離海近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方便。雖然有捷運,但除了捷運之外,對外也只有那麼一條路,上班時間真是塞到讓人暈倒;夏天熱的半死,冬天冷到骨髓裡;還有無止盡的遊客在假日時間像潮水一樣湧進這個小鎮,讓人不得安寧。 晚上我們到了淡江,在大學城的小吃店吃晚餐後到商管大樓附近走走。原本指南客運等車的地方已經蓋了新的體育館,感覺乾淨多了,金雞母那附近從學校這裡看過去似乎變得熱鬧些。離開前到新的體育館看看,看到許多大一新生們,那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偉展說他大一時已經窩在桌前讀書了,我回他:「抱歉,我沒讀過大一。」現在的大學生看起來還高中生沒有什麼差別,真是一件奇特的事,大家永保年輕,這是好事。 走到淡水河邊,多數商家因為沒有遊客加上是星期一都早早打烊,聽著潮水湧進淡水河裡的聲音,黑夜裡缺少了那份應有的寧靜。

【閱讀】全新中文版HBR

圖片取自博客來網站裡哈佛商業評論全球中文版 9月號/2006。 其實不止換新包裝,連發行所也換人了,從封面上看起來應該是從九月起,原本由資訊傳真發行的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就換成天下遠見,連資訊傳真的網站也不見了。 之前有收到訂閱的廣告,不過我一直沒有特別在意,主要是因為一來自己已經沒有多餘的空間放這麼一本精裝雜誌,當然因為沒有收入也不敢再訂這麼一本貴族雜誌,另一個原因是,如果要看可以到附近的圖書館窩一個下午看自己有興趣的主題就好,直到發現這個月在博客來書局有特價66折再使用e-coupon,一本約兩百元就可以看得到,於是下了訂單購買。 當我們在7-11拿到雜誌時我還很懷疑,因為HBR是精裝雜誌,但包裝裡只有一本軟皮書,對了,也沒有氣泡紙。但打開包裝一看,是HBR沒錯啊!不過包裝已經不是精裝書皮,而是一般的平裝,這是件好事,過度的包裝沒有實際價值也不環保,即使看起來精裝書似乎比較貴氣,但我相信真正有價值的是內容而不是包裝。因為是偉展買的,所以他先看,我還沒看到內容,只是先就版權頁與發行人的話稍微研究一下才驚訝原來出版社已換成天下遠見,整個編輯團隊也換掉,其實是有點意料外但也不會太驚訝,在我訂閱的那一年裡,真是讓我見識到如何砸掉一本好雜誌。 換由天下遠見來發行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可以在他們的網站線上單篇購買想要閱讀的文章和國外HBR、McKinsey Quarterly、Economist網站一樣,對哪篇文章有興趣想要讀再花錢買,HBR的確不是一本像流行雜誌一樣三天就能翻完的雜誌,偉展在當兵時我也會寫一些書中的案例給他和他討論,但往往一個月讀不完一本,當然也是自己懶惰的原因。 突然想起有次在BBS上和專科時期的朋友談到了HBR這本雜誌,結果友人回應要看就應該看英文版的,對中文版的內容與翻譯似乎頗有意見。其實不論中文英文,中文能減少第一個閱讀門檻,對於英文欠佳的人而言直接閱讀中文也能加速吸收能力,而且,在當時訂閱中文版會比英文版便宜近兩千元,沒經濟能力的我也會選擇去圖書館看中文版。 不過讓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資訊傳真不再繼續出版了?為什麼天下遠見在出版源起裡說的HBR好像是「今年九月」才由他們引進的?完全否認了之前資訊傳真所出版的HBR? 這期的一些主題看起來還不錯,希望能趕快讀到它,雖然圖書館有,但最近圖書館出現一些沒公德心的人會把書偷藏起來,這點實在是很討…

