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沒有美麗人生的美麗蘿賽塔

  • 片名:美麗蘿賽塔(Rosetta)
  • 導演:Juan-Pierre Dardenne, Luc Dardenne
  • 編劇:Juan-Pierre Dardenne, Luc Dardenne
  • 演員:Eacutemile Dequenne, Fbrizio Rongione


還記得剛滿十八歲時的那一天?

若非特別情況,剛滿十八歲的孩子應該是大一,正快樂的和同學們一起唱生日快樂歌,又或是在重考班裡準備重考大學,正常家庭裡,十八歲的年輕女孩應該無憂無慮的在睡前和朋友們煲電話,或是在電腦前熬夜作報告…但正常家庭裡的孩子應該不會像電影裡的蘿賽塔一樣面臨了這些問題:失業、母親酗酒、住在貨櫃屋裡、沒有朋友。

片子的開頭是憤怒的她穿過工廠裡層層的門,她一道一道的走,最後她停了下來,質問她為什麼被開除?這在台灣很少見,在台灣多半試用期滿了還會再續聘,但蘿賽塔的同事們都說她工作認真,她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會被開除,部門的經理只告訴她:「因為妳的試用期滿了。」我能想出好幾個雇主開除員工的理由來開除她,就是想不出這麼一個誠實的答案。

蘿賽塔很想很想要一份工作,想要一份能讓自己生存下去同時養活母親的工作,但她也是有自尊心的,當她回家發現長年酗酒的母親以自己的身體去換取酒精以及食物時,她憤怒的把食物扔去。蘿賽塔的自尊心相當的高,不願意別人憐憫,在失業的同時,母親縫補舊衣再拿去換現、偷釣露營區裡池子裡的魚,她認為凡是自己以勞務所換得的才是自己的所得;政府的救濟金、理奇給她的工作,她都不要。她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孩,如果是其他的小女孩,早已在路邊裡販賣自己的靈肉。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又或是她根本買不起酒,她只能喝著水配著鬆餅。

看著她喝著水吃著鬆餅,想起了大仲馬在喬瑟夫.巴薩摩傳奇(Joseph Balsamo)裡的一個小人物-寂柏。寂柏孤身來到巴黎後,因緣際會的住進了哲學家盧梭的家裡,每天幫盧梭抄樂譜,一天所得是二十五蘇,那枚二十四蘇的錢幣是存下來的,剩下的一個蘇買麵包,將麵包浸著水一起吃進肚子裡,在他還未來巴黎時,他可以算是寄居在過氣貴族家中,靠偷獵維生的,佣人的孩子。

mother在大仲馬的小說裡,寂柏為了愛情最終走上了惡途,在這部電影裡,蘿賽塔偷釣魚,雖然不知道是拿去賣或是餵飽自己,但相對於寂柏來說,蘿賽塔又更世故了些。當她拿錢給母親請母親繳「房租」,卻依然無水可用時,這個在不健全家庭裡扮演「母親」角色的她,就像一般母親的直覺一樣,走至管理員的住處,當門一拉開,其實不堪的成份常會讓人失去理智。原以為她會衝進去狠狠的揍那管理員一頓,就像她把那個帶酒給母親的男人狠狠的羞辱一陣一樣,但她沒有,她依然冷靜的把錢繳給管理員,看著管理員把水喉打開,再冷靜的離去。她決定送母親去勒戒所戒酒時的神情,比一個母親還像母親,這樣的家庭讓她早熟,當鏡頭拍攝她臉部的表情時,不知道什麼原因,那表情,老氣橫秋,充滿敵意與無助,但她只要一份工作而已。

friend原以為這樣的故事裡,導演會帶上一段浪漫愛情故事,蘿賽塔躲在餐車後偷窺、到理奇的家裡吃著法式煎土司、聽著不成調的音樂共舞…彷彿有那麼一段愛情在醞釀中,後來才明白,像蘿賽塔這麼世故的女孩,她偷窺理奇工作、到理奇家裡,只是為了找到理奇在工作上不道德的證據。於是好不容易有個朋友的她,對著牆壁自言自語,她不需要朋友,她有她自己,她需要份工作讓自己脫離貨櫃屋,可以住在公寓裡,她不要再流落街頭。於是理奇差點溺死時,她躲到一旁,因為只要他溺死,她「也許」就有工作了,最終雖然救起他,卻直接到老闆面前告發理奇工作上的缺點,在那同時,理奇就像她失業時一樣的抓狂,然而她卻冷靜的接過老闆手上的圍裙接管餐車。當她接管餐車後,她打了全新的鎖,保護著好不容易掙得的工作場所,她把後門用鐵絲栓緊,想是心裡有所顧忌。

death也許最終她良心發現了,又或許是看到母親在逃家多日後如同一灘爛泥的倒在家門口的無力感再加上惱人的腹痛(窮人沒有生病的權利,她只能吃止痛藥),便向老闆請辭工作,同時也決定自殺,而老天爺也不放過任何能捉弄人的機會,當她準備以瓦斯中毒自盡時,瓦斯沒了。她只好一個人扛著空瓦斯桶向管理員換瓦斯,在回程的路上還要被理奇惡意的捉弄。

