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7的文章

生活應該簡單點

但總是會打亂。隨選歷史閱讀: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movie]秘密與謊言

片名:秘密與謊言(Secrets & Lies,1996,英)執導:Mike Leigh主演:Timothy Spall、Phyllis Logan、Brenda Blethyn、Claire Rushbrook、Marianne Jean-Baptiste圖片取自心靈小憩秘密與謊言解說頁面。星期日下午匆匆忙忙的趕到校園書房二樓參加電影座談會,一進門先向psycho 大大打聲招呼,簽到領名牌後找了個位置放東西,好險沒遲到。在場有很多媽媽,其實有點訝異,之前聽雨漣說有在平面媒體上刊登活動訊息,也有不少是兒女帶著媽媽一同出席的,這倒是很難得的現象。這部從中間開始看的「秘密與謊言」,雖然是從中間開始而且有時因為坐下來看不到字幕有些可惜,但在小憩的網頁上可以先大概了解劇情的內容,加上韻琳姐的講解並不是那麼難懂,我從沒想過在運鏡上的事,不過導演似乎要我們以鄰居的角度去涉入這個家庭的眾多秘密裡。 電影中有些很特別的對話是後來在小憩的網站上看到的,像是荷坦絲對友人說:「父母,是我們自己挑選的。」這句話讓我想到天才雷普利這部電影的最後,迪克的父親以悲痛的心情對雷普利語重心長的說:「大家都說,兒女無法選擇父母,但父母也無法選擇兒女。」兩個不同身份的人,說出完全不同的話。在雷普利這部電影裡我們知道迪克和父親的感情很不融洽,兩人的價值觀不同,迪克甚至將母親的疾病責怪在父親身上,遠走歐洲;荷坦絲會說出這樣的話,也顯示出她的思想似乎較為成熟,也較正面。荷坦絲因為自己很小就知道自己是養女,而當她在找尋自己的身世時,其實是對自己的養母非常肯定的,認定那才是自己真正的母親。但人都會有好奇,當荷坦絲在養父母都過世後,她的生命出現了缺口,而開始尋找自己生命的來源。 在看到電影中的母親辛西雅與另一個女兒羅珊的相處態度時,直覺的想到最近在讀的東西,辛西雅是一個很標準的Chicory type的人,同時綜合了White Chestnut,她非常的關愛她的弟弟莫利斯與女兒羅珊,但她這樣的關懷其實是出自於一種需要以愛回報的感受,當她表現出她的母愛卻被所愛的人回絕時會表現出一種受到傷害的感覺(Chicory),同時因為她幾乎是沒有童年,母親過世,父親無法照顧家庭而長期抑鬱,辛西雅被迫在短時間內成長面對現實生活的苦難,也因為缺乏父母的愛,在極為年輕時就渴望尋求異性的愛情以滿足被愛的需求,也常面臨被始亂終…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花精才是最好的方式。聽說花精不…

關於花精的FAQ(3)--學習篇

這一個部份是針對學習如何使用花精常見的FAQ,上圖是擷取自巴哈中心的課程介紹網頁,這個圖示就是巴哈中心的Logo。我只想調配自己使用的花精,但對於花精不是很了解,要讀哪些書籍?有一本是必備的「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Step by Step」,作者是Judy Ramsell Howard,她還有很多關於花精學習的著作,然而這本是最基本的,讀完這本書可以了解Dr. Bach的理念、三十八種花精的原理及針對的情況,中文版由中永公司獨家翻譯,如果懶得讀英文,可以買中文的來讀,但請相信我,裡面的字不會太困難。另一本必備的則是「The Bach Remedies Workbook」,可以依照裡面的習題及規劃來學習花精,裡面有許多練習可以協助我們認識更多花精,這兩本書也是BIEP裡Level 1的必備教科書。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Step by Step
Amazon
博客來The Bach Remedies Workbook
Amazon博客來除了以上兩本教科書,還有哪些書籍可以參考?除了以上的兩本書籍,我還推薦另外兩本書籍,其實也是依照巴哈中心的推薦書單所購買的:Illustrated Handbook Of 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An Authoritative Guide to Natural Healing with Flower Essences這本書其實是將三十八種花精做非常詳細的介紹,每種花精在解說過後都會有兩至三個案例,這些案例都是自巴哈中心的News Paper中整理出來的案例,非常有助於學習進一步了解這三十八種花精,書裡還有插畫的三十八種花精圖片。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Including Heal Thyself, the Twelve Healers, the Bach RemediesRepertory這本書結合了三本書的內容:Heal Thyself、The Twelve Healers、The Bach Remedies Repertory,可以更多Dr. Bach在研究這三十八種花精時的想法,以及詳細的分類。Bach Flower Remedies for Women針對女性所寫的花精使用書籍,這本書我最近才購買,目前還沒到手上,還有…

