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8的文章

十分想念這些地方(圖多)

淡水,遠眺最近很常聽到很多人問我上班習慣嗎?嗯,這個問題可以很簡單的回答。我在公司很快樂,有事情可以做,可以複習舊東西,還能夠學新東西,每個人都對我很好,這裡的工作氣氛很愉快,有這份工作,我覺得很幸運,也充滿感謝。不過,當上班族與接案工作者還是有很大的不同。最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總是想出去玩,但因為工作未滿一年,所以沒有休假可以用,只能望著以前的照片,在夢裡去滿足我的不平衡。
南灣
從花蓮拍太平洋
花蓮,砂卡礑(神秘谷)
澎湖,颱風後的鯨魚洞
東北角海邊工作以後,我最希望的是能讓爸媽他們好好的玩一趟,他們不見得一定要出國或什麼的,他們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有一年幫他們規劃去墾丁,他們住在飯店裡,回來後念念不忘,那是完全的休息和放鬆。今年,老人家們想玩卻又怕花錢,我的薪水扣除生活所需,更負擔不起他們像那年玩法的費用。墾丁已過度開發,據聞南灣的海水被污染到某種不應該開放的程度;澎湖在年初遇寒害而遭遇生態浩劫正需要休息復原;砂卡礑封了;淡水的景色在主事者一意孤行下也將要被毀了...台北的海邊?更不用說了。一切都在改變,而且是一種負面的能量在主導。不知道當我能再去一次照片裡的這些地方時,是否還依然美麗?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 , , ,

人生沒有想像中的美好

這幾天想了很多東西,最容易刺激我產生灰色念頭的地方就是偉大的捷運,上下班尖峰時段,那真是令人好灰暗。
看見那麼多人排隊擠入車廂,許多人試著用報紙為自己區隔出一塊屬於自己呼吸的空間,完全剝奪其他人呼吸的空間,從車廂裡出來,木然的臉,擠著排隊上電梯,擠著踏出捷運站,再擠著上電梯,也因為平凡,所以每個人都過著幾乎同樣的生活:醒來→上班→下班→睡覺。
當我還是個接案工作者時便注意到每個人的生活再怎麼不同,都會有著可悲的規律性,就像螞蟻一樣依循著自己習慣的腳步、生理時鐘來運作,準時的肚子餓、上廁所的時間固定(例如幾小時跑一次洗手間或幾點一定會上大號)、幾點開始疲倦。在工作之後,假設我搭上8點15分的班次,大概會在8點33分時到達車站,大概8點45分刷卡,如果搭上8點20分的班次,踏出車廂時的時間約是8點39分,到公司時約是8點51分,固定幾點會跑洗手間、幾點開始覺得想離開座位。偷偷觀察同班次的人,是的,幾乎在同一個時間的班次會遇到同一批人,哪幾個人不管車廂裡有多擠就是一定要看那些垃圾報,下車擠電梯時也是哪些人會去插隊,辦公室裡,固定在11點57分會有人站起來吆喝大家買午餐。人,是種固定並依賴穩定的動物。穩定不好嗎?穩定很好,減少不當刺激為健康帶來的隱憂,也會讓人在習慣中失去敏銳,讓人錯愕。比方說,習慣走的斑馬線因為施工而封起來了,著實楞了一下才想起自己在還沒走這條斑馬線時的路線。
在車廂裡,我常看著那些白髮蒼蒼的老奶奶或是看似邁入更年期的婦女,又或是一些中年婦女,她們的身材因為荷爾蒙分泌改變的影響而變形了,臉上也浮現了細紋、皺紋,頭髮也斑白了,臉形也變了;同時也欣賞著漂亮或新潮到不屬於我這個年代裝扮的年輕女孩們,還有那些未發育的小小女孩們。不管使用多少宣稱含有抗老化、抗氧化、除皺成份的保養品,我們總是從孩童再透過氧化作用成長,成為少女、女人、老人,臉上佈滿皺紋與脂漏性角化斑點,周遭人想不起來這位白髮蒼蒼(或頂上無毛)的老太太曾經有過多麼美麗的身影與白皙的皮膚,接著踏入死亡的陰影,我們無法避免,只能自欺欺人,而壽終正寢只是所謂幸運的方式,還有許多讓人無法想像的死亡方法。
這個世界之所以美好是因為人類還保有想像的力量,有些人更致力於將想像的美好事物實現,卻又無法承受險惡人性的黑暗面而崩解,也就是當人類必須直視自己性格中的黑暗面時,才會發現那是醜惡的,也因此而崩潰。
人因為太欣…

