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裝氣質】商學院迷途記外一章

這期HBR的特企是商學院迷途記,是美國一位教授指出目前美國的商管學院只偏重在科學性的研究,而不再培養適合企業的人才,批判學校在任用制度上的偏差以及商學院裡的教授在教學上的偏差,造就了對企業而言一群無用的學生。很值得一看,可以有另一種層面的思考,台灣部份學校裡就有這樣的狀況,無論什麼學院,當然大學教授們會說:「這是大學,不是技職學校」,但許多學生們出來就是要就業的啊!在科學研究的另一面,是否也要告訴將步入職場的新鮮人們一些觀念?然而這些教授們部份是沒有實務經驗的,所以囉!看是以什麼樣的角度去面對。不過第107頁,看到出版社的資深撰述人員在訪問教授後寫成的文章裡出現了以下這段話:「…如抗壓性不足,工作三個月就走人、不會又不肯學習等。」讓我不禁火冒三丈,因為這位先生在寫這篇文章時帶入太多他個人的情感因素,破壞了一個媒體應表示客觀的立場,更何況這還是翻譯國外HBR的雜誌,也許我該聽以前同學的話,去借來看就好,不然就訂國外的,因為它已漸漸的失去其原有的本質。
相信所謂六、七年級的人最討厭被人家叫做「草莓」,不知道四、五年級的人喜不喜歡人家叫他們是「芭樂」呢?最近看了幾篇文章,心有所感,現代的社會真奇怪,動不動就說小孩子抗壓力差,怎麼不想想抗壓力差的小孩是誰教出來的?再直接點說,是誰生出來的?草莓的定義大家都很清楚了,說來說去就是抗壓性差、虛有其表;對於芭樂不外就是吃苦耐勞、摔不爛,也敲不壞,相對下很多好話哦!可是,芭樂又硬又澀又乏味,看看那些芭樂籽啊!又多又密,看他們心眼兒有多小,吃了芭樂籽還會消化不良「放槍籽」,什麼叫芭樂票?就是空頭支票。
電視新聞強力放送著企業對「草莓」的不滿,在整體環境裡造就了一種先入為主的觀念,台灣其實有很多很可笑的現實狀況,對芭樂而言可能叫做理所當然。舉例來說,在面試時,面試的主管都會跟你說:「我不主張我的員工們加班,希望他們在下班後可以去學習、接觸自己有興趣的東西,這樣他們才會有動力再往前衝。」為什麼主管會這麼說?因為管理書籍裡告訴他們要懂得激勵員工,在市場調查裡,六七年級的員工最重視學習,最喜歡懂得說這種話的上司。實際的職場狀況是員工工作了一整天,在要下班前一個小時裡,突然來了一個會議開到八、九點,或是在要下班前跟你說他現在就要什麼東西,或是要了一整天的東西,到了要下班前才把東西給你。還記得那個飲料廣告嗎?準時下班的主管對著加班的員工說:「沒事,早點回家。」老闆離去後,員工說:「沒事,當然早點回家。」
針對那句「工作三個月就走人」,其實有些個人意見。一般企業對新進員工的試用期是三個月,三個月後再視員工是否符合公司的標準再決定是否留任;但很多公司都沒想過,這三個月裡,也是員工對企業的試用期,如果一個員工不能認同公司的文化、工作的環境,對員工本身的生產力而言是負面的影響,對企業而言也會造成某種程度上的損失,與其待下去相看兩相厭,還不如早點離開,公司可以再找尋更適合的人選,員工也可以再找尋認同的公司。當員工不能認同公司文化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不但他的向心力不足會影響到工作環境的氣氛,最輕者可能在離職後對外說:「在那間公司工作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污點」影響企業形象,最重者可能還會造成道德危機,看看那些洩密案。企業總是說一直找人會浪費他們的時間成本、人事成本,說一句實在話,你用一個員工三個月,還不是在浪費員工的時間成本?現在是什麼年代了,還需要像以前一樣就算不合適也要強迫自己嗎?企業擔心員工跑掉,所以又對人力銀行放出「如果跳槽三次以上就不予錄用」的宣告,好可憐,企業不滿意就砍員工的頭,員工不滿意公司卻不能表達意見。
