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瑪歌皇后(Queen Margot)

瑪歌和昂利埃特
  • 原著:La Reine Margot
  • 作者:Alexandar Dumas
  • 中譯:瑪歌王后
  • 出版社:遠流 大眾讀物 新浪漫小說經典
  • 導演:派提斯薛賀
  • 演員:文森培瑞茲、依莎貝拉艾珍妮、薇那荷西、丹尼爾奧德伊、尚雨格安拉德


政治婚姻我是先接觸小說再看電影,五專時曾與同學在學校圖書館借來看,誰知道限制級、血腥的內容讓兩個女生不好意思在公眾場合繼續觀賞。

小說原著是大仲馬寫的瑪歌王后(La Reine Margot),台灣是由遠流出版社於1994年出版。小說裡有幾條主線:亂倫、偷情、當年天主教與胡格諾教派的宗教戰爭、法國瓦洛王朝家族內部的王位爭奪戰、納瓦爾家族(後來的波旁王朝)與洛瓦家族的政治聯姻、母與女、母與子、男人之間的友情、女人之間的友情。大致上可以分為這幾條線,由於大仲馬在寫作時總是先根據事實再依照個人對其中人物的喜好作編寫,所以在小說裡,總是真實人物與虛擬人物並存。

影片和小說一樣,開頭都是以亨利.納瓦爾與瑪歌的婚禮做開頭,再帶出當時整體社會環境的不安,很清楚的這是一場政治聯姻,能安撫國內的宗教紛爭。

聖巴特赫雷米大屠殺如果只看電影,大概只會看到瑪歌與兄弟之間的亂倫,當她與拉莫爾相遇後的激情與宮廷政治的黑暗,由其是邁迪西(Catherine de Medicis)對安茹公爵(亨利三世)的偏愛演得有點像是母親與自己兒子亂倫。

在書裡講得就沒有電影演得這麼露骨,反而是很浪漫的將瑪歌與拉莫爾、昂利埃特與柯柯納、柯柯納與拉莫爾之間的情誼,有詩歌有愛情有政治;在政治上,查理九世與兄弟間的爾虞我詐,與母親和官員間如何鬥法,與納瓦爾國王之間矛盾的情誼。

瑪莉和查理九世的私生子大仲馬筆下的查理九世的確有一個國王的處事方法,雖然在電影裡他似乎是個神經質、抽搐、嗜血、被母親控制的傀儡國王,不過他在母親的控制慾下仍能在政治屠宰中活得還不錯,依據歷史來說,他的確有一個私生子,而在Michel Zevaco另一部小說「白太陽騎士」裡也出現了這麼一位角色。

在小說裡是這麼寫的:「一頭黑髮,容光煥發,長長的睫毛罩著一雙淫蕩的眼睛,嘴唇又紅又小,脖子長短適度,身材豐滿而又柔軟,一對小巧的腳裹在緞子的高跟拖鞋裡。」在宮廷裡,女人是最好也是最美的武器,如此一個美麗的女子,從一出生就被母親訓練成迷惑人心的高手,除了在政治上作為聯姻的尤物外,同時她也是吉茲公爵的情婦、三個兄弟的「好姐妹」。

不妨這麼說好了,美麗的她其實是個自主性很強的女人,對性、愛,她知道在政治裡沒有真正的愛情,也很有遠見知道自己的丈夫終將成為法國國王,所以在結婚的當晚便與納瓦爾國王訂定盟約,兩個人之間不會有愛情,但會有政治上的友情。也因為如此,瑪歌幫助她的先生逃過被自己的母親毒殺,也避免自己再度被母親作為政治聯姻的工具嫁至葡萄牙。

不管在電影或小說,其實在「宗教」的意味倒是很少的,情慾的意味是很濃的。在歷史上,邁迪西王后並不如電影或小說裡演的這麼邪惡,她也是政治聯姻下的犠牲者,從義大利嫁至法國,引進許多義式文化(飲食、藝術、化妝品工業、審美觀)進入法國。她的學識豐富,懂得占卜及藥草學,在小說裡有許多她與勒內進行占卜的敘述,也能親手調配毒藥毒死政治上的敵人,也不小心陷害自己的兒子。在婚後被自己的丈夫打入冷宮,差點被迫離婚,也許聰明的她利用魅藥讓自己生下了幾個小孩以避免被迫離婚,她是政治婚姻的?牲者,相較於瑪歌,瑪歌也是個學識豐富的女人,懂得醫學、文學及詩歌,懂得享受愛情也知道如何利用愛情。與其說她是蕩婦,不如說她是一個女性主義者,也是一個投機者,知道自己的優勢與劣勢,絕不因為自己是女人而默默的像她的母親一樣等候自己出頭的日子。在歷史上,瑪歌最後與納瓦爾國王離婚,在自己的領地生活,老年時也過了一段窮困的日子,最後與前夫的第二任妻子和解,回到巴黎從事著學術與藝術的活動。

