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天才雷普利


  • 導演:安東尼明格拉(Anthony Minghella)
  • 配樂:Gabriel Yared
  • 演員:麥特戴蒙 ( Matt Damon )、葛妮絲派特洛 ( Gwyneth Paltrow )、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裘德洛(Jude Law)
  • 原著:The Talented Mr. Ripley
  • 作者:Patricia Highsmith
我後來才知道,這是從小說改編過來的,還有續集,續集已經拍好了,不過好像一直都沒有上映。導演說這是部很浪漫的電影,的確,看了兩次-美麗的陽光、古城、海洋、笑容、音樂、俊男美女,哪裡不浪漫呢?
雷普利多采多姿的一生從一件外借的外套開始,電影的開頭,雷普利在陽光下為女高音伴奏,認識了富商,受富商之託到歐洲去勸說他的兒子迪基回美國。不知到有沒有人注意到,雷普利住在地下室裡,當他接收去歐洲的建議後,黑頭大轎車將他從黑暗的地下室與巷弄裡送轉往光明的人生。
依整部片子看起來,雷普利似乎很早就決定要取代迪克,當他在碼頭遇到美樂蒂時,他就已經自稱是迪克了,而他剛到蒙吉貝婁時,拿著望遠鏡遙望著迪克和瑪姬,喃喃自語的說:「That’s my face.」。
歐洲與自由自在的生活是雷普利想要的目標,但在影片的開頭,似乎已說明雷普利天生聰明卻心術不正。他在飯店的洗手間裡當小弟,如果他有聽到當時客人們說的買 IBM的股票,也許他不用殺人也可以過得很好,不過當時的他不見得買得起股票,又或是他在無法勸回迪克回到美國後,也可以再回去,我想,迪克的父親應會好好栽培他的。
在這部電影裡,先來談談女性吧!瑪姬是整部片子裡最天真的女孩,天真的沉溺在戀愛與自己的世界裡,從影片的開始天真的笑容,但到中間以為迪克離他遠去,她的天真表情就轉為棄婦哀怨的表情,也許她很難相信有一天自己也會成為被冷漠的成員之一,但也因為她的天真才讓她找到真正的兇手。美樂蒂代表的是上流社會的虛偽,她繼承了大筆遺產,四處遊玩,如果有注意她的表情,像是雷普利頂替了迪克在羅馬遇到美樂蒂後談到費迪時,她表現的是想讓迪克(雷普利)知道她也是認識費迪的,在咖啡館裡遇到瑪姬和彼得時,她主動與彼得交談,當彼得跟她提及是否知道雷普利時,她又表現的好像知道這個人一樣。
她讓我想起了《追憶似水年華》裡這麼一段:
「有好幾輛出租馬車在等著搭載受邀前往康柏梅夫人的費登堡作客的人,還有那些覺得巴爾貝克的星期天無聊至極的人,據他們所言,說與其像受罰小孩待在那裡,不如吃完午餐就躲到鄰近海灘或造訪某個名勝古蹟」
美樂蒂就像是那些沒受邀的人們,極欲表現自己的身份與高雅。其實書中並沒有美樂蒂這個角色,只是當凱特布蘭琪在爭取這個角色時,導演便把這角色的戲份增加了。莎娃娜所扮演的是標準的義大利女人,敢愛敢恨,她深愛著她所愛的人,即使知道她的愛人有女友,但她儘以嫉妒的表情望著她們,當她無法逃避懷孕的事實而迪克也不願幫助她時,便選擇自盡。片中的三位女性對於愛情都非常的勇敢,瑪姬獨自一個人前往歐洲,與迪克相戀後便和他一同前往義大利生活;美樂蒂自己一個人前往歐洲,在片末即使有親人相陪,卻像個小女孩一樣嘟著嘴,嬌嗔的看著迪克(雷普利)希望兩人能繼續相戀;莎娃娜即使有未婚夫卻依然愛上迪克,在那樣的年代,保守的小村莊裡,她已經是很勇敢的了。
接下來談談男性,這部片子裡隱隱約約的顯示著雷普利從最初的想要替代迪克,中間與迪克一起下棋時試探性的詢問,到後來他卻勇敢的在音樂聲中向迪克表白。在他的性格裡,我想「愛情」是唯一可以淨化心裡的惡的方式,不過迪克卻不敢也不願意接受這種感情,甚至要用結婚來證明自己是正常的性向,之後他與彼得之間的曖昧,有幾幕還有幾句台詞都很明顯的看得出來,像是情侶之間互望的眼神,或是彼得在教堂裡看到雷普利在樓下時臉上浮現少女般害羞又高興的表情,還有之後雷普利之後在將鑰匙交給彼得時,彷彿在驗證之前他跟彼得說:「直到你遇見一個人,願意把心房的鑰匙交給他」,還有之後,兩個人在船上的房間裡的對話,彷彿是一個吃醋的妻子揭穿丈夫與其他女人的親密關係模樣。雷普利試著想要一個新的人生,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孤獨的去面對這些事件,親手殺死他所愛的人。
