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8的文章

週間記

幸與不幸都在我們生活四周發生,只是發生的太緩慢,慢的讓我們無法察覺。
~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I那天是以孩子的哭聲開始,同樣以孩子的哭聲結束,而我每週總有幾天會聽見對面公寓裡的某戶人家處罰小孩,讓小孩淒厲的叫聲在整條巷子裡迴盪著。星期五早上,我拖著永遠睡眠不足的身體進入捷運車廂,有個不斷哭泣的小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十分的瘦弱,耳朵相較於臉龐及身體四肢的比例而言偏大,感覺起來她是個早產兒。她和一位男士坐在博愛座上,男士不知道是父親還是爺爺,有著一頭灰白的髮。女孩的手指向某個方向一直哭、一直掙扎,男士一直安慰她,要女孩不要再哭了。我昏沉沉的睡著了,半夢半醒間都還聽得到女孩的哭聲,突然,哭聲變小了,我抬頭看卻只看到幾個乘客的背影,但特別的是,哭聲變小卻沒有停止,有個女性乘客稍微往旁邊挪開,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前荒謬的一幕:這位男士拿出他的手巾,摀住女孩的口鼻。前面說了,女孩十分嬌小,一個成年男子的手掌絕對能覆蓋住一個兒童的臉龐。女孩哭到後來似乎已不是為了原本的理由而哭,而是因為無法順暢的呼吸而哭,哭得聲嘶力竭,不時把男士的手扯開。叫人心冷的,是站在這對父女(祖孫)前的兩位女性乘客都無動於衷,頂多只是移動身體。當我要向前制止這個男性可能會造成女孩窒息的行為時,他抱著女孩下車了。晚上,我拖著累壞的身體回家,同樣在捷運車廂裡,有個男孩不斷的哭,但他的哭卻帶著一長串聽不清楚的指責,大致上是在指責身旁的母親,他的哭鬧已經接近無理取鬧的程度。男孩的母親試著給哭鬧的孩子講道理,孩子的叫罵聲更兇,母親一氣之下就威脅小孩,再哭就把袋子裡的食物分給大家吃。孩子愣了一愣,大聲的反駁母親。同樣的,沒有人阻止這個無理取鬧的孩子。至於住家對面的家庭,每週我都聽見孩子的爸媽在處罰小孩,孩子的哭叫聲只能用淒厲來形容。我和家裡說,每次聽見他們在處罰小孩,實在很想打家暴專線了。家人只說:「人家在教小孩,不要管那麼多。」因為這些事,我想到普魯斯特的那句「幸與不幸都在我們生活四周發生,只是發生的太緩慢,慢的讓我們無法察覺。」我想,有些是緩慢,有些是冷漠。最近買了 Frankl的Men's Searching for Meaning的中文版,雖然譯的不是很好,但也算是縮短閱讀英文版的時間。Frankl在裡面寫道:冷漠寡情、感覺鈍化,自覺什麼也無法在乎--這正是第二階段心理反應所特有的徵狀。這些徵狀,終能使一…

[photo]那天起,要勾下一格

標題的梗,我懶得解釋了,來自於某一集的Sex and the City。關於這個瘋狂的十一月,其實沒什麼特別好說的,總之就是學生忙期中考及期中報告,上班族忙準備期末報告的時刻。連歐美國家的歷史裡,都稱十一月為屠殺的灰色十一月,因為要殺豬宰牛準備過冬了。這個十一月,腰痛持續,而睡醒手腳發麻的痛苦,依然困擾著我,在從台南回來後,我就期待這一天,都不要說話的過一天。不說話過一天的確不容易,再加上無法彎腰,那天過得蠻辛苦的。那天是這麼過的,我們低調一點,看照片就好,另外,如果要泡大眾池式的溫泉,照片中的雲頂溫泉行館是值得推薦的,服務人員都很客氣,讓我們有些不好意思,旅館內的裝潢和設備都很新,地勢也夠高,湯房也乾淨,湯房的浴池也夠大,也因為還算成立不久,所以網站照片與實際情況相符。不過,價錢比起山下的溫泉民宿來得不親民,建議可以找找住宿券,並提前一個星期訂房比較保險。
雲頂溫泉行館好像比泰雅達利還高,不是很好找,但夜裡十分安靜。
早上的景色,聽說三十年前的那天,天氣就是這樣。
這裡已經變的非常多,以往可以看到瀑布的地方都被圍了起來。回到家,看到又一粒咖啡櫻桃,其他的都被小鳥吃掉了。相本的連結:2008.NOV,照片的map只能參考用,不是很準確。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多的應該和不應該

