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遊記]花蓮行--07月16日

*

15日晚上阿喵去詢問賞星的地點時,羅先生向阿喵介紹了隔壁華園民宿的老闆,並且告訴我們,16日的行程就是由這位曾先生開車帶我去的,但由於我們不是那裡的房客,所以早餐要自行打理,大概在八點至八點半中間出發。

16日是最後一天行程。不可免俗的,我們安排了參觀太魯閣國家公園的行程。原本在計劃行程時,為了省錢,我是打算自己騎車去,彈性也較大,後來阿喵發現對路況不熟悉加上觀念中那是一個很危險的路段,最後在訂房時便請羅先生安排一下,幫我們找看看有沒有團可以跟,但最後實在是出我意料之外。

早上吃過早餐後,我們收拾著行李,由於下午三點必須Check out,加上17日La New在花蓮舉辦健行活動,16日晚上所有的房間都客滿了,我們只好先把行李打包好,放在羅先生的住家裡請他們幫我們照顧行李。當羅先生告訴我們車子已經到時,我們自二樓往下看有點吃驚,居然是一台九人座的休旅車,我那時在想:「車上會有多少人呢?」

結果到了樓下,由羅先生介紹後,我們便上車了,車上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都覺得不知所措,因為…什麼時候要付錢給曾先生呢?

車子走了一段路,才知道這趟行程只有我們和曾先生三個人。由於我們都不擅和陌生人聊天,所以有好長一段時間車上都很安靜,直到曾先生開始跟我們介紹一些當地的景色和他自己的故事及帶隊經驗。

他是當地人,現在所開設的華園民宿就是他小時候成長的地方,不過在之前他們還經營過牧場,曾經養過綿羊,但最後因為沒有經驗而告失敗,在不斷的嚐試後,最後開了個魚池、賣烤魚,裝潢房子經營民宿。經營民宿,是最近幾年才開始的,而他也不斷的在開發行程來服務房客,他們華園民宿在當地最有名的不是民宿,而是烤魚,連當地的居民都會打電話跟他們訂烤魚。在他所接到的住房Case裡有這麼一個經驗:曾經有人在未告知的情況下在他的民宿舉辦訂婚,他雖然很開心,但也覺得奇怪,怎麼一樁喜事卻不告訴主人?結果他們家的原本地板被高跟鞋踩的坑坑巴巴的。像這類的事件他是很歡迎的,但是他不會藉此大敲竹槓,所以他對於客人的故意隱瞞感到失落。而在他帶團的經驗中,曾經帶過一家子十幾個人到我們將去的第一站砂卡礑溪谷,一家子在那玩得不亦樂乎,其他的行程也不去了。在曾先生的經驗談中,我們也才知道現在所居住的逸祥山莊是一間全新的民宿,到今年才開始營業,甚至還有許多設施是還未完善的。

談著談著,我們先到國家公園管理中心,在參觀後,便直接前往「砂卡礑溪」,也就是傳說中的神秘谷。曾先生說,其實他們當地人平時都會來砂卡礑溪休憩,但都只是在溪的下游玩玩水而已,只有遊客才會延著步道溯溪。

在他停車後,便帶著我們溯溪。砂卡礑溪真的很美,很清澈,但也因為15日晚上的雨,讓山上的步道些許濕滑,我一直都很怕自己腳踩空滑下山谷去。在溯溪的開始,遇到了一家人,這家人是參加晶華飯店的套裝溯溪行程,但是到了溪谷後,司機把他們放下來,就不知道該往哪去了。曾先生邀他們一同走,但私底下也告訴我們,有些司機大多不願意再下車領隊。他把我們帶到一個可以接觸溪水的地方,這家人也跟著我們一同下水。

溪水好清涼,好清澈,在藍綠色的溪水裡看得見底部細碎的鵝卵石。那家人一看到溪水就興沖沖的捲起褲管玩水去了,我則是怕怕的,怕滑倒,也怕身上的相機進水(當時當SOHO族的我是沒有多餘的錢去買一台新相機的)。

