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6的文章

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我剛讀五專的年代,捷運沒那麼發達,每天上學要早起到公車站,搭一小時的公車到學校。

在那總會看到一個頭髮篷亂 、身材瘦高的男子,拿著口琴吹奏不成調的曲子,眼神渙散,沒吹口琴時,就手舞足蹈,對著我看不到的空間喃喃自語。

這個人,聽說曾經讀頂尖的男子學校,最後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每天早上就在廟口對空說話、吹口琴。後來又來了個白髮阿伯,兩個人各自生活在獨立的時空中。

可以排課後,我把上課時間調晚,走其他路線去學校,就沒再看到他們。

直到最近,我回家在捷運站出口注意到除了托缽的尼師、大誌伯伯、賣飾品的小販、發廣告單的人外,口琴先生出現了。他一樣對著一般人看不到的對象揮動雙手、喃喃自語,歲月在他臉上的痕跡大概就是頭髮少了但長了些,沒什麼白髮,嘴上多了髭鬚,其他似乎沒什麼變,也許因為高個子又瘦,看起來痀僂。

五專畢業到現在大概十五年了。家人說,口琴先生的家人還是照顧著他,他每天還是乾乾淨淨的在菜市場出現,有時自己走來走去,會有人帶回家。

總覺得這個社會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看到苦命人走上街頭抗爭,每天提醒自己多看美好事物,卻總是在強烈對比中被撕裂成碎片,一句「旁觀他人之痛苦」就是一種自慰的指責,兩手一攤,能怎麼辦?

關於支付工具、金融科技的一些想法

在裝了 Pi 之後,到目前實際使用約3次,都是剛好手上有手機,錢包在背包的狀況。檢視了自己的付款習慣後,使用頻率由多至少依序為:現金、信用卡、悠遊卡、Pi。

曾經聽過同事講過,現在小朋友的學校教育裡,老師教導學生,身上的零錢用來儲值悠遊卡,以悠遊卡消費。

台灣的好處在於,以塑膠貨幣付款的市場已經很成熟,提供了各種管道的支付工具。 對末端消費者來說,只要考量工具的方便、安全性,選擇並使用;對一家使用該服務的末端商家來說,要考量結帳請款時間、請款方式、相關的工具、消費者在店裡使用的頻率、要負擔哪些風險。

對開發者(公司、企業)來說,除了提供安全便利的工具外,也要考量未來在市場上使用是否能普及、與其他商家的合作方式、如何取得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