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0的文章

有星光的月夜

晚上,雨停後,我們去秀朗國小跑步。一走進操場,我很驚訝操場上居然沒有開燈,以往都是會開著很亮的燈,直到九點半才熄燈。
在暖身後,我慢慢的跑著,試著喚醒超過一個月沒有運動的身體,慢慢喚著跑步的感覺,去感受腳踏著地板及反作用力的感覺,還有那不爭氣的左小腿和左腳底板,試著避免因為一個姿勢不正確而又抽筋。
暖身時就看到昇起不久的月亮掛在矮小的公寓上,因為傍晚下過大雨的原因,月亮上蒙著一層霧氣,矇矇矓矓的,在農曆十七日的夜晚,月亮雖然沒有很圓,但卻因為這層矇矓的霧氣而看似圓滿。
抬頭望向月亮升起相反的方位,雲漸漸的散了,可以看到一兩粒星星,一顆紅的,一顆青白色,雖然亮度不明顯,但也難得在有月亮的夜晚裡看到星星。

新舊衝突的澳門(3)

第二天早上在飯店內用早餐。像我這種早餐貪吃鬼,酒店提供的自助式餐飲會比較適合我。於是除了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不吃、太冰冷的東西不吃外,幾乎都吃上兩輪。粥真是好吃極了,看起來白白淨淨的,但喝進肚子裡,身體就暖了起來,到現在我還是念念不忘,只希望台灣也有這樣的粥品,不過,我覺得台灣的皮蛋比較好吃,應該說比較合我的胃口。
早上在酒店休息了一下,大概十點半就出發辦正事。為了準時到達,我們坐了計程車。一上車,偉展很自動的切換成中國人模式,一開口就是:「師傅,我們要到...」
正經事結束,我們搭公車到新馬路,中間經過一些觀光客會去看的景點,例如漁人碼頭,不知怎麼的,就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回到議事亭前地,兩個人的公車費用是早上搭計程車的十分之一。29日的太陽很詭異,要說大也不大,但也是會曬傷人,我的手臂被曬的像在悶燒一樣。

新舊衝突的澳門(2)

稍作休息後,晚上則是搭接駁車往北,先到美高梅金殿,再步行到議事亭前地。偉展說要帶我去吃老記粥麵,反正是觀光客,就要吃吃觀光客會吃的東西。
當我們穿過美高梅時,這個大廳真是嚇到我了,瞬間變成了劉姥姥,拿起相機猛拍,一路拍到外面,經過凱旋門賭場時,偉展生氣了,叫我小心點,這區看起來比我們住的地方混亂很多,他說,小心惹到什麼被抓進去自己都不知道。
這是繼自告奮勇說要去厄瓜多被取笑會被抓走後,第二次又被嚇到。我收起相機,跟在偉展身後走著,此時才發現在那一棟棟金碧輝煌的酒店大樓下方的巷弄內,一間間的當舖就在旁邊,而酒店後方大樓間的巷弄裡,瀰漫著一種曖昧不明的危險氣氛。

新舊衝突的澳門(1)

今年其實沒有任何個人的旅遊計畫,連墾丁都沒有想過,公司的旅遊也全都拒絕參加,一來是沒興趣,二來是我想讓爸媽擁有更舒服的旅行。唯一讓我動念的,是部門旅遊在做意見調查時,我填了一直很想去的澳門加珠海的行程,雖然最後沒有部門旅遊沒有成行,但最後還是自費去了一趟澳門,而這個半自由行的行程,雖然住了兩個晚上,但我們實際只玩了一天半而已。
簡單的說,我們住在Hard Rock,但用餐都是在市區的茶餐廳,去了威尼斯人看ZAiA,搭計程車,也搭公車經過充滿人工味的漁人碼頭,也在老舊的街道裡穿梭,看了賭場及酒店的奢華,但一旁大樓一樓的當舖、滿地帶有情色意味的桑拿廣告,或是在賭場裡外鬼鬼祟祟躲避保安的煙花女,也有滿身名牌卻獨落寞走出酒店的精品女,還有行走在前方,看似普通的中年女人比畫著著銀樓櫥窗的飾品對身旁的男人說:「這些東西,我全有了!」
比起東京,我喜歡澳門這種充滿新舊衝突這麼明顯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