關於花精的FAQ(2)--花精諮詢篇

在這篇的FAQ裡所寫的是關於在花精諮詢上的常見疑問,希望可以藉由這篇的內容裡可以解決許多人在對於花精諮詢上的疑問:台灣有哪幾位是英國認可以的花精治療師?以下資訊是從英國巴哈中心網站所找到的,位於港台的六位治療師及他們的聯絡資訊,可以在Referral List裡找到以下的資訊,我只留下他們的姓名,電話可以在網頁上找到:Penghu County(澎湖):Magong City, Wan-Li HsuTaipei(台北):Yi-Ying ChangChiu To ChengChia Ping LinTaichung(台中):Hui-Chuan PaiHong Kong(香港):Tokawan, David Siu Sun Cheung和花精治療師面談與一般的心理諮商有什麼不同?表面看起來界限有點模糊,但的確是不一樣的。心理諮商像是針對我們的心理狀況,找出這些心理狀況的問題,讓我們去面對這些心理問題並加以改善;花精諮詢其實比較像是和花精治療師聊天,而花精治療師是針對個人的情緒面向來改善,找到負面情緒形成的原因,再利用飲用花精的方式來解除個人的負面情緒,所以花精諮詢是針對情緒來改善,而不是心理狀況來改善。如果不是Practitioner 可以幫別人調配花精嗎?我也曾經問過英國的巴哈中心,他們表示依照書本的了解及練習,也就是上完Level 1的課程後,可以為家人及朋友調配花精。坊間有人用抽花卡的方式來選擇花精,我也可以買一組花卡自己使用嗎?依照Dr. Bach的Simplicity原則,以最簡單最方便的方式來選擇花精,是不需要使用「抽花卡」的方式來選擇花精,只要你了解這三十八種花精的特性與原理及如何調配花精的正確觀念就可以了。坊間幫人調配花精,一瓶30ml可能要五百元,或是花精諮詢的費用可能要上千元,這樣合理嗎?該怎麼說呢?其實沒有所謂合理與否的問題,因為這些治療師或是醫生他們要花心力、場地以及很多商業因素考量,加上花精的價格並不便宜,所以在成本考量上,他們也是需要有所回收的,但相信他們都是以善意幫助每個人為出發點的。有哪些諮詢機購?台灣其實有很多諮詢機構,除了官方網頁所登錄的BFRP之外,也有不少醫師運用他們的專業醫學知識和技術,配合花精的使用來做諮詢,我想稍微用關鍵字搜尋都會找到需要的資訊,不便在這裡做介紹,因為每個諮詢機構運用的方式不同,每個人適合的方式也不同,我沒…

