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7的文章

狂歡餐飲日

很久沒吃所謂「吃到飽」的餐飲,一來是年紀將近三十加上新陳代謝不太好,吃太多對身體不好,二來是覺得,「吃到飽」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划算,如果不是多人一起吃,不但吃得悶還吃得掃興,第三是在專科大學時代常和同學朋友去吃這種東西,吃到後來的結論是那根本不是「吃到飽」,其實是「吃到死」,結果前幾年還真的常有人吃到死,實在太誇張。年輕人特別是男性,活動量大,經費有限,吃這種「吃到飽」的服務勉強也許算OK,但不太建議上班族或是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的人吃這種東西。專院校大概還有半個月才開學,我不知道以前去的提供這種服務的店還剩幾家,就寫一下關於這種「吃到死」,不,「吃到飽」的回憶吧!提供這種服務的飲食種類不外火鍋、烤(燒)肉、中式/西式/日式的Buffet、素食、冰品、中式或日式料理、甜點下午茶…等,也因為場地和食材品質的不同也提供了不同的價格,例如在飯店的下午茶可能要四百至六百元,但在台灣所謂的「和風洋食館」提供的下午茶大概二百到三百元之間。這些東西都有雜誌幫忙做分類,在這裡就不多說,只是要提醒的,部份篇幅廣告成份居多,不見得像照片上那麼漂亮或是報導的那麼好吃,我有遇過一次地雷,後來那間店也關了。火鍋吃到飽有吃過不少次,像是旋轉火鍋或是賓士鍋這類的,印象中比較特殊的,是有次在東區吃到的火鍋,平均一個人大約四百元左右,在當時也不算平價,但他們提供的食材,特別是海鮮,在一般吃到飽的餐廳也不是那麼常見,新鮮度也夠。吃完後會有服務生幫忙清理桌面,然後將原本放火鍋的位置透過桌邊的控制鈕切換成低溫的冷凍盤,再將想做成冰砂或冰淇淋的果汁倒到盤上翻炒,沒多久就有冰淇淋可以吃。都是去那裡吃海鮮,冰吃的少,所以沒什麼印象。這東西也熱門了一陣子,還存在與否?不知道。只知道後來四處都可以看到所謂299或199吃到飽的火鍋店,但食材不是很特別就是了。最近的一次是偉展還在房仲業,加上那陣子我非常想吃火鍋,他帶我到台北民權東路上的一間火鍋店,裝潢不會特別吸引人,但裡面食材也不算太差,只是附近的霓虹燈就讓我覺得這是個我不會走入的世界。烤(燒)肉吃到飽的服務也吃過不少次,從299吃到近千的也有,長安東路附近有一間日式燒烤店,以前還算蠻常去吃,我喜歡吃烤鴻禧菇和某種菇類,覺得烤過後很美味,也是我不怕的幾種菇類。這幾年來,終於有人腦筋動得快,走精緻化路線,講究擺盤和情境,讓人吃完不會全身都是燒烤味,就算價錢偏高也讓人吃…

