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淡淡的哀愁與人生的無奈-戀戀三季

  • 導演:東尼裴Tony Bui
  • 演員:哈維凱托Harvey Keitel《鋼琴師與她的情人》

這部電影是兩年前絕色影展八的其中一部電影。西元兩千年的絕色影展是我最想去看的,除了《戀戀三季》外,還有《沒人寫信給上校》、《愛上美人魚》這兩部電影。那年並沒有如願的去看影展,會有這部電影是在一次逛街時看到路邊的推車以兩百元的價格出售,便買了下來。昨天深夜心情低落,便把這部電影找出來看。

整部電影有四個故事:詩人與採蓮女、美國大兵找尋自己的女兒、街頭賣雜貨的小孩及哲學家三輪車夫和妓女之間的感情故事。不同於好萊塢電影總是充斥著上流社會的雲衣鬢影或是冷冰冰的高科技;透過《戀戀三季》的鏡頭所看到的是一般平民生活的艱辛、下層人民們為了生活而苟延殘喘,更點出了在這個國家裡有不少女孩子為了讓生活更好必須出賣靈肉。

詩人在二十三歲時患了痲瘋病,從此遁世於蓮花池中的廟,一日因為新來的採蓮女在工作時唱出了他年輕時聽過的歌謠,喚醒了他年輕時對於家鄉的記憶。透過了採蓮女的手與她的歌聲,原本在心中築起高籬困住自己的詩人找到了抒發心情與思緒的管道,他的心靈不在只限於幻想中。詩人種了許多白蓮花,在池中廟裡擺設了許多白蓮花,彷彿透過白蓮花可以淨化他那被痲瘋摧殘的外表,藉著白蓮花的售出而對世界有所彌補。詩人與採蓮女之間的忘年之交是一種交心、無世間情慾的感情,採蓮女是坐著一台運送鴨子的卡車來幫詩人摘採蓮花的,可以知道她是來自於貧窮的人家,但她也讀過書,如年老的採蓮女們唱的:「出汙泥而不染」。在我看來,道師父與採蓮女的感情就如他所種的白蓮花一樣,出汙泥而不染,那混濁的塵世如同汙泥一樣,而他們的感情透過詩詞、歌聲、道師父對年輕的追悼,就如那純潔的白蓮花一樣。當詩人病發過世後,採蓮女將白蓮花灑在水上市場上,彷彿詩人的靈魂隨著漂流在水上的白蓮花而淨化,回到他想念的家鄉。

美國大兵在美越戰爭時與當地女子生下了一個女兒,當他再度回到越南時,人事已非,他呆坐在與那名女子相識的餐廳,他回到越南只是為了找他的女兒,他坐著三輪車在市區裡尋找,卻怎麼也尋不著,直到他最後一晚留在越南,在餐廳晚餐,身旁還有當地女子陪侍,一回頭便看到相片裡的女兒也在服侍著另一名男子時,那份心酸是無法釋懷的,因為他的離開、孩子母親的過世,他的女兒不得不靠出賣身體來維生。當他隔天和女兒見面時,他買了一束白蓮花,當他坐在與孩子母親相識的窗口前不知該怎麼讓會談繼續時,窗外叫賣蓮花的聲音提醒了他,將白蓮花送給自己的女兒,我們也看到了始終沒有出現笑容的女孩在收到了這束白蓮花後綻放了笑容,而美國大兵也因為這束白蓮花,彷彿淨化了他年輕時遺棄她們母女倆的過錯。

三輪車夫出場時,正辛苦的運送著兩位坐在他車上的白人男女(也許是來渡蜜月的夫妻或是來這裡豔遇的男女)到飯店。平常的他總是拿著一本書,坐在他的三輪車上閱讀,偶爾和朋友們喝著路旁的甘蔗汁,他不抽菸飲酒,有自己的房子。在炎熱的下午,他遇到了被追趕的妓女,就這麼一個巧遇,他愛上了這位為了追求更美好生活而把自己推入火坑的女孩。他每晚都到飯店門口送這位女孩回家,年紀輕輕卻憤世嫉俗的女孩這麼說著:「那些大樓的愈高,蓋在我們身上的陰影愈大」,住在鐵軌旁破爛房子裡的她雖然為了物質生活的美好而出賣自己,但她的心靈深處仍有著年輕時美麗的回憶:「在紅花滿天的夏季裡,穿著傳統長服在花雨裡漫步,男孩們爭相送花給美麗的女孩,而女孩們把收到的紅花夾在書裡當作是美好的回憶。」年輕的妓女出賣著她的肉體,她告訴三輪車夫,有一天她要睡在飯店裡吹著清涼的冷氣,愛睡多久就睡多久。三輪車夫為了能和他心儀的女孩子在一起而參加了三輪車比賽,所得到的獎金只是為了能和她多相處一點時間。

在一般世俗的眼光裡,三輪車夫和妓女都是下層社會的工作,上流社會的人在潛意識裡根本不把他們當人看,而更遑論他們之間的愛情是怎麼的被歧視了。女孩努力的拒絕車夫,直到她生病了,車夫細心的照顧著她,帶她實現所謂學生時的記憶。在那滿天的紅花雨裡,女孩不再是妓女,穿著傳統長服未施脂粉的她,不在是塵世裡那朵妖嬌出賣靈肉的花朵,而是被花雨淨化的天真小女孩。

