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Niki的異想世界

Niki的娜娜和三尖碑

  • 展覽名稱:妮基的異想世界(The World and Fantasy of Niki de Saint Phalle)
  • 藝術家:Niki de Saint Phalle wikipedia中文維基百科
  • 塔羅公園網站(The Tarot Garden official website
  • 展期:2007/02/09~04/29
  • 地點: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頁面 已移除連結。
  • 票價:全票+導覽手冊300元、語音導覽120元
  • 優惠:每天下午三點有免費的中文導覽
  • 圖片取自展覽網頁。

知道這個展覽很久了,一直到昨天,天氣陰雨,自己一個人搭公車去看這個展覽。

從正門進去右手邊是展場的入口,不能帶傘進去,所以傘必須放在門口傘架,這讓我提心吊膽的,畢竟這把傘要是不見了我會被念到臭頭。其實歷史博物館主館的作法我蠻喜歡的,等等再說。

Niki是個才貌雙全的藝術家,導覽手冊的第一頁就是她美麗的照片。展場開始是她的集合藝術系列作品,這系列是個特殊的作品,她收集各種不同的素材,再依照它們的屬性集合創作成不同主題的作品,這一系列有點複雜,彷彿她要表達出一種情緒,但一直到1961年以後的射擊藝術作品才感受出她在作品中所發洩出的憤怒。

第二個展示廳就是她的射擊藝術作品,藝術家在木板上放置物件,很像是她先前的集合作品,同時預藏了放置了顏料的汽球或罐子,再覆上一層白石膏,最後,再向這幅作品開槍射擊。當子彈打中顏料時,迸發的顏料流洩在其他物品上,形成一種詭異的感覺,我所感受到的,是她的憤怒。藉由這樣的創作方式,她創造了一種與觀眾互動的行動藝術-觀眾欣賞美女藝術家對自己的作品開槍射擊-這本來就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同時,她也讓觀眾參與創作,在她的第一個射擊作品「我情人的肖像」這幅作品裡,每個人都可以對著那件襯衫投擲飛鏢。在這樣的創作過程裡,她也治癒了自己的憂鬱。

在這兩個展示廳的作品裡看到的都是破碎和憤怒,很多作品裡都會看到支離破碎的娃娃軀體,在導覽手冊裡表示她曾經有一段不愉快的童年回憶,我想,也許「成為母親」這件事可能也讓她有一段對於身份轉換上的不適應。在孩童時期受到創傷的後果通常會很嚴重,這點在心理學上確實有所根據,在孩童時期若是受到性侵犯,在成長過成裡可能會有自卑、自閉、反社會、暴力的傾向,長大後暴力犯罪或是重蹈覆轍成為性犯罪者的可能性也相當高,同時受到性侵犯的孩童在成人後,對性會抱持罪惡感,同時無法對孩童及自己的兒女產生關愛。我看著這兩個廳的作品,覺得Niki真的很幸運,因為她以藝術創作的方式來治療自己,也同時也以這個方式向當時的社會表達她的抗議與憤怒,如果今天她的射擊藝術對象不是敷上石膏的物品,而是活人的話,她可能就會被形容成電影裡的美麗殺人魔,而不是今天的美女藝術家。謝天謝地,愛與藝術的力量真的很偉大。

