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CC授權條款是個好東西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或是注意到最近有許多Blog都掛上了一個小小的標章,同時宣告著作權人的權利及使用方式。

先在解釋一下在這裡及Flickr、Pixnet相簿我所使用的標章及授權條款顯示了: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0台灣(中華民國)授權條款權。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在2001年在美國「公共領域中心(Center for the Public Domain)」支持下創建,在台灣則由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主持。

上星期六,用牙籤撐著眼皮到台大資訊館參加了「Creative Commons Workshop」,這其實一直都是我有興趣的話題,對於現今的著作權法,一直覺得有所不足的地方,聽完一整天的內容後,才能明顯的想出來,其實現今的著作權法對於創作者的保障並不是非常的完善,特別是以目前網路科技發達的現在,現今的著作權法相對下顯得不足。

曾經在「理想中的電子書(2)」裡,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創作人不能保有對自己創作物的著作權,為什麼當出版社或是唱片公司在出錢向創作人買下創作物後,這份創作物的著作權就屬於那個公司,例如那間公司直接明白的告訴我,希望以電子書型式出版了我的作品後,希望作品的「電子型式」版權都屬於他們的,舉凡網站上陳列的、BBS裡流傳的,都希望作者能夠將這些文章刪除,於是當我反問:「如果我的文字以電子書出版了,該公司會以什麼樣的行銷手法來做宣傳?」對方反而馬上撇清了自己不是出版商,不需要負責行銷。這其實是很矛盾的,但畢竟人家的手上擁有資源,在資本主義橫行下,相對的,我的力量就較為薄弱許多,於是我並沒有再給他們進一步的回應。

那天在「Creative Commons Workshop」的主要話題都圍繞在音樂,除了與談人之一的朱約信先生是音樂人之外,當然也因為星期五的那條大消息-Kuro敗訴。我坐在會場裡,覺得現場除了工作人員外,大家對於音樂創作是很踴躍的;很可惜的,一整天下來卻沒聽到任何有關「文字出版品」的相關訊息,也許就像雨漣說的,影音作品裡就包含了音樂、文字、影像。可是若要將這些作品都放在同一個框框裡,這個框框似乎又太小了。

不斷的在會場聽到:「Creative Commons並不是要主張反對著作權法,而是基於當地著作權法來補足著作權法的不足。」這個理念很好,而且也能保有創作人對其創作物的所有權,可惜「在地化」的課題將會成為推廣的最大問題-要怎麼讓出版商、唱片公司、電影公司也能有同樣的共識呢?這些第三方仲介人始終認為「付錢的是老大」,他們付了錢給創作者,這東西的所有權就被買斷了,從現況看來,創作人是很賤的,不得不屈服在這種商業制度下。也許對整個計畫的主持人及工作人員來說,將這個理念推廣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所要做的就是要把這個理念推廣出去,先傳給一個人,再藉由這個人傳達給其他人;可是,就當天參與者們提到的問題,我所感受到的,是創作人缺少了一個「機構」,而希望這個「機構」可以協助他們保有著作權,當然異想天開一點的,是希望這個「機構」能與所謂的「第三方仲介人」抗衡,給創作人一個保障(又或許是一個尊重);不過那天我聽到的結論是,目前台灣中研院的計劃只是著重在將這個理想推廣出去,希望由各服務平台來進行對使用者的協助。他們的角度其實是很學術的,我很難不這麼想,就像很多學者只闡述著道理,而由民間來「實驗」。

就目前台灣的出版市場,可以見到的是許多出版商要求作者們在撰寫文章時,不得將文章公佈在網路上,所以有很多好的作品只能在實體的紙本出版品上看到,讀者們可能要付一筆錢給出版商,然而我們無法得知有多少錢是進入創作者的口袋裡,我知道出版商們會說:「我們要負責行銷、負責人事管銷、負責印刷…」各種理由都有,但這些都模糊了我們想支持及擁護創作者的心態。

報紙上寫著一些藝人們因為盜版而利益受到傷害,我想真正想表達的是,因為盜版,唱片公司賺得很少,可能原本應該有一千萬的利潤減少為一百萬,而60%是被唱片公司拿走,進入藝人口袋裡的是30%,剩下的10%是唱片公司要付給作詞作曲者創作的費用,相對也變得很少很少,唱片公司少賺了,當然不願意,目前台灣的社會很奇怪,不是賺錢不賺錢的問題,而是賺了錢,卻想要賺得更多。這個制度如果推廣開來,當然對暢銷的藝人們一定有所影響,例如一張唱片裡十首歌只有兩首歌能聽,誰要買?消費者買了一張唱片,發現這張唱片裡只有兩首新歌,其他都是舊有專輯的精選輯,那誰願意?在文字出版品上也是,誰願意買到一本哼哼哈哈絮語不斷毫無意義的書籍?當Creative Commons被推廣開了,除了會影響到第三方仲介人的利益外,不否認也會影響到一些創作者,可能會直接鼓勵到用心的創作者,但也有可能會損害到某些不被市場接受的創作者,真正做到由市場來決定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所謂的「行銷」可能就面臨了挑戰,而伯樂的角色則由市場來扮演,第三方仲介人的角色存在似乎變得很卑微。我想,一向高高在上的出版社及唱片商,哪個能受得了?

所以是「心態」問題,有些「心態」與「觀念」似乎已經是根深蒂固的了,就像商管學院的學生一直都知道「資源有限,欲望無窮」、「利用極有限的資源來達到最大的效益」一樣,皆以「利益」為優先考量。

這個觀念在短時間內其實很難推廣,因為這必須是整個社會環境與觀念的改變,即使能找到所謂的Connector,同時要具備著領導及明星特質的connector其實不太好找,因為市場上有多數具備這樣特質的人是屬於「明星(high market share and high business growth)」,可能在短時間內能具有龐大的吸引力及號召力,視他們在市產上的生命週期長短,當明星光環退去時,或意識到可能會危害到自身利益時,他願不願意繼續支持?是的,我發現這些計畫的主事者似乎都不是主要利益的直接關係者。這其實很常見。

我想我會試著在下個月的稿子裡詢問出版社是否願意讓我在出版的文章後面加註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不過我不了解他們是否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關於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可以參考以下的網站:

關於台灣著作權法的條款可以參考:全國法規資料庫

最後,我想說的是,到現在我已發現至少有兩個網站在未經告知的狀況下就引用了我的電影心得(那些抄去交報告的,目前就不先計較,這是價值觀問題),有一個網站更是只擷取部份,更未告知讀者是哪一部份由我的文章中引用的。我不是小氣不讓人家用,基本上我能了解有些人只是懶,但你們好歹也告訴我一下,授權條款裡這麼註明著:「為再使用或散布本著作,您必須向他人清楚說明本著作所適用的授權條款。如果您取得著作權人之許可,這些條件中任一項都能被免除。」好歹也看一下,而在我使用的授權條款裡有一項叫「非商業性」,這個「非商業性」的定義我不知道是否包括了SEO(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當今天某個人,引用了其他人的文章,或是像我在文章的分類加上了人家的店名,所以別人在搜尋店名時會搜尋到我這裡來,那算不算是商業行為?

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真的是個不錯的理念,畢竟可以讓許多人直接與創作者直接溝通,但在那天下午整座談會結束後,我覺得,這還是段很長很長的路。

Creative Commons 授權條款
本 著作 係採用 Creative Commons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 台灣 (中華民國) 授權條款授權.欲轉載或擷取部份文字,請來信告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