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全台灣有多少行動通訊基地台?


其實是呼應之前交通部為了縮短偏鄉的數位落差,打算對中低收入戶及弱勢族群提供相關補助方案的新聞,所以想找關於行動通訊品質的調查資料。
先從目前已開放的資料開始,目前僅查到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簡稱通傳會)在政府開放資料平台上所公布的行動通信業務基地臺統計(區分縣市)資料,資料的統計期間為2016年11月。
觀察統計得到的結果:
  1. 台中市為全台灣基地臺數最多的地區,共計有13,011個基地台(原以為是台北最多,其次是新北,但沒想到是台中最多)。
  2. 台北市的基地台數低於新北市。
  3. 六都的基地台數都排在前面。
圖表:https://goo.gl/iMFqlt
沒有加上資料標籤的原因在於使圖表過於混亂,雖然有互動模式,但目前也不是我最喜歡的呈現方式,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再重新製作。
但基地台數並不代表該區的行動通訊品質比較好,通訊品質還會與建築物、人口數、距離、遮蔽物有關,當然還會與消費者的手機有關。
於是再去找尋通傳會網站有無相關的資料庫?也確實找到了一個「頻率資料庫查詢系統」,裡面也有不少資料可以查詢,針對我所要找尋的資料可以在「業務電台查詢系統」裡找到,雖然資料很多,但也有以下缺點:
  1. 無法匯出查詢結果。
  2. 無法重覆查詢。
  3. 無法做縣市間的比較。
  4. 無法取得各縣市路名的資料。
基於上述缺點,我在政府開放資料平台上提出建議,同時也查找了一下有沒有人提出相同的問題。
確實是有的:敬請開放「基地台建置位置資訊」,但被通傳會以「恐有妨害電信事業營業上秘密」拒絕。可能是擔心有人會去拆基地台,但若是只開放到路名,不提供座標位置,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危機。
也有前輩提醒可以藉由各大電信商的資訊頁面(如:中華電信網路涵蓋率查詢)查找,但:
  1. 我得去其他行動通訊商的頁面一個一個找出來、匯出資料、清洗資料(我還只會Excel)。
  2. 這些資料還是不能代表實際狀況。比方說,我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福華文教會館、台大集思會館等大型會議場地,還有台北市大安區瑞安街的巷弄裡,通訊品質可能只有3G或H+,至於到了深山,由於我不是用中華電信的網路,所以是沒有訊號的,若是出了意外,最多只有訊號不穩定的GSM可以打電話求救。
  3. 每個人的手機型號、所在地方的遮蔽物都會影響到通訊品質,所以做普查可能也不太具有可信度。
目前先做到這樣,也許日後還有其他機會與資料整合(例如找出地區人口數、建築物數目、地區面積等)再繼續相關的研究。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也聊聊 FinTech

早餐前來想想,關於 FinTech 在台灣的發展:

不能只看單一國家個案。

中國發展的好,有三個原因, 一是因為當地銀行辦事效率不佳,二是地方太大,不是每個人都有半天的閒時間去銀行又花時間在交通上,三是政府支持,至於中國政府是怎麼樣,大家都很明白。

再來是非洲國家,發展的好也是為了防弊,但最大的一個原因是他們沒得選擇,同時他們在通訊技術上發展的好,充分利用了這個優點。最近看到應用是透過區塊鏈技術進行房地產交易。

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我剛讀五專的年代,捷運沒那麼發達,每天上學要早起到公車站,搭一小時的公車到學校。

在那總會看到一個頭髮篷亂 、身材瘦高的男子,拿著口琴吹奏不成調的曲子,眼神渙散,沒吹口琴時,就手舞足蹈,對著我看不到的空間喃喃自語。

這個人,聽說曾經讀頂尖的男子學校,最後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每天早上就在廟口對空說話、吹口琴。後來又來了個白髮阿伯,兩個人各自生活在獨立的時空中。

可以排課後,我把上課時間調晚,走其他路線去學校,就沒再看到他們。

直到最近,我回家在捷運站出口注意到除了托缽的尼師、大誌伯伯、賣飾品的小販、發廣告單的人外,口琴先生出現了。他一樣對著一般人看不到的對象揮動雙手、喃喃自語,歲月在他臉上的痕跡大概就是頭髮少了但長了些,沒什麼白髮,嘴上多了髭鬚,其他似乎沒什麼變,也許因為高個子又瘦,看起來痀僂。

五專畢業到現在大概十五年了。家人說,口琴先生的家人還是照顧著他,他每天還是乾乾淨淨的在菜市場出現,有時自己走來走去,會有人帶回家。

總覺得這個社會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看到苦命人走上街頭抗爭,每天提醒自己多看美好事物,卻總是在強烈對比中被撕裂成碎片,一句「旁觀他人之痛苦」就是一種自慰的指責,兩手一攤,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