書愈難賣,行銷活動要愈注意細節、日期和備案

現在的出版社很辛苦,書不好賣是真的,紙價上漲,後來部份出版社退出某個經銷店減少了銷售點,又要顧及讀者的閱讀品質加上希望以提高吸引力紛紛做出節錄的試讀本贈送讀者閱讀,之前的《偷書賊》、《失物之書》都是在讀了試讀本之後覺得內容很不錯便下了訂單。也許是這樣的動作吸引了大量的訂單,許多出版社便做了節錄的試讀本,不管是電子當的Flash版、PDF版,或是紙本的試讀版,更聰明的是結合所謂的部落格行銷。之前的書籍行銷結合部落格是在書本發行前請有興趣的網路使用者在部落格上放個貼紙連結以提高page rank增加曝光率,或是像《偷書賊》、《失物之書》請讀者在閱讀後分享心得及連結、引用。書籍是很美妙的,一本好書,沒有時空的限制,只要是經典,不需要特別行銷手法,什麼時候都會有銷售量。但站在出版社成本與獲利的想法,除了前面那一波讀者外,也需要持續的行銷活動以吸引更多未讀過這本書的人來閱讀,也就是下邊那張圖的D、E兩區。其實這類的行銷活動,我不知道是出版社自己負責還是外包給外面的人去負責?因為曾經接到一通電話,說是要將某本書的行銷活動委外,但在我看過那本書的內容前五頁,因為與個人的道德觀差異太多,那是很有挑戰性的企劃,但我怕在死後原要下十八層地獄又因為那本書的關係會被打入二十八層地獄,剛好那陣子也忙所以拒絕了。現在的行銷活動成本又更高了,要先印整本的試讀本給部份讀者,再請讀者在個人網站裡放心得做連結至自家網站,雖然提高成本,但實際回饋給讀者的部份並不多,大概就是一本試讀本吧!我參加一些活動沒有再收取什麼行銷費用,多半是參加好玩的,也覺得有書可讀是件很棒的事,會覺得出版社也很辛苦,要寄要送要挑選讀者,對編輯或行銷企劃來說是一個負擔,只是這一次,我參加的這個活動就頗不爽了:8/13:我收到出版社的來信表示錄取試讀活動,隨信附上貼紙一枚,希望能幫忙放在網站上。我冒著被博客來取消策略聯盟的風險掛上去。這個活動內容原訂是在8/26前完成publish感想及貼貼紙後,會選出5名讀者可獲獎勵金1000元及1000元等值的大塊文化圖書(可自由選書)。8/16:沒收到書,寫信去問沒下文。8/17:收到書了,原來是透過民間郵政傳遞,畢竟不是官方組織,難免會有誤。但每次宅急便都準時送達,看來民間郵政要好好檢討。8/18~20:這中間我都在閱讀,也發現好像很多人因為颱風的關係沒收到試讀本。8/21:下午接到電話問…

[小記]月蝕

昨天的月亮被地球的影子遮住而出現月全蝕的情況,雖然據古人的說法表示是大凶之日,就像西洋人不喜歡的十三號星期五一樣。但這不是第一次見到紅色的月亮,國中時便見過一次,之後在淡江時,畢業那一年就常看到新月將落入地平線時出現血紅的顏色。一彎血紅的新月掛在天上,像是沾了血的鐮刀,更較十六的圓月來得令人膽顫心驚。可惜只能自電視畫面看到月蝕開始時的畫面,而我一邊修改著eDM多彩的頁面配置,等到外出時月蝕已快結束了。拉著偉展,快步走向遮蔽物較少的公園。走到街口,就在蔡明亮導演的工作室前,發現若是在工作室的庭園裡應該就可以看到月蝕的畫面,只可惜不好意思開口或按鈴,便先和偉展走到一旁的巷子裡看缺了一角的月,第一眼。有對父女站在附近,父親拿起手機通知其他人出來看月亮,女兒似乎不耐的想拉父親回家。走到公園,農曆十六的月光相當明亮,不輸街燈,縱使公園裡有燈照明,依然可見清晰的輪廓。拿起相機,試著拍下這一幕畫面可和家人分享,可惜技術不佳,只能勉強接受成果。題外話:近日造訪的連結關鍵字多以《偷書賊》為主,感謝各位對該篇閱讀筆記的支持,也希望能早日寫出自己的風格,而非只是抄書而已。隨選歷史閱讀: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小記]七色彩雲

