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旅行記事]沙巴遊記|10月11日

◎早上

早上七點三十分有Morning Call,起床梳洗一翻不打算下水,今天早上的行程是水上活動,在Nexus的碼頭進行,有香蕉船、水上腳踏車、獨木舟。我擦了一層厚厚的防曬油,不過天氣還算不錯,並沒有烤焦人的太陽,有些許的涼風。我們搭乘小巴士到碼頭,由於不打算下水,所以也沒準備什麼衣服要替換,站在碼頭邊和台灣的導遊David聊了一陣子,還看到一隻不怕人的貓,於是便和貓玩了起來,卻被當地的導遊取笑:「妳是來玩貓的嗎?」

沒過多久,還是禁不住誘惑和雅芬、惠雯一起去玩水了,David強烈建議去玩香蕉船。我想了想,反正沒有玩過,褲管捲了就去玩了,怕水的人還跑去玩這種東西,事後想想覺得自己膽量未免太大了點。翻船翻了兩次,印象裡只有「水很鹹」,好噁心,還被嚇哭了,上岸後整個眼睛都紅紅的。另外,很謝謝同船的兩位男同事,讓三個女生都有人救。

中餐吃港式飲茶,有點吃不慣沙巴的「中式料理」。沙巴是回教國家,不吃豬肉,所以叉燒包裡包的是鴕鳥肉,不是豬肉。大概是早上玩水玩得昏沉沉的,David說我吃了兩個鴕鳥肉叉燒包,我自己倒是不清楚吃了多少。午餐後到下午四點前是自由活動,在回房整理東西後,現在的我正在飯店內的圖書館裡寫下早上的記事,這間圖書館蠻大的,還有電視呢!聽說等會要去看螢火蟲哦!

◎晚上

現在還不到十點呢!但洗過澡的我卻懶懶的,哪也不想去,同房的同事去夜遊了,她也找我一同去聊天,不過洗了澡後的我卻只想待在房裡寫日記。

下午四點,和同事們回房休息,看著窗外的海景,打算晚上到沙灘上走走、看看異國的星空,四點十五分在大廳集合,等人卻等了半個小時,也許早上大家玩得太累了吧!

到了碼頭,導遊要我們先去洗手間,因為等會兒將近有兩個小時要待在遊艇上。大約在五點的時候,大家都上了遊艇(分兩艘)準備去看紅樹林和水上船塢。

沙巴的紅樹林和台灣的紅樹林的樹種不一樣,台灣的是水筆仔,沙巴是五梨跤,在進入紅樹林前,要先抓螃蟹,船上的漁夫把三個籠子丟入水裡,我也丟了一個,籠子裡裝了一些餌,嗯…好臭!

搭著船在河面上時,我們看到了某個小島上綁了各色布條,問了當地的導遊後才知道,那是當地巴夭人的墓地,白色是平民,黃色是貴族,紅色是英雄,綠色是在過年時去世的人。每年過年時,巴夭族族人便會坐船去陪伴他們在另一個世界的族人。另外我們還看到了水上船塢,據說有顏色、愈鮮豔的房屋,代表主人愈有錢,這些都是水上巴夭族的建築,在我們航行時還有巴夭族人在船上向我們打招呼呢!這些巴夭族人分為水上和陸上巴夭族兩部份,都是自菲律賓遷移到這裡來的。

看著天空,顏色逐漸由金黃轉為橙紅,但很可惜,今天的雲層太厚,看不到美麗的名陽,但那色彩繽紛的雲霞卻令人讚嘆不已,有金色、紅、橙、銅,各色雲彩。我很想將眼前的美麗景象拍攝下來,但手上那台小傻瓜並不適合拍攝這樣的景色。

當我們進入沼澤區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大家開始找尋螢火蟲的芳蹤。在無大量光害的情況下,藉著月光也可以看到另一艘船。當航行約十分鐘後,大家發出了驚嘆聲!原來旁邊有的樹上佈滿了閃爍的綠光,整棵樹上都是螢火蟲,很像是耶誕樹呢!我順手抓了一隻螢火蟲,讓牠在手裡爬了一陣子後就放走了,也有人把螢火蟲放在保特瓶裡,但也很快的把牠們放掉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所謂的螢火蟲森林,不過螢火蟲的生命既短暫又脆弱,不知道在那次的探險裡,因為我們的打擾而不幸夭折的螢火蟲有多少…。

回程時我們便到原先丟螃蟹籠子的地方,當漁夫們將一個個籠子抓上來時,臉上都帶著一種高深莫測的笑,大概是笑我們這群城市鄉巴佬不會抓螃蟹吧!我們這船的漁夫還會說:「摃ㄍㄨ」呵!看來去那裡抓不到螃蟹的台灣人太多囉!

晚上回飯店用餐,自助式的西餐,熱量都不低,愈好吃的熱量愈高,特別是甜點,實在是太好吃了!我吃了巧克力布朗尼、巧克力派、藍莓派和一大塊烤布丁,如果不是有茶和咖啡,我大概會被這些甜點甜死了!不過真的很美味哦!

吃過晚飯便先回房間洗澡,洗到一半還衝出浴室幫同室開門(只有一把鑰匙),當時真是冷死了。現在的我聽著海浪聲,也不想去沙灘散步了,只想靜靜的待在房裡聽音樂,也許等會兒打開走廊的燈坐在走廊上看海吧!看看行程,明天早上11:50就要把行李送出去了,12:00在餐廳集合用中飯,之後要逛市集,到市中心,晚上要到麥哲倫,將在那裡待兩天。

有些長官和同事們去樓下的Pub,有些同事們則拿著火把去夜遊,蠻想去的,不過今晚似乎看不到星空,我也不想被海風吹得整個臉都是海鹽,亂粘一把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