[Movie] Nightwatching 夜巡林布蘭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夜巡片名:Nightwatching 夜巡林布蘭電影官方網站:Nightwatching心靈小憩關於林布蘭的解說:「回頭浪子」與「浪子回頭」西面見主-林布蘭特的藝術激情與信仰心靈在各國的文化裡,藝術家,不論是拿畫筆還是拿筆,或是任何型式的創作者,都運用上天所賜予他們的禮物來表達對於他們所見到的這個世界的看法,好的、壞的,都用他們特有的方式去呈現。然而,像電影中那幾位權貴人物說的,「日子一久,有誰記得這些畫在說什麼?」當創作者、作品裡的人物都作古,誰還會記得這個作品在說(控訴)著什麼,如果這幅畫毀了或不見天日,也將不會有人記得創作者在作品裡要表達的意念,更何況還是一種弦外之音。林布蘭在片頭及結尾時的吼叫,是任何一個創作者遇到困境或遇到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對象卻又不得不服從時都會發生的狀況。如果,如電影公司網站裡所說的,林布蘭為了控訴這些惡行畫了這幅畫,卻又因此而遭受迫害,那麼的確,他必須注視著黑暗,而這股黑暗的力量吞噬了他。就一些我所知道的說法是,林布蘭最後會窮困的結束生命也和他個人私德不佳有關,當然也許與他生活裡層出不窮的打擊和過早的榮華富貴有關。影片中的光線是電影裡讓我注意的,彷彿想要將每一幕都變成一幅畫一樣。當林布蘭從惡夢裡醒來,他的女僕Heindrickje為他拉開窗簾,驚魂未定的林布蘭問她如果看不見,要如何形容紅色?此時窗外紅色的光照入房內;轉而詢問黃色時,窗外的光線又變成了黃色。當他與妻子及家人、僕人用餐時,整間餐廳是金黃色的,閃耀著美麗的光線,而妻子Saskia戴著金光閃閃的飾品在整幅畫面的中間(也許該說是視線的最明顯處),Heindrickje在餐廳裡歌唱,也顯示了他當時在社會上的成功與不可一世。當妻子病了,整個畫面都暗了下來,而他心中也有愈來愈多的掙扎,妻子過世後,他耽溺與女僕Geertje的肉慾歡愛中,場景則變成佈滿盛接漏雨的水瓶的室內,光線昏暗,只有Geertje唱著士兵們唱的,帶著性暗示的歌曲。林布蘭與第三個情婦Heindrickje在一起的過程,從片頭就有各種暗示,她為自惡夢中驚醒的畫家拉開窗簾讓各種不同顏色的光照進房內,此時他們兩人談論顏色;當林布蘭的右眼被火藥所傷時,是她以舌頭舔他被薰黑的眼睛讓畫家張開右眼;當畫家被攻擊,認為自己雙眼失明時,也是她舔著畫家的雙眼,安慰並告訴他懷孕的消息。當Heindrickje成為畫家的…

