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品味廣告生活

星期二去E61,希洛跟我說晚上Travel & Living頻道九點有一個談咖啡的節目,三點會重播。

這是十月份的節目「生活咖啡美學」,分為四集,主持人是2003年世界咖啡大師冠軍Paul Bassett。第一集已經錯過了,看到的是第二集,下星期二的主要內容是有關E61咖啡機,每集半個小時。在第二集裡看到2004年的世界咖啡大師比賽,冠軍是一個挪威人,今年要辦在西雅圖,據說台灣會有人去參賽,蠻期待的。咖啡器具的介紹是illy的拉Bar機,不過因為之前廣告時我轉到Discovery看精神病的鑑定所以只看到一杯espresso,主持人的聲音說:「漂亮的Creama」。

看完這一集和今天凌晨看到兩集的Queer eye,除了節目很有趣外,Travel & Living這個頻道裡的置入性行銷愈來愈多了。Paul Bassett本身是BMW的代言人,所以在咖啡生活節目開始時,BMW的標幟至少有十秒鐘,節目裡他和James Morrison喝咖啡的法式濾壓壺、杯子,示範飲料作品裡的伏特加、金莎巧克力…全都是廣告,至於Queer eye裡的廣告就更多了,舉凡服飾、傢俱、男性保養品(成份、功效、用法)全都是廣告,特別是當節目最後,Carson脫下他的牛仔褲時,攝影機竟在他身上那件底褲的品牌上停留約五秒鐘,這廣告意圖也未免太明顯了。不過廣告歸廣告,反正知道那是廣告就好,我也在電視機前足足笑了五秒。台灣不是沒有這樣的節目哦!看看晚上的幾個女性節目,再看看幾個購物網站,還會拿節目名稱來做為產品尋找篩選的條件,我看到時快笑瘋了。

不過實在不喜歡把咖啡和生活品味劃上等號。喝咖啡要開BMW?要喝頂極的咖啡就要喝藍山咖啡?喝咖啡一定要配什麼什麼樂?喝咖啡要看難懂的書?喝咖啡聊天時一定要夾雜著幾個英文字?這些等於生活有品味?

好啦!我承認這麼說是有點偏激,不過為什麼生活一定要那麼複雜呢?如果真得這樣的話,那,活得那麼辛苦要幹嘛?

也許,講究品味是一種人在心理上的滿足,就像馬斯洛需求金字塔(Maslow Pyramids)裡,當人能滿足基本需求後,會需要對自身所處的地位有一種自我肯定的需求(Self-Esteem)。很多人就會藉著從物質上的消費來滿足這樣的需求,例如名牌,這類型的人最容易陷入行銷者的手段裡,他們可能會以拿到VIP的邀請卡為榮、拿限量版的產品炫耀…等,我們在社會版及演藝版裡看到的報導都是,而這些人間接的成了行銷人員的幫兇。至於為什麼會說社會版,因為很多人在未先衡量自身經濟狀況及財務風險而一味的以物質來滿足對自我肯定的需求後,這種人最容易登上社會版頭條。

所以不能不讚揚行銷人員的腦筋,利用置入性行銷或其他方式的行銷(行銷名詞實在太多了)讓消費者樂在其中的以為在追求自我身份地位的肯定,其實是樂的被行銷人員耍得團團轉。


  • 除了Queer Eye裡的五位主持人是廣告明星外,Paul Bassett也代言了不少產品。
  • CSI裡也有很多廣告,現在看CSI都在找廣告,很有趣。
  • 圖片是今天下午的鴛鴦冰濃縮和客人請的三笠燒。
  • Paul Bassett自己的網站:http://www.paulbassett.com/
  • 10月18日晚上十點半的勇闖美麗島會播出E61,那天他們一大票人去採訪,不過大哥說那是在訪問四號公園周邊的咖啡店家。四號公園應要改名為咖啡公園才是。十點半哦!

Tags: ,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