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7的文章

[隨手記]在那個年代

這是昨晚我們一家餐桌上的話題,起因在於一次夜晚,我突然胃痛便拿了常服用的胃散,服用後,定睛一看,啊呀!過期半年了。爸爸便笑著說,這種東西其實沒什麼大礙,頂多拉拉肚子而已。他說以前,他還是牧羊的孩子時,村子裡定期會有個郎中背著藥箱,家家戶戶的拜訪,看看家裡的藥品存放狀況和存量,補足藥品後再向該戶人家收取藥品的費用。爸爸說:「感覺起來,那些藥好像都是別人家拿過來交換的。」就像一月十八日,自由時報副刊裡,吳鈞堯先生所寫的那篇小說『露珠』裡那位王仔的工作一樣,但又與市集裡雜耍賣藥的王祿仔不同。熊男(就是我家那位美少男)以為這些人總是穿著小丑服,爸爸說這種人總是西裝筆挺的挨家挨戶的拜訪,不少在那個年代從事這種行業的人,之後都成立了藥廠在做成藥,都是大老闆。爸爸又想起來他小時候的事:「我們都偷吃那個『神藥』,泡水喝,涼涼的,喝了很有精神。大人知道後就把我們揍了一頓。」我說:「那都是黑藥丸啦!」在那個年代裡,類固醇這個東西被人當仙丹吃,我的阿公阿媽還有外婆都有吃過,後來大家都阻止他們再吃那些仙丹。爸爸搖搖頭說,那不是類固醇,應該是提神醒腦的成份,大概是薄荷那一類的。爸爸說:「有時候遇到吃飯時間,賣藥的人來,家裡就會請他留下來吃飯。」我很好奇,爸爸家是大家庭,叔公、伯公一家子一起吃飯,有時還吃不夠,怎麼還敢請人留下來吃飯呢?熊男笑我沒知識,他說:「反正人那麼多,飯也煮得多,多一雙碗筷也沒關係,小孩子少吃一點就好了啊!」我很好奇這些人怎麼臉皮厚到會留在人家家裡吃飯呢?還是因為那個年代特別有人情味?爸爸說,有些人會自己帶便當就和大家一起吃飯,反正一起吃也熱鬧,也無所謂的臉皮厚薄問題。我說了一句:「那個年代的人情味真濃厚啊!難道你都不會懷念嗎?」又轉頭問旁邊的熊男:「你不覺得那樣的年代很淳樸嗎?真是令人嚮往啊!」在廚房裡清洗餐具的老爸說:「那個年代太苦了,誰會懷念?還是不要想比較好。」對於出生在農村,十多歲就離家到台中當學徒的老爸而言,那個年代真的是很辛苦。熊男說:「懷念?那個年代人情味濃厚是因為環境太差了,大家都辛苦,如果不靠著互相幫忙,日子哪過得下去?現在有多少人家,經濟狀況好轉的情況下會想要繼續擠在一起過日子?大家經濟好轉後,還不都馬上逃離原生家庭?」我被他這番話講得一楞一楞,熊男繼續說:「妳看看我們家那個三合院,以前阿祖、伯公、好幾個叔公都擠在三合院裡,當大家經濟好轉後,哪個不…

[隨手記]幸福是一種比較級?

這麼說有點膚淺,還有點缺德,但事實似乎如此-幸福是一種比較級。當我在抱怨東抱怨西時,爸媽就會提醒我,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人連抱怨的能力都沒有。報紙上有人抗議老闆惡意倒閉要求賠償、有人抗議機關不給付退休金要求賠償,一狀告到法院,而那些咖啡豆農們、台灣那些發不出聲的人們,他們只能甘願被剝削,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昨天提早把事情完成便帶著蒼蠅王到E61,沒有客人的時候和大哥閒聊一些事情,雖然很難過,但也很感慨。(原來我還有時間拿小說去E61讀,這也是一種幸福)已經不曉得第幾次聽到M型社會了,有錢的愈有錢,窮苦的人愈窮苦,資本主義兩極化的發展後果如此。可是今天我聽到大哥在談這個名詞時,他的看法很特別,他認為心態如果轉變,那麼面臨這種情況時就不會那麼難過。有沒有算過自己一天的基本花費是多少?如果我們不要有額外的奢侈品消費也不要談額外的投資,也許薪資勉強打平。也許商人們會說:「我賺有錢人的錢就好了!何必賺窮人的錢?」但是整體消費市場雖然富人的消費能力高,但他們不見得會讓國內的廠商賺錢,反而可能會購買價錢相同但品質可能更好的產品,那國內的廠商或代理商要賺什麼呢?這是很明顯的情況。市井小民在買不起奢侈品的情況下,只會選擇必需品,在此時就不會有所謂「質」的需求,因為要談「品質」,可能就要付出相當的代價,於是大家荷包愈來愈緊,傳統上而言,市場會出現供過於求的狀況,於是出現通貨緊縮,導致整個經濟結構萎縮,那個時候富人再有錢也沒有什麼意義,除非他的有錢是與窮人相較。不過現在的情況我不是很能理解,油價在漲導致民生物資上漲,水電費等能源價格一直往上飆,大家都知道景氣不好,那新聞裡的太平盛世、夜夜笙歌…。還有就是產品訂價這回事。大哥拿咖啡飲品的訂價解釋給我聽他為什麼會這麼訂價,我則想到了行銷學。這是很基本的理論,訂價要考量成份及利潤,那廠商在訂價時就會考量自己要賺多還是賺少,當然沒有人會希望少賺,特別是股東們;可是又很矛盾的,人人都希望多賺一點,可是在消費時卻又希望少支出一點。當廠商沒有獲得理想中的利潤時,他們也有壓力,廠房、設備、人力,這些營運成本都是持續在支出,可是利潤沒有增加時,只好再生產其他產品來增加收入;如果稍有賺錢,會希望吸引更多投資人,於是擴充廠房與設備同時招募人力。有一天當景氣變差或是產品再也不符合需求或是供過於求時,倒楣的還是員工,而這些員工也都是老百性,都是消費者。所以當你在買東…