煩死人的部落格行銷

嗯,我真的聽膩了「部落格行銷」。現在的網路行銷,那麼多種方法,就是沒有人要說怎麼好好運用並整合手上的資源,永遠都只是在說方法。台上的公關公司或廣告代理商在談完他們公司的精彩案例後,都不忘提到部落格行銷,台下的聽眾總會問:「要如何掌控部落客/如何避免讓人家在網路上說壞話?」真的聽膩了,從知道「部落格行銷/Blog Marketing」到現在已經三年了,從blog的banner(或移為貼紙)串連、企業自身的Blog到與blogger合作之後始終沒有更新或較有創意的作法,只是一個抄一個。這篇不是在指責誰誰誰透過這種合作賺了多少錢,或道貌岸然的說部落客不應該和廠商合作,幫產品背書什麼的。這種事情,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當一個人沒有錢的時候,才不會管什麼仁義道德。「道德」只會出現在兩種人身上:聖人和有錢到不會去計較一毛一角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會付給檢查官或司法人員高薪的原因之一,當他們沒有金錢和生活上的憂慮時,才可能做出所謂公平的判決。不過,只要是「人」,就只能有相對,而沒有絕對。離題了。當坐在台下的我聽到台上的人講到那些化妝品的試用行銷、部落客們的行銷,再拿出他們搜尋到的成果,我已經聽膩了,頭一低就看起自己的東西,有一次,我和偉展兩個人在座談會進行到一半時就離開會場。偉展曾經跟我說,那是因為我們在這樣的世界裡很久了,所以覺得這些話題一講再講,讓人覺得很煩,但台下還有很多不知道這些方式的人。不過同樣的主題已經講了N邊了,誰還會想聽?最讓我生氣的,是台上講員的態度,尤其是談到如何和部落客合作時,他們的語氣,好似都是部落客去求他們的。昨天的講座是這樣,那個美國某家不務正業常被商管學生拿來做報告的礦業公司的台灣分公司和這間公關公司合作了某個專案,這間公關公司大略的講述了他們的創意發想和執行上的困難點,後來他們想到了可以利用與部落客的合作來導向礦業公司的銷售網站,而執行成效似乎還不錯。台上的演講者說,有些沒被選中的部落客們向他們抗議為什麼自己沒有入選?在講員的定義裡,每日瀏覽人數有500以上(這數字不知道從哪來的,部落格觀察?Alexa?)的部落格才能算是有人氣的部落客,又說,請廠商們把部落格當做是小眾媒體來經營。他的口氣讓我覺得,原來部落格就像八卦周刊一樣。有一次,某個行銷公司大言不慚的說在某搜尋引擎裡,所搜尋到的都是有參與他們廣告聯播的部落格。台下的聽眾問他:「難道就沒有人說東西差的…

其實我感到詭異

今天收到一封信,有位Steven設計了一款icon,如下圖:我覺得這個icon很可愛,但因為這封信,我也要說一件很悶的事: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右邊這個連結的發起人不是我,但說明卻連到這來,而且還是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本來想直接回給Steven,請他自己到小海的StickerAction網站註冊並上傳,不過,我已經幫他上傳上去了,如果有人覺得反yahoo!奇摩資訊壟斷的icon不好看,我覺得Steven設計的icon很不錯,請大家多多使用,要連到這裡,也OK,反正我也懶得管什麼page rank之類的事了,也請這位mail給我的Steven使用Twitter跟小海tzangms說這個icon是你提供的,管理者的名字也換成你吧!連結的語法如下:<a href='http://stickeraction.com/stopyahoo/go'><img src='http://stickeraction.com/stopyahoo/sticker' alt='stopyahoo'></a>對於連結連到我這來,也很好奇,不知道要問誰,為什麼要連到我這裡來呢?如果今天換作是Google這麼搞,我也會很討厭Google,我也曾用很多Yahoo!奇摩的服務,也覺得他們在行銷公關這一方面是非常厲害的,我只是討厭他們的一部份,你要我說Google沒有這麼操弄嗎?我也不敢確定。我在「貼這張貼紙的原因」裡也寫了:對於部落格平台使用者比較中肯的建議是,如果你習慣使用Yahoo!奇摩,也覺得你希望自己的Blog在Yahoo!奇摩比較容易被搜尋到,選擇他們的部落格平台,不論是無名還是Yahoo!奇摩部落格;如果你不太在意這些東西,just for fun,其他的平台,任何一家都是很好的選擇。對於搜尋引擎的使用者而言,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只有Yahoo和Google,如果想要搜尋簡體字的資料,百度、搜狐...等都能參考,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工具,而不是盲目的跟著別人走。重點在最後兩句,選擇對自己最好的,善用你的工具而不是被工具操弄或是被別人操弄。總之,我很難向各位描述我現在的心情。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

思緒一

這個世界沒有美醜。所謂美的事物,是人想看的,慾望的投射;所謂醜的、憎惡的人、事、物,是自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卡住的生命

一生要被自己卡住幾回呢?這個星期,終於有機會坐在壹陸壹前鬆一口氣。本來想說些什麼,最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能盯著地上的水泥發呆。覺得自己很渺小,被文字和知識淹沒,自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我無法對任何人說:「我很不快樂,我需要休息,我想大哭一場」我只能在自家地盤鬼吼鬼叫。事實是,我是個平凡不過的人,也想和其他人一樣有個垃圾桶可以傾訴負面情緒而不要被批判。我想起某張在藝術治療課程裡畫的,為自己的未來想像的假想圖,有個同學問我為什麼選深藍色的紙?而我在事後一直問自己為什麼選了一個那麼不快樂的女孩穿著漂亮衣服,遙望著遠處的海景?原來是,事隔半年後,發現自己需要一個人去走一走,只有一個人。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reading]最近讀的書