微微的涼風,陽光照在溪中的大理石上反射出白色耀眼的光芒,還有許多因為地殼變動而形成的地質景色和紋路,都是難以用文字或是話語所表達的。我們踏著清涼的溪水往上走,曾先生早已三兩下踏著大理石不知跑到哪去了,他跟阿喵說,他是當地人加上常帶團,對於這裡的地形早就很熟悉了。我們把腳泡在溪水裡,或是躺在發燙的大理石上當石烤貓、擺Pose拍照,呵!的確如曾先生所言,很容易就會在神秘谷裡玩到別的地方都不想去。不過我們還是找到了曾先生,請他繼續帶我們前往下一站。

第二站是布洛灣台地。這個地方五專畢業旅行時來過一次,國小畢業旅行有沒有來倒是不記得了,還記得五專來那時還是個下雨天,天氣很冷,我和同學們在這裡拍了幾張照片。我們照慣例進去看記錄片,有一家子人頗沒禮貌的在裡面不斷用球棒敲地板。

因為在砂卡礑玩了很久,所以在布洛灣時已經快中午了,當時覺得有些餓,問了問曾先生我們將在哪吃午餐,他說在之後有個地方還不錯可以在溪谷旁用餐,氣氛還不錯。想了想,反正只是一點點餓,就再忍一下吧!接下來我們前往燕子口,在燕子口的入口處我們被放下車散步,而曾先生先至出口等我們並且午餐。

先前有看過相簿裡相片的應該有看到我站在燕子口入口所拍的照片,一臉驚恐樣。大概活得愈大膽子愈小,五專時都沒嚇成那樣。不過也許是因為之前的颱風及15日晚間的大雨,整條立霧溪水流灰濁湍急,加上獨特的懸崖峭壁景觀,看到一片落葉,被溪谷裡的氣流吹得上下打轉,我的頭髮也被吹得像章魚的八爪一樣亂舞。延路的景色很美,雖然立霧溪不如小時候看得那麼清澈,但山上的林木與雲朵也有另一種風味,很有另一種仙境的感覺。說出來也不怕大家笑,縱使彷彿至身仙境,只要我一靠近欄杆,兩隻腳就不住的發抖,還有來往的行車,真的很害怕。

出了彎彎曲曲的燕子口,我們直接走向午餐休息處,曾先生已經先用餐了。我們點了兩份簡餐和他坐在起吃,旁邊還有當地工作午餐休息的工人。從工人和曾先生的聊天中得知,早上有人在附近失事了,由於地形蜿蜒,有一台小貨車在某條橋下翻覆,車上無一倖免。工人吃了一口泡麵,嘆了一口氣道:「看到不想看了。」旁邊還有沒休息的工人在除草,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因為17日的健行活動,加上阿扁要來的關係,趕快把一些雜草石頭清一清。感覺起來,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政府老要做一些破壞、不自然的動作,他說了一則曾經發生的事:「之前,我們好不容易把一條橋搭起來,隔天阿扁要來參加落成剪綵,結果晚上一場大雨,山上一顆大石頭砸下來,橋又毀啦!綵也不用剪啦!」

我想,人生的不平常就像石頭常砸下來一樣平常,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這麼一顆大石頭砸下來一樣,然而這才是正常。

在中橫,常會看到有一顆大石頭懸在崖上,一場大雨後就會滾下來,曾先生就會偶爾把車子停下來指給我們看遠處就有一粒搖搖欲墜的大石,在視線裡就覺得有一顆人頭大小,實際有多大,就自己想像吧!