關於花精的FAQ(1)--選購篇

相信有很多人對於花精的使用和選購上有很疑問,上次和那位網友談過後,我自己整理了一些容易迷惑的問題,自問自答後整理如下,這是一般常見的選購篇:貝曲花精、巴哈花精、巴赫花精有什麼不同?都是一樣的。Dr. Bach的家族來自於Wales,然而他的醫學院同學都稱他Batch,所以又叫貝曲(取)花精。由於台灣的代理商分別將巴哈花精、巴哈、花精及Dr. Bach的簽名均註冊為代理商自己公司的商標,所以有些自行進口的小廠商無法以巴哈花精的名義販售,可能會上述名詞或是以花藥取代為花精,其實都是一樣的。為什麼會有Nelsons、Healing Herbs…等不同的廠牌?在The Dr. Edward Bach Centre製作母液後,交給Nelsons公司做接下來的稀釋及包裝。在我自己使用過兩家公司的花精後,我覺得沒有什麼差別,其他廠商所製作的花精我則是不了解。澳洲花精、北美花精、台灣花精、巴哈花精這些都是一樣的嗎?Dr. Bach 1930年離開倫敦後,就開始研究花精,可以算是歷史悠久的,但是流傳到世界各國後,也許會有人依照各國的國情和自己的感受來製作當地的花精,但基本的精神應該和巴哈醫生的理念相差不遠,都是本著自助助人的理念來使用的。要去哪裡買花精?台灣販售花精的不止是台灣的代理商,然而代理商代理的是英國的Nelsons公司的巴哈花精,有些小進口商會自己訂購花精來台灣販售,目前市面上較常見的就是Healing Herbs和Nelsons兩家的花精品牌。可以用關鍵字問問Google大神,就可以找到不少販售花精的廠商或代理商。在這裡只提供英國的購買網站:Bach Flower Remedy Shop and Bach Center一定要買一整組的花精嗎?不一定。如果你是執業的治療師(Practitioner),的確是需要一整組的花精以應付不同的需求,可是如果你只是在治療自己或是身邊的家人、朋友,可以購買需要使用的花精就好,最節省的方式就是大家合買幾支花精,再分別使用於各自的Treatment Bottle裡,需要補充時再購買就好。三十八種花精真的就夠了嗎?Dr. Bach在世時也有很多人問他這個問題,也建議他再增加其他的花朵,但他表示這三十八種花精就能解決所有人的困擾。我也曾經有這樣的疑問,但讀完三十八種花精的介紹後,再仔細了解人類的困擾來源,確實這三十八種已足夠,如果你用排列組合…

午後有貓走過屋頂

住家附近有幾隻貓老大,倒底哪隻是老大我也不清楚,但固定有三隻貓會在這裡走動,一隻被我叫做黑嘴巴,因為牠的嘴巴上有一個黑斑點,牠的貓尾巴不知道什麼原因非常的短又剛好是黑的,偶爾我會叫牠黑屁屁,一臉就是流氓貓的樣子,從沒拍到過;一隻是老黑貓,叫聲很蒼老,每次都會窩在停在樓下的機車座位上或是在冬夜窩在汽車的引擎蓋上取暖;今天拍到的這隻應該算最近來的,都會窩在樓下的屋頂上,這是今天第二次遇到牠,趁牠還沒走先幫牠拍照。
這兩個人類在做什麼?
那烏漆嘛黑的是什麼東西?
我真的要在這裡午睡嗎?
遇到狗仔隊還是走好了。還拍?人類真是莫名其妙。這是第二次把這隻貓吵走了,不知道牠還會不會回來午睡?懷念起小時候在這個屋頂上生小貓的那隻藍眼睛母貓,我幫她取名叫芭娜,常在路上看到很像她的貓,但總覺得她應該不會再回來這塊傷心地。隨選歷史閱讀: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夜訪玫瑰古蹟