壹陸壹的照片和內文無關,只是昨天整理好房間後,看看相機,PunchParty 5和6的照片還在記憶卡裡,還有很多張阿肥的照片、公司辦教育訓練的照片外,就剩下壹陸壹店裡的照片了。大哥一直在說,壹陸壹明年會有很大的變化,這個變化也許不用等到明年,也許今年底就會看到,變化很大。偉展說壹陸壹每逢三年就一變,這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回到主題,說到改變,昨天把房間裡的書做了整理發現最近讀的書只有兩本是以往會讀的小說,然後把商管類的雜誌、書籍及資料都收起來,其他都算是不太好讀的書,閱讀速度很慢,反正也很難做筆記,就大略的介紹一下,但同時也提醒各位,書是連結回博客來的:書名:吻、搔癢與煩悶:亞當‧菲立普論隱藏的人性作者:Adam PhillipsISBN:9576075092博客來頁面:連結這本書啊!我覺得如果不是因為讀了相關的知識,我也不會去碰它,說真的,它不好讀,因為要讀它還是要有些相關的知識,Freud大家都知道,但其他如Winnicott,真的不是相關領域的人就不知道他是誰。但有興趣的人可以一邊讀一邊做筆記,不懂的地方可以自己再去查書或是wiki,會非常的充實哦!書名:榮格學派的歷史作者:Thomas B. KirschISBN:9789866782145購買連結:連結這本書在小小書房上架時,我就很想買下它了。大部份的人提到榮格(Jung)都會想到:原形、集體潛意識、Anima和Animus、Shadow等這些名詞,我覺得自己還算蠻幸運的,在小小上藝術治療時體驗了兩次所謂集體潛意識的現象,一次集體創作的作品讓我起雞皮疙瘩,一次則是集體創作了一首十分美麗的詩句。
但這本書講的是榮格學派的歷史而不是探討榮格的理論,所以,如果想多了解榮格的理論,坊間還有很多書可以選擇。書名:馬奎斯小說傑作集作者:Gabriel Garcia MarquezISBN:9575452755購買連結:連結還有誰比馬奎斯能寫出更溼熱的拉美風情?每次我讀他的小說,都會從翻譯的文字中讀到一種溼熱的感覺。這也是一本想買很久卻沒下手的小說,後來要買別本書時,乾脆就一起買了。每一邊都像是從《百年孤寂》衍生出來的枝節,「沒人寫信給上校」裡等待撫卹金的上校曾參與過邦迪亞上校的戰役,其他也有馬康多鎮上的小故事,不在《百年孤寂》家族中的故事則收錄在這本《馬奎斯小說傑作集》裡。
不知道台灣的片商會不會進《愛在瘟疫蔓延時》的電影…

野貓

實在不該開閃光燈的,但不開,拍起來就會因為路燈的關係而偏綠。明明就是隻可愛的貓咪,被路燈給變綠了。牠的表情真豐富,幫牠拍照時,真是笑死我了。後來牠看到我拿相機,鏡頭對著牠時,乾脆就把頭轉到另一邊去不給我拍。和其他的貓一樣,喜歡那種小小的會晃動的東西,最近牠非常想對我的耳機下手,老是盯著我的耳機看。我相信牠聽得懂人話,前幾天邊餵牠吃罐頭,我跟牠說:「你不要拿你的臉去磨車子了,你看你,臉都髒髒的。」之後我看牠雖然又想磨蹭車子,又好像遲疑了一下。不要以為牠親人就有好脾氣,我被牠打過兩次,誰叫我無聊要去摸牠的肚子呢?儘管牠是隻野貓,我還是很喜歡牠。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以認養代替購買

