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淡淡的哀愁與人生的無奈-戀戀三季

  • 導演:東尼裴Tony Bui
  • 演員:哈維凱托Harvey Keitel《鋼琴師與她的情人》

這部電影是兩年前絕色影展八的其中一部電影。西元兩千年的絕色影展是我最想去看的,除了《戀戀三季》外,還有《沒人寫信給上校》、《愛上美人魚》這兩部電影。那年並沒有如願的去看影展,會有這部電影是在一次逛街時看到路邊的推車以兩百元的價格出售,便買了下來。昨天深夜心情低落,便把這部電影找出來看。

整部電影有四個故事:詩人與採蓮女、美國大兵找尋自己的女兒、街頭賣雜貨的小孩及哲學家三輪車夫和妓女之間的感情故事。不同於好萊塢電影總是充斥著上流社會的雲衣鬢影或是冷冰冰的高科技;透過《戀戀三季》的鏡頭所看到的是一般平民生活的艱辛、下層人民們為了生活而苟延殘喘,更點出了在這個國家裡有不少女孩子為了讓生活更好必須出賣靈肉。

詩人在二十三歲時患了痲瘋病,從此遁世於蓮花池中的廟,一日因為新來的採蓮女在工作時唱出了他年輕時聽過的歌謠,喚醒了他年輕時對於家鄉的記憶。透過了採蓮女的手與她的歌聲,原本在心中築起高籬困住自己的詩人找到了抒發心情與思緒的管道,他的心靈不在只限於幻想中。詩人種了許多白蓮花,在池中廟裡擺設了許多白蓮花,彷彿透過白蓮花可以淨化他那被痲瘋摧殘的外表,藉著白蓮花的售出而對世界有所彌補。詩人與採蓮女之間的忘年之交是一種交心、無世間情慾的感情,採蓮女是坐著一台運送鴨子的卡車來幫詩人摘採蓮花的,可以知道她是來自於貧窮的人家,但她也讀過書,如年老的採蓮女們唱的:「出汙泥而不染」。在我看來,道師父與採蓮女的感情就如他所種的白蓮花一樣,出汙泥而不染,那混濁的塵世如同汙泥一樣,而他們的感情透過詩詞、歌聲、道師父對年輕的追悼,就如那純潔的白蓮花一樣。當詩人病發過世後,採蓮女將白蓮花灑在水上市場上,彷彿詩人的靈魂隨著漂流在水上的白蓮花而淨化,回到他想念的家鄉。

美國大兵在美越戰爭時與當地女子生下了一個女兒,當他再度回到越南時,人事已非,他呆坐在與那名女子相識的餐廳,他回到越南只是為了找他的女兒,他坐著三輪車在市區裡尋找,卻怎麼也尋不著,直到他最後一晚留在越南,在餐廳晚餐,身旁還有當地女子陪侍,一回頭便看到相片裡的女兒也在服侍著另一名男子時,那份心酸是無法釋懷的,因為他的離開、孩子母親的過世,他的女兒不得不靠出賣身體來維生。當他隔天和女兒見面時,他買了一束白蓮花,當他坐在與孩子母親相識的窗口前不知該怎麼讓會談繼續時,窗外叫賣蓮花的聲音提醒了他,將白蓮花送給自己的女兒,我們也看到了始終沒有出現笑容的女孩在收到了這束白蓮花後綻放了笑容,而美國大兵也因為這束白蓮花,彷彿淨化了他年輕時遺棄她們母女倆的過錯。

三輪車夫出場時,正辛苦的運送著兩位坐在他車上的白人男女(也許是來渡蜜月的夫妻或是來這裡豔遇的男女)到飯店。平常的他總是拿著一本書,坐在他的三輪車上閱讀,偶爾和朋友們喝著路旁的甘蔗汁,他不抽菸飲酒,有自己的房子。在炎熱的下午,他遇到了被追趕的妓女,就這麼一個巧遇,他愛上了這位為了追求更美好生活而把自己推入火坑的女孩。他每晚都到飯店門口送這位女孩回家,年紀輕輕卻憤世嫉俗的女孩這麼說著:「那些大樓的愈高,蓋在我們身上的陰影愈大」,住在鐵軌旁破爛房子裡的她雖然為了物質生活的美好而出賣自己,但她的心靈深處仍有著年輕時美麗的回憶:「在紅花滿天的夏季裡,穿著傳統長服在花雨裡漫步,男孩們爭相送花給美麗的女孩,而女孩們把收到的紅花夾在書裡當作是美好的回憶。」年輕的妓女出賣著她的肉體,她告訴三輪車夫,有一天她要睡在飯店裡吹著清涼的冷氣,愛睡多久就睡多久。三輪車夫為了能和他心儀的女孩子在一起而參加了三輪車比賽,所得到的獎金只是為了能和她多相處一點時間。

