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cosmetic】皮膚科診療記

在我很小的時候,經過外頭掛著「皮膚科」三個大字的診所或醫院,裡面總是昏暗的燈光,那招牌旁還寫著專治X花、性X、疣、割X皮。有次逛中和廟口的夜市經過一間皮膚科診所,我放大聲響的問爸媽:「媽,什麼是X皮?」
深咖啡色的玻璃似乎告訴了我們門後的另一個不為所知的世界。在當時的年代,去看皮膚科都是在「不得不」的情況下,我從沒看過哪個人在大白天的抬頭挺胸推開皮膚科診所的深色玻璃門,「去皮膚科」這件事也不是那麼好說出口的。
現在的皮膚科,呵呵,我每次在比較時,總是覺得,現在的皮膚科,簡直和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一樣,沒什麼不同。好啦!多一張「應該尊敬」的醫生執照、藥師執照,多幾張美容師執照。我懷疑,現在有哪個皮膚科醫生還在幫人看X病?
這件事發生在昨天。在忍受了二個星期皮膚的不適後,總於走進了一間這附近唯一的皮膚科診所:光亮的大門、美麗的護士小姐、旁邊一整排熟到不能再熟的醫學美容產品,當時是晚上六點二十分,晚上的診療時間還沒開始,在場已有四位婦女坐在那,我前往櫃台掛號,小姐說:「妳是二十號。」「二十號?」我看了看手上的錶,才六點二十分。要不要去吃個晚餐再去?
看診的人陸陸續續的進入皮膚科診所,已經掛到第三十三號。掛到第三十三號的女士問:「這樣九點半輪得到我嗎?」
櫃台的小姐:「我們有『醫美(醫學美容)』的部份,所以中間的叫號很快,現在已經快二十號了。」
約七點十分或十五分時,那個電子叫號燈顯示了我的號碼。不等小姐們唱名(反正老是叫錯)就推門走進診療間。
「有什麼問題嗎?」美麗的女醫師問。
「我的臉很癢,已經癢二個星期了。」
「這麼能撐。」女醫師一貫的拿起了那盞被我稱之為手電筒的燈在我臉上晃啊晃的。
「額頭、耳朵、眉心和臉頰都會覺得癢,還有點紅疹…」我指著臉上會癢的部位。
「開藥給妳擦,吃個藥吧?會比較快好。」
「呃…」我話還沒說完,在那盞「燈」還在晃時,我很想對她說,我有化妝,妳要怎麼看?看著她寫字時,我心裡有上百個問題-為什麼會癢?吃的是什麼藥?有什麼要注意的?最後我問了:「為什麼會癢?」
「這是脂漏性皮膚炎,平常不要化妝,保濕多上一道。」
對,這個症狀是脂漏性皮膚炎的標準症狀,妳不說我也猜得到。可是,不出門可以不要化妝,但我如果要去聽演講要和顧客談事情,不要化妝嚇死客戶?
「什麼是保濕多上一道?」化妝水、保濕精華液、乳液,該做的都做了,什麼叫「保濕多上一道」?
「就是保濕多上一道。」女醫生冷冷的面對著站在一旁的美麗女護士說:「脂漏性皮膚炎」再對我說:「等一下我們的小姐會解釋給妳聽。」外面的電子燈又響了起來。
出了診療間,小姐領著我到一旁問我平時的保養程序,我告訴她用了哪些東西,當然,她會問:「什麼品牌的?」
「雅漾的Spray、玻尿酸精華液、雅漾的乳液。」我沒有很承實告訴她是哪些品牌,但我用的東西只差在牌子不同而已。會這麼說是不想聽她一直介紹醫療品牌多好專櫃有什麼不好,唉!
「妳用雅漾的哪一款乳液?水油平衡精華露?」
「不是,潔潤蛋白保濕霜。」我心想,這夠滋潤了。
「那妳洗完臉後先用藥膏塗抹,再照妳平時的保養就可以了,在擦完乳液以後,再用雅漾的保濕敷容蜜全臉敷或是局部擦在發癢的部位,然後就去睡覺,隔天醒來洗掉就好了。」
「不會很油嗎?」這是所有混合性膚質的疑問。
「不會,隔天醒來洗掉就好了…」所以我有問等於沒問。
「雅漾的保濕敷容蜜在我們這裡買是OOO元,妳看要不要順便帶一枝。」
「我想不用了,謝謝。」
小姐微笑轉身離開,我在想,那我的藥膏和藥呢?
看著另一位等候的顧客在一旁玩著那些散裝或已開封的試用品,很佩服她敢抹在手上,因為已看過那些瓶口,好髒。
當我的視線掃到櫃台的藥師,相信臉上的表情應該沒好到哪去,藥師看著我問:「陳小姐嗎?」此時離推銷小姐離開有三到五分鐘了。領了藥,向她們說聲謝謝就離開了。
給皮膚科醫生或任何高知識分子們,如果,當病人有病,你們卻只想要賺錢,而向病人們推銷保養品或是化妝品時,在診療時又不能為病人設身處地的去設想,一味的交給你們的爪牙去推銷,那我為什麼每個月要交健保費?為什麼掛號要交那150元?為什麼我得不到應有的醫療?拿枝燈管在做什麼,打星戰?你講的火星話可不可以轉成地球話?脂漏性皮膚炎要注意保濕,你們賣保養品怎麼沒有賣配合脂漏性皮膚炎用藥的保養品?盡賣一些高價位的左旋C、美白、胜?,我不需要啊!我要一些單純的保養品啊!現在的皮膚科在幹嘛?賣保養品?賣整形美容?
要買醫學美容保養品,我去藥局、去我服務的公司買就好了,為什麼要找你們買?
你們開業前,Hippocrates的誓詞一定都被你們當做教科書的文字而已,什麼都不是真的,病人的皮膚和命也都不是最重要的,醫生不應該叫「DR.」應該叫「MR.」,對他們而言,「Money」和「Reputation」才是重要的。

我想,醫生們會說:「Hippocrates的誓詞,有啊!有遵守啊!我又沒把妳醫死。」

會頂著妝去看醫生,是因為下午去聽Phyto的產品解說會,與會者那麼多人,總不能素著臉去嚇人啊!更何況還是頂著人家公司的名字出席,素著臉會不會太失禮?

留言

  1. 看完這篇,深有同感....
    我們的皮膚科診所都成了保養品賣場,
    醫師的臉上看不到關心,每次看診不用兩分鐘,
    就把你解決的清潔溜溜,真是悲哀......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