請先閱讀:「生命的反思-從「犬間獄」談起」這篇文章,然後把文章最後這段話記在心裡:人類啊,我們有力量對其他動物做出任何事情,但是請接受並且承認這些事實,不要美化自己的所作所為。看到右邊這張貼紙,就拿來用了。在這幾天,每天下班後在巷弄間找尋阿肥的身影,雖然我沒有把牠當寵物養,但我真的很怕哪天,因為我一直餵食牠導致牠喪失對人類的戒心,因而遭受了哪個沒良心的人毒手。小時候,我也很常餵一些流浪貓狗,最慘的經驗是有一次,一隻小白狗衝向我表示親熱,卻把我嚇的衝過馬路,我是沒事,但小白狗卻因此被車輾過,雖然牠還是活著跑走了,但相信一定受傷了,誰害的?還不是我。以前在壹陸壹,小藍總是會提醒我們以認養代替購買,不要去寵物店買動物,那反而是在傷害牠們,因為那些商人會以不人道的手段讓貓狗不斷的交配繁殖,十分的殘忍。人類在某些行為上真的很殘忍,不管是對同類還是其他物種,不斷的殺戮與傷害,除了人對人之間的戰爭外,人類也不斷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改變整個生態環境。我曾在夜市裡看到有人把小貓小狗關在無法伸展四肢的籠子裡出售,曾看到皮毛潰爛的哈士奇在住家四周遊蕩,看到新聞上播出的,不斷有人以各種方式虐待動物並錄影公開在網路上還沾沾自喜。我從第一眼見到阿肥就覺得這隻貓曾經是某戶人家裡的寵物,不知道什麼原因讓牠流落街頭。阿肥很乖,牠從不和其他的野貓搶食,一份食物,牠會讓其他的野貓先吃。阿肥的吃相很好,不會把食物灑得亂七八糟。昨晚我餵牠時,牠靜靜的吃著裝盛在紙上的貓罐頭,偶爾自喉嚨間發出滿足的呼嚕聲,還有牠那親人的個性與溫柔的叫聲,怎麼都不像是在街頭流浪長大的貓,但如果真的曾經是家貓,我真不懂為什麼主人會讓牠在街上亂跑?我很想養牠,帶牠去獸醫院檢查,每天照顧牠,可是我與家人同住,不能養貓,所以我只能避免牠餓到,但又擔心會害了牠,怕大家都餵牠害牠肥出一身病或是遇到哪個該死的虐待狂。有人要認養阿肥嗎?我一直覺得牠生病了,可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家人不允許我帶牠回家或是抱牠,希望有一個人可以好好照顧牠。還有,請以認養代替購買,我家這裡的野狗愈來愈多了,每天晚上都吵的和什麼一樣。想要養動物的人請先想一想自己能不能照顧牠一輩子?能不能尊重這個生命?我曾看過有人怕小狗吠叫而把小狗的聲帶去除,那隻小狗的表情很哀傷,我也不懂為什麼當你承諾要照顧一個生命時,卻又讓牠承受那麼多的痛苦:結紮、擬人化的打扮、穿上鞋子或是裝在袋子或小…

大排長龍的Cold Stone & PunchParty 6

昨天下午,我們花了快半個小時在排隊,排什麼呢?我只能說統一的策略太成功,一大堆人都在排Cold Stone,手上都拿了張貼滿30點的open將集點券,連路過的太太都好奇的問我們在排什麼?為什麼在排隊?我差點又要回復機車本性對她說:「一起排吧!反正台北人沒事就在排隊。」我從沒看過Cold Stone前可以這麼大排長龍:統一這次集滿30點就可以到相關企業換東西的策略很成功,到Cold Stone買一送一也是所有獎品裡最划算的吧!所以不少人都是人手一張集點券排隊等冰淇淋。Cold Stone的冰淇淋不難吃,還蠻有口感的,豐富的配料可以將一客冰淇淋當作一餐來吃。我們點的都是巧克力口味基底的冰淇淋,口感很豐富,但以同樣都是巧克力口味來說,我還是偏好Häagen-Dazs®的巧克力冰淇淋,然而我最愛的口味是仲夏夜野莓和不再生產的酒釀黑櫻桃,現在想起國中得到腸病毒那年吃了一大桶酒釀黑櫻桃冰淇淋實在是很幸福。不過,Cold Stone店裡的氣氛,漸漸搞得有點像Mister Donut加Starbugs了。晚上的重頭戲是PunchParty 6,讓人期待很久的PunchParty,一直都是讓人回味無窮的聚會,不過,在和偉展一起參加兩次後,我發現,和一個不碰Blog的人去參加這樣的聚會,其實有點...,雖然可以得知一種不一樣的看法,但他覺得PunchParty的內容跟他是沒有直接相關的,加上他一直聞到不喜歡的氣味,所以,在中場休息後我們就離開了。在同年齡的人裡,有接觸Blog的人並不算多,如果不是後來使用Twitter,我想我也不會參加PunchParty。偉展一直好奇我為什麼那麼喜歡參加PunchParty,我也不是什麼知名部落客,也沒什麼人瀏覽/知道這個Blog,到了PunchParty的會場也不會去做公關主動找人介紹自己,他一直問我為什麼要去。其實我也沒有很特別的想要去那裡做什麼公關什麼的,只是到了會場,我可以觀察到很多人,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人事物,聽到一些不同生活圈的人分享事情,那就夠了。不是只看講員們的Blog就好,有時看到講員本人,會發現更多細微的感受,只是這些感受很難講給他聽,他是屬於另個生活圈的人。像上半場,KJ在講Wiki Editor和Blogger的共通點時,我想,只有網路的heavy user才能體會那種焦慮吧!但偉展大概不是很能有同樣的感受。當天下的講員在講到…

