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4的文章

一次又一次的腦力激盪

Code for Tomorrow與Etu合辦的Data Science Program(以下簡稱DSP)第一期結束後,因為個人的因素便沒有再加入第二期。第二期的步調相對於第一期而言,速度加快,而且在多災多難的三月裡,不止結束了課程,更是在三月底時將成果展現在大家眼前。
我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參加了昨天的Data Fiesta,看到了許久不見的朋友。平時都在網路上閒聊,但真正見到彼此卻是在昨天。尤其是互相問候時:「最近好嗎?」「不生病都好。」到了這個年紀,似乎除了健康之外,大概就是330占領凱道活動了。
這期DSP與上期最大的不同處在於除了使用原本的政府公開的實價登錄資料之外,也因為與Pixnet舉辦Hackathon的緣故,所以五組中也有兩組使用了Pixnet所開放出來的資料,一組是針對Blog Marketing來規劃部落客銀行,一組則是做旅遊規劃。

The Darkest Morning of Taiwan, March 24th, 2014

這篇一定得罪很多長輩朋友。

六年級後段班的,該清醒一點了。被壓抑了那麼多年,依照著既得利益者的規畫來走。我相信1977~1981年代 (66~70年代) 出生的人應該會有一種煩悶感:
『想往上走,有一層厚厚的透明天花板;安於現況,被說太安逸不求上進;想發展自我風格,被說是爛草莓(還被嫌年紀太大)』
於是我們被夾在中間,找工作時,學歷讀不夠高,高不成,低不就,創業沒資源,只能22~28k將就著過,慢慢熬,家人看不下去,要你留在家,還要被笑啃老族。

之前看到泛科學總編寫他反核的原因是要抵抗這些既得利益者的規劃。他的話讓我想了很久。

今天我選擇站在學生這邊,是因為我不希望看到日後的孩子們也得走上和我這一代人同樣的道路,今天他們站出來爭取他們自己的未來,不願落到如我們這代的命運:為了學位而念書、不關心國家未來發展、買不起房子、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

About Open Data Census Taiwan(初期心得)

在填寫各地方政府資料開放評比時,其實很多資料是找不全的只能勉強用中央資料代替。

各地方政府有預決算資料、補捐助資料,但看不出資金流出動向。

工商名錄這種東西是掌握在商會手裡,只能找商會,而商會是私人的要錢的。勉強找商業司的資料,每月更新一次,都是PDF。到目前為止,只有新竹縣是有縣政府提供工商名錄的查找,卻依然跛腳 (所以有 pixnet hackathon,鼓勵民間提供資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