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9的文章

[筆記]關於個人資料保護法的小記

愈來愈少在這裡寫這種偏硬的文章,主要原因是在於自己不是讀法律的,寫這種東西很容易出錯,或意思的表達不正確,所以,我在這裡分享的是昨天上課的筆記。
昨天去集思會議中心參加B2C電子商務研討會,原本打算下午離開去參加品牌行銷的課,但早上的議程讓我覺得留下來會很值得,於是就繼續留在那椅子很難坐的蘇格拉底廳裡上課。
在詐騙愈來愈嚴重的情況下,大家才開始重視所謂的隱私問題,原本,我們有一個在民國84年8月公布的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但是,它只限於電腦處理的資料,並不包括人工手寫的紙本資料,所以「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只規範了電腦裡的資料。
在年初吧!我記得也參加過類似的課程,對於「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之後的修正草案,早在2005年改為「個人資料保護法」並已送立法院,但至昨天早上,都還在協商階段,主要在於賠償總額的上限是五千萬還是拾億?民代是否有免責條款?這兩個問題一直沒有取得共識,一直到下午我所聽到的訊息是個資法的草案已通過一讀了,有望在今年年底通過三讀。
對每個民眾而言,個資法將要通過會是一個好消息,就我所看到的內容而言,還有台上專業的法律人所分享,個資法對民眾來說是有很完善的保護,但對廠商來說,絕對是非常麻煩。
在「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中所定義的個人資料包括了: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特徵、 指紋、婚姻、家庭、教育、職業、健康、病歷、財務情況、社會活動及其足以識別該個人之資料都被稱為個人資料;在在「個人資料保護法」中,個人的醫療資訊、性生活、健康檢查及犯罪前科等五種資料是特別保護的特種資料。在「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的時代裡,只限定了:醫院、學校、電信業、金融業、證券業、保險業、徵信業、大眾傳播業等八大行業,在「個人資料保護法」中,任何行業、團體及個人都納入其範疇,但如果是單純的個人或家庭活動目的就不在於此限。當廠商要蒐集個人資料時,要有明確且單獨的同意書,但像是家族出遊如果要買保險,需要蒐集家族成員的個人身分證字號、姓名、地址等個人資訊是不限制的。如果家裡有未成年的小朋友在學校裡,老師要求小朋友寫通訊錄提供個資,除了要同意書外,因為小朋友未成年,所以要家長同意書。個資法的規範已不限於電腦而已,還包括了紙本手寫的資料,當資料被竊取或外洩時,資料持有者要以適當方式通知當事人。不得任意蒐集個人資料,廠商一定要先向主管機關申請取得許可後才能蒐集…

十月雜記

《年紀》前天,我們在會議室裡開會,中午的休息時間裡,不知怎麼的,大家開始聊起健檢的結果,也突然的聊起了個別做過的一些檢查。同樣是在這個季節,我想起還是專科時,好像是在趕報告,或是準備秋天烤肉之類的活動,於是,心裡有這麼一個想法:活到一個年紀,談的話題就只剩那些了,不是想當年,就是健檢的結果,再不就是做了哪些醫學檢查。在八日的下午,從出差的住宿和乘車問題,接著同事聊到墾丁,心裡浮現好多年前,墾丁的陽光、沙灘和夜空,情緒更低落。《電影》很久沒聽音樂,這兩天反覆看了Meryl Streep演的Mama Mia!,也反覆的聽著ABBA的Dancing Queen,想起了很久以前,以這首歌作為電影主題曲的Muriel's Wedding,同樣都是以女性藉著婚姻/婚禮尋找自我的一個主題,卻有不同的結果,而Muriel's Wedding又更接近現實面一點,女主角沒有美麗的容貌也沒有家財萬貫的父親,她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直到結婚又離婚,她離開家又回到家,再離開家時,她的眼神已經完全不同了。我只看過一次Muriel's Wedding,但對於女主角的眼神一直有很深刻的印象,不同於歡樂氣份的Mama Mia!,Muriel's Wedding更嚴素些,儘管有那麼好聽又歡樂的Dancing Queen,但那也是Muriel在難過時,把自己埋進音樂世界裡,安慰自己的一種方式。《閱讀.無常》除了附錄的部份外,終於在今天讀完了「西藏生死書」。有次我在壹陸壹門口對大哥說:「十八歲時看和現在看的感覺真的完全不同。」大哥笑問我,如果五十歲時呢?我想,更不一樣吧!車禍後,也聽到一些事,心裡有些感觸卻不方便明說,寫下來好像在消費其他人的傷痛一樣,只是這些事情更讓人體會到所謂的無常。也許因為之前車禍留下的後遺症,我很容易會暈眩,但醫生總說沒關係,那自己會好,所以我也不放在心上,不過,現在的確很難像以前一樣硬撐著把一篇文章寫完了。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