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杏仁茶和銅鑼燒

【杏仁茶】
印象裡,小時候是不敢喝杏仁茶的,因為那種味道會讓我有反胃的感覺。
第一次喝杏仁茶是今年夏天出車禍後,到台北馬偕換藥,那時的我們全身是傷,我的下巴、手、腳都還包著紗布,不過已經能慢慢走路了。那陣子還要趕稿,白天趕稿,晚上看醫生,幾乎已經是一個規律的生活。
看完診,我們在往捷運站的路上看到了一位阿伯拉著一台小車,小車上掛的一些小板子,寫著:「麵茶、杏仁茶、太白粉…」等傳統小吃,也告訴看到的人們:「我曾經被採訪過哦!」
那天在馬偕換藥後,我們走在熱鬧的街上,阿伯正拖著車子往前走,別看阿伯年紀大了,他拖著那台車子走起來也是很快的,突然想喝杏仁茶的我們就跟在後面,可以算是追著他跑了。阿喵叫我先坐在一旁的機車上,他追著阿伯,買了杏仁茶和泡餅,我們在路旁吃了起來,而阿伯則一下子又不見了。
我從沒吃過這些東西。曾經在冬夜裡聽到尖銳的「嗚…嗚…」聲劃破冬夜的孤寂,一個人在房裡讀書的我聽到這種聲音總是會感到特別的孤單。家人說那是賣麵茶的人拖著小車在大街小巷裡走著,不用叫賣,只需那氣笛的聲音夠響亮就已達到叫賣的效果。對現在的少年人來說,很少人會知道那氣笛聲就是賣麵茶的小販吧?
上星期五,我們去西門町蜂大買濾紙和手搖磨豆機,東西買齊後,阿喵帶著我走進了喧鬧的西門徒步區。
他知道我從不屬於這種聲光刺激的場所,也許,是想聽從醫生的建議吧!我們牽著手走進這個被我定義為五光十色充滿妖魔鬼怪的西門町。燈光閃著、人群走著、搖頭樂震天價響,那一瞬間我又開始茫然,兩眼又失了焦-「我該看哪?」阿喵帶著我在這奇異的地方裡走著,我們鑽過了人群,來到絕色影城前面,看到了許多小販,有賣水果、炸花枝丸、豬血糕…等這些會出現在全台灣夜市裡的小吃,突然,我看到了熟悉的小車和看板-「吳念真採訪…」。「杏仁茶耶!」我高興的牽著阿喵跳了起來也笑了出來,那種感覺好像是在陌生的場所見到了熟悉的人,有一股暖流進入了心裡。
阿喵買了一碗杏仁茶和一塊泡餅,我們倚著燈柱一人一口的吃了起來,不知怎麼的天空突然飄起了雨,我們躲到騎樓下,繼續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著,不時伴隨著當初在馬偕旁的回憶邊笑著。有個遊民看著我們,他也笑了起來,望向不遠處賣麵茶的阿伯,也走去詢問看看能否奢得一點溫暖與甜蜜。後來他有沒有喝到杏仁茶我不知道,但我猜他大概被阿伯趕走了。
杏仁茶的溫度讓不易流汗的我在寒冷的夜晚裡流了汗,阿喵笑著說就是要讓我流點汗,身體才會好。嘴裡有一種甘甜和香氣,喝光了一碗,意猶未盡,但阿伯已經拖著車子走掉了,我們都記得阿伯的腳程很快,只好摸摸鼻子準備回家。走到路口,發現原來阿伯是把車子移往前端,這裡的人較多,西門町裡店家播放的搖頭樂太大聲,他那氣笛聲在這裡是被消了音的,只好移往人多的地方,也許較有生意做。
我們又買了一碗杏仁茶和太白粉,在等待的過程中,也有人跑來和阿伯買麵茶,有一群西方觀光客好奇的拍了照,我被那閃光燈嚇了一跳,阿伯大概是習慣了,繼續他的料理動作。
我們在人少的騎樓下開始喝這些飲料,充滿天然香氣和甘甜的杏仁茶,一口一口的進入我的嘴裡、喉嘴裡、胃裡,一股暖意從胃裡升到心裡,阿喵吃著太白粉,告訴我麵茶是以前窮人家餵嬰兒的奶粉,他說他小時候有吃過,結果我想起來小時候好像吃過子母牌愛美斯和紅牛奶粉(那個紙包裝我一直都記得,有好大一隻紅牛,我還在上面用手指畫來畫去),不過是什麼味道已經忘記了。阿喵給我幾口太白粉,吃起來脆脆QQ的像脆圓一樣。
我們私底下有研究過,阿伯的太白粉裡有空氣,所以口感很Q,而要怎麼讓它有空氣呢?把水柱拉高、衝力加強應該是這個原理沒錯,但在我們做了好幾次實驗後還是做不出來,阿伯幾十年的功夫要是被我們兩天就學會了,那就不稀奇了。