一隻貓

能養動物的人是幸福的。因為這表示飼主願意把愛分享給另一種物種,也表示飼主有能力去飼養另一隻動物。整體經濟環境變得不如預期中的好,大家日子也過得很辛苦,直接受到衝擊的,還包括了公益團體,因為大家的可支配餘額減少了,也沒有多餘的心力金援公益團體,也無法資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除了人之外,動物也受到了經濟不景氣的衝擊,路邊愈來愈多被棄養的小狗,有天我在路上看到被棄養的哈士奇,也有人在路上看到被棄養的瑪爾濟斯、米格魯...等曾經被人抱在懷裡的寵物,全身髒兮兮的在街上亂跑,也看到一些不知道什麼品種的狗,成群結隊的在路上走。照片裡的貓,從去年冬天出現在我家附近的巷子裡,不同一般的流浪貓,牠見到人會在你腳邊親密的磨蹭,也不會像一些神經緊繃的貓咪弓起身子發出「哈!哈!」的威脅,而且,和牠玩久了就會發現牠的叫聲和其他的貓有點不一樣,少了點野性,多了一份溫柔。我們認為,牠可能曾經是某個家庭的寵物,不知道是被棄養還是逃家找不到回家的路,流浪到這裡,遇到這附近有不少有養寵物的家庭,大家也就分一點飼料給牠,於是牠出現在這條巷子裡的時間變得很多,甚至讓我懷疑牠是某戶人家的寵物,放縱牠到街上亂跑。冬春交替的時候,我常會買貓罐頭餵牠,後來有一隻黑白花色的小貓跟來,牠們兩隻一起吃一個貓罐頭,大肥貓會靜靜的吃食物,但小花貓的吃相不佳。有天,這條巷子裡的貓全都不見了,彷彿去參加了貓族大會,聽不見貓的叫聲,看不到牠們的身影。那陣子,有河book的貓也都不見了,而板橋又出現虐貓的新聞,我心驚膽跳好一陣子,深怕這隻大貓被虐待,兇手就是我們,因為我們常餵食牠,使牠對人類失去戒心。還好,上個月看到牠又出現在巷子裡,一樣的和人親密磨蹭,一樣會撒嬌,趴在車頂時同樣威嚴的擺出人面獅身像的姿勢,不同的是,牠的肚子不太對勁,看起來鼓鼓的有一坨東西。是懷孕?還是生病?這隻貓的體型原本就大的誇張,第一次拍牠照片,看過的人都說這隻貓混得不錯才能有這樣的體型。這應該是帶了圍巾的虎斑貓吧?這個花色的貓似乎都比較親人。因為牠的體型太大,有些小朋友或鄰居看到牠的第一句話都是:「哇!這隻貓好大!」我一直認為牠是公貓,公貓的體型似乎都比較大些,加上我唯一養過的寵物並非貓族(雖然被貓吃掉一隻),所以也猜不出牠的年齡。偉展說這隻貓的年紀應該不小,牠的毛摸起來有點粗,但叫聲聽起來很溫柔,最特別的,是這隻貓的表情十分豐富。活了快三十年,只有三次與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