吃過不怎麼美味的午餐,稍作休息後我們到了天祥,途中也有經過九曲洞,但舊路被封起來,我們走的是新路,在路上,還有人打電話來向曾先生訂烤魚,他說那是慈濟的工作人員,他們民宿其實最出名的就是烤魚,也歡迎我們回去時點一道。

在天祥晶華酒店前我們休息了一下,曾先生說他想要午睡一下,所以我們就自行活動囉!我們進去晶華酒店裡逛了逛,也去爬了一下附近的山,本想挑戰綠水合流步道,結果我的體力太差,加上太陽好大而放棄。後來我們回到停車場裡找曾先生找不著,就跑去買了很貴的枝仔冰休息,看日本觀光客耍寶(我們也學了起來,就是後來回E61拍的灌頂照)。

最後一站是長春祠。大家都知道那是紀念開路的英雄們,而我心裡覺得不太舒服,只在往長春祠前的小路拍照休息。曾先生說那有條天梯,他小時候爬過一次,長大後他再也不去爬,累死了,只有遊客會做這種事。我們看了看天梯通往的地方,嗯…我們選擇當當地人。

離開長春祠時天色已經開始轉暗,倒不是太陽要下山,而是因為看起來要下雨了。回到平地上,平地的天氣不同於山上的陰霾,但古銅色的陽光照的花蓮有一種不同於晴天的湛藍。曾先生本來要載我們去游信次的石雕展示館,其實那是私人住家,開心時就開放給民眾參觀。可惜我們沒有眼福,只好打道回府,在車上曾先生還說,這個地區大多住的都是部落的原住民,以前回來時會看到喝了酒的原住民東倒西歪的倒在路旁隨興午睡,有點嚇人。回到逸祥山莊已是下午四點多了,羅先生還有些吃驚:「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啊?」我想,我們很懶吧!把錢交給曾先生後,曾先生就回去忙他的烤魚事業了。

東西拿了,在等阿喵上廁所時和羅先生小聊了一下,他笑我們被曬成紅通通的,便告訴我們花蓮的太陽會吃人,因為海風會調節溫度,所以在不知不覺中就被大太陽給曬傷了,為什麼花蓮人看起來黑黑的?因為一點也不熱啊!不知不覺就曬黑了。

東西拿了,便騎車去買麻糬。在花蓮市區裡可以看到兩種店:麻糬店和扁食店。不用擔心買不到,只是要找到所謂「傳說中」的店可能就要花一番心思。在去買麻糬前我們又去吃了一次液香扁食,本來考慮要買回家吃,想想,媽媽不喜歡豬肉的味道,她應該不會想要吃,加上不好保存,就不買了。接著去買麻糬,滿街的麻糬店,曾記、老曾記…一堆店不知要找哪一家,就找了一家連鎖的店,買了現做的麻糬,也買了包裝的麻糬,阿喵還買了一包花蓮著。

該買的紀念品買了,我們拎著大包小包的也不想再去哪,就到火車站問問看可不可以換票,因為實在是很累了,決定提前一個小時回台北。我們換了票後,回到租車行還車,把本票拿回來,拎著行李走入火車站,買些零食和飲料。車站裡除了和我們一樣拎著麻糬的人外,也有很多要搭觀光列車的遊客。

等到七點,我們上了火車,這次比較幸運,不像來時遇到要上班的民眾會坐在你的位子上。舊型的自強號比起新型的多了煙味和一種懷舊的感覺。阿喵因為疲倦加上曬傷的疼痛,一上車就呼呼大睡,我看著人來人往,看著窗外黑色的大地,中間也睡著了一下,但阿喵不時的夢話總是讓我啼笑皆非又莫名其妙,一下子要我把車票拿出來因為車長要檢查,一下子跟我說畢業證書怎麼了,一下子又抱怨我聽不清楚他講話。偶爾看到另一方向的列車,不知道是遇到週休要返鄉的遊子還是去旅行的遊客?到了貢寮想起了海祭,那麼一個龐大的活動,E61裡有一群人組團參加海祭,不知道結果如何?想到了E61又想起了伯爵茶、卡布和冰濃縮,還有大哥冷死人的笑話。

大概是十點半快十一點回到板橋車站,我們懷著忐忑的心情,又期望老天爺是眷顧我們的,車子沒有被大火燒到。很幸運的,車子並沒有受到祝融之禍,我們開開心心的騎著車車回家。回家後已經十一點多了,放好行李,第一件事不是洗澡或整理行李,而是帶著麻糬奔向E61。熱卡布,我來啦!

隨選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