說起來是少見多怪,但實在很怕忘掉昨天下午所看到的景象。活了二十多年,我最喜歡看夕陽和月亮,夕陽時分有許多特別美麗的雲彩,而月亮就像是溫柔的掛在高空照射著舊時空的光芒,卻也不刺眼。昨天下午,在往北投的路上,承德路七段接大度路的那個路口,就是大同公司的前面,看到了生平第一次見到的七色彩雲。一直以為「七色彩雲」是形容詞用以形容雲彩的美麗及多變,例如上圖,我在墾丁拍到的夕陽,但昨天看到的,真的是一朵雲有多種顏色顯示在雲朵上,看得我目不轉睛,甚至叫偉展停下來想站在路邊看這朵雲。很遺憾的是沒帶相機所以沒辦法拍下這一小角的雲,它躲在另一片雲的後方,所以只看得到一角閃著金色、粉紅(橘)色、淡綠色…等各種色彩。偉展說那可能是剛好有片雲折射了夕陽的光芒,也可能是剛好一段彩虹在雲後,以我們的角度是可以看到這樣的景象。雲層下方可以看到橘黃色的夕陽,照著觀音山(?)像是為山上鑲上一條金邊。夕陽前的雲彩就像油畫一樣,大概這類的雲容易出現七色雲吧?(可參考這張雲彩照片)忘了是上個月底還是這個月初的某個晚上,我們在公園裡散步,抬頭看月亮時,看到月亮邊有一圈彩虹,再仔細看,其實是兩圈,就像一般看到的虹與霓一樣。於是兩個人站在樹下看著這個景色,忘了站在樹下的危機。附以下幾張我自己很喜歡的,歷年來拍到的夕陽照片,有些是在淡江大學工學館樓頂拍的,現在好像不能上去了吧!
觀音山與晚霞,可惜沒拍到整個觀音山
關山有名的夕陽
這是所有關於雲彩的照片中,我最喜歡的一張,在墾丁民宿二樓拍到的。
漁人碼頭的夕陽與戲水父子
陽明山上拍到的夕陽
淡水的夕陽與雲彩隨選歷史閱讀: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重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書名:《愛在瘟疫蔓延時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作者:Gabriel García MárquezISBN:9578983603出版:允晨文化之前的閱讀筆記:讀《愛在瘟疫蔓延時》介紹頁面:連結 之前只讀了一遍《愛在瘟疫蔓延時》就草率的寫了一篇閱讀筆記,上個月又拿起了這本書重新閱讀,有了不同的想法,試著重寫一次。
如作者所說的,這是一本愛情小說,而最後的結局,兩位主角搭著自己建造的船遊內河,甚至就永生永世的在河上來回。這段浪漫的愛情故事,卻是由三位有著不同愛情觀的男女所交織而成。

秘密就在眼前,只是我們視而不見-秘密晚餐

書名:秘密晚餐(La Cena Secrata)作者:Javier Sierra網站譯者:蕭寶森ISBN:9789862130001出版:大塊文化官方網站:中文英文博客來活動頁光看書名《秘密晚餐》就知道這個故事的劇情主題不離「最後的晚餐」、「巖窟聖母」,也能預料到又是一本拿達文西作品天馬行空的故事,作者混合了《玫瑰的名字》、《達文西密碼》的幾個元素於其中:塔羅牌、古代教會制度的衝突與矛盾、政治鬥爭與世俗民情。
當我在十七日拿到樣書時,先讀完作者訪談,之後是抱著一種很遺憾的心情在讀這本書-它翻譯成中文的時間太晚了。儘管作者表示這本書是在《達文西密碼》出版之前就完成,也坦承受到《玫瑰的名字》啟發與影響,但在先前被達文西密碼行銷浪潮淹沒的讀者、消費者還有多少信心再去讀一本類似主題的故事?
整本書讀完,我想,先前的想法是錯誤的,連讀這本書的心態也是錯誤的,所以我又重讀了幾個章節,重新思考裡面的故事和理解作者想表達的意思。

風雨欲來

收衣服時拍的
晚上近六點時的天空下雨了。隨選歷史閱讀: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最近的心情

