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It is all for your own good!-小孩不笨

小孩不笨海報
  • 片名:小孩不笨
  • 導演:梁智強
  • 演員:黃柏儒、李創銳、洪賜健

這部電影,我並未自最初開始看,那天我正在趕稿,但不能妨礙家人看電視的權利,所以就邊寫稿子邊看電視。台灣常常高喊要讓小孩快樂成長,但在未健全的教育體制下,沒有一個小孩能不逃脫「補習班」的魔掌,這部雖然是新加坡電影,但大家都知道在新加坡的小孩所面臨的壓力比台灣小孩還大。

對新加坡的學習制度不是很清楚,只能自影片中知道這三個小孩子所待的班級是屬於後段班的EM3,他們的家長也很擔心,即使他們來自於不同階層的家庭:富裕家庭、領死薪水的家庭、市場擺麵攤的家庭,但家長們都關心著孩子的未來,台灣的家長們也一樣,無論如何都希望孩子能進入好的環境裡學習,不惜耗費金錢讓小孩能在體制內的教育環境下有最好的成果,相對下有份他們觀念裡的「好工作」、「出人頭地」-it is all for your own good!

整部電影裡被我劃分為兩個部份:社會的現實與對崇洋媚外的諷刺。先來講講「崇洋媚外」,在片中,那位老外用他自己的觀點來包裝產品,大過年的用個黑色金邊的包裝紙,廣告片拍得煽情,當地人員還說:「這包裝還真像衛生棉。」也許因為自己學商管的,所以看到這部份時是直接笑倒在地。在學習的過程中,只要是行銷人員,這裡指的是駐外的行銷人員,在擬定對象為當地市場的行銷策略時,一定要去考量到當地的風俗、人文、民情,舉個大家都讀到爛的例子:在日本,白色有幸福的意味;但在中國,白色有死亡的意思。

這個老外怎麼會一點基本概念都沒有呢?相信是導演藉此諷刺當地崇洋的無可救藥,連老外放的屁都是香的。

片中,Terry和文福被綁架,在車上反覆的問「我們要去哪裡?」、「你要帶我們去哪裡?」和「抓了我們,你要去哪裡?」這三句話的先後順序和正確的字眼我已不記得了,只記得這三句話像是在諷刺英語教育環境下,老師們死板的教學。還記得在英文補習班(我也逃不過補習的命運)學文法時,老外叫我們用不同的語法來表達同一個意思,國小的國語習作裡最常出現的作業就叫換句話說,用不同的語句來表達一個意思。

在新加坡這樣的一個多語言環境裡,每個家庭的成員至少都會兩種語言,雖然說英語是他們的官方語言,但是從這部影片裡不難看出導演對華語學習不受重視感到惋惜。片中,Terry的姐姐說以後要發明一種藥,喝了以後就會變成外國人,就不需要學中文,而老師聽了只能對她說:「如果妳不會華文,妳甚至不會知道自己失去了甚麼。」很多事情在小孩的世界裡,他們是無法了解的,他們在很小很小無法獨立思考時就被父母教導「要聽話」,因為「一切都是為了你好(it is all for your own good!)」但很可惜的,當小孩無法獨立思考時,未來對他們而言是前途可畏的,你能保證你的小孩今天拿下最高分,以後一定就是企業的老闆嗎?根據研究,往往第一名的小孩在工作成就上並沒有其他非第一名的小孩來的成功。

在台灣,第一名的小孩通常多會選擇進入研究單位,面對數字與文字一輩子,倒沒什麼勇氣去突破現狀,相較下也比較沒有創業者的特質。

想起上次和阿光聊天時聊到她在課外參與了一個教學活動,教小朋友寫作,當天有個小女孩十分的不配合整個活動,在稿紙上寫滿了英文,但因為她懂得不多,所以只是重覆寫著自己的英文名字。

很久很久以前認識一位加拿大籍教室,他在和我們閒聊時談到學中文的痛苦,順手拿起了他的中文課本,他說中文字很難寫,而且一個字有好多意思,在造句上也不像英文有一個固定的文法可以學。他的中文課本只是一般家長會買給家中幼兒閱讀的圖畫書,他雖然學得辛苦,但他學得很快樂,他說:「中文字很漂亮,很想學會怎麼寫,可是真難寫。」又,某次和幾位上了年紀的伯伯阿姨們聊天,聊到了現在的小朋友都不太會寫中文字,網路聊天就算是寫錯字都無所謂,反正對方懂就好。

之前全民英檢才規定十二歲以下的小孩不能報考中級以上考試,很多家長們都愛子心切,讓他們還不會講中文之前就學習英文,雖然有人表示這時小孩的學習能力較好,但能學好的有多少?總是見到中文都學不好,英文也好不到哪去的小孩,之乎者也認識不了幾個,英文也只會那幾句。這些小孩子考了那麼高分,成績也只能保留兩年而已,意義何在?父母們比較有面子?小孩比較聰明(所以表示父母的基因比較好)?