地點: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地址: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46號,巷口有台新銀行開幕時間:2007/05/13跳舞咖啡廳營業時間:AM8:00~PM11:00玫瑰古蹟網站:http://www.dance.org.twBlog:蔡瑞月文化基金會部落格開幕特別活動:點此地圖當藝術的理想被政治干擾時,光有熱情的確是不夠,還非常的無奈,這是我昨天晚上睡前讀了手冊中某篇文章的想法。在眾多商業辦公大樓、飯店、跨國品牌旗艦店林立的中山北路上,有一間光點台北,有一間我很喜歡去的ppaper shop,昨晚參加了夜訪玫瑰古蹟的活動後,這條路上又多了一個文藝空間-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到的時候天色還蠻亮的,工人們還在整理環境,舞台上的舞者專注的在練習晚些要表演的舞蹈,老師凝重的表情指導著舞者,旁邊的咖啡廳還在準備著,庭院中的一片草地上有一株龍眼樹,樹下放著一艘小船和幾盆準備要栽種的花朵。一旁的阿伯叫我到四周走走看看,離活動開始的時間還早,趁天色未暗先拿起相機拍了幾張照片。我一邊走一邊拍,看著練習的舞者們,反而擔心我在那晃來晃去會干擾他們的練習;看看四周的大樓,覺得在大樓裡上班的上班族們算是很幸福的,只要他們願意打開窗低頭看,就可以看到這麼一片古意昂然的綠地。一回頭看到雨漣已經在46巷的入口處拿著數位單眼在拍了,多虧雨漣才知道這個活動,雖然我已經漸漸的可以接受走入人群,不過對於等會兒要一下子面臨這麼多陌生人,其實還是希望有個認識的人可以聊天。後來毛球也到了,他們都是重裝上陣,一台相機比一台大啊!哈哈。活動開始,先是看了一些活動的紀錄片,了解這座古蹟坎坷的成立路程後,我們欣賞了《印度之歌》和《傀儡上陣》兩部舞蹈。看《印度之歌》時有一種非常感動的感覺,雖然《傀儡上陣》與蔡女士本身的故事有較切身的相關,不過《印度之歌》的舞者本身有一種魅力,在看她練習時,她臉上的表情和舞蹈的動作就已經非常的吸引人了,而我就在掙扎著要拍照還是專注在舞者的表演時,錯過了許多精彩的表演,雖然我安慰自己已經先看過排練了,但其實差別還是很大的,而且對於相機愈來愈不熟悉,加上只是一台消費型相機,所以這次拍起來的效果實在很差。舞蹈表演過後,我們到原先名為「最後的華爾滋」咖啡廳吃點心,其實「最後的華爾滋」這個名字聽起來很悲情啊!現在的「跳舞咖啡」聽起來比較沒那麼悲情,和舞蹈研究社的主題也比較切合,不過好像還少了一點點什麼感覺。昨晚的咖啡…

幫助地球、台灣降溫

張保興老師在淡江大學所開的環境未來課程講義:連結,裡面的powerpoint檔案大多數都是他上課時的教學講義,這些環保觀念都是長久的,有時間的話可以多看看哦!特別是裡面有篇「省水又乾淨的清洗方法」會改變每個人在洗滌用水上的觀念與方式。右邊兩個圖示是天下雜誌所辦的活動圖示,掛圖示不見得真的能做到這樣的效果,只能提醒自己,記得節能,這個年代已經不是那個任意揮霍的年代。如果想要掛上圖示,可以到天下雜誌這個活動的網站,把語法放上sidebar或是MSN圖示,我說過了,掛圖示還不如實際行動-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也許是大學時修了一門環境未來的課,上課的張保興老師他教了我們許多關於節省水資源及未來環境的環保議題,在修了這門課之後,生活裡有很多作法就這麼被影響而改變,也才真正的開始注意自己的行為。不知道有沒有人感受到?天氣真的是愈來愈熱了。還沒真正到夏天,就開始穿起短褲吹起電風,不止台灣,地球的溫度也愈來愈高,連北極熊都不能生活了。前幾天看電視,有一群學生在北方國家實際去感受地球暖化的後果,有那麼一大片曾經是冰原,現在已經是汪洋大海了。我收到來自以前同事的轉寄信件,信件裡提供了以下的八個方法,也許我們無力改變大型企業以及全球化導致的這些惡果,但也許我們能從自己作起,去影響身邊的每個人:不打領帶,少洗衣物:男性上班前,夏天不打領帶,調整空調 28度,晃眼驚覺夏天省下七萬一千噸二氧化碳排放量。女性集中大量衣服再洗,減少洗衣頻率,並用陽光曬乾。重點在空調,我常發現許多辦公室裡面常常空調冷到要穿外套,也許是因為要保持低溫以避免心情浮燥,可是這很浪費電,如果少開幾盞燈,可以減少溫度過高的問題。食用當地所產的食物:上班途中買吃早餐時,記得選吃當地、當季食物,可省運送、冷藏。吃多少、買多少。廚餘佔你吃的食物30%,收到冰箱最後仍有 80%被丟掉。我的建議是,自己做早餐、午餐,一來是比較健康,二來是你自己要掌控自己吃多少、做多少、買多少。我並不愛吃外面的食物,也許是學生時期總是吃外面的關係,還是現在常在外面吃的關係,外面的食物很油也太過精緻,不是太甜就是太鹹,不夠清爽,如果可以就自己準備食物,也可以聯合辦公室裡的同事,大家輪流做早餐、午餐,也許麻煩些,但也可以控制食物的用量。寧可吃少吃巧也不要亂吃,小心大腸癌就這麼纏上身。支持綠色消費,購物不拿袋:使用環保標章產品,家庭能源支出少30%。買餐點時手…