應該要開心才是,只是不知道,也許是作息不正常的關係,所以就像照片一樣,陰暗的,但又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不過我真的想去看海,颱風天不宜就是。大起大落,只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情緒,像野獸般躲在某個暗處在等待機會被釋放。聽偉展說下個月初有大學同學會。同學會這三個字有點陌生,再加上大學時的同學所辦的同學會,更陌生了。仔細想一想,大學時只有三、四個同學比較常在一起修課或一起搭捷運回家。有時候會在沒課時,其中一位同學開車載大家去他家玩、去海邊,也只有幾次而已。有次,印象很深,四個人考完試去白沙灣,我跑到一個沙洲上,突然一個漲潮打來,突然四周就被海水包住無處可逃。他們三個小朋友看到這情景當然是在旁邊哈哈大笑,其實心裡嚇得要死,要是再一個海浪過來,大概就有可能被捲下去了,那天的天氣也是很陰霾的。跳啊!跳的,跳離危險的沙洲,和三個同學一起笑自己的蠢行為,現在還活得好好的。上面的照片,忘了是什麼原因,和同學去沙崙,開車的同學家住在淡水,他說:「沙崙的沙好髒,我們家人幾乎都不去。」那天去的時候是退潮,我拍了一張退潮時的沙崙,還看得出接圖的痕跡:。畢業後,偶爾會約出來大家聚一聚,像是他們剛退伍時就曾經在人性空間小聚一下。最近的一次是他們約出去吃午餐,而我讀《失物之書》一夜未睡而沒去。五專的同學,似乎可算是完全沒有在連絡了,連email也沒有了,再加上不用MSN,可以說完全的斷了音訊,結婚生子出國讀書的應該也不少吧!最近睡前會翻翻以前拍的照片,電腦裡的或是已沖洗成紙的,看著看著,覺得自己的人生可以切成很多塊,國小到五專前三年、專科後兩年到大學前一年、大學三年、大學畢業後。忘了什麼原因,昨晚跟雨漣說:「和以前的朋友都沒有連絡了。」人生似乎就是這樣,有緣就會相聚,緣份盡了,就散了,幸好我們的大腦裡還保留著回憶,而人腦總是下意識只留下好的回憶,不快樂的回憶會被刪除,最棒的是,當我們年老後,由於腦部的記憶功能退化,所以只會記得年輕時的回憶。最後,也只是回歸塵土。最近在聽一些舊的日文歌,反正也聽不懂,音樂好聽的就找找歌詞翻譯,其中由中島美嘉所唱的「桜色舞うころ」歌詞中有幾句翻譯後是這樣的只有環繞在身邊的樹群凝視著我倆
同時告訴我們 人生是不會停留在某段時光的年初時,參加朋友的喜宴,那是第一次參加朋友的婚禮。他為婚禮節目選了一些照片,我看著一些照片,回想其中幾張照片背景的故事,那也是一生中難忘的經驗吧!…

淡水.回味

很看著以前拍的照片驚覺很久沒再去遠一點的地方了,好像學生時期真的比較自由,愛去哪就去哪,追著夕陽跑,當有經濟壓力時就會把自己困在某一個點而不動。一覺醒來,天氣很好,決定去淡水走走。週休二日還是不要去淡水比較好,奇怪的是,如果週休二日不往這些景點去,那又該去哪裡?一直悶在家裡對身體健康並不好,一般上班族也只有週休二日和國定假日可以四處走動。偉展覺得淡水的商機無限,我擔心會不會日後像台北車站周邊一樣又亂又詭異?兩家賣甜甜圈的店面就在捷運淡水站出口,當然是有桌椅的店面較多人潮。到了淡水站,我卻只想去一個地方,就是大學時不存在的有河Book。憑著twitter裡686每天都會報導樓下野台戲表演曲目的記憶,找到了這家書店,爬上樓梯打開門口,心裡驚訝著這大概是我逛過最迷你的書店了。儘管陽台下方的歌仔戲唱得嘶聲力竭,店裡坐滿了人,一種反差很大的寧靜,走路時要小心免得踢到電線。偉展一直記得我想看《黑塔》,雖然他常常念著要我多讀正經書少讀些小說,但他仍拿起了包裝成一套放在櫃裡的《黑塔》給我,然後走到一旁看書袋和書籤。我在看完包裝的簡介後便放回櫃裡,其實也不是那麼愛看史蒂芬金,我只想知道《勿忘我》中的布羅廷根是不是和這套未出齊的《黑塔》有關?但光是這個念頭就會讓我想翻它。之後我走到二手書架前的繪本區,看到了《靈魂的出口》這本絕版書,本想買回來送給一個壹陸壹的客人,他們曾經對這本書很好奇,然而去PageOne卻沒有找到,但可惜封面有些髒污,不好意思送人,便再放回箱裡。因為人很多,所以也沒有機會吃到阿餅做的美味點心。偉展挑了幾張書籤和一張名信片要送給住在遠方的同學,有河真的太晚開了,在我們畢業後才開,真的好可惜。離開有河,我問偉展:「如果有河在我們畢業前就存在的話,小蔣應該會很喜歡這個地方吧?」偉展說:「大概吧!」淡水今天沒下雨,但我們也不想往海邊或是待在臭氣薰天的河邊或是老街,而且今天我們主要目的是想去淡江走走。大概國小和五專都在小鳥學校裡吧!我很喜歡淡江那種看得到夕陽、有花園、有大圖書館又不會迷路的感覺,雖然以前從商管大樓走到宮燈上課或是從商管走到當時新蓋好的游泳池大樓是種很遙遠的感覺,但是淡江風景好,一望出去就是觀音山的感覺很不錯。其實學校已新蓋了兩棟大樓吧?五虎崗那有棟新的大樓,大學城原本指南客運的總站位置也蓋了新的大樓,去年回去時有看到。經過福園時,我想起班上有個同學被丟入水池…