也許你會想問我,在這裡並沒有出現白蓮花啊!其實在片中,有一日採蓮女一朵花也沒有賣出,原來是因為街上來了出售塑膠蓮花的商人,這種不會壞掉的蓮花也十分受民眾歡迎。三輪車夫走向採蓮女,向她買了兩朵蓮花,並坐下與她談話:「這年頭,很流行以假亂真」。車夫本身不需要被淨化,他本身就是一位冷眼看世間的人,在他與妓女的關係裡,被救贖的是偽裝自己的妓女。在花雨裡,他拿著夾著紅花的書送給她,並說:「妳不需要再假裝了」。

電影裡的小男孩伍迪,當他剛出場時,天正要下雨了。在整部電影裡他總是穿著他的雨衣,出場時總是在雨季的黑夜裡。我們只知道他是個靠賣雜貨維生的童工,他的箱子比他的生命還重要。他在雨夜裡遇到了美國大兵,卻在同一個雨夜裡遺失了他賴以維生的箱子。他的命運是如此晦暗,雨夜,在巷弄間找尋著他的箱子,而另一個撿拾破爛的小女孩因為在雨夜裡遇到了小男孩,兩人一前一後的在晦暗的巷弄裡穿梭。仔細觀察,他們兩個的命運是如此雷同,男孩賴以維生的雜貨箱子、女孩隨身裝破爛的大布袋,不僅僅是生命的悲哀,也是在晦暗雨季裡,越南貧苦的負荷,貧窮的孩子們只能有這樣的際遇,而他們似乎在整部電影裡不像其他三條主線一樣的被淨化。

導演在電影中呈現了許多對比的畫面:辛苦的三輪車夫和悠閒渡假的白人、披著雨衣在黑暗街頭討生活的小孩和在晶碧輝煌飯店裡享受的人群、努力討生活的妓女在吹著冷氣的飯店裡出賣身體但仍只想回到破舊的家中自己一個人過夜、美麗單純的採蓮女擔著出汙泥而不然的白蓮花四處叫賣和患了痲瘋病把自己的困鎖在池中廟種白蓮花的道師父,這些強烈的對比在這部電影裡是如此和諧且美麗的出現在觀眾的眼前。

越南的氣候只有雨季和乾季,然而影片中所呈現的那股哀愁,不論是在白蓮花被灑在水裡,抑或是穿長服的女孩站在紅花雨裡,都是隨水、隨風而飄送至觀眾眼前的。只有兩種季節的越南,坐在電視前面的我所感受到的第三季,是那淡淡的哀愁與人生的無奈。


  1. 圖片是取自以前在絕色影展8所提供的桌面。
  2. 電影相關資訊請至以下網站查詢 http://movie.kingnet.com.tw/channelk/color8/3seasons.html
Tags:

留言

  1. 越南全年有三個季節,涼乾雨

    回覆刪除
  2. 我所找到的資料是越南當地的5月~10月是雨季,11月到次年 4月是乾季,但在海雲山脈以北省份則有明顯的春夏秋冬四季。
    anyway,謝謝你提醒我再查證一次。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讀歐盟「數位服務法」和「數位市場法」草案心得

在 3 月 24 日時參與了 台灣網路講堂 所舉辦的 活動 ,這個活動是以在台灣較知名的美國 Parler 案為題,來討論歐盟的「數位市場法」 (Digital Market Act. 簡稱 DMA ) 對於「守門人」(Gatekeeper) 平台的管制,並邀請了從競爭法、經濟學、公平會、傳播及科技法律不同角度的講者來討論這個議題。 受限於時間,講者們只能把不同角度的重點讓參與者了解,事後再看 DMA 時,才了解並不是只有單純只對守門人做規範,而是從整個歐盟打算將會員國打造成「數位單一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的整個脈絡,並從其發展資料經濟 (Data Economic)所發展不同階段的相關政策、指令與法律,而主管 (也是當天活動的引言人) 也提醒,還可以自歐盟在 2018 年 5 月正式執行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 GDPR) 觀察,歐盟當局不是只有外表看到的禁止、設限,更重要的,它是希望藉由明確的「法遵」 (Compliance) 要求,建立一個健全、具有發展與競爭機會的數位經濟市場。 這些法遵要求不論是對歐盟會員國境內發展數位服務的廠商、中小企業、不同規模的平台,到跨國企業進入歐盟市場發展,除了要面臨相關的市場調查外,也同樣要遵守。 如果無法看整個歐盟的數位單一市場發展,應該要了解 DMA 其實是「The Digital Services Act package」的法案之一,另一個則是「數位服務法」 (Digital Service Act. 簡稱 DSA ) ,DSA 規範了不同規模的「線上中介產業」 (online intermediary) 該做的事及責任,而 DMA 則是針對法案草案中所規範的守門人更加上了「義務」(Obligation)。由於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已在其部落格中有整理相關的 摘要 ,且台灣網路堂也會公布當天活動的錄影,所以在這篇文章就不再解釋 DSA 和 DMA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再去閱讀兩個法案的草案內容,歐盟執委會也有整理許多相關的問答在其網站中,十分好閱讀。 DSA、DMA 與歐盟其他法案的關係 在歐盟執委會網站中有提到,DSA  是一個水平的計劃,重點關注線上中介業者對第三方內容的責任,網路用戶的安全或對信息社會的不同提供者的不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