當niki與第一任丈夫離婚,與Tinguely在一起後,除了藉由射擊藝術來治療自己後,兩個人之間的愛情與相知相惜,讓Niki的作品走向另一個圓融與美的境界。

從前面兩個展場裡的作品,到第三個展示廳裡的「娜娜」系列,其實作品給人的感覺差很多。前面有尖銳、束縛、恐懼和逃離,後面陳列作品的給我則是幽默、自信、圓融、明亮這類正面的感受。最後一個展示廳裡的作品,也就是「塔羅公園」裡的作品,「塔羅公園」位於義大利的Garavicchio是Niki以大阿爾克那中的二十二張牌為主題,依照牌面及意義所創造的公園,裡面有太陽、月亮、塔、魔術師…等雕塑作品,在展示廳裡的作品大多是當時她所繪製的草圖,像是月亮、審判、吊人、塔,只有惡魔是縮小版的雕塑。在語音導覽裡提到這尊惡魔雕塑裡被鐵鍊束縛的男女已經獲得釋放,但仔細看,惡魔腳下雖然已經沒有鐵鍊束縛這對男女,但他們還是被兩條紫色的繩索綁在惡魔的腳下。另外,很可惜的是這次展出的作品中,塔羅公園的草圖因為台灣的濕氣太重,所以只剩下塔羅公園的照片可以看,我問了一下展場的服務人員,他們表示因為濕氣太重了(台灣的冬春兩季就是下不停的雨),所以這幅草圖已經捲了起來,就算在下面放了三台除濕機也救不回來,只好收起來,等到這個星期展覽結束後,再一起運回尼斯修復,這真是非常非常的可惜,還好,在導覽手冊裡還看得到這幅石版畫的圖片。

Niki與Tinguely的作品並沒有在這次的展覽中同時出現,但可以看到他們的史特拉汶斯基噴泉的作品草圖,我覺得很感動,因為兩個人同時為藝術創作投入的心力,就在畫裡可以感受到。

展出的畫中,有兩幅讓人覺得很可愛,分別是「你喜歡我嗎?」和「我還蠻喜歡你的,傻瓜」這兩幅,非常的可愛且幽默,我看到一對情侶站在這兩幅畫前面,感覺很不錯啊!另一幅「健壯娜娜」的鮮艷配色讓我目不轉睛。Niki的作品顏色都非常鮮艷,她的配色方式和裡面的小骷髏頭元素,總會讓我想起墨西哥女畫家Frida Kahlo的繪畫,可是Frida的作品表達的是一種強烈的痛苦和悲傷,而Niki在後期所創作的作品是以強烈的顏色表達歡愉和自信,同樣是顏色強烈的藝術作品,但是所表達的情緒卻完全不同。

看完Niki的展覽大約是四點,憑著特展的門票還可以去看旁邊主館裡二、三、四樓的展覽,而歷史博物館裡四樓的日本漆藝展、常設展、刺繡展都很棒,特別是二樓的李霞的人物畫展,我看著畫家筆下的八仙和麻姑獻壽圖,看完這些展覽覺得很愉快,雖然只是用兩個小時走馬看花,但三樓的華夏文物展裡的唐卡、鎮墓獸、唐代的髮飾也讓我印象深刻。

同樣的,裡面也是不可以帶傘的,但這個措施做的很好,就是我們可以把傘放在櫃台的傘架,服務人員會在傘上貼一張小貼紙,而我們也會有一張同號碼的貼紙,只要離開時將這張貼紙交給服務人員,他們就會把貼同號貼紙的傘取回給主人。如此一來就不同擔心這把十六支骨架的大傘被人家順手帶走,還可以輕鬆的看展覽,這樣的服務真的很貼心。

台灣的民眾還是需要再教育一下,在看Niki的展覽時,還是有不少mp3鈴聲此起彼落的響起,也有人哇啦哇啦的在裡面講起電話,展場的服務人員可是會把你請到旁邊去的哦!

Niki的展覽在這個星期日結束,如果沒有機會到國外(除了尼斯、塔羅公園外,日本那須省也有她的博物館)去看她的作品,不妨趁這次展覽去看看吧!

留言

  1. 我上一次去歷史博物館看的展覽是西班牙玩具特展,沒想到已經是去年的事情,帶小水瓶去那次他非常沒有興趣,反而是我一直再回憶小時候,現在小朋友玩具太多反而不珍惜,我們小時候沒什麼玩具印象就很深刻。

    回覆刪除
  2. 往往擁有愈多的人容易失去更多。不論大人還是小孩。
    ↑從水瓶子家搬回來的comment。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