咖啡小樹快長高

在壹陸壹還是E61,大家為了拆騎樓而幫忙打包,我去湊熱鬧的那天,把原本的小咖啡苗盆栽帶回家,兩年過去了,中間有一株小幼苗因為黃葉病而掛掉,剩下四株,在媽媽的綠手指照顧下,它們長得很好很漂亮。而且,有喝花精的樹真的有長得漂亮許多,真是神奇。之後可能會帶回南投吧?一個小小的陽台實在沒地方種咖啡樹。關電腦去,桌上的馮德先生已經看我看了四天了。下圖,是在部落格觀察看到的搜尋關鍵字螢幕擷取,看一看覺得蠻有趣的,呵:隨選歷史閱讀: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Music]Mi Sueño-Ibrahim Ferrer

專輯名稱:Mi Sueño演唱:Ibrahim Ferrer試聽連結:博客來網路書局--Mi SueñoAmazon.com-Mi Sueño 封面取自Amazon.com提到古巴,應該會聯想到雪茄、棒球、卡斯楚(Fidel Castro)、切 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摩托車日記;如果有人提到Ibrahim Ferrer,多數人應該會直接連想電影「樂世浮生錄(BUENA VISTA SOCIAL CLUB)」。這個共產國家,一般人很少對它真的非常了解,我對它也了解不多,當《樂世浮生錄》在台灣沸沸揚揚時,也無力去欣賞它。查了一下wikipedia,原來古巴除了上述名人及名產外,還有許多農產品,包括了咖啡豆。昨天下午,我問大哥:「古巴有產咖啡豆嗎?」他說:「有啊!共產國家產的咖啡豆…」接下來的聲音就被磨豆機的聲音蓋掉了。常在聽到電影中出現類似曲調的配樂,像是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悄悄告訴她(Hable Con Ella)裡的Cucurrucucu Paloma、揮灑烈愛(Frida),還有Antonio Banderas所演的一些電影(當然不會是蘇洛)會聽到一些配樂,偶爾會出現西班牙或是墨西哥民謠,通常我都會很籠統的歸類到拉丁民族的歌曲。只是在聽了許多歌手的演唱後,其實沒有找到能帶給我有「百年孤寂」書中感覺的音樂,也沒有找到那份熟悉感。很難形容那種熟悉感,古巴音樂的形式有很多種,倫巴(Rumba)應該是台灣人較熟悉的形式,因為在台語或國語老歌裡可以找到不少倫巴曲風的歌曲。Mi Sueño的中文專輯名稱為「我的夢想」,由Ibrahim Ferrer個人演唱多首Bolero Ballads,其中還有一首是1998年的錄音。Bolero,查尋wikipedia時得到的結果是:The bolero is a type of dance and musical form.而在唱片上所看到對此專輯的說明是這樣的:The last album by the great Cuban vocalist and Buena Vista Social ClubTM star, Ibrahim Ferrer. The project he dreamed of realising all his life-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