後面那句「不會又不肯學習」,我意見又更多了。在部份公司裡的人力部門,對新進員工是採取師徒制的方式,由一個前輩來帶新進人員做事,讓他去熟悉整個環境,相對下這個「老師」的角色就相當的重要,因為新進人員就像一團未塑形的陶土一樣,在開始的三個月裡就處於塑形、上釉的過程,接下來就進入窯裡去燒烤成陶器,如果在塑形的過程中有個閃失,或是釉上的不均勻,出了窯後可能斷手斷腳不能使用,或是色不均勻毫無價值。帶領的前輩就好像是塑形的手一樣,捏出來做出來的東西能不能看、是否實用,其實在這過程中算是很重要的階段,很多前輩可能在工作上表現出色,但懂不懂得帶人又是一回事,這些前輩可能都是經過更嚴格的生長環境,加上平日工作繁忙,可能就無暇灌輸所謂的職場觀念,又或是以自己的角度去看一件事,就像學校的教授們一樣,很多都是知識豐富,但就是不懂得教書。「不會又不肯學習」,如果你拿到一塊質地很好的陶土,捏得像坨屎,這要怪誰?聰明人當然要在自己還沒變成屎之前另尋高就啊!如果你能將糞土變成棟樑,也挺值得佩服,不過幾千年前孔子都這麼說了:「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污也」。
至於為什麼會說芭樂們心眼兒小?因為看看現在說草莓差的那些人都是哪些年紀的人?他們自詡芭樂耐操、便宜好用,還自豪的說自己是什麼品種的芭樂。其他們就和芭樂一樣,這群芭樂多少都已經到中高級主管的位置,在這之前吃了不少的苦,所以就長得澀澀的,很不討喜,又因為「很負責」,所以再怎麼不合理的要求都往肚裡吞,所以不如意的事積久了就密密麻麻的。知道芭樂為什麼要改良成這麼多品種嗎?因為市場不喜歡它們,所以他們只能改良,但怎麼改良,大家吃芭樂時依舊會把籽吐掉不吃,免得吃了消化不良,再怎麼改良好吃,大家的印象裡就是芭樂澀澀的。反觀,草莓整顆都能吃呢!價格上也比較貴,「物以稀為貴」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得,依據經濟供需理論來說,在每年供給量固定的情況下,需求愈大,價錢愈高;需求愈低,價格愈賤。這些芭樂們,常常對他們的上司開很多支票,再把要兌現的壓力丟到草莓的身上,草莓剛出社會不久,社會歷練不多(因為芭樂爸媽們要兒女們專心讀書);不然就是對草莓們開出「我不鼓勵你們加班」的支票,當支票不能兌現,那就只能變成芭樂票。對下屬跳票,下屬一氣之下當然走人;對上司跳票,倒楣的就是他們,不敢負責的就怪草莓抗壓性不好,懂得大聲哀號的就藉由媒體來表達他們的不滿(媒體都愛壞消息),不合理的壓低薪資,就是有那種媳婦熬成婆的觀念,惡性循環下,你說,以中國人容易先入為主的觀念,這個職場有誰想待?當然每個年輕人都不想進職場,誰想被這些芭樂開空頭票?也不想想,什麼年代了?
是不是草莓都不能抗壓?我覺得不然,但在教育環境裡所接觸到的並沒有反應社會現況,那篇「商學院迷途記(How Business Schools Lost Their Way)」的確反應了現在教育環境裡的實況。照理來說,學校才應該是一個塑形的階段,但卻把「塑形」的責任交給了社會,但在時間就是金錢的商業社會裡,哪來的時間再等你成形?好吧!既然社會和學校都不能讓我們塑形,那我們就對自己負責點,為自己塑形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智慧城市的出發點應為宜居城市

當全台灣正為著智慧城市議題發燒,設立各種美好願景的同時,國際間也有不少「宜居城市(Liveable Cities)」評比報告出爐,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s Forum)先為大家整理出幾份具有指標性的報告「These are the top 5 most liveable cities」,各個調查都有不同的依據標準。

經濟學人以穩定性、健康照護、文化與環境、持續性、教育、基礎建設為5大分項,各分項下又有不同數目的評比指標,共約30個,今年度前五名的宜居城市為:墨爾本、維也納、溫哥華、多倫多、阿得雷德、卡加利,有三處位於加拿大;另外也列出了排名最後五名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