不曾過去的年輕,過去

昨天下午去了一場有點奇怪的開幕茶會,會說奇怪是因為在場的人都是彼此熟識的學員,而我們似乎變成湊熱鬧的觀眾,那是個不錯的地方,雖然有著商業化的氣息,但透過這樣的一個地方增加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也是一個治療自己和其他人的方式。因為學員很多,而我們是透過網路知道這個消息去的,所以變成像局外人被晾在一旁,不過那裡有幾個小型的書櫃,於是不熟悉在場人士的我就拿了書櫃裡,蔣勳先生寫的天地有大美在一旁讀了起來。因為是開幕,所以每人可以點一杯飲料和吃小點心,不過我們以為會有一個類似一般開幕茶會一樣的行程,也許因為學員太熱情,所以原訂的行程全都取消了吧!老實說,我個人對於這樣的一個茶會有些失望,該怎麼說呢?這我就保留在自己心裡好了,不過我卻很感謝這個地方讓我靜下來讀一本很美的書,即使現場鬧哄哄的。取消了原本預訂的理療,我們離開了茶會走到誠品書局,腦海裡還是那讀了半本的「天地有大美」,很巧的是,前天晚上我找出一本筆記書,那是五專時期一位很疼惜我的英文會話課老師送給我,由東華書局所印刷的一系列筆記中的一本,書背上寫著「蔣勳」。我在書局裡並沒有買那本「天地有大美」,但買了另一本「美的覺醒」,然後利用晚上去燙頭髮的時間讀了前半本。當我讀到這個段落時,剛好最近遇到自己在某個BBS站用了許久的ID,因為主機不接受gmail信箱,而hinet信箱又收不到認證信的情況,可能要與這個用了近十年的ID與回憶道別,心裡多少有點捨不得,但讀到這個段落時,似乎又不這麼沉重了:我們的心靈也是如此!如果心靈已經塞滿沒有去清除,其實就無法容納新的感官經驗和新的感受。~p.68我們可以試著清理乾淨所有的人際關係,使這件事變得更簡單些。我們可以試著讓很多的人際關係能夠由空白重新開始,那麼我們反而會感謝空白,感謝寬容,感謝這些通暢而沒有阻塞的部份。~p.69前幾天晚上和許久沒見的朋友聊過後,我想了很多事情,像是美麗的墾丁夜空還有那年快樂的夏天,我翻著過去的相簿,看著電腦裡的檔案,這些快樂的回憶我也捨不得忘掉,因為快樂的感覺只出現在當下,就那麼一次而已,不會重覆出現,只會因為重覆的動作而出現邊際效用遞減,甚至因為自己反覆的回憶而讓情緒陷入谷底。抬頭仰望夏天夜晚滿天的繁星,其實是不需要負擔什麼的,我們在那個時刻,如果感覺到生命好像飛揚起來的一種快樂,是因為沉重的東西已經被拿掉了。~p.26很多事情都只是我自己想不開,不能接受實際…

曾經有過的年輕

昨天見到了好久不見的朋友,聽到一些以前朋友的消息,有的準備結婚,有的已經結婚生子,每個人都過著很好的人生…。送朋友回家後,我踩在灑著月光的公園小徑上走回壹陸壹,不時停下來看看月亮,享受月光,每當我回想在補習班的那一年時,心裡就會有種陌生的感覺,那是我曾有過的年輕嗎?回家後翻開相簿,很久沒再洗照片了,看著一頁又一頁的相片,原來我也曾經有過年輕。圖片是關山的夕陽全景,點它可以看到大張的全圖,好久沒去追夕陽了。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