[music]Unplayed Piano支持釋放翁山蘇姬

習慣性會去找尋曾經購買過的演唱/演奏者的新專輯,像是上次找了Regina Carter的新專輯。這次找了Damien Rice,雖然他們有新專輯9,我選擇了舊專輯Unplayed Piano,而且還是只有單曲Unplayed Piano分別是演唱版和演奏版。這是由Damien Rice和Lisa Hannigan獻給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的專輯,並支持在她六十歲生日釋放她的活動。封面是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看著窗外的照片,在右下角則註明了這張專輯的利潤將捐給在英國和美國的相關機構。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是唯一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後依舊被軟禁的得主,對她的認識僅止於年幼時從電視上得到的模糊資訊,之後再從維基百科找到較仔細的內容。釋放翁山蘇姬活動看來是沒有成功,她依然被獨裁的緬甸政府軟禁著。從維基百科查翁山蘇姬。Unplayed Piano的歌詞所寫的是她的處境與心境吧!(歌詞來源:Only lyrics):Come and see me
Sing me to sleep
Come and free me
Hold me if i need to weep
Maybe it's not the season
Maybe it's not the year
Maybe there's no good reason
Why i'm locked up inside
Just cause they wanna hide me
The moon goes bright
The darker they make my night* Unplayed pianos
Are often by a window
In a room where nobody loved goes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Somebody bring her homeUnplayed piano
Still holds a tune
Lock on the lid
In a stale, stale room
Maybe it's not that easy
Or maybe it's not that hard
Maybe they could release me
Le…

[GVO]第一篇在GVO的翻譯文章

偶爾會讀一些英文小說或短篇文章,之前看到了關於GVO的翻譯計畫,信心滿滿的加入了這個計畫,試著翻譯一些文章,為這樣的全球組織提供一點心力,不過第一次翻譯文章就吃到苦頭了,即使只是短短的一篇。GVO的全名是Global Voices Online, 是由Ethan ZuckermanRebecca MacKinnon所創始的組織,詳細的資訊可以參考以下:Global Voice Online全球之聲關於全球之聲什麼是GVO翻譯計劃?GVO全球之聲在地化小組-Google Group Beta在台灣,這個組織的發起人是Portnoy將GVO網站上的文章翻譯為中文。對於習慣用wiki的人而言,應該蠻容易上手的,我還不習慣使用wiki,所以只是將文章翻譯好後貼在Google Group裡,請他們代為幫忙校稿及上傳。以下是我第一篇翻譯的文章:牙買加: 在貧民區賺點外快原文:Jamaica:Earning a quick dollar in the ghetto makeover作者:Geogia Popplewell翻譯:rungheng校稿:Portnoy最後有一句話是這樣的:Give a gyal a brush an’ she paint for a day. Give ‘er a heducation, a microcredit loan, a clean and safe environment.我記得紐約地產大亨Donald Trump有說過類似的話,雖然是類似內容,但我想不起來該怎麼翻,這算是我們常說的「給他魚吃,不如教他如何釣魚」嗎?後來我還是按照字面去翻譯了。這個翻譯活動還蠻需要人來幫忙的,網路上高手眾多,大家有空就多幫幫忙吧!幫忙翻譯、校稿和宣傳,裡面不只英文,我也只能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翻譯文章和聯播。Tags: , ,