【銅鑼燒】
大家聽到這三個字大概會想到哆啦A夢(我還是喜歡叫他小叮噹啦!)愛吃的紅豆餅吧?兩片薄薄的燒餅,夾著紅豆泥,真是美味。
住在中永和的人下次可以仔細的看一下路邊,有個阿伯,騎著一台鐵甲武士腳踏車,後座載著一個三層的木櫃子,上面有塊招牌:「紅豆餅、芋頭餅、綠豆餅…」共有七種口味的餅,裡面還有檸檬、草莓兩種口味的羊羹。這不是我們傳統看到的銅鑼燒,阿伯自稱是傳統日式的銅鑼燒,羊羹上還會包著一圈麵餅,大約一個巴掌大小。
第一次吃是在去年冬天和阿喵兩個人在永和誠品書局前,我只要看看到「芋頭」製的產品,就有種衝動想過去嚐一嚐。由於一個銅鑼燒二十元,七個銅鑼燒一百元,我們各種口味都買了一個,帶回E61吃。
阿伯的銅鑼燒只能冷冷的吃,不能加熱吃。他還有賣紅豆球,不是那種一口一個的紅豆球,是大概半個手大的紅豆球,整顆都是真材實料的紅豆泥和紅豆,吃一個就很有飽足感。我最喜歡吃芋頭餅,由於這些都是甜點,所以我最多是吃兩個,阿伯也很會做生意,如果你只買兩個,他會說:「買三個啦!算你五十元就好。」
曾經在家附近看過阿伯騎車他的車車經過,由於這地區住了很多隨著國民政府遷台的異鄉人,我猜他應該也是住在附近,因為媽媽也常看到他。
我們猜,阿伯大概是日據時代時跟著日本師傅學做點心的學徒,後來日本政府離開台灣,阿伯就以他所學的手藝來賣這些點心。假設阿伯當學徒時十幾歲,哇!現在也有八十多歲囉?下次看到他再多買一個芋頭餅好了。
昨天中午阿喵陪我去吃午餐,我們離開昂貴的園區裡的餐廳,走到遠一點的地方,那裡有很多路邊攤,也較便宜。在路口等紅綠燈時,看到熟悉的櫃子,我們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哇!」站在櫃子前看了看,再異口同聲的說:「吃完再回來買。」當然,我們還是買芋頭餅和紅豆餅。也許是天氣冷了,芋頭餅的邊緣有些硬了,但裡面的芋泥還是那樣香甜好吃。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從上星期五喝完杏仁茶後,我的心情就慢慢的恢復了起來,也不再像上星期那樣大哭。大概就像貓玲玲說的,肚子填飽了,就會覺得很幸福。昨天回診時,醫生問過我的情形後,開給我兩個星期的藥,也許我的情況已經好很多了,所以在談話時,醫生彷彿也很開心一樣。離開前,醫生還是叮嚀我,如果下星期還有情緒不穩定的狀況,要記得趕快回醫院去。
謝謝每個幫我加油的朋友,我想我是快好了,但我缺乏一點勇氣,我需要一些勇氣,來執行一個決定。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暫時搬到 Medium

網址:https://medium.com/@yinchuchen/
Blogger 用了這麼多年,中間也試著使用 Wordpress。不過最近許多文章到改到 Medium 去了。除了功能更簡潔外,它的分享機制比 Blogger 更好,不用花時間在版型、字距、字型大小等 CSS 設定上,而簡潔的版面也更能專心的長篇大論。
目前 www.yingchu.tw 的網址還是設在 Blogger,但之後可能會付費至 Medium 去。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觀察創業中朋友們的10個特質

在台灣有不少創業聯誼社群,除了台灣本地官方、民間的各種社群外,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創業聯誼社群。在這裡所談的創業聯誼社群,可能是一群有興趣自己開創事業或是正在開創事業的人,透過實際面對面接觸或是利用方便的網路交流機制的團體。活動的型式可能是藉由一個或多個創業者站在台上分享自己的創業經驗,或是透過團體之間的實際互動,會後再透過社群的分享,以延續成員之間的熱度

上星期第一次參與了創業者的聯誼活動,生活裡有些朋友經歷創業的前段,或是已是市場先行者,所以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分享我自這些創業中的朋友們所學習到的事,又或說是我所觀察到他們的共同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