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夢

cage 我很常作夢,應該說是我的睡眠品質一直都很不好所以才會無法一夜好眠,但夢的內容常常困擾我,因為總是那麼清晰,彷彿要告訴我什麼一樣。我總在睡醒後告訴家人我夢裡出現了什麼,但除了出現長輩的夢之外,其他的夢就被當做玩笑一樣。 會相信夢裡的影像最主要是因為我有個迷信的家庭,不是我的父母迷信,而是「迷信」就像我們家族的血液成份之一一樣,每一代的孩子總有幾個人會對於神怪理論著迷或是迷失在宗教裡,我試著不當那一個迷信的孩子,但總是不知不覺得會對於這類議題著迷,特別是夢。 不管榮格或是佛洛依德對夢做了什麼樣的觸釋,又有許多科學理論觸釋人會作夢的原因,我還是認為總有什麼要透過夢境要告訴我某些事情。我國中的時候,外婆過逝了,很久以後,我夢到外祖母當了某個地方的校長,穿著一件天青色的短旗袍,灰白的頭髮,站在一間房間門口笑著看我。醒來我問媽媽,她告訴我那件天青色的旗袍是外婆最喜歡的衣服,外婆雖然沒讀過什麼書,但常常會說一些四句聯,也許真的在另一個世界當了校長或老師也不一定。在阿公走了之後,我們家幾個孫女也曾夢到他,像是今年過年時,他就在夢裡跟我說他要吃滷肉和豆干,也在爸爸的夢裡暗示要吃「酸鹹甜」。阿公來台北時最常在我家吃的就是媽媽做的滷肉,每逢過年就會叫媽媽滷一鍋肉回南投,當然我們也曾夢過他給了每個孫女一張刮刮樂,幾個孫女也真的跑去買一張刮刮樂回來,當然誰也沒有刮到大獎。 要我相信因為潛意識的慾望而轉換成夢其實也很難,因為我從沒希望哪個已過逝的親人再回來過,他們在過世前,全身被插滿著管子,依靠機器的運作而苟延殘喘著,或是一個人昏迷在醫院的病床上,有時我會懷疑因為子女或親人的不捨而帶給痛苦的人最大的折磨,然後還有個長輩居然對我們說:「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在替子女們接受業報。」要不是因為對方是長輩,我一定送對方兩粒白湯圓。 除了親人的夢之外,在今年的農曆七月裡,我幾乎每晚都被夢裡可怕的畫面所折騰,不是滿臉都是血的傢伙不然就是我殺了哪些人,當然這些人都是不曾謀面的陌生人,或是恐怖的魑魅魍魎追逐著我,至今我都還記得有個長髮女,裂著血盆大口,伸長著五指要抓我。這些惡夢不斷的折騰我,直到很巧的,上個月底到三峽拜拜收驚後,那些恐怖的影像就消失了。 接下來我就很少記得夢裡的影像,這是一件好事,因為家人就不會再被我夢中的影像所煩擾,直到昨晚,我又夢到了那個不知名的地方。 從來不知道那是哪裡,在以往常出遊的記錄裡我也沒有印象去過這麼一個地方,但卻反覆的出現在夢裡,而且就像我去過一樣,只是在夢裡,有個直覺告訴我,那不會是「人」居住的地方,而且在那個地方,我總是急著要逃離,有一次夢到我和偉展去了那個地方,要去參加一場廟會,但我卻對他說:「不要看神明,快走」然後我們在一個又一個門洞裡穿梭,卻像之前的夢境一樣,除非醒來,不然永遠走不出去。 昨晚的夢裡,在那個地方,我很慌張,因為我進到了一間廟,這間廟是我在夢裡看到第二次了,那間廟的建築方式有點特別,如果從空中俯瞰應該像一個井字型。不過我不是自己一個人在那間廟裡,前面有我家的美少男和堂妹們。 夢裡的廟很高,廟外有一株非常高的大樹有兩三層樓高,我必須抬頭仰望,應該是榕樹?廟的位署也很高,在一座山上。廟裡的氣氛很怪,會讓我想趕快離開,在我拿香拜拜時,心裡有個聲音對我說:「不要亂求什麼。」我順著廟裡的建造方式走,於是我知道那是井字型的建築並在四角上各有一間小廟宇。和我同行的親人們都不見了,我慌張的想走出廟,卻迷了路,忽然看到親人們在另一邊,我急著想走過去時,有個阿姨告訴我:「妳看妳整個人都快魂飛魄散了,快去拜孔明吧!」於是我順著阿姨的指示找到了那間廟裡拜那位神祇的地方,模仿前面的人的祭祀動作,做的很彆扭,但依然是做完了,很特別的拜拜方式。之後我離開那尊神像,急著想找到同行的親人,在廟裡走著走著,看到了關老爺,應該說,是一尊很高的關老爺立姿神像的下半部和祂身後的大刀,沒有像民間廟裡著五彩或金身而像是上了紅漆一樣,整個都是暗紅色的,旁邊有一個粉紅色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我看不清楚,因為當我看到那把大刀時就嚇到了,轉身跑開,之後就到了另一個夢境去了。 很怪吧!也許夢裡的人常對我說話,但很少會像這個夢一樣叫我做什麼事的,而這間廟宇也不曾在現實生活裡出現過,不過我知道,很多人會跟我說:「不過是夢而已,不需要太認真。」嗯,我也希望。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