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之後,RENT

那天很匆促的寫了一篇電影筆記,其實也沒什麼認真的去寫,在連聽了幾天的音樂和詳細的去了解音樂劇的背景後,漸漸了解為什麼這部電影能讓自己這麼感動,就像當初看完「The Big Blue」後,自己的情緒也沉淪了好多天一樣。

看到討論區裡有個人批評這部電影把這些邊緣人給「英雄化」,其實他沒有仔細的去看,劇中的每個主角並不是沒有工作,Collins原本是在MIT教電腦世代哲學,不過在他說了實話後,他被學校開除了,也就是說,他表明自己是AIDS病患後,學校開除了他;Mimi是脫衣舞孃;Roger原本是樂團的主唱,但因為女友的死加上AIDS的陰影,可能加上了憂鬱症而無法走出過去…我想這部電影並沒有把這些人給英雄化,而是要突顯一種生活方式,英年早逝的劇作家也許想透過這部音樂劇要人珍惜生命,也許想告訴觀眾,現實生活是痛苦的,但生活裡總是有其他值得我們珍惜的,像是親情、友情與愛情。

由於受限於電影的時間,我們大概只能體會到友情與愛情,像是Life Support這個團體和主角之間的友情,而愛情則是可以看到同性戀、異性戀及雙性戀,在親情上,像是Mark父母的留言、Joanne與Maureen的訂婚典禮上雙方父母的認同與接受…等,這些小地方都可以看得出來。

Mark所擔任的是「記錄者」的角色,這個角色在社會上都可以看得到,在每一個小團體裡都會有一個所謂的「記錄者」。Jonathan Larson對這個角色很仁慈,沒有給他生理上的病痛,但給他的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對一個「記錄者」最痛苦的,是他必須看著自己所愛的人事物一一離他而去及改變,像是Benny在結婚後的轉變、Angel及其他朋友們隨時有一天都會因為AIDS的緣故而去世、而他們共同的夢想會因為「現實生活」而一點一滴的被摧毀。記錄者的工作是記錄一切的事情,而創作者則是運用天份來創作理想中的一切,Mark兩者兼具,他用他創作的天份去記錄周遭的一切,而其他人所擔任的是「創作者」。Mark、Angel、Roger都是創作者,但是要他們迎合自己不喜歡的主流市場來創作時,是很痛苦的。

不知道這麼寫是否會引起人不滿,該怎麼說呢?有些人認為利用上天所賜予的天份來賺錢維生是再好不過的事,這也許是件很美好的事,如果有一天,你必須幫不認同的市場主流來服務時,就像畫家必須為自己所厭惡的人畫肖像時,畫得下去嗎?也許會有人說,那就是工作,為了生活,要吃飯就要做;但對這群人來說,他們寧可去畫自己喜歡的人,也不要畫自己討厭的人。那真是一件很噁心的事。

所以在價值觀上,這群人所採用的是率直的方式去面對,Mark利用自己的天份為八卦雜誌服務,他說了,那是出賣靈魂的工作,但是現實生活上他不得不去做,Joanne也說,他們的確需要那筆錢。我相信拿自己的天份去做出賣靈魂的事會遭天遣,這個gift最後也會被上天收回,劇中的Mark在出賣靈魂後,對他的天遣則是看著四周的一切變質,Roger自我放逐、Mimi逃離療養院、Maureen和Joanne這對情侶的分離…等,唯一不斷提醒他的,就是Angel。

Angel的角色,相信是劇作家刻意留下來安慰人心的,最後一幕是素顏的「她」也是讓我看電影看到最後一幕時讓我眼淚終於流下來的畫面。除了那段無性別的愛情之外,她似乎是裡面最珍惜及熱愛生命的一個成員,也能對於「現實」逼壓能採折衷做法的人,有誰願意用自己的創作使一隻狗「閉嘴」只因為有錢的婦人想好好睡一覺,順便幫貴婦人修剪草木?用我們的說法,Angel看得很開,即使當天她可能沮喪的坐在路邊問自己對不對,沉悶的敲打著水桶,路人丟下零錢時,她可不會跑去跟丟下零錢的人說:「喂!我不是乞丐!」而是向路人祝福:「Merry Christmas」也許是這樣,她有一段美好的友情與愛情。看著她每次在Life Support裡總是拿下假髮,以實際面容面對Life Support的成員時,我想她並不是排斥著自己身為「男性」的現實,劇作家創造出來的Angel應該是有男性外表卻同時有著男性與女性心思的人,所以,在教堂裡的追思中,Maureen(還是Mimi?)說,Angel和前男友分手時對前男友說:「我比你更像個男人,但你永遠找不到像我這樣的女人」再回想Angel與Collins兩人對唱I'll Cover You,以及之後對其他人所造成的影響,Angel是這群人的天使,帶給他們光亮,也許她的台詞不多,但卻是最早離開也是最動人的角色,所以最後一幕時,真的很容易讓人崩潰。

因為影片中,Life Support成員們所唱的Will I讓我回味很久:

Will I lose my dignity? Will someone care? Will I wake tomorrow? From this nightmare?

我重新把音樂劇的原聲帶挖出來聽,因為台灣的電影原聲帶並沒有收錄電影中全部的曲子,Will I也沒收錄。不斷重覆的四句話,我想已寫出了這些我們稱之為「邊緣人」的心聲。

關於這部電影或舞台劇更詳盡的介紹可以看:
25togo:我我觀點。我我輯吉屋出租專區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1. 寫得好好,妳這篇很適合給在我那寫迴響的那個匿名者看看才是。

    回覆刪除
  2. 筆記:沒有性別的愛情,單純的愛一個「人」,這種情況有多少機會發生在現實世界裡?又或那只是電影中的情節而已?看著Angel和Collins之間的情感互動,滿心疑問與疲憊。

    回覆刪除
  3. 「Mimi說:Angel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今天是萬聖節,也是她最愛的節日。我和她第一次見面就很投緣,她那時候的光頭讓她很苦惱,她說,這樣的她讓她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Man,卻也前所未有的受到女人歡迎。」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