【隨手記】愛的串連:令我感動的五篇(圖)文

關魚大姐姐發起了這一項以愛之名的串連活動,雖然沒有被點名,不過我厚著臉皮自願參加。 另外,活動的正確名稱是「愛的串連:我近期最感動的五篇(圖)文」,不過因為我看的網站/Blog類型多屬於商業或是個人日記偏多,所以自己改成「令我感動的五篇(圖)文」,這樣就沒有時間限制了。貓玲玲寫字檯希望大家每天都比昨天更喜歡自己日落前的魔術時光拾掇散落的光與影小野家族忘了我是誰六月織網草藥童年銀娟的城市花園《我的32個臉孔》生命的痕跡以上是我很喜歡的文章與圖片。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玩下去,我想這個活動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大家保持理性,多愛身邊的人,以愛與溫柔來替代不理性的批判。 附帶一提的是,別忘了在10.21.(六)到10.31.(二)這中間,找一天有空去看看位在比劃比畫藝廊 (Befine Art Gallery)的【夢的獨白】蔡銀娟油畫個展哦!

【隨手記】珍惜台灣

偉展放了兩天假,除了讓自己休息外,他也陪著我走遍了許多我們喜歡去的地方和計劃要去的地方,中間我們的交通工具出了問題於是搭計程車回家,在車上我們聽到車上鼓動民眾的廣播。那是政治立場很鮮明的廣播電台,我對偉展說我想到了盧安達飯店,胡圖與圖西兩個種族對戰起來相互屠殺,聯合國與鄰近的國家都採取不干預的政策-反正是這個國家的內戰,聯合國不需要干預,於是這些國家們只把他們的人民載走,只留下對戰國家的人民繼續相互屠殺。台灣會不會變成這樣?照昨天我們經過凱達格蘭大道的景象、新聞裡的畫面,再這麼的被政客們操作下去,遲早,我會看到盧安達飯店裡的畫面出現在眼前。偉展說:「如果真的變成這樣的狀況,只會被當作內戰處理,聯合國才不會干預一國裡的內戰,除非中國打來台灣,美國、日本可能會基於自己國家的利益而干預。」我對身旁的偉展說:「我想到聖經裡的故事,耶穌對拿著石頭的法利賽人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偉展說:「如果妳這麼想,妳就錯了。那群厚臉皮的絕對第一個跳出來說自己沒有罪。」我很無奈的說:「對哦!我沒想到,反正那群厚臉皮的一定說自己沒有錯,有錯都是其他人的錯。」今天的新聞報導著所謂的圍城,甚至在昨夜我聽見家人說這群激情的民眾要以罷工為最後手段。我不懂,為什麼這些個過氣政客要為自己的利益去犧牲人民的利益?如果說人民透過選票所選出來的官員是為人民喉舌求福利,那這些個沒被選上的官員們有沒有反省過自己為什麼沒有得到選票?政治這回事似乎已從「管理眾人之事」轉為這些政客們滿足自身個人名聲的需求及金錢需求的手段?台灣很脆弱,商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是沒有國家的,政客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什麼事都做的出來,他們的作為並不是真的為「台灣」這個小島所做,而是為了「自己」。如果罷工了,台灣的經濟完蛋了,第一個餓肚子的不會是電視上的政客們,真正受苦的不會是他們,而是人民。請愛護這個育孕我們的小島,恢復點理性,不要成為政客們的工具。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是部很值得看的電影,特別在這個時候,看看因為兩個種族之間的仇恨如何毀了許多家庭,為國家帶來多大的浩劫。再被這些政客們惡搞下去,我們很難不會淪落到這樣的下場。Technorati Tags:,

