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離奇的一天

到現在我都不能了解我怎麼會摔得這麼嚴重咧?六月二日,真的是離奇的一天。我們早上騎車到學校報告,為的是想在畢業前去吃一下傳說中的「文化阿給」,下課後騎車去吃阿給(我們是超級愛吃鬼)。

到了真理街(是嗎?)我們從第一家找到最後一家,才確定最後一家是傳說中的阿給店。點了兩份阿給和一碗魚丸湯,阿喵和我吃得津津有味,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買一包包子回家早上可以做早餐吃。

兩個人有說有笑,看到店家蒸籠裡的阿給會QQ的彈動著,我們兩個覺得很有趣,此時外面有個男性員工生氣的對我們叫罵(就像我家外面那隻老愛對我鬼叫的大麥町狗一樣),叫的我們一臉莫名其妙,這就算了,還拿著兩條木棍敲打鐵門威脅要打我們,要不是一旁賣包子的老闆把他攔下來,我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不過,這件事實在讓我倒盡胃口,連包子也不想買了,傳說中的阿給有多美味?我也記不起來了。

阿喵騎車時,我還很怕那傢伙會衝出來給我們一棍,說真的,我真的不懂我們哪裡惹他不爽了。

之後我們騎車去緣道觀音廟。阿喵沒去過,我們邊看路旁的指示,加上問路才到的。我們四處看看,接著走到廟後,我順手摸了香的煙,阿喵說這個舉動不禮貌,我就和阿喵離開後面。

事情發生在回家時,我突然想要騎車車,以前就有練習過了,我想,應該沒問題吧!和阿喵交換了座位,我騎著車子,阿喵還說我騎得很穩,可以去考駕照了。我最大的困難在左轉,這也是我一直沒去考照的原因,我在左轉時會非常的緊張,而板橋監理站的U字型好像是左轉的?

就在一個下坡,要左轉時,我右手按太急,碟煞鎖死,兩個人就飛出去了。我眼前一黑,一陣天旋地轉,眼睛睜開時,人已經倒在地上,腦袋很痛,對阿喵大叫:「不要!不要動我!」我在地上躺了一陣子,覺得頭不會很痛,不再嗡嗡響了才爬起來檢視傷口:左右手擦傷、左膝擦傷、腰部見到肉(我想不透怎麼會傷到這裡)、下巴被安全帽的帶子刮傷流血、咬合怪怪的。幸好有載著安全帽,加上阿喵有抱著我的頭,不然我的臉就完了吧!因為人在山上,只好忍著痛騎車車去醫院,但是在路上,我實在是痛的受不了,眼淚吧啦吧啦的一直掉,阿喵把車車停在學校附近,再搭計程車到淡水馬偕。

司機說:「這一定要送急診」,車子送到急診室門口,阿喵忍著痛,一跛一跛的走到急診室掛號,再把我抱到擔架上。在我之前,還有一個光武的學生騎車受傷,我就躺在他的腳旁。此時我聞到陣陣鹹魚味,我以為是他的腳臭,原來是我躺的這張擔架的這個位置,之前可能有人的腳在這裡吧!把頭偏了偏,等待驗傷。

後來我被送了進去,想到星期四的小考,請阿喵幫我打電話給助教,請助教延後考試。阿喵到醫院外面打電話時,終於輪到我了,結果護士和警察都不知我的名字怎麼唸,喊了幾聲,我虛弱的跟警察叔叔說:「是我」,護士很有力的把我拖進診療室裡。

阿喵也跟著進來,當護士和醫生問我哪裡覺得痛時,阿喵被請了出去。我一個人在急診室裡,有一個護士在我回答痛的部位時幫我打了破傷風針,而有一個護士跟醫生說:「下巴要縫。」醫生很驚訝,我也很驚訝,我覺得腰傷得很嚴重,護士怎麼說不用縫呢?

打止痛針很痛,但是清潔傷口時更痛!護士說:「忍著點!不清乾淨的話,傷口會很難看!妳看看,全部都是沙子。」我的眼睛因為疼痛已經緊閉著,而且眼淚一直不由自主的流著,好痛啊!由於傷到腰,所以必須解開褲子包紮,我想到旁邊還倒了一個男的,心裡就很不舒服。

我問醫生,我的頭很痛,可不可以檢查一下?醫生說,摔車會頭痛是正常的,回家注意一下就好了。清潔包紮後我就被送出去了。

我躺在有鹹魚味的擔架上,心裡很不舒服,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辦,尤其我擔心頭有受到撞擊會受傷。阿喵忍著傷痛,幫我拿藥,逗我笑,最後實在忍受不了陣陣鹹魚味,決定離開,下擔架前,發現地上還有一坨「黃金」,後來在一位病患的提醒後,馬上有人員來清理。我們兩個人最後搭計程車離開醫院。

回家後,被家裡一陣冷嘲熱諷,和阿喵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在房間裡睡了一下子。醒來,想到要吃藥前必須先吃東西,便到飯廳舀了些飯,拌些香香的肉燥,結果,才咬第一口,我痛的眼淚又掉了下來。好痛!耳朵和顎關節好痛!大概是下巴撞到時影響到了,阿喵心疼的拖著腫腫的腳幫我買了碗廣東粥,讓我慢慢吃,我再請爸爸開車載阿喵回家。

我想我再也不敢騎車了。耳朵好痛哦!星期五要回醫院檢查,我好想洗澡,傷口都包起來了,不能碰水,好難過。


P.S星期四晚上去E61喝巧克力進補,大哥還講笑話給我聽,我的嘴巴都不能張開來笑,真難過。

大哥說:「我以前在基隆路上跌過一次,飛了二十公尺。你們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嗎?」(阿喵心想:「二十公尺,速度有多快啊!」)

我們(阿喵、我和小藍)三個人七嘴八舌:「完了,完了」

大哥:「都不是,我在想:『好丟臉、好丟臉…』。」

笑死我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