我看到後來,一直在想:「這個迪克真的是原本的迪克嗎?」當初他的父親送他至歐洲避難,但之後他拒絕回美國、寫信用打字機、強調護照上的照片是幾年前的照片…這些行為就像是在掩蓋他並不是原本的迪克。大家都知道迪克熱愛爵士樂痛恨古典樂,都知道他的行事作風,如果,雷普利可以輕鬆的模仿他,我想,以他知名的程度,應該也很容易讓人家模仿到他的特點,像是簽名、用打字機寫信、浮華奢侈的生活…等。可以從片中看得出來迪克與父親的感情只能用互相憎惡來形容,他的父親很沉重的說:「大家都說,兒女無法選擇父母,但父母也無法選擇兒女。」後面這句話應該是父母對兒女一點希望也沒有了才會沉痛的說出這句話來。父子之間的感情之薄弱,讓他無法看清楚真相,我想,他會比較希望雷普利當他的兒子吧?他便將自己的情感移轉到雷普利身上,以強制的方式決定將部份財產轉移給雷普利。
影片最後,雷普利為了圓謊而殺了彼得,看到這,腦海裡浮現的想法是:「他殺了上帝的天使。」於是他孤獨的在房間裡哭泣。與先前殺死迪克的不同在於,他殺了迪克後,讓自己依偎在迪克的懷裡,而他在殺彼得時是壓制在彼得身上,殺死後坐在一旁哭泣,在愛情裡的角色已有轉變。
這部片除了親子與男女間的情感常被討論外,配樂也是常被討論的,裡面大量的用到古典樂與爵士樂,我對這兩種音樂的認識不多,頂多平常聽好玩而已。對我而言,配樂大師Gabriel Yared可能還比較熟悉。在聽到片中一些配樂時感到很熟悉,因為Gabriel Yared除了為「英倫情人」、「天才雷普利」寫配樂外,還為「紐約的秋天(Autumn in New York)」、「冷山(Cold Mountain)」製作配樂,電影開始時的配樂就很有他的感覺。
作者為雷普利寫了五本小說,特別的是她不會特別強調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是在強調著雷普利在犯案後雖然都能逃過法律的制裁,但他內心裡的孤獨與罪惡感是永遠陪著他的,這似乎才是最痛苦的。最後雷普利逃離了法律的制裁,甚至在法國南部結婚,雖然中間曾因為掏空案入獄服刑,卻在服刑後過著美好的生活。這套小說的第三集被改成電影「魔鬼雷普利(Ripley’s Game)」由約翰馬可維奇飾演中年的雷普利。美國是沒有上映,但台灣在2003年就上演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創新政策中所談論的包容性

最近因為工作所以也在讀其他的東西,主題之一是 Inclusive Innovation。從 2017 年參與 APrIGF 、IGF 至今,Inclusive Innovation 一直都是必要討論的議題之一。Inclusive 並不是將所謂的縮短數位落差包裝於這樣的文字之下,而是藉由政府制訂政策,來提供社會金字塔底層、被排擠族群加入社會活動的機會。

先前參與了聯合國高階數位合作專家小組會議 (High Level Panel Digital Cooperation,簡稱HLPDC) 的線上會議,在這場線上會議裡的不同講者都提到了 Inclusive Innovation 的基本精神,就是藉由這些發展的新興科技,AI、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IoT 來協助縮短不同國家與區域間的落差,國際間較明顯可知的,如非洲、發展中國家,他們都想藉由數位科技來協助他們國內的經濟發展快速,但使用這些新興科技的同時,同時也需要建立相關的機制來保護人權、資料、隱私,建立使用原則與機制。在會議中有人提到可以透過聯合國體系來建立通用性的原則或體制,例如 AI for SDGs、AI for Good 之類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