【隨手記】夢

我很常作夢,應該說是我的睡眠品質一直都很不好所以才會無法一夜好眠,但夢的內容常常困擾我,因為總是那麼清晰,彷彿要告訴我什麼一樣。我總在睡醒後告訴家人我夢裡出現了什麼,但除了出現長輩的夢之外,其他的夢就被當做玩笑一樣。 會相信夢裡的影像最主要是因為我有個迷信的家庭,不是我的父母迷信,而是「迷信」就像我們家族的血液成份之一一樣,每一代的孩子總有幾個人會對於神怪理論著迷或是迷失在宗教裡,我試著不當那一個迷信的孩子,但總是不知不覺得會對於這類議題著迷,特別是夢。 不管榮格或是佛洛依德對夢做了什麼樣的觸釋,又有許多科學理論觸釋人會作夢的原因,我還是認為總有什麼要透過夢境要告訴我某些事情。我國中的時候,外婆過逝了,很久以後,我夢到外祖母當了某個地方的校長,穿著一件天青色的短旗袍,灰白的頭髮,站在一間房間門口笑著看我。醒來我問媽媽,她告訴我那件天青色的旗袍是外婆最喜歡的衣服,外婆雖然沒讀過什麼書,但常常會說一些四句聯,也許真的在另一個世界當了校長或老師也不一定。在阿公走了之後,我們家幾個孫女也曾夢到他,像是今年過年時,他就在夢裡跟我說他要吃滷肉和豆干,也在爸爸的夢裡暗示要吃「酸鹹甜」。阿公來台北時最常在我家吃的就是媽媽做的滷肉,每逢過年就會叫媽媽滷一鍋肉回南投,當然我們也曾夢過他給了每個孫女一張刮刮樂,幾個孫女也真的跑去買一張刮刮樂回來,當然誰也沒有刮到大獎。 要我相信因為潛意識的慾望而轉換成夢其實也很難,因為我從沒希望哪個已過逝的親人再回來過,他們在過世前,全身被插滿著管子,依靠機器的運作而苟延殘喘著,或是一個人昏迷在醫院的病床上,有時我會懷疑因為子女或親人的不捨而帶給痛苦的人最大的折磨,然後還有個長輩居然對我們說:「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在替子女們接受業報。」要不是因為對方是長輩,我一定送對方兩粒白湯圓。 除了親人的夢之外,在今年的農曆七月裡,我幾乎每晚都被夢裡可怕的畫面所折騰,不是滿臉都是血的傢伙不然就是我殺了哪些人,當然這些人都是不曾謀面的陌生人,或是恐怖的魑魅魍魎追逐著我,至今我都還記得有個長髮女,裂著血盆大口,伸長著五指要抓我。這些惡夢不斷的折騰我,直到很巧的,上個月底到三峽拜拜收驚後,那些恐怖的影像就消失了。 接下來我就很少記得夢裡的影像,這是一件好事,因為家人就不會再被我夢中的影像所煩擾,直到昨晚,我又夢到了那個不知名的地方。 從來不知道那是哪裡,在以往常…

【隨手記】夜晚的微風

房內的溫度顯示著30度,我並沒有像夏天一樣感到不舒服,只覺得溫暖。 我承認最近的情況很糟,醒來時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過,日子會變得更好嗎?還是更糟?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寫出來。有時情緒是很私人的事,像海浪一樣襲來,以為準備好讓海水變成一面平靜的湖,卻又矛盾的希望找一個出口宣洩,因為怕當這面湖成了堰塞湖時,潰堤已經不是救贖,而是一場災難性的毀滅。 在夜晚,我們走在巷弄裡,昏暗的燈光與電線上滴落的水滴,一陣晚風吹來,已不帶有夏天的熱氣而是充足的水氣,也許要感慨今年的夏天似乎短了許多,但誰又拿得準秋老虎的脾氣?明明是在城市裡,在大馬路上,那陣帶著水氣的夜風應該有著金屬和人體油脂的氣味,卻出我意料的帶來了山裡的味道,又或是我把自己鎖在房裡太久,吹著人工的空調已忘記秋風接觸皮膚時的溫柔,也遺忘了秋天山林裡草木的氣味。 我喜歡「水」,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占了70%的地球面積和人體的主要成份。人哪!可以不進食但是不能沒有喝水,水是一切生命的來源,我也相信是記憶的來源。我想去山上,記得山上有一個漂亮的湖泊;我想去海邊,記得那裡有海豚在嬉戲還有深藍色的大海和海水的歌唱,我把自己鎖了起來卻找不到當初那把鑰匙,繼續在迷宮裡流浪。

