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寫程式是一種方式,不是唯一

台灣最近有些新聞與活動,顯示出台灣的教育方式愈來愈多元,應該能讓家長們很興奮。身為填鴨教育世代的我,看了也很開心:
目前台灣還有許多教育方式:早期的蒙特梭利、森林小學、在家自學,到很熱門的華德福。其他就不寫了。也許是一些個人經驗,也許是因為後來接觸的知識,總覺得努力的把孩子「養成」程式設計師,就像是前幾代的父母把願望投射在兒女們的身上一樣的,不是那麼的健康(腦海裡浮現了灑狗血的連續劇畫面,兒子跟老爸大吼說這不是他要的人生後就離開家了)。
我認同寫程式這件事情可以刺激小朋友思考與邏輯能力,但不是每個小朋友都適合這種方式。好吧!不談小朋友,以不孕症實例來說,100個人都去找某位不孕症名醫,有99個人在經過這樣的治療後都順利生下第一胎,甚至還有第二胎,還會跟親友推薦這位醫生。但總會有一個人和這個醫生不太投緣,不能配合醫生的診療,甚至埋怨醫生對她不好,她覺得中醫的療程是適合她的。 有兩支影片,大家應該很眼熟:
我質疑的地方在於:
  1. Money rich or wisdom rich?
  2. 你要為「人」寫程式還是為這些企業寫程式?這些企業是把人當人看還是把人當機器(鑄幣機)看?
  3. 訓練邏輯思考能力只有「寫程式」一途嗎?
寫不寫程式?要不要訓練兒童寫程式?我比較注意如何讓兒童知道「如何為人(仁)」。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