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遊記】澎湖行-07/16

蚵仔出水

行前遇到颱風是我最不願見到的,氣象局說這個颱風已生成時,就我已往的經驗,出去玩颱風都會掃到別處去,照樣老神在在,再加上機票已經訂好了又不能退票,偉展也不可能十六日放假就馬上回來,我看十六日早上風和日麗豔陽高照,拎著行李就往松山機場出發。

上了飛機,我的位置在前面靠走道,不過因為颱風的關係,大概有一個旅行團取消了行程,所以飛機空空蕩蕩的,只有兩個阿桑在我後面一直談論她們去峇里島的飛機多大多穩,機上的餐點多好,我被吵到用手摀住耳朵,她們大概覺得反正我聽不到,就更高談闊論了。另外,由於沒有坐滿,所以有些人會換位置,有個阿伯大概受不了他老婆一直在講峇里島的事,就跑到前面去坐,還把鞋子脫下來放在椅子上,真夠享受,反正機上沒什麼人。之後又有個男生跑到前排坐,大概也把鞋子脫下來吧!因為中間我因為暈機換個坐姿時,聞到由左前方傳來的一股鹹魚味。

當我到達馬公機場時已經快十二點半了,很久沒見面的偉展帶了朵白玫瑰給我,我們在機場等了一下子,金沙灣的老闆娘已經在外面等我們了。

因為隔天可能不開船的機會很大,於是他們幫我們安排了下午要去海上牧場和晚上的釣小管,我只好把去山水及蒔裡沙灘的計劃往隔天挪。金沙灣的老闆娘也跟我們說,要是十七日風大浪大,船也不會出海,但是去旁邊的山水海灘是很不錯的選擇。到金沙灣時約一點,老闆娘邀我們和他們一家一起吃午餐,吃過午餐休息一下便讓我們騎車出發前往海上牧場。在往海上牧場的路上發生了一小段插曲,有一家人也是要前往海上牧場的,不過卻迷了路打電話回民宿求助,於是老闆娘開車帶路過去菜園的海上牧場。

到了目的地,腥臭的海洋味道傳入鼻孔,港口到了,不過兩點的那班船已經開走了,但依然為了約八個人的我們再開一艘船載我們過去。太陽很大,無法想像颱風會來搗蛋。先由解說員解說當地人怎麼飼養牡蠣,大家都還不錯專心的聽,不專心的在拍照,基本上我還是有在聽的,但我實在很難接近這種生物,更遑論把它吃進肚子裡,對我而言,牡蠣是列在異形名單裡,不過我覺得這次我把異形拍得還不錯美。聽完異形的繁殖,到達一個由浮筒所搭起來的田字形平臺,他們說是海上牧場,在那裡的工作人員跟我們解說,在四個池子裡分別養了兩池海鱺、魟魚,還有一池什麼忘了,其中的一池裡有一小框框,裡面有海馬和海星,同時也教我們怎麼使用釣竿。在海上牧場其實完全是在享受如何餵魚,釣竿上並沒有魚?,他們提供了一尾尾的小魚讓人綁在釣魚線上,當釣客把小魚放入池子裡時,那些魚就會衝過來咬餌,釣客們就享受和魚拉扯的樂趣。我在一旁拍照,還看到了比臉還大的海星,我蹲在池子旁看著粉紅色,軟軟的海星,一邊想:「要是臉被牠包住,大概都不用呼吸了。」同時也感受到一種窒息的感覺,用力吐一口氣,本想看看海馬,也想把大海星拍下來,結果水面反光太強,看得眼睛很痛,看看大海星後就拿著偉展的釣竿去和海鱺玩拉扯,海鱺的力氣真大。

沒一下子,海上牧場的工作人員告訴遊客,等一下有「八點一次」的抓魚比賽,要回岸上參加比賽的人可以搭船回岸上,我們只玩一下子就膩了,畢竟「釣」了海鱺魚還得花錢買,一條至少要兩千元吧?至於什麼叫「八點一次」?我沒有問,因為頭暈了,猜測是八天一次,不過工作人員大概也被太陽曬到暈了。還是回岸上湊熱鬧吧!

回到岸上的一個大水池旁,主持人講解了比賽規則,放了一尾約一個成年人手臂長的海鱺,要下水的脫褲脫鞋脫襪,比賽規則講了約五分鐘,我站在一旁拿相機stand by,隨時補抓廝殺的畫面。魚放進去後,主持人說比賽開始,不到五分鐘,主持人說:「比賽結束!」有人已經徒手抓到海鱺了,岸上的群眾們開始大笑,還有人開玩笑的大喊:「我還沒脫鞋子耶!」

比賽結束後,大家到一旁的涼亭裡烤牡蠣。一整簍的牡蠣任遊客吃到過癮,不吃牡蠣的也有蚵仔麵線可以吃,把蚵仔挑起來就好。據偉展吃過的感覺來說,鹽份濃度較高的澎湖海水所養出來的牡蠣似乎比台灣常吃到的牡蠣來的Q。和我們同行的,住在同一間民宿的那家人裡,有個小妹妹和我一樣不吃牡蠣,不過她狂烤牡蠣夾給別人吃。吃過牡蠣,接下來就是等六點的船去釣小管。騎車到馬公市,偉展帶著我在馬公市區裡逛,還遇到那一家人。

