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RENT--吉屋出租

rent

「No Day But Today」是我對劇中人物印象最深的一句話。

很久沒到電影院去看電影,今天自己一個人到外面的小電影院去看Rent的電影版,居然是自己一個人獨占一間放映廳,這樣也好,因為電影結束還來得及擦眼淚,沒人看到。

如市面上看到的宣傳,在敘述一群窮困的藝術家,居住在紐約東區,堅持自己理想的同時,還要面對著貧窮、過去的回憶、AIDS…搜尋一下都能找到電影大綱。

沒看過音樂劇,也沒看過普契尼的波希米亞人,今年音樂劇在台灣演出時,忘了去訂票,所以不像其他有看過音樂劇的人能討論何者好看,只是單純覺得,舞台的場景擴大到現實生活裡似乎更逼真了些。很多人被Seasons of Love和One Song Glory兩首曲子所吸引著,這兩首曲子的確很好聽,但最讓我感動的一幕是Angel和Collins兩個人對唱I'll Cover You。

這兩個人大概是整部電影裡唯一真正找到真愛且堅持下去的,當Angel與Collins在暗巷裡時,Angel說:「I'm Angel.」那種感覺,就像是一盞光一樣,而『她』的確在整部電影裡扮演著那道光,讓所有的人更懂得珍惜著生命和愛。雖然無可避免的,這道光仍不敵AIDS的侵襲離開了所有人,就像Woolf說的,要有人去世才有人懂得珍惜。裡面的幾段愛情,只有Angel和Collins之間的感情最讓我感動,如果仔細觀察,Angel一個人時的場景是黑暗的,但當『她』與Collins在一起後,幾乎都是充滿光亮的場景,像當他們倆從地鐵裡出來互相表白時,那一種喜悅的情緒,他們互相坦白,而四周的也都亮了起來,之前的眉來眼去,在Collins與Angel兩人初出現在Roger和Mark的公寓時,就像是在地鐵裡,暗不見光的情況,直到出了地鐵,他們兩人的感情公開了,是如此甜美,讓我忍不住跟著他們唱了起來-反正只有我一個人。相對於Angel和Collins,Mimi和Roger之間的相遇似乎充滿黑暗、毒品、死亡與過去的包袱。

有人錯誤的認為同性、雙性戀傾向或是憂鬱症、AIDS彷彿冠上了「藝術家」的光環,實在為之氣絕。我相信是這些人,他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撐多久,誰知道哪一天,他們失效的免疫系統無法再保護他們,只能任病毒摧殘,於是他們把每一天都當做最後一天,因為沒有明天,所以努力的把自己的才華展現出來,他們是很認真的在過每一天,每天都在與病魔對抗,而不是頂著光環無所事事。(無所事事的定義在哪?)

理想總是不敵現實,當這麼一群人向現實低頭時,看著Mark一邊工作一邊回想著過去,最後不再為出賣自己的靈魂而工作時,我在想,這畢竟是戲。現實生活逼得我們不得不低頭,不得不出賣靈魂,每天醒來做著我的工作時,我總覺得離自己的理想愈來愈遠。記得有次吃飯,大哥說,有些公司不得不生產一些很差的東西,再靠行銷手段來賣得更好,為什麼?因為公司要養員工,我們總是不得不去做一些我們並不喜歡的事以維持住自己的生計,有時我會很難過,我該怎麼做才能理想與現實處於一個平衡的狀態?而不用像劇中人物一樣,極端的做出選擇?

裡面的Benny與其他人對立的情況讓我想到最近E61門上貼的那張「反全球化」,在我還是學生時,我可是雙手雙腳贊成應該要全球化的,認為全球化能為世界帶給更美好的生活,但當我不是學生時,我才發現「全球化」只是給那些強國以經濟及其文化去侵略其他的國家,而這些強國的經濟可能是靠著這些跨國企業來支持的,所以「全球化」也能算是這些企業在操控著這些世界,看看現在的精品生活催毀了多少的人?不論是在心靈或是經濟,看看那些窮苦國家是怎麼的被那些強權國家操控著,看看他們的文化,看看東南亞有多少國家是被美國干預經濟所毀掉,連自己的文字都沒有了,在我上了政治經濟學後,了解到,所謂的「全球化」是這些強權國家的美夢,弱勢國家的夢魘。而他們說:「我們是在讓這個世界更美好」就像Benny說,他在為整個社區努力一樣。

也許他這麼做的確能減少疾病與改善社會治安,美化市容,對某方面來說也許是好的,可是對某些遊民而言,他們該住哪呢?這個問題,台灣天天在上演,在這部戲裡所出現的每個角色,沒有所謂的壞人,因為每個人都想活著,只是他活著的方式可能不符合當時的道德觀,而所謂的道德觀只是由眾數所決定出來,有多數人定義所謂「對」的事情,少數人所做的事如果侵害到他們的利益,那少數人做的事就是錯的,這個世界的規則似乎就是這樣,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只有多數人的利益不容被侵犯這件事是不能違反的。

我買了電影的原聲帶,因為收錄一首很特別的 Love Heals,不過電影原聲帶並沒有收錄片中全部的曲子,像是Roger對瀕臨死亡的Mimi所唱的Your Eyes就只能在音樂劇的原聲帶中聽到。還是最喜歡那首I'll Cover You,光是聽曲子就可以感受到兩個人的情意,La Vie Boheme也很有趣。

先大略寫這樣吧!其實心情不好一整天,改天想到或是有機會買到DVD重看幾遍再寫仔細些。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1. 忘了寫,當我離開時,工讀生問我:「好看嗎?」簡單的回他「好看」兩字便急忙戴起耳機,匆促間聽到這個工讀生在與另一位工讀生討論。

    這部片是觸動了我一些心裡的想法,除了裡面一句人總是因為失去才懂得珍惜,還有很多劇情,音樂也很好聽,每一首都能讓人感受到一種力量。其實我也不算是自己一個人看,因為還有一隻小強在那跑來跑去的。

    回覆刪除
  2. 哈哈,我發現您寫的內容,已經有包含我想寫的一部份東西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