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旅行記事]沙巴遊記|10月10日

今天是國慶日,很早之前就知道今夜有燦爛的國慶煙火了,但很可惜的,我不能和朋友們一起去中正橋下看煙火,聽說是花火節的煙火呢!挑國慶日出國,這蠻有意思的。

第一次出國,下午在機場打了電話向家人道別之後,看看時間,還早,便和同事門先到機場裡的免稅商店逛逛。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對裡面的每件事物都感到新奇,東逛逛西看看,有菸有酒有美容用品,看見幾個同事在免稅商店裡買出國要用的保養品。

下午一點四十分登機,我們坐復興航空的飛機,登機時覺得有股味道不是很好聞,還好在免稅商店裡有噴一點試用的香水,就聞著手上的香水味找到座位。雅芬、惠雯和我,三個人一起坐,很幸運的,我坐在窗戶旁邊,雖然震動比較大,但可以望見窗外的景色。大約到了下午兩點,飛機才起飛,昇空時的壓力讓耳朵嗡嗡的叫,好一陣子才習慣,一路上我什麼都聽不清楚,大概是飛機的聲音太大了吧!

到了三點,飛機上有提供餐點,如果不是為了吃藥,我想我是不會選擇吃東西的。吃過「午餐」,拿出了前一陣子買的「瑪雅」,看沒多久就昏昏欲睡,蓋著飛機上提供的毛毯,想念在台灣的友人們,沒睡多久我就醒來了,上過廁所後又回到座位上啃書。

飛機在雲頂上什麼也看不到,陽光很刺眼,所以把窗戶關上。想起飛機在起飛沒多久時,坐在後面同事的女兒說了一句:「掉下去哦!」讓我們三個女孩子笑壞了。

台灣至沙巴的時間並不會很久,大約是下午五點,飛機自三萬五千呎慢慢下降,此時的陽光已不刺眼了。我拉開窗戶往外看,看到許多小島、船、船塢,心中的感覺很複雜,是興奮嗎?不完全是,也許是到了異國反而會特別思念在台灣的種種吧!

沙巴的海關人員動作蠻悠閒的,我是全隊最後個出關的。出了機場,天色已經很暗了,空氣很悶,沒有風。當地的導遊說下午才下過一場雨,而現在正是馬來西亞的雨季。

我們搭乘小巴士到飯店,因為天色暗了,看不見巴士外的景色,在途中我們有下車買了些零食,因為據說飯店裡的物價並不便宜,最好是在外面買齊。沙巴的人蠻早就睡了,很多店門都關了。

今天和明天我們都住在Nexus,感覺上是一間很休閒的飯店,渡假式的,有自己的碼頭。晚餐不會有吃不習慣的感覺,但因為平常和同事們一同吃飯的機會並不多,所以晚餐吃得有點不自在,但氣氛很愉快,只有我一個人覺得不自在啦!

吃過晚飯,打了越洋電話回台灣,告訴家人我已經平安到達了。現在的我,聽著英倫情人的電影配樂,寫著日記,想念台灣的家人和朋友。

學到了幾句馬來語:

  • Selemat Pagi早安
  • Selemat Petang午安
  • Selsmat Tengha hari相當於英文的Good Afternoon
  • Selemat Malan晚安
  • Abba Kaba你好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