到了碼頭,我們一下子找不到船,只記得老闆娘說在四個油桶旁,問人家復興站在哪就是了。找是找到了,不過也嚇到了,怎麼那麼多人?所以船家開了一艘大船,大概可以載到六十個人吧!裡面有卡啦OK的設備,也有還不錯舒適的坐椅,當然在去的路上大家都坐在外面。由於坐在船尾,基於曾在淡水漁人碼頭坐船被水噴得一身溼的經驗,在開船時我都閃在裡面,果不其然,有一群人被噴得挺爽的,同時,我們也被濃濃的柴油味嗆得很不舒服。

颱風前的夕陽一直是被我認為最多彩動人的,尤其是紫紅色的天空,會讓人忍不住多望一眼。於是當大家乖乖坐在船邊欣賞夕陽時,我是站在船上,雙手拿著小妹的G2狂拍夕陽,這個舉止大概很怪吧!因為很多人都在看。

到達釣小管的位置,船家把燈放到海裡去吸引小管,本來我是拿相機沒拿釣竿的,但阿伯不知道從哪拿了枝釣竿給我這個台北俗,我不會用釣竿,著實研究了好一陣子。釣竿丟下去後,偉展笑說:「姜小喵釣小管」,我笑說大概只有呆小管才會被我釣到,所以叫做「姜小喵釣呆小管」。隨著天色愈來愈暗,海上的浪也愈來愈大,偉展和我兩個人都沒釣到小管,倒是被柴油味嗆到快吐出來了。船家放音樂,同時也準備著米粉給船上的人吃,偉展和我兩個人都沒吃。隨著浪潮起起伏伏,我看著高掛在天空的月亮,原來在海上討生活是這個樣子的,沒有音樂時,就只有浪潮的聲音、大海、月亮為伴,偶爾會看到被燈光吸引的螃蟹和小魚或是漂流在海上的海藻、海帶,對我來說有沒有釣到小管沒那麼重要,反正釣到我也只能帶回民宿送給民宿的老闆娘,不像別人還說要加菜做沙西米(要是看到我們看到的一些景象,看他敢不敢吃生的,當然被船家阻止了),有人釣到一隻小管後又釣到一隻花枝,總的來說,載了近三十個人出海,釣到四隻小管和一隻花枝,以這個時節來說算不錯了吧?時間愈來愈晚,風浪變大了,突然來了兩個大浪,船隨著大浪起伏,大家都尖叫了起來,本來要在海面上停留到九點半,大概是颱風要來了,於是九點就開船了。

回到岸上,我還在搖搖晃晃的,偉展帶著我四處繞一繞。他曾經先在馬公市拍一些照片寄給我,我們在菊島之星裡找到了我弟吩咐要帶回家的魚片,打算最後一天再回來買,看到了小倩介紹氣氛很好的澎湖星蟲咖啡。在到澎湖前我已經很久沒喝咖啡了,連罐裝的都沒有。偉展先帶我去星蟲咖啡的洗手間整理一下,全身都被海風吹得黏黏的,很不舒服。星蟲咖啡果然燈光美氣氛佳,街上的人應該都躲在裡面吹冷氣,我問偉展街上的人算多嗎?他說不算少了,我很訝異在星期六的晚上,馬公市區街道上的人這麼少,大概還有很多人因為颱風而沒出現在澎湖吧!外帶一杯摩卡,我們在澎湖的漁人碼頭上慢步,看到幾個人不知在那釣什麼東西?

喝完摩卡,天空在飄雨了,我們騎車回鎖港,可是實在太暗了,根本認不出路來,好不容易看到一個指示牌說往鎖港的道路,就順著走,完全忘了老爸教我的:「台灣的指示牌不是很準」走到後來,是到了鎖港還經過了南塔和北塔,卻找不到回金沙灣的路。一旁有個飲料吧正準備休息,趕忙過去問路,飲料吧的老闆娘笑說:「你們是怎麼騎的,騎到找不到路。」當然她還是很好心的告訴我們怎麼回去。

回到民宿,老闆告訴我們隔天早上要載我們直接到海岸民宿,同時問我們要不要去吉貝玩水,我跟他說這次出門不打算玩水上活動,而且我比較想去七美和望安,希望他能幫忙安排南海的行程。其實在下午,海岸民宿的老闆娘就有打電話跟我們說他們那離吉貝比較近約五分鐘的船程,七美要一個小時的船程,而且十七日怕風浪比較大,就算船有出去,晚上不見得回得來。我這個人很固執,還是想去七美,結果金沙灣的許老闆幫我們問過後,去七美的船都沒有位置了,我們想想,那就十八日再看看好了,且偉展也想要休息一下,所以跟許老闆說我們不打算再出海,所以不用太早叫我們起來,如果方便的話,把我們載到後寮的海岸民宿後,我們再騎車去西嶼就好了。

晚上我們聽著咻咻的風聲睡著,不過我一閉上眼睛,就覺得自己還在船上晃啊晃。


隨選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