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最遙遠的距離

花蓮七星潭

  • 片名: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 導演:林靖傑
  • 演員:桂綸鎂、莫子儀、賈孝國
  • 上映日期:2007年11月2日
  • 網站:官方部落格

失戀的人、經歷過失戀的人、發卡的或被發卡的人,在看這部電影前先多帶幾包面紙進放映廳裡。這部電影講的是社會中三個不同階級的人在面臨情感或事業的挫折時,各自找尋療癒方式的過程,而在這樣的過程裡,這三條平行線在這個點上交集在一起,然後再發散,也許在未來他們還會有交集的一天。

電影由小湯(莫子儀)在充滿潮音的睡眠中醒來,匆忙的上工,卻經由前輩的提醒才體會到自己早已失業,無力的蹲在路邊哭泣開始。鏡頭轉到阿才(賈孝國)與援交女在旅館房間中對談的畫面,從他低沉的嗓音講出的詞句,如角色扮演、藝術治療,我們可以知道他是高知識分子,可能是從事心理工作方面的,而他與援交女的對話裡,他讓她面對自己的恐懼更甚而去克服恐懼。再轉到剛搬到新住所的小雲(桂綸鎂),從接電話的期待到失落,她無助的坐在角落裡喝酒,再到男友突然出現的驚喜與肉體纏綿。

片中比較令人驚豔的是阿才的角色。相較於一般上班族的小雲和屬於自由業的小湯,阿才是整個社會階層中屬於較頂端的醫生,而且是心理諮商相關的醫師,他所擔任的職業是救贖其他人沉淪的心靈或是放出其他人心中躲在陰鬱角落裡的獸,但醫生也是人,他心中也有不為人知的痛楚。

我們看到開頭時阿才與援交女的放縱,他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治療」援交女心中的恐懼,之後又看到他與少婦交談,他所說的字字句句都讓少婦心有所感而哭泣到不能自己,但他說的每一個字句都帶有著憤怒的情緒,不是幫少婦治療,而是兩個同病相憐的人,一個用言語引導,另一個用眼淚發洩憤怒與失望。阿才的放縱是到影片中後段才知道原因,他雖然一直擔任治癒別人的角色,但他也需要被治癒,所以一個早晨醒來,他拋下白襯衫和花領帶,他聞著衣服上發出的味道(也許是醫院的藥水味或是性交時所沾染的體味),拋下醫生角色所給人的高道德規範,穿上寬鬆的服裝象徵放鬆他對自己的高規格要求,離開灰濛濛的台北,拿出那張喜帖奔往台東,這個台北人逃離都市的後花園。他與檳榔西施的調情到被小湯解救,我在想,也許他想藉由這樣的一個挫折來解放自己,他一直都是別人眼中「正面」的角色,這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所以在私底下他以扮演「負面」或「被動」的角色:被欺負的援交女、任西施操弄的檳榔(調情後,西施:『你是誰啊?』阿才:『我是一粒檳榔』)、躺在床上遭遇仙人跳的受害者。

小湯的角色是錄音師,在他的旅程裡,他所寄送的錄音帶無意間解救了處於辦公室戀情及扮演第三者的小雲。小湯的旅程是一個自我療癒,他自己很清楚,在山上在海邊,錄下大自然的聲音,完成一個未曾實現過的夢想。不過就像片頭經由前輩的提醒他已失業一樣,透過阿才的引導和角色扮演,他開始釋放積壓的情緒。導演拍攝的這一段,在我的感覺裡還蠻危險的,雖然由兩個人念台詞演出,但他們的對白太容易擊中曾經有過感情創傷的人,容易再揭開他們的瘡疤。阿才低沉冷靜的念出所有失戀者心中曾經出現的台詞,小湯扮演分手的女友,說出對他所說的話。這種治療方式很直接、很痛,看著蹲在角落裡哭泣的小湯說著:「我會好好的…」我哭了,不過很快的也停了,然而左後方好像有個觀眾被觸及痛處,一路擤鼻子到影片結束。

小雲扮演的是很常見的上班族女性,她與上司發展辦公室戀情,她是別人的第三者。她很痛苦,在一番雲雨後要聽身邊的男人對其他女人說:「我愛妳」聽這個男人對另一個女人撒謊,她也會想,當這個男人在電話的另一端對自己說:「我很忙」「有會議要開」的時候,他的身邊是不是也躺著另一個女人?但她只能躲在陰影裡喝悶酒,聽著這個剛在她身上發洩完的男人對其他女人許下承諾,聽著他對其他女人說「我愛妳」,在辦公室這樣的空間中聽著他與其他女性調情。

如果不是在這一場電影中,導演加入了小雲跑到台東,拿著耳機和信封找尋寄件人和錄音地點的話,小雲這個角色太薄弱了。聽阿潑和雨漣說在台北電影節裡這一段是沒有出現的,而我在聽到影片中一個阿伯質疑小雲:「這樣有意義嗎?」從電影院出來後到睡前,我在想這是導演對電影理想追求的投射嗎?每個人的一生中都在追尋自己的理想,在這個過程裡,我們會尋求長輩的意見,但不同世代的人對同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加上我們的社會環境及教育都在把我們訓練成結果論的人而不是一個注重過程的處事態度,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受到同輩或是長輩的質疑,如果沒有堅定下去的話,最後我們也會質疑自己的理想,甚至放棄,最後庸碌的過完一生,這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在離開這個世界時,會不會為自己未完成的夢想而感到惋惜?感到平白走這一生的無奈?

最後看到阿才脫序的穿上潛水服在馬路上泅泳行走,蛙鞋在馬路上叭答叭答的響著,我閉起眼睛聽著他急促的呼吸聲和蛙鞋打擊地板的聲音,像是節拍器一樣規律,像是心跳一樣穩定的收縮跳動,伴隨太平洋海浪拍擊海岸的聲音,伴隨呼嘯而過的行車,他專注在人世間淚海中泅泳的過程,他的崩潰與眼淚融化在蛙鏡後面,就像他平時在與病人諮商時,他戴上了冷酷平靜的面具,讓人感受不到他的情緒,他在治療自己。

小雲和小湯在台灣的最南端海邊,聽著海潮,沒有望向彼此而是望向遠方,也許兩人在感情上都已釋懷,在這條路上都有所成長,找回了自己使自己完整而不是藉由情愛或是另一個人來完整自己。


碎碎念的部份:

  • 感謝阿潑和雨漣,這部電影很特別,是我今年看的第一部國片。為什麼還沒看《練習曲》和《色戒》呢?因為宣傳太大太多了,讓我想要冷靜一點再寫。
  • 看到桂綸鎂站在防風林中,我想,她也許覺得熟悉吧?淡江宮燈步道旁有一處松林,當風吹過時就會聽見松濤,也是淡江女生宿舍叫松濤館的原因。至於有沒有松鼠在那裡「嘎嘎嘎」?倒是沒有聽過。我家外面樹上的鳥每天早上都在嘎嘎叫,吵的我睡不著。
  • 看這部電影前,不要喝太多水。
  • 還好導演沒有在結束前讓他們兩個望向對方,不然就太老梗了。
  • 英文片名是The Most Distant Course,我想與「距離」沒有關係,而是與人生課題、劇中三人在這個旅程中的過程有關。
  • 照片是夏天的七星潭,那裡真的很漂亮。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