拜高鐵便利之賜,前幾天一行人台北台南當天來回,除了美麗的蘭花讓我印象深刻外,有兩個年輕人的言行也讓我很難忘。這兩個人大概是與會人員中最年輕的兩位聽眾。年輕沒有不好,年輕可以往前衝,特別是這個台灣快沒落的產業,有年輕人的加入可以為這個產業注入一股活力。但是,年輕不應該認為什麼事都理所當然,更不應該什麼事都以自己為優先。我突然想到一個過去的回憶,五專時,在上急救員證照的課程時,台上的老師說,遇到災難現場,要先救已經奄奄一息的人,大聲哭天喊地的人可以稍微晚一點再救他。 先是在休息時間,他們抓著承辦人不放的一直抱怨,在一旁的我聽見其中一個說:「像這種課程的資訊,我們會自己去找,可是在這個產業裡有很多年紀大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件事...」還有一些關於補助的抱怨,儘管我們已敲響了休息時間結束的鈴聲,他們依然在會議室外面,音量不低的抱怨著。之後到了中午的用餐休息時間,他們聽過了網站的介紹簡報,知道有之前課程內容簡報後,便走到外面,表示他們希望知道網址,可以上去下載檔案。我請他們從網站連結過去再申請加入就可以了,結果其中一位,就是不斷抱怨的那位,很不耐煩的說:「妳直接把我們加入會員好嗎?」語氣之不耐讓我有點吃驚,我壓住性子,要請他們自己上網看時,話還沒說出口,他又說:「妳是用Google Group吧?就直接把我加入會員就好了,妳會用吧?」當下我可是很想把手上的東西整個扔到他臉上去,即使我沒當場發作,臉色相信也好看不到哪去。當然,在徵得老師的同意後,就在會議室外用自己的電腦把這兩個小孩的事處理完了,只是他們的態度還是使我整肚子火,很想揍人。會後,忙著整理場地和拍照的我看到他們抓著老師,臉上一股義氣凜然的樣子,我想,他們又不知道在抱怨什麼了。這兩兄弟的另一位,始終都站在一旁,我沒特別注意到他有無發言,但他從頭到尾都戴著一頂鴨舌帽,不知道是髮形太難看還是以為自己太出名,戴著帽子比較不會讓人認出來,還是怕曬黑,連在室內都戴著這頂帽子。不知道是誰沒教好,還是我的思想太古老,人在室內時還戴著帽子是一種失禮的行為,是對台上講者的侮辱,如果在場者有女性,沒脫下帽子也是對女性的不尊重。隔天上班,聽到了一些關於這兩個人輕人的評價,上課的老師覺得這兩人有一種「憨膽」,我把他們的言行歸因於年輕,總結是他們倆「涉世未深」。被那句「妳會用吧?」氣了很多天,對我而言,這的確是種侮辱,加上他的語氣,彷彿全天下只有…