學第二種、第三種語言是有必要的,能與不同的人溝通,能更直接了解該國的文化(因為有些翻譯們不是很負責,不然就是太過舞文弄墨)…但在學習這些語言時總不能忘「本」,在白種人世界的「眼」裡,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的亞洲人不懂自己文化的意義,一味崇洋,滿口洋腔洋調,儘管是個ABC,充其量不過是Banana(外黃內白)而已,僅管你說自己在美國出生,是美國人,在部份白種人的眼裡還是不把你當「人」看。

這部電影倒也把商場與社會的現實面給表現出來-為了符合「國際化」的潮流,所以找了老外來做行銷企畫,找外國女孩來拍廣告(雖然我覺得是導演在諷刺老外的腦筋裡裝的就是那些東西);在商場上的競爭達不到預定的目標就把人員開除;由於母親本身的學歷不夠,造成她在職場上的不如意,於是她把這種遺憾投射到小孩的身上,只注意小孩在智育上的好成績,忽略了小孩與生俱來的美術天份(如果我有就好了),成天的打罵。就像是台灣許多家長,送小孩去學珠算、學英文、學…,合理化說同時注重孩子們的五育發展,但說穿了,學這麼多才藝只是為了小孩在日後可以進更好的學校,也是為了智育。

據有從頭開始看的家人說,這部片還有對該國政治有很濃厚的諷刺意味,說穿了,現在哪部電影不是?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什麼在這個年代,線上與會還是如此困難?

2020年的這個鼠年春節,就如同某個長輩說的,歷史記錄上,每逢鼠年就少有好消息出現。從2019年末,中國開始傳出肺炎的消息,到了春節這個亞洲人口大遷徙的期間,讓病毒更容易隨著人的移動而擴散。這場肺炎對旅遊業、交通運輸航業的經濟衝擊,應該會造成嚴重的傷害。

在一月初時,我收到邀請去印度參與一場討論建立人工智慧政策的工作坊的信件,談到對方協助辦理機票、住宿和簽證。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變與不變之間-海上鋼琴師

片名:海上鋼琴師 (The Legend Of 1900)導演:朱賽普托耐特(新天堂樂園導演)演員:Tim Roth配樂:Ennio Morricone忘了是自何處看到這部電影的訊息,看到這張壯麗的海報時卻沒想到這部電影除了在講述片中主人翁「1900」的一生故事時,其實也在暗示著在我們的人生中,也和1900面對著同樣的抉擇:「變?或不變?」這部電影如我預料中,在台灣上映沒多久就下檔了,畢竟它不是主流電影,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是部值得一看並加以思考的電影。在人的一生中總會遇見許多抉擇的機會,當我們面對選擇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變或不變?」將要結婚的男女們在結婚的前一天可能不是在興奮自己將要步入另一個階段,而是在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該結婚?夏天畢業的大學生們問自己是要維持學生身份或是步入就業市場?片中1900曾經想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女孩而有了下船的念頭,但當他走到一半時卻停住了,最後僅將帽子扔向天空,當帽子落入海後,他旋即回船上。這種感覺像不像我們在無法做決定時乾脆拿個十元銅板,往天空一拋讓十元或人頭來決定?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帽子是飛向陸地呢?我想,他還是會回船上而不是到陸地上找尋那個美麗的女孩。在電影板討論區曾看到有些人為了1900擬了到了陸地上的各種結局,有人說就算他找到了那個女孩,還是得面對人生各種現實面(有點像公主嫁給王子後並不會有幸福快樂的問題,仍免不了家庭問題一樣),看了不禁莞爾,因為電影歸電影,真的要牽扯到那些問題那就是人生了,我們可以說人生如戲,但戲不見得如人生。在他回船上後對阿康說的話是我認為他不會下船的原因,對於可掌握的人生與不可掌握的人生,他選的是可以掌握的人生,即使要他放棄心中那份愛,更由此可知,他不是一個風險愛好者。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在經濟學裡擬定了三種投資人:風險規避者、風險愛好者和風險中立者。以台灣的風俗民情來看,對於投資,極少數是風險愛好者或是規避者,大多數都是風險中立者,其實我覺得更應該可以稱之為「投機者」,這是題外話。回到主題,面對人生而言,我們每個都是風險規避者,對於不可預測的未來,都希望能降低風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風平浪靜的過完一生。我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讓自己的人生風險降到最低,但又想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個人都知道風險與報酬是呈正相關的關係:風險愈高,報酬就愈高。1900對於不可掌握的未來抱持著規避風險的心態,他的世界只有那艘大船,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