[隨手記]theFLOWmarket

主題:theFLOWmarket™日期:2007/01/04至2007/02/28地點:建國北路與市民大道路口,美麗信花園酒店對面入場券:24H免費入場網站:theFLOWmarket™我拍的十四張照片,請按此會跳出視窗。在PPaper看到這個特別的展覽後,就很好奇這樣的一個展覽到底是什麼樣的展覽?實際走一遍後,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如果這些罐子裡的東西是可以被消費的,可以被購買的,是否表示「明日」的人類缺乏這些基本的道德、家庭觀念、環保意識…這些應該無法被定價的東西?在展場中,容器愈大,價格愈高,似乎也表示著這背後的責任也愈大,當然裡面還有一個產品叫做放下包袱。每個架上的商品都是可以被購買的,於是我看到不少人拎著菜籃在裡面選購這些貼了標語的容器,不知道是如何為每個商品訂價的。最受人注目的應該是三個size的theFLOWbox™?,除了價錢驚人外,箱子裡的東西所放置的是各種屬於三個大主題(個人、社會、環境)的商品。我買了其中一個商品送人,自己則是買了裡面的導覽手冊(應該可以這麼說)。在仔細看過後,看到了幾個熟悉的保養品品牌,這些品牌在國外買其實不會很貴,但在國內透過代理商價格後都是屬高價位的保養品,像是德國世家、Jurlique,其中我最喜歡用的就是德國世家的產品,如果有人使用過花精(英國巴赫Bach花精或是澳洲花精),德國世家的理念其實和愛德華巴哈醫生(Dr. Edward Bach)相近,希望每個人都能接觸到大自然的訊息並愛護自己、家人、地球,雖然這些產品的成份和功能都讓人有點莫名其妙甚至還很玄,不過它的基本意念卻是我所贊同的。看著手冊裡的一些壓扁的罐子、包裝,回想架上的整齊排列的道德、禮貌、自信與讚美,希望未來這些東西是每個人或企業都具有的,而不是以金錢所購買的。當然,因為贊助公益活動、美術展覽相關的活動好像能幫助企業節稅,如果企業可以多多贊助類似的免費展覽,宣傳環保與美學,儘管在裡面有置入性行銷,消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Tags: , ,

[reading]讀莫泊桑的流浪者

講到莫泊桑,大家第一個反應會是《脂肪球》或是《女人的一生》這幾篇著名的長篇小說,也會反應他是法國的短篇小說之王。在志文出版社所出版的一系列的,莫泊桑的翻譯短篇小說裡,在小說開頭的譯者序或是編輯序裡都有對他的文章風格與不同時期的著作做詳細的介紹。很喜歡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雖然讀的是中文翻譯版,但同樣能感受到文字中的世界,雖然不致於流淚,但也會有深刻的感受。他的小說內容口味其實蠻重的,但也是人性寫實的一面,就現代的眼光看起來,有點像是每天所見的社會新聞內容。昨夜睡前把「流浪者」這篇故事重新讀了一遍,大意是說一位二十歲的木匠因為家鄉沒有工作,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他離開家到法國中部找尋工作機會,從原本的木匠到後來什麼都做,但運氣很不好的,找到工作的機會是零,他只好四處流浪。他來到一處村莊,卻因為他四處為家而被趕了出去,沒人要給他工作。最後生理上的需求使他失去了理性,他跑進村民家中偷竊食物,因為喝醉酒而性侵了一位女僕,酒醒後對自己犯下的罪行感到害怕及悔恨而想逃跑,卻因為酒精的副作用而昏倒在路邊,最後還是被村長關進牢裡。看著這位因長期失業而犯罪的木匠,以及近日來的金融風暴、不斷聽到的裁員消息、人力銀行裡的職缺數,還有,一直找不到一份能讓家人放心的工作…這些事情都讓我想到一件很恐怖的問題-台灣又面臨結構性失業(structural unemployment)了嗎?還是循環性失業(cyclical unemployment)?又或是兩者同時出現?所謂的結構性失業(structural unemployment),簡單的說就是當整體的經濟體系因為結構的改變,使部份勞動者無法配合職業的工作位置及應具備的技術條件而導致失業,因為缺乏當。時經濟體系所需技術而面臨失業的人被稱為失業核心(hard-core unemployment)。經濟學家所提出的解決方式是藉由第二專長或是在職訓練來減輕或改善這樣的情況。循環性失業(cyclical unemployment)則是指因為景氣循環波動而出現的失業情況,當經濟景氣時,失業率低;經濟蕭條時,失業率高。台灣之前所面臨的結構性失業是因為資訊化,也就是政府提倡e化產業的那個年代,許多企業裡的員工面臨一場衝擊,下班後要去補習學如何使用Windows、Office,如果不願意學習就會被公司淘汰。在那樣的年代裡,會操作軟體被當作是一項技能,我搭上了那班順風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