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不管到什麼場合,我都不抱著「花錢是老大」的念頭。如果做過服務業,就知道有多少消費者是多麼的不把人當人看,還喜歡藉由糟蹋人來肯定自己是大爺的念頭。我一直告訴自己,當自己是消費者時,不要忘了服務你的人也是人,記得要尊重他們,而不要因為你是花錢的人就踐踏別人是人的尊嚴。但很不幸的,總是會被人當成好欺負的對象。趁著週年慶檔期,身體狀況好一些,和偉展兩個人去雙和太平洋買些上班穿的衣服,走著走著,我們逛到男性服飾的樓層,我們開始看外套。除了看偉展的衣服外,他也順便看適合我的外套。這並不奇怪,我的肩膀遺傳自媽媽家的骨架,比較寬也比較高,所以穿衣服不需要墊肩,只要剪裁還OK,我是可以穿男裝的,加上我一直不喜歡女性外套的剪裁,所以我偏好男生的西裝外套。到了某個專櫃,我們發現他們衣服的版型偏小,只要是小一點的Size,女性也是可以穿的,有的甚至稍微設計的有點腰身,連肩膀的寬度都比一般男性服飾來的小。偉展挑了一件外套叫我試穿,小姐以為是偉展要穿的,要拿偉展的Size,偉展強調不是他要穿的,直到我站在鏡子前,她才楞了一下。偉展又拿了一件給我,小姐還是以為是偉展要穿的,最後,她才驚訝的發現,是我要穿的,於是她和其他的客人笑了一陣,而我們也默默離去。真是不會做生意。當然,也不能完全怪她,我只能說,雙和太平洋有不少都是從其他百貨退下來的商品,因為我還看到有的吊牌上還貼著新光三越的標籤。這也代表了雙和地區的確在這方面資訊上有某種程度的落差,誰說男裝不能女穿?男人都能穿裙子了,女人為什麼不能穿男生的外套?另一件令我生氣的,是台北的某個知名教育類別補習班。他們設計了一個所謂的補課系統,讓學員透過網路預約課程。這個系統有多差,等等再說,我要先說人,往往是第一線的服務人員破壞消費者對品牌的印象,很奇怪。就我所見到該補習班的四位櫃台人員裡,就那麼一位的態度讓人不敢領教。我被她當面指桑罵槐過,也被她當面刁難過,原以為她大概對每個學員都是一樣態度,但她和一位總是在櫃台前和他們話家常的男學員可是嘻嘻哈哈的,我還沒見過她擺臉色給那個男學員過。我想,是自己理虧在先,人家也是工作上的要求,就不要讓人家不好做事。因為白天要上班,所以我只能去所謂的班本部看DVD上課。最近工作很忙,加上身體不舒服,我會無法在前一天晚上取消之前的預約補課,只好當天很不好意思的麻煩他們的櫃台人員幫我取消上課,到後來我自己也很不好意思,儘量讓自…