在一般世俗的眼光裡,三輪車夫和妓女都是下層社會的工作,上流社會的人在潛意識裡根本不把他們當人看,而更遑論他們之間的愛情是怎麼的被歧視了。女孩努力的拒絕車夫,直到她生病了,車夫細心的照顧著她,帶她實現所謂學生時的記憶。在那滿天的紅花雨裡,女孩不再是妓女,穿著傳統長服未施脂粉的她,不在是塵世裡那朵妖嬌出賣靈肉的花朵,而是被花雨淨化的天真小女孩。

也許你會想問我,在這裡並沒有出現白蓮花啊!其實在片中,有一日採蓮女一朵花也沒有賣出,原來是因為街上來了出售塑膠蓮花的商人,這種不會壞掉的蓮花也十分受民眾歡迎。三輪車夫走向採蓮女,向她買了兩朵蓮花,並坐下與她談話:「這年頭,很流行以假亂真」。車夫本身不需要被淨化,他本身就是一位冷眼看世間的人,在他與妓女的關係裡,被救贖的是偽裝自己的妓女。在花雨裡,他拿著夾著紅花的書送給她,並說:「妳不需要再假裝了」。

電影裡的小男孩伍迪,當他剛出場時,天正要下雨了。在整部電影裡他總是穿著他的雨衣,出場時總是在雨季的黑夜裡。我們只知道他是個靠賣雜貨維生的童工,他的箱子比他的生命還重要。他在雨夜裡遇到了美國大兵,卻在同一個雨夜裡遺失了他賴以維生的箱子。他的命運是如此晦暗,雨夜,在巷弄間找尋著他的箱子,而另一個撿拾破爛的小女孩因為在雨夜裡遇到了小男孩,兩人一前一後的在晦暗的巷弄裡穿梭。仔細觀察,他們兩個的命運是如此雷同,男孩賴以維生的雜貨箱子、女孩隨身裝破爛的大布袋,不僅僅是生命的悲哀,也是在晦暗雨季裡,越南貧苦的負荷,貧窮的孩子們只能有這樣的際遇,而他們似乎在整部電影裡不像其他三條主線一樣的被淨化。

導演在電影中呈現了許多對比的畫面:辛苦的三輪車夫和悠閒渡假的白人、披著雨衣在黑暗街頭討生活的小孩和在晶碧輝煌飯店裡享受的人群、努力討生活的妓女在吹著冷氣的飯店裡出賣身體但仍只想回到破舊的家中自己一個人過夜、美麗單純的採蓮女擔著出汙泥而不然的白蓮花四處叫賣和患了痲瘋病把自己的困鎖在池中廟種白蓮花的道師父,這些強烈的對比在這部電影裡是如此和諧且美麗的出現在觀眾的眼前。

越南的氣候只有雨季和乾季,然而影片中所呈現的那股哀愁,不論是在白蓮花被灑在水裡,抑或是穿長服的女孩站在紅花雨裡,都是隨水、隨風而飄送至觀眾眼前的。只有兩種季節的越南,坐在電視前面的我所感受到的第三季,是那淡淡的哀愁與人生的無奈。


  1. 圖片是取自以前在絕色影展8所提供的桌面。
  2. 電影相關資訊請至以下網站查詢 http://movie.kingnet.com.tw/channelk/color8/3seasons.html
Tags:

留言

  1. 越南全年有三個季節,涼乾雨

    回覆刪除
  2. 我所找到的資料是越南當地的5月~10月是雨季,11月到次年 4月是乾季,但在海雲山脈以北省份則有明顯的春夏秋冬四季。
    anyway,謝謝你提醒我再查證一次。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