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公民新聞是媒體?還是罵政府的管道?

還記得第一年在舉辦教育農民的課程時,因為覺得這是免費且對農民與農企業來說算是一個福利,我向公民新聞網申請一個帳號,同時也把它定義在對外宣傳的管道之一。自97年到99年一直都還算順利,但一直到100年,也就是今年,出現了一些不必要的紛爭,而這樣的紛爭來自於就是公民新聞網對網站自身的經營方式定義和自稱公民記者本身的素質。
台灣的農業一直有一個奇怪的狀況,大抵是產銷的環節各有些問題,又或是一窩蜂的狀況,常常會有生產過剩又或是生產不足,造成國外(不是只有中國)要下大訂單卻訂不到產品;國內卻有生產過剩,老農與小農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滿腹苦情不知道要向誰訴說的狀況。
好在還有許多有為青年出現幫他們發聲,或是為了希望政府重視而採取了激烈的手段,結果要漂白卻漂不回來了。
基於我們所承接的計畫屬性,每年我們都會辦一些教育訓練,課程的內容分屬財務規劃以及大家都很喜歡的創新行銷,也感謝我的朋友們常會提供一些相關新聞,我也都還能Catch到時事。
在辦這個課時,我也是膽顫心驚,前三年只負責推廣,今年負責設計創新行銷課程。也因為每年的問卷都是我在整理,所以還知道聽眾們渴望能由哪些講師來分享創新行銷的經驗。
課程設計並得到同意公布後,我便到相關的網路平台去做推廣,特別是之前常使用的公民新聞平台,他們有一個農業新聞專區,感覺上也有不少相關的農業新聞在上面刊布,雖然總有些讓我看了三條線掛在臉上的怪新聞,但大抵上也算是宣傳管道,今年也就繼續使用了這個平台。想不到,一個自稱公民記者的非相關領域記者,讓我對這個平台扣了幾分。由於我在宣傳內容裡已明確定義在農民與農企業,並不希望多餘的媒體去做報導,加上每年的創新課總是座無虛席,我們都會開宗明義的要求農民及農企業優先受理。
這位記者女士打來便表明身份是公民新聞網的記者,並要求到現場參與,以便幫我們做宣傳,並能以不同的角度來做報導。
當我問了她平時是負責哪一方面的新聞?有無記者證明?她十分粗暴的回答,她是公民記者,而她平時負責的新聞並非農業新聞,同時,在這樣自家的平台上,連新聞訊息內容也不好好讀清楚,還說:「我找不到貴單位的名稱」眼睛真大。
基於聽眾們都要坐到地板上去了,我只能拒絕她。加上她口語的態度是:「我是記者,我有權利採訪。妳沒有權利拒絕我。我採訪妳,是妳的榮幸。」
本人素來討厭自認是無冕王的記者,妳是記者又如何?妳是農民嗎?是農企業經營者嗎?妳的報導真的有利於農民嗎?還是只是讓妳找個藉口找政府麻煩?向管老師反應後,事情不了了之。
最近一次,則發生在上星期五,這件事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但這位打電話給我的先生,我要勸你,不該為了反對而反對,這樣只會害到那些瀏覽者,他們少了一個管道知道一個免費的課程。
我不對的地方在於,我只是把課程的內容、上課時間、地點、議程寫在裡面,基於公民新聞台的角度,他們認為這是招生簡章,他們要的是事件的報導而非招生簡章
每個平台都有不同的遊戲規則,以前你讓我放,今年你不讓我放,用這個理由,我就當你改了遊戲規則。但這位先生之後說的話,讓我覺得,他這一切只是單純針對政府單位所做的抗議舉動:他說:
「我看妳每一篇文章的開頭都是行政院農委會、行政院農委會(不知道他重覆了幾次),妳知道這樣會引起瀏覽者不良的觀感。」
之後,我想他大概是壓抑很久吧!用一種壓抑的客氣說:
「所以,妳要自己下架文章,還是我幫妳下架?」

我覺得我被威脅了。也許這位管理者平時閱讀多了小農受到不公平對待的報導,便對行政院農委會的相關新聞都抱持著反感。平台經營者有自己的風格無妨,但請在說話及決策前衡量後果,得利與受損失的,是哪些人?
由於公民新聞網已表明不歡迎張貼招生簡章,而我們分析了往年從公民新聞網過來的民眾及瀏覽量並不多,再加上年初與那位女士、星期五打電話給我的那位先生的態度與措辭後,我們決定不會再使用公民新聞網這個平台放送這樣的免費課程訊息。
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農夫們農忙之餘哪來的時間上網?
只能可惜這個管道的閱讀者,儘管沒來報名,卻也不會再在該頻道取得這樣的訊息。
於是我懂得一件事,為什麼民眾總找不到政府的資源?一來是,政府網站的確不好用,有很多隱藏的資訊,二來是媒體依自己或經營者個人的偏好去選擇要刊登文章,去塑造某人是神,某人是混蛋,某單位只領錢不做事。很自然的,宣傳管道少了,民眾找不到福利,還不罵政府嗎?這點,媒體也要擔點責任吧!
我自己寫部落格,所以很清楚隨便的一個blogger要自稱是媒體是很容易的事。你應該是讓人家公認你是一個媒體,而不是你自溺、自High,只為小眾服務,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樣口語上欺負執行單位,逼迫我們把課程下架,並以此沾沾自喜的話,那實在很令人遺憾,同時,也請你想想那些沒機會看到課程訊息的人們,想想你的意氣用事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觀察創業中朋友們的10個特質

在台灣有不少創業聯誼社群,除了台灣本地官方、民間的各種社群外,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創業聯誼社群。在這裡所談的創業聯誼社群,可能是一群有興趣自己開創事業或是正在開創事業的人,透過實際面對面接觸或是利用方便的網路交流機制的團體。活動的型式可能是藉由一個或多個創業者站在台上分享自己的創業經驗,或是透過團體之間的實際互動,會後再透過社群的分享,以延續成員之間的熱度

上星期第一次參與了創業者的聯誼活動,生活裡有些朋友經歷創業的前段,或是已是市場先行者,所以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分享我自這些創業中的朋友們所學習到的事,又或說是我所觀察到他們的共同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