我比較喜歡小說裡的字句,就連邁迪西王后拿屍體做占卜的劇情都浪漫多了。中譯小說分成上、中、下三本,可以看得更多更仔細,如納瓦爾國王與索弗男爵夫人的戀情。邁迪西王后把自己的女兒嫁給納瓦爾國王,但同時又讓索弗男爵夫人勾引自己的女婿,小說中這位金髮嬌小的男爵夫人(電影裡是黑髮)逃過了邁迪西王后所配製的毒藥卻逃不過戴了綠帽子的丈夫,也許礙於電影的限制,出現幾幕的她死於胭脂毒藥裡。

帶著愛人首級的瑪歌在小說最後拉莫爾被冠上以咒語陷害查理九世的罪名斬首示眾,瑪歌則帶著他的首級回到王宮,當晚到舞會上,查理九世對她說:「小心,在您的胳膊上有一點血跡。」她回答:「啊!沒有關係,陛下,只要我的唇上有微笑就行了。」電影則是改變了不少,與她對話的人從查理九世變成了奧爾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小說裡,這位忠心的僕人死在邁迪西王后的手裡。

電影的劇情跳得很快,我看不出來他們如何表現柯柯納與拉莫爾兩個人的友誼,而電影也把昂利埃特演得像個喜歡躲在一旁偷窺的偷窺狂,甚至沒有演出瑪歌機智過人及充滿智慧的表現,只演出她如何縱慾以及壓抑的活在一個幾近變態的宮廷裡。伊莎貝拉艾珍妮的外貌和大仲馬筆下的瑪歌有些神似,所以我在看這本書時多半都是她的樣貌在腦海裡演出,由她來演出這位美麗的女人實在是很適合。

這部電影是限制級,我總覺得所買到的DVD好像有部份片段被修剪過了。還好我有書本,小說實在是好看多了。


遠流這一系列的小說大致上都有,還蠻好看的,除了鐘樓怪人讓我覺得不是很能耐心看完外,我會再推薦同一系列的大野心家六冊、馬塞.巴紐(Mercel Pagnol,童年四部曲之作者)的戀戀山城上下兩冊。

Technorati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讀歐盟「數位服務法」和「數位市場法」草案心得

在 3 月 24 日時參與了 台灣網路講堂 所舉辦的 活動 ,這個活動是以在台灣較知名的美國 Parler 案為題,來討論歐盟的「數位市場法」 (Digital Market Act. 簡稱 DMA ) 對於「守門人」(Gatekeeper) 平台的管制,並邀請了從競爭法、經濟學、公平會、傳播及科技法律不同角度的講者來討論這個議題。 受限於時間,講者們只能把不同角度的重點讓參與者了解,事後再看 DMA 時,才了解並不是只有單純只對守門人做規範,而是從整個歐盟打算將會員國打造成「數位單一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的整個脈絡,並從其發展資料經濟 (Data Economic)所發展不同階段的相關政策、指令與法律,而主管 (也是當天活動的引言人) 也提醒,還可以自歐盟在 2018 年 5 月正式執行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 GDPR) 觀察,歐盟當局不是只有外表看到的禁止、設限,更重要的,它是希望藉由明確的「法遵」 (Compliance) 要求,建立一個健全、具有發展與競爭機會的數位經濟市場。 這些法遵要求不論是對歐盟會員國境內發展數位服務的廠商、中小企業、不同規模的平台,到跨國企業進入歐盟市場發展,除了要面臨相關的市場調查外,也同樣要遵守。 如果無法看整個歐盟的數位單一市場發展,應該要了解 DMA 其實是「The Digital Services Act package」的法案之一,另一個則是「數位服務法」 (Digital Service Act. 簡稱 DSA ) ,DSA 規範了不同規模的「線上中介產業」 (online intermediary) 該做的事及責任,而 DMA 則是針對法案草案中所規範的守門人更加上了「義務」(Obligation)。由於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已在其部落格中有整理相關的 摘要 ,且台灣網路堂也會公布當天活動的錄影,所以在這篇文章就不再解釋 DSA 和 DMA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再去閱讀兩個法案的草案內容,歐盟執委會也有整理許多相關的問答在其網站中,十分好閱讀。 DSA、DMA 與歐盟其他法案的關係 在歐盟執委會網站中有提到,DSA  是一個水平的計劃,重點關注線上中介業者對第三方內容的責任,網路用戶的安全或對信息社會的不同提供者的不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