在喬瑟夫.巴薩摩裡的寂柏最後因為玷污了伯爵的女兒而打算前往美洲工作養活他玷污貴族的私生子,在偷渡的途中遇到了女孩的哥哥,被一劍刺死在某個不知名小島上的洞穴裡。

蘿賽塔在成了一無所有的人,想要把自己唯一擁有的生命也捨棄時,卻讓現實開了個更大的玩笑,一個年輕的女孩能怎麼做?除了倒地痛哭外,還能做什麼?不斷的被雇主遺棄的她,也被母親遺棄在池塘裡,終於她想捨棄自己的生命時,連上天也不願收留她的靈魂。不過導演們還是很仁慈的,當蘿賽塔因為腹痛或是終於到達臨界點而倒在地上痛哭時,捉弄她的理奇卻扶起她,片子以蘿賽塔稚氣未脫的表情結束。

一部再寫實不過的電影,鏡頭如紀錄片一般的晃動著。我們看到的是現實的人生而不是好萊塢電影裡完美大結局或主角身亡留給觀眾們的遺憾,而是一個努力要工作維生的女孩,如何為自己爭取工作機會的鬥爭過程,就像每個人在職場上都會遇到的一樣,她就像是我們說的:「放冷箭的小人」,但她不過是想要一份可以糊口、可以養活母親的工作。

導演把一個低社會階層的人和人會遇到的倒楣事都濃縮在九十分鐘裡,且殘酷的讓這些事情都發生在一位剛滿十八歲的少女上。十八歲的少女,似乎不應該過著這樣的生活。

這個世界每天都在上演同樣的劇碼,只是我們不知道,因為不像電影濃縮在九十分鐘裡呈現,而是慢慢的上演。

普魯斯特是這麼說的:「那些最強的幸與不幸,我們恐怕永遠無法體會,因為幸與不幸在生活中緩緩發生,慢得令我們無從察覺。」


  • 特別感謝雨漣,因為她,我才能看到這部一直很想看的電影。
  • 片中似乎沒有任何提示蘿賽塔剛滿十八歲,只是女主角在演這部片子時剛滿十八歲。
  • 她的腹痛怎麼感覺起來很像生理痛咧?

Tags: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movie]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片名: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Peaceful Warrior導演:維克多·沙爾瓦Victor Salva演員:史考特麥柯洛維茲Scott Mechlowicz 、尼克諾特Nick Nolte、艾咪史瑪特Amy Smart原作: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作者:丹米爾曼Dan Millman網站:Peaceful Warrior上映日期:2007/10/26墜落時,會想到什麼?
看著票上印著的倒過來的人,想到了塔羅牌的Hangman,一個痛苦卻又享受自我折磨的狀態,運動員的生活似乎就是在不斷的超越自己的體能極限中努力,不斷的追求榮耀帶來的成就感,把自己束縛在成就感中,失落的痛苦也只能自己承受。
以體育項目的勵志電影很多: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重返榮耀(The Legend of Bagger Vance)這兩部電影一部講失意的球員經紀人和球員之間的互動, 一部在說一個高球天才因為得失心過重而喪失天份,仰賴路過的 Bagger Vance替他改變心態並挽回信心及抱得美人歸。兩部電影的都是以人名來命名,而這部電影同書名為Peaceful Warrior:平靜的戰士,其實要我們看一位戰士如何透過心靈的平靜來成就自己的目標。
這部電影的劇情很輕鬆,透過很簡單的問答和行為來觸動觀眾心中的根本疑問,不是那個讓人想破頭的「我是誰?這一世的目的是什麼?」而是:「你快樂嗎?」很多人遇到這個問題的當下和片中的運動員一樣是答不出來的。片中多數的理論、行為與飲食其實比較像日式的哲學,反正美國人總是日本中國分不清楚,統稱為「禪」,但片商這麼翻譯大概和書中Millman稱這位老人為Socrates有關。他們的對話,除了讓我想起平常和大哥的對話外,「墜落」似乎是片中Millman心智重生的一個關鍵。
Millman夢到自己在完美的表演後摔傷了腿,看見了清掃他的「殘骸」的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在凌晨三點驚醒後,騎車去加油站遇見了被他稱為Socrates的老人,這個老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
他與老人相約在校園,被老人扔入橋下。Millman憤怒的從水中爬起與老人爭論,Socrates說:「…你很專注在其中,還把那段經驗取了個名字『啊…』」之後的Millman有了一些體驗,表演了一段相當完美的鞍馬。
他跟蹤老人來到體育館,兩人爬到橫樑上,Millman似乎有了讀心術,聽到教練、身邊隊友們心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