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1的文章

[reading]攝影日記.京都三六五日。生活雜貨

在這一兩年,不再喜歡用LOMO相機拍,改由老相機拍照後,開始看一些日本女攝影師的作品:梅佳代、川內倫子,幾位知名的男性攝影大師也是有的,只是味道沒那麼對,但文字卻又很特別直接。
梅佳代的作品很隨性,但隨性裡也帶著一點趣味,我很好奇為什麼她的小朋友主角們都願意配合她;川內倫子的照片很「冷調」,應該都有再後製處理,卻又看到一種壓抑。

[web]線上買菜的網站

昨天晚上,我看到同事的Facebook相簿裡,截取了一部份的MSN對話,大抵就是懶得出門買菜,希望可以透過網路購得所需要的蔬果和雞蛋等鮮食。
剛好這陣子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接觸了幾個可以線上購買新鮮蔬果的網站,也邀請了幾位提供線上購買蔬果的公司負責人/網站經營者,沒有任何廣告的用意,也相信極重度網路使用者,或是長期推廣或支持本土農業的人,一定知道這幾個網站。
因為住在家裡不太需要上菜市場,如果需要購買食材,也喜歡披頭散髮的去傳統菜市場聞聞那種特殊的氣味,所以並沒有向以下任何網站購買過,不過,以他們的知名度,想必也有某種程度的可信度。
雖然在Facebook上列了九十個網站,但說穿了只能算八九個半,所以列八九個:

[photo365]願青山綠水永存

願青山綠水永存

[photo365]讓孩子快樂的笑著

每件事似乎都脫了序,但我們都希望孩子們能快樂的笑著。

[movie]有缺陷才能表現完美:黑天鵝(Black Swan)

網路上關於這部電影的影評眾多,然而散場時,身後傳來打呼聲的那個男生在離場前說了一句話,是我到目前為止聽到最好也最實際的評論:
不過就是武俠小說裡,練功練到走火入魔的狀況嘛!仔細想想,的確如此。
當人過度執著在某個自己在意的人事物時,就會走火入魔,比方說收集物品(書、CD)到自己沒地方睡覺的程度,據聞就可算是強迫症。
看完電影的那個晚上,我做了惡夢。沒有必要去重覆夢境的內容,我卻不斷的想起「七生有幸」和「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這部電影。「七生有幸」是因為那陣子HBO不斷放送,「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則是因為Millman和Nina一樣,都是極力追求完美表現的人,只是一個就像我們常說的走入走火入魔的境界,一個是專注當下進而擁有自己的天空。

[photo365]其實我們的心很堅固

昨夜重讀了「勿忘我」也看了自己以前的讀書筆記。凱若說的這句話,還是讓我的心糾了一下:
「我們的心堅固得很,彼特,多半時候都不會碎,多半時候都只是彎曲而已。」

[photo365]裝大人的小孩與幼稚的成人

不太敢走近拍攝,想看清楚一點,可以按這裡
那天下午,我在公園裡拍照。最近開始喜歡拍小孩,因為小孩比較沒有攻擊性,臉上的表情也比較自然。還有一個原因是,當我說明我只是要拍照沒有其他用途時,他們都很樂意讓我拍。
當我拍到這個小孩時,快門按下後就決定離開公園。她先是在一旁對著玩溜滑梯的孩子們念了一番後,就雙手交叉坐在一旁。
那瞬間,我以為我看到了一個「媽媽」,我也相信,她的媽媽平常應該也是這個樣子的。

[photo365]可愛的阿肥

阿肥到來我家這一年多,直到今年,牠才和我們把距離拉近。
每當我回到家,牠總是要趴在我身上撒撟,打電腦時,也要窩在我的腳上,如果我坐在客廳裡看書,從L型變成一字型時,牠貓大爺就老實不客氣的一腳踏到我身上來,找個牠自己最舒服的角度,窩在我身上,把牠圓圓的臉放在我的臉前面,像是在跟我說:「該睡了吧?」
不然就是上完廁所後,跑到我房門口要我幫牠清貓砂盆、飼料裡沒有「足夠」的柴魚,牠也會跑到房門口大呼小叫,有野貓經過,牠也是緊張的像是什麼一樣,要我們走出房間幫牠把侵犯地盤的野貓趕走。
最好笑的,是牠會學我們「轉門把」。牠會「站」在房門口,用牠小小的手「轉」門鎖,認為這樣子做,門就會開了。
就像人一樣,眼睛看到什麼,就是什麼。
左邊這張照片是牠前幾天硬要爬上我的腳,窩在我腳上的照片。真正要說photo 365的話,大概就是我拍牠了,手機裡都是牠撒嬌的照片。
不過,阿肥年紀大,得了牙周病,又不肯讓我們「刷牙」,所以,阿肥的嘴巴臭臭的,睡覺時也會流口水,只要衣服沾到了,就得換掉。我們試著做「柔性」的宣導,在牠的飼料旁放一碗水,不過,牠可是連看都不看一眼的,吃完飼料就走了。
文章裡是阿肥在我腳上「洗腳」的影片,可以笑一笑囉!

[photo365]落葉

花博快結束了,撫順公園裡,當初為了宣傳花博而架設的花壇、綁上去的蘭花,枯的枯、爛的爛。
心情就像落葉一樣,直接砸到地面,飛不起來。
以為風中的落葉有一種特別的浪漫,其實是掙扎著不想離開原生的樹木,努力抗拒地心引力的抽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