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週末後的碎碎念

*

星期五陪偉展參加他們部門的聚會,本來是不打算去的,因為很久沒進去KTV了,本來就很少聽流行歌,而且在場的人都是我不熟的,勉強是去擋酒?後來媽媽叫我去看看世面也好,換過衣服就出門了。

真的很不喜歡去KTV,除非是有比較常見面的朋友在場,但每次去KTV都是當分母的,會唱的歌沒幾首還只會副歌而已。

不喜歡KTV的空氣和燈光,昏暗不明,空氣很不流通,冷氣只是在欺騙人的嗅覺和感覺,而且,在那種場合裡,不管人平常有多正經,在那種燈光下看起來就是很像魑魅魍魎。但說穿了,是我不喜歡那種場合裡的虛情假意,那種交際場合,雖說是公司內部聯絡感情,但還是嗅得出來大家各懷鬼胎或故裝和諧的氣氛-弄得我全身不自在。

第一次去KTV是專三打工時,因為我們的單位要結束營業,所以老闆帶我們去唱歌,一樣很無趣,那時也沒什麼好吃的東西。之後還有因為參加校外的網聚活動,大家都是學生,可以在非假日時價錢比較便宜往KTV跑,而且沒有那種利害關係,去也是沒有唱幾首歌,在場的人也都是僅限於網路上交談認識,所以也不能說真的很熟,但也許因為沒有利害關係,所以去聽他們唱歌、去看看本尊長什麼樣子也是一種樂趣。唱完歌或唱歌前有時會去打保齡球,如果白天唱歌,晚上可能會去烤肉,有時男生們會去旁邊打籃球,人少一點的話,大家找地方吃飯聊天,對其他人來說,重點可能在白天的唱歌活動,對不會唱歌的我來說,重點在唱完歌後的活動,因為聊天時會聊很多東西,很多風花雪月。

再不然可能就是約一約去貓空泡茶聊天,後來可能就約出來聊天、泡山洗溫泉,到了進大學前一年都還是這樣玩的。進大學後,因為有些人去當兵,有些人在外地讀書,有些人忙於工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漸漸的就比較沒有什麼特別的活動。

當我陪偉展進到包廂裡後,他必須做做公關,而在場的人又都不熟,只好想以前的事情,偉展也知道我不喜歡那種虛蛇委蛇的場合,我也是直性子,臉色也不太好看(加上白天在案子處理上有些不太愉快),所以我坐在那像呆子一樣的算自己有多久沒踏入這種聲色場合。

老實說,我不喜歡辦公室政治也是這樣,太假了,這裡敬一杯那裡敬一杯,偉展因為顧慮我,所以沒喝多少,事後又碎碎念。我也討厭從包廂裡出來全身都是一股味道,菸味和酒味,有人被灌到跑去廁所裡吐。

我討厭虛情假意假的場合和皮笑肉不笑的臉比討厭KTV還多。所以我做不成大生意。

從KTV離開後,全身不舒服,好像被什麼東西吸附了一樣,甩也甩不掉,很沉重,想辦法讓自己舒服點,心裡卻還是不舒服。於是星期六在幫人算完塔羅牌後,我們跑去烏來,以下三段twitter文字,提供日後想去烏來的人參考:

  • 兩天沒開電腦,七頁的twitter,有點想念沒開電腦的日子,在烏來混了一個晚上。臨時跑去烏來,想住的民宿都沒有房間,只好彎回花月,勉強接受206 房卻要忍受冷氣滴水的困擾,離開前向櫃台反應,得到的是:「我們會改進。」要真有改進就好了,有霉味的地毯、差點滑倒的浴室、莫名其妙門口有廁所(馬桶)。
  • 烏來花月始終是我心中的大地雷。一般民宿每三年就翻修一次,他們連修都沒修。但住在花月總比住在那間讓我晚上夢到有個傢伙跟我說我睡了他的房間還硬要擠上床的那間民宿來得不易做惡夢...雖然說那間民宿生意好到不行。
  • 因為去了烏來,所以墾丁就不能去了(反正也沒房間)。今年沒有墾丁也沒有澎湖,也沒有花蓮和台南,只能在家裡寫試用和試讀報告。真是有點哀怨。

從烏來回來後其實很累,累到從下午一路睡到晚上,幸好還有醒來去小小上課,也幸好老師教我們如何做空間的淨化,房間的感覺瞬間就改變了。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