【隨手記】一種體認

醒來,一個想法鑽進腦海,每當類似想法出現時,總令我對人生起不了任何一點興趣: 當人類為了保護滿足自己的權益或需求時的面貌是多麼野蠻,彷彿只是把遠古時代的求生本能冠上了一個禮義廉恥的理由,懂得操作資源的人會欺負弱勢或是相對弱勢的人,大聲的哭喊以搏取其他不了解實際情況的旁觀者的同情。 人與人之所以組成群體的主要原因在於一群人,因為他們的需求或需要的標的物相近或相同:身份、地位、權勢、金錢。於是藉著民主與自由之名與手腕,假借仁義道德或是美麗的文字與圖像,利用無知民眾盲從的特點,操縱他們,以滿足這群人自己的慾望。 總有幾個被這群人邊緣化或是急於與之攀上關係又被鄙視的人,得不到「大眾」的認同,轉而欺凌身邊「相對弱勢」的人以其個人對自我認同的需求與私慾的滿足。

【cosmetic】Pharmacy裡才看得到的保養品

這其實是已經想了很多天,也是我之前整理資料的一部份,昨天看到最新一期的PPaper,包益民和許舜英的對談,從傳統成藥講到Vichy,於是就有一種衝動,把我接觸藥妝這近十年的東西整理出來,也許曾經有人在某處看過,那就惦惦的看,不要多說什麼。曾經有想過找出版商出版,不過現在市場上有那麼多種美容書,我不想再增加太多垃圾,也想保持中立性,不要淪落廣告操作,年初就有一本蠻期待的藥妝書,結果翻了五頁就不想翻了,太廣告了。 接下來這幾天,這裡可能會變成一個講藥妝品的Blog,我會盡我所能的把自己這幾年來接觸藥妝保養品的心得和各位分享,但我不提供使用諮詢,相信各位四處都找得到諮詢網站,他們的客服人員都有一定的素養,這裡只提供心得分享,重申一句話:「有病要看醫生。」我不是醫生,所以請不要問我:「長青春痘、粉刺要怎麼辦?」沒什麼好回答的。 什麼是藥妝呢?在前五年較能明顯區別出來的,但今年在許多專櫃保養品逐漸踩入醫學美容或類醫學美容後,藥妝與一般專櫃保養品的區別已經愈來愈模糊。簡單的說,藥妝的成份在使用效果上會較為直接,但也較為溫和,包裝可能較沒有專櫃來得精緻(這幾年來已經改很多了),在銷售通路上會要求銷售人員需要具有藥劑師身份,比方說在台灣的醫院或藥局裡。 從下面的表格就可以發現,有不少母公司其實還有許多百貨公司專櫃,像是L'Oreal,當我們踏進百貨公司一樓,裡面有一半的專櫃都是他們的,就連美國的KIEHL'S、英國的The Body Shop也是。母公司/藥廠台灣藥房常見的品牌ALES GroupLierac、PHYTOBIODERMABIODERMA貝德瑪BIOPEUTICBIOPEUTIC葆療美(台灣惠民製藥)Cellex-CCellex-C仙麗施GlyDermGlyDerm果蕾KOKO Kosmetikvertrieb GmbH & Co.DMSL’OrealLa Roche-Posay理膚寶水、SkinCeuticals杜克、Vichy薇姿、BioMedic立得美(併入理膚寶水)Pirre FarberAvene雅漾、Aderma艾芙美、Ducray護蕾、Galenic婕若琳、Klorane蔻蘿蘭。常盤藥品NOV娜芙、NOVIR蘭碧兒NeoStrataNeoStrata妮傲絲翠N.V. Perricone M.DPerricone裴禮康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