[mur]普通人的雜感

買了這台2133,我才開始接觸所謂的Linux,不過,它用的是SuSE Linux,不怎麼支援繁體中文,但它的圖形化介面做的還讓我蠻容易懂得如何操作它,多試幾次後已經安裝了幾個自己慣用的套件和軟體,由於我十分依賴 Google,所以,像OpenOffice無法輸入中文的情況下,我就跑回Google Docs來打字。我想起之前有個人留言表示既然用Linux用的那麼辛苦,為什麼不轉成widows,而且很多人也都這麼做。的確,這是一個減少陣痛期的方法,只是,如果一直受制於同一套軟體的話,對我自己來說是件很無趣的事,當然,還有自己已經厭倦了M$總是無止盡的漏洞,無止盡的要求更新,有很多明明不是那麼方便的檔案管理方式,一點都不親善使用者的設計卻要求著使用者一定都要照著它的規定走,如硬體的升級以便讓它的新系統跑的更順暢。說了這麼多有的沒的,都還沒說到重點,重點是,我們太習慣接受不合理的一切,也就是說,從KMT管理台灣這幾十年來,台灣人溫吞的個性對於他們所立下的不合理的要求,他們的官場文化一併接收,連貪污、走後門都理所當然的照單全收、有樣學樣。人民能怎麼樣呢?一句「日子還是要過」就已說明了老百姓們的態度。11月03日,我走在美麗的中山北路上,在大同大學的門口,看到一台又一台的警車,上面載著的應該是要去維護秩序的警察吧!整條中山北路有種肅殺的氣氛,不過是中國的官員,居然出動了這麼大陣仗,連其他國家的元首來台灣都沒見過這麼勞民傷財的陣仗。接下來的幾天,抗爭的新聞頻傳,我卻覺得自己像處在兩個世界裡,一邊是熱血沸騰,另一邊是冷漠以對,即使偶爾話題講到,也只是談論而已。直到星期四的夜晚,我拖著疼痛的身體走到中山北路時才看到三個綁黃絲帶的人經過,那天晚上看到的新聞和Twitter上似乎不太一樣,新聞都在譴責抗議人士的錯,說這是民主退步,說這些行為丟了台灣的臉,我卻覺得,如果就任這個官員輕鬆來去,那才是丟台灣的臉。昨晚我看到T台的某個談話性節目,上面打了個標題,寫說這個官員離開台灣是因為他心軟,不要讓台灣再有更多的流血衝突。簡直是秀逗了才會打出這種丟臉的標題,我氣得馬上關電視-明明就是夾著尾巴走,還要為他歌功頌德。有一群學生,他們走上街頭,為自己的訴求做出抗爭,但新聞節目裡都沒有說明他們在抗爭什麼,家裡的人問我,我還得開電腦來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其實只有三件事,但這三件事談何容易:馬英九總…

貓的身世不知道要說坎坷還是幸福?前幾天,牠的主人出現了,告訴媽媽關於這隻貓的故事。牠的確是隻流浪貓,是她女兒在補習班門口撿回家的,所以就用補習班的名字幫牠取名。主人家裡好像還有一隻波斯和一隻金吉拉,還有一隻紅貴賓。然而,這隻貓特別叛逆,不喜歡待在家裡,如果不出去就會在家裡亂大小便,主人只好把牠放在外面,每天早上放飼料在門口,讓牠在外頭自由自在。至於性別的問題,貓主人說牠是公貓,但因為從小就結紮了,所以體型就變得這麼雍容華貴。現在牠在樓梯間睡著。本想抓牠到樓下去,當我一靠近牠就發現,牠正在發抖。可能是樓下車子的防盜聲嚇到牠,也可能是什麼其他原因。昨天早上一大早,牠就被一隻沒教養的黃金追著跑,我聽到時只想衝下去對狗主人破口大罵。和牠在一起時總覺得等別寧靜,那些可怕的念頭似乎就不再出現了,所以,有些地方主張讓寵物與自閉症或憂鬱症的患者或獨處老人相處能減少這些人自殺的機率。從小到大,我只養過兩隻鳥,其中一隻還慘死在貓掌下,另一隻成了創傷後症後群,不吃不喝至死。但我依然無法抗拒貓的魅力,牠是那麼的充滿吸引力與野性,但又懂得適當的和人撒嬌,當我蹲在牠身邊時,牠會柔柔的喵一聲,牠的體型雖然很大,但總是讓人覺得牠是需要被好好照顧的。在撫摸牠佈滿灰塵的肥肚子時,好像又把自己拉回現實,告訴自己還有哪些人是值得去愛去照顧的。和死亡搏鬥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要克制住攻擊的衝動,不管是攻擊別人還是攻擊自己,還要維持一切正常的行為舉止。現實生活裡,誰不是這樣子?使用花精配方:Cherry Plum,Sweet Chestnut。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期待消失的人生

坐在路邊,看著往來車輛的燈光,幻想著已看不見的星空還有那湛藍的大海。過去是如此遙不可及,只能在大腦的區段中拼湊片段的記憶。人生裡充滿著自以為是的安慰,也慶幸老天讓我們懂得如何安慰自己,總是有值得開心的事來欺騙哭泣的自己。曾以為有上天在看顧人生,實際上每個人一生的好運就是那麼有限